第10章 准备(四)

  • 圣斗士AnotherWar
  • 夜幕Y星辰
  • 2262字
  • 2017-05-14 20:26:14

第五宫,年轻的狮子坐在一处倒塌的石柱上,一腿屈起一腿低垂着,静静的看着手掌中的怀表。

银色的挂链,金色的指针,表壳内嵌着一张照片。

黑发的女孩正抱着一捧鲜花,细细的嗅着,神情幸福而陶醉,好似永远不知忧愁为何物。

十二宫是守护正义的地方,但却不是充满爱的地方。

这里缺少温暖,诺大的宫殿内冰冷异常。无数年来,那些将力量磨砺至极点的人类,便是在这里对着黑暗度过生命的大半时间。

他们之中或许有部分能够幸运的参与圣战,将自己的价值发挥至最大。

但更多的,只是空洞而苍白的等待。

为了一个不知何时能降临的女神,为了一个不知何时会攻来的冥王。

艾欧里亚无疑是幸运的,雅典娜神殿已经迎来了自己的主人,冥王军也在圣域周边伺机而动。

这样,便能让自己苦修的拳闪耀一次。

可是看着那女孩,他也会偶尔思考过,如果自己并不是作为战士降生,或者并未选择作为战士磨砺自己——

艾欧里亚的瞳孔凝成一线,宛若猛兽的咆哮,那一阵闪光劈开身后的阴影,撕碎了黑暗,从中扯出了某个家伙。

“我原以为自己隐藏的很好,能够安然通过狮子宫,没想到还是被你发现了,艾欧里亚。”

加隆拍了拍膝盖上的尘土,对狮子释放的斗息不以为意。

“我常年守卫这座狮子宫,里面的每一块地砖每一寸空气都再熟悉不过。

发现一个多出来的异物,并不是很困难的事情。”

金色的斗息渐渐敛去,艾欧里亚淡淡道,

“十二宫的规则撒加应该已经告诉过你了,教皇的手令在哪里?”

加隆很干脆的扔出教皇的手令,然后坐了下来。

确认手令无误后,艾欧里亚皱起眉头,

“加隆,你应该还有任务在身,这副样子是什么意思?“

“连日的战斗让我有些疲惫了,接下来的日子我可不想在敌人的领地上歇息。

这狮子宫的环境正好让我休整休整,恢复体力与精神。

我给的理由应该足够了吧,艾欧里亚。

或者,你很介意我待在这里?”

加隆的眸光,饶有兴致的扫过艾欧里亚手腕上挂着的怀表。

“随你喜欢。”,艾欧里亚扯过披风,转身面对宫外的阶梯,安静下来。

加隆的话倒不全是假话,趁现在还在圣域中,他确实需要休息一下应对接下来的战斗。

虽然与狮子座的关系并不算好,但至少不用担心对方有想法。是的,这家伙有什么想法全写在脸上,也省了加隆不少力气。

“你看起来很讨厌我?”加隆笑了笑,

“没有人会喜欢失礼的家伙,”

“那还真是抱歉,没有人教过我这些。”,加隆耸了耸肩,

“双子座黄金圣斗士的招数,也是你无师自通的?”

艾欧里亚的脸上写满了蔑视,那是对谎言的不满。

“半偷半学来的。“加隆拍了拍裤腿上的灰尘,站起身道,“可不要告诉教皇,不然我可得被重罚。”

对了,这家伙好像是…..

“抱歉,我不是有意提起这个。”艾欧里亚道,那刚毅的表情罕有闪过一丝歉意。

“无所谓,这么多年我也已经习惯了。”

加隆朝狮子宫外走去,

“好了,时间差不多,我就先走了。”

似是忽然想起了什么,加隆又停下脚步,对艾欧里亚道,

“对了,你有什么需要照顾的人在那个村子里吗?

说不定运气好我能碰上他们,当一回信差或者护卫也是可以的。”

“啪——”

加隆愕然的接住那金色的怀表,讶然道,

“还真有啊。”

“我在进入圣域锻炼前,曾受到钟表匠一家不少照顾。这个东西我一直留在身边,本想将来有机会能够多少回报一下。”

艾欧里亚没有接着说下去,这个男人并不怎么擅长表达自己的感情,也就适可而止的打住了。

纯金怀表,银饰挂链,以及价值远胜于这两者的那张相片。

“这么贵重的东西要送过去,我可真的要收点邮费才行。”

加隆嘴角掠过一丝笑意,却见那狮子座的气势一变。

那是能在短短一刹,如野火般灼尽荒原的高热,又似雷霆般劈碎云层的电芒。

金色的小宇宙在狮子圣衣表面暴涨燃烧,压抑到极点后通过那微微扬起的拳释放而出。

“Lightning——Plasma!”

网状的光束横扫一切,掀开地砖直冲加隆而来。那奔袭的一道道光线占据了整个空间,由光束聚合为光雨,进而形成光之海,在一秒内将加隆吞噬了进去。

良久,那霸占了整片视野的光才徐徐淡去,

“啪嗒——”

加隆从那未散尽的光之海中走出,一脸沉思之状。

“光速拳对于黄金圣斗士而言是基础中的基础,我的招式也只是依照自己的能力对他进行一定程度的提升。

技巧或许很重要,但拥有无视阻碍的刚毅之心,才是施展等离子光束拳的首要条件。”

那用于展示招数的小宇宙完全溃散,艾欧里亚返身走回狮子宫的深处。

“艾欧里亚,用如此重要的招数作为报酬,那个少女对于你来说确实是很重要。”

加隆缓缓道,

“圣战虽然危险,但未必没有生路,你何必做的如此决绝?”

阴影中,狮子座微微侧过脸,

“我艾欧里亚作为黄金圣斗士,在接受这身狮子座圣衣时便发誓要将一切献于圣域与雅典娜,并没有多余的感情可以割让给其他人。

该如何做,你比我懂得多,剩下的就拜托你了。”

狮子宫的台阶上,独留下加隆一人。乌云盖住了天空上的景,未有落下微末的光,已映不清他的脸。

“一件圣衣换一世忠诚,纵使是黄金打造的铠甲,对我们而言也是太过廉价了。”

加隆收起怀表,朝阶梯下进发。

迪斯马斯克有任务在身,巨蟹宫便是一座无人把守的地域。

尸气,恶臭,僵化的脸贴在墙壁,印在地砖上,那是迪斯马斯克彰显自身功绩的证明。

行走于尸骸间,他隐约能听见亡者的耳语,但并没有受到多少影响。

对于迪斯马斯克的做法,也没有多少指责的意思。

当你学会杀人以后,就无法避免伤及无辜。只诛首恶,那是不存在于现实的空想。

你,并没有那个能力做到这一点。

要避免错杀,最好的办法是放下刀,不学拳,去做个普通人。

加隆很讨厌那些自以为是的‘圣人’,明明没有实现无伤的能力,却还要阻碍他人的行动,直至事态恶化后再换上一副悲伤的脸孔。

眼前,就有这么一个近乎神的男人站在那里。

加隆的眸,闪过一丝深深的厌恶。

  • 目录
  • 加入书架
  • 字号
  • 背景
  • 手机阅读
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