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章 初临
  • 爷爷的契约书
  • 永安黑叔1
  • 5416字
  • 2020-04-18 13:50:26

陈靖是个孤儿,从小被捡破烂的爷爷收养。在他16岁读高中时,爷爷就生病去世了。在社会好心人的帮助下,他完成了高中学业。但是高中毕业后他就不读书了,原因是他没考上大学。

他目前在一个建筑工地当劳力,属于农民工,也就是俗称的搬砖工作。不过由于他有高中文凭,并且学的是理科,在包工头刘大哥的帮助下,成为了专业测量员,勉强属于技术工种,不仅收入比其他农民工略高,而且工作也相对比较轻松。

陈靖有一本书,是他去世的爷爷留给他的,说是一个契约书。据说这本契约书可以穿越空间的次元屏障,去到幻想中的世界,实现梦想。一开始陈靖是不相信的,只当是爷爷的遗物,留下一个念想罢了。

但是,就在某一天,这本契约书竟然发出了光芒,并且出现图画。本来契约书只是一本平平无奇的线装古籍,灰暗破旧,而且上面写的都是鬼画符,不知道是什么文字。

黄昏时分,结束了一天的工作,回到出租屋的陈靖给自已倒了一杯凉白开,喝了起来。他的眼角无意中扫到桌子底下,竟然看到拿来垫桌角的契约书发出金色光芒,于是他疑惑地放下水杯,抬起桌子一角,将契约书抽出来,拍了拍上面的尘土。

陈靖翻开第一页,上面金光大盛,一个穿着杏黄道袍一脸正气的道士手拿桃木剑,剑尖指向一只穿着清朝官服面容丑陋满嘴獠牙的吸血僵尸,书页上面还有一行用繁体字写成的《僵尸先生》四个大字,随后金光越来越强,直到他完全睁不开眼。

陈靖昏了过去,再等他醒来时,周围已经是换了一个天地。

他从一张可以让人躺在上面午睡片刻的长条卧椅上醒来,脑中出现一段信息。

位面:僵尸先生

身份:秋生

主线任务一:一亲芳泽(与任婷婷接吻)!

宿主完成主线任务一后奖励技能:我知女人心!(可以读取女性的内心活动)

主线任务二:亲手制作一张符箓(符箓等级不限)!

宿主完成主线任务二后奖励技能:凌波微步!(身法类技能,可以提高敏捷度)

主线任务三:消灭一只僵尸!(僵尸等级不限)

宿主完成主线任务三后可以奖励技能:铁布衫!(防御类技能,可以提高防御力)

备注:宿主完成全部主线任务,则可以回归原位面!若宿主无法完成全部任务,则永远无法回归原位面,并永久失去契约书的使用权,并且剥夺掉宿主因契约书而获得的所有技能!

毫无疑问,陈靖穿越了!

如此不可思议的事情发生在他身上,惊惧与恐慌如潮水般涌来,从脚底板到头皮,陈靖全身上下的每一寸肌肤都冰凉刺骨,如坠冰窖。

在经过最初的惊惧与恐慌后,陈靖勉强冷静下来了,尽管心里还是不能接受,但是心中也是相信了一大半,而完成这一系列心理路程后,已经是7天后。

他现在的身份,是秋生!

秋生是永安镇德高望重的茅山道长魏风娇的二弟子,从小父母双亡,被姑妈养大。

秋生的姑妈在永安镇开了一间卖胭脂水粉的铺子,铺子的对面就邻近着镇子上最大的窑子,里面的窑姐一个个打扮得花枝招展,这全都得益于姑妈的铺子,因此铺子的生意也比较红火。

陈靖的样貌并没有改变,也就是说不是魂穿,但是他却是直接取代了原本秋生的身份,这却是无从解释,最后他只能把这一切归结为契约书的能力。

“难道是平行世界?”

陈靖穿着小西服,将头发理得整整齐齐,身上也喷了香水,出门前还照了照镜子,挺像个帅小伙子。

他之所以这么早出门,是为了替姑妈看铺子。而之所以打扮的这么帅气,则是职业需要,因为顾客大多都是女性。

说实话,这7天可是有陈靖苦头吃的,由于他不相信自己穿越了,怀疑是什么恶搞整盅的电视节目,所以每天“疯言疯语”。

秋生的姑妈担心他被什么邪祟附身了,于是找了两个强壮的男邻居绑了他,还请来了他的便宜师父魏风娇——也就是九叔过来驱邪。

九叔,本名魏风娇,是一个驱魔除妖的茅山道士,撞邪了找他准没错。

陈靖被九叔剥光衣服,用朱砂混着鸡血在全身画满符咒,还被逼着喝下了三碗不知道是用什么药材熬成的汤药,那感觉就像是喝下了一大碗用苦胆囊熬成的汤水,他差点吐出了胆汁。

其实在陈靖看到九叔跟文才的时候,就已经相信了大半自已真的穿越了。但是他有苦难言,只能配合着完成驱魔仪式,并且晚上趁着没人的时候,自己撞墙,撞得头破血流,然后假装失忆糊弄过去。

九叔对自已的茅山道法很有信心,在完成驱魔仪式后,就扬言说秋生身上的邪祟已经没了。

一翻折腾后,陈靖终于认命了。

今天是什么日子,陈靖当然知道,不然他也不会起得那么早了。

今天任家的任发任老爷约了九叔去咖啡馆谈迁坟的诸多事宜。

陈靖坐在店铺的柜台后面,无聊地磕瓜子。

姑妈从内室走出来,她化着散发胭脂味的浓装,穿着土气的金色镶边的黑旗袍,右手挎着一个菜蓝子,左着拿着一个红色小钱包。

她对陈靖吩咐道:“秋生,我要出去买菜,你替我看下店!对了,待会儿对面的怡红院有一个姑娘要来买胭脂,你不要看人家是妓女就欺负人家,知道吗?”

听到台词,陈靖精神一震,知道剧情开始了。

他答应道:“知道了!”

姑妈离开了。

陈靖开始等待,越等越心焦。

他知道,很快任婷婷便进会来这间铺子。

而这,将是他最后一次验证这一切到底是不是《黑客帝国》。

不出所料,很快一个倩影就迈入店门。

但出乎陈靖意料的是,此女子姿色并非上等。

女子浓装艳抹,一身的风尘气扑面而来。

“欢迎光临,小姐,请随便看!”

女子朝陈靖抛了一个媚眼,嫣然一笑,说道:“小哥,最近有什么新货吗?”

“试试这个胭脂,挺不错的。”陈靖打开玻璃柜台,从里面取出一瓶香水递给她。

女子笑吟吟地接过,用粉嫩的小手拧开盖子,在细细手背上涂抹。

陈靖看着近在咫尺的女子,内心挣扎犹豫了3秒。

他伸长脖子,一双大手迅速地抓上女子的脸颊强行固定住,在女子惊愣的眼神中,吻了下去。

松手后,陈靖双手都是从女子脸上蹭下来的胭脂水粉。

说实话这个吻很快,也很糟糕,像是小鸡啄米一样。

“干嘛这么猴急啊,秋生!”

女子却没有想象中的羞怒,而是媚笑一声,眼神如春水般看着帅气的陈靖。

脑海中没有任务完成的提示,这让陈靖有点不知所措。

听到女子的话,他反应过来,红着脸下意识问道:“你认识我?不可能啊!你怎么会……啊,你叫什么名字?”

“秋生小哥,你真是贵人多忘事,我是如花啊,你不记得我了,我可是你们店的老顾客了……”

陈靖感到一阵胸闷,差点喷出一口老血。

这下乌龙搞大了,人生中鼓起勇力的第一次强吻,对象竟然是如花!

电影中是秋生把任婷婷当成了妓女,而现实中却是陈靖把妓女当成了任婷婷。

在如花频频的暗示中,陈靖苦笑着送走了她。

陈靖猜想,剧情的改变,可能是源自于“蝴蝶效应”。

而他,就是那只舞动翅膀的蝴蝶。

陈靖又等了许久,终于是等来了。

但来的人有点多,是3个人。

其中一个陈靖还认识,是九叔的另一个徒弟文才。文才留了一个标志性的蘑姑头,想认不出来都难。

另外两个人,是一男一女。

男的样貌英俊,穿着白色西服,戴着金线眼镜,像是知识分子。

女的样貌十分艳丽,长着一张娃娃脸,穿着粉色小洋裙,头戴粉色小帽,漂亮的锁骨下面露出半抹弯弯的雪白。

天真与妩媚,稚气与性感,矛盾的集合体。

没有错了,这个女子肯定是任婷婷……

陈靖心中想了想,但是为了确认,他还是打算问一问。

三人走进铺子。

陈靖直接迎了过去,打招呼道:“文才师兄!”

“秋生!”文才也看向陈靖。

“你们认识啊?”任婷婷皱了皱好看的眉毛。

文才接话道:“认识认识,他叫秋生,是我师弟!”

“师兄,他们是谁?”

文才对陈靖解释道:“秋生,这是任发任老爷的千金任婷婷,她今天刚从省城回来的,我带她来你这里买点胭脂水粉……”

文才还没说完,就被任婷婷打断了:“哼!谁让你带了!分明是你死赖着我们不走!邓大哥,我们走,不在这买了。”

旁边那个戴金丝眼镜的西装男子摇摇头,说:“任小姐,我看这里的化装品种类齐全,不如就在这买吧?”

“呃……”任婷婷看了看周围柜台上琳琅满目的货物,眼神显得很犹豫。

“这位先生说的不错,我这个铺子是整个小镇最好的化装品店,过了这村可就没这店了,对了,这位先生怎么称乎?”

陈靖心中疑窦丛生,内心想道:“这人是谁?邓大哥?剧情中没有这个角色啊?难道是隐藏人物?”

“你好,我姓邓,叫邓中道,是一名大学生。”戴着金丝眼镜的男人朝陈靖伸出手来。

任婷婷骄傲地说道:“邓大哥可是从英国留学归来的大学生!”

“有什么了不起的!”文才暗暗嘀咕。

陈靖伸出手,跟邓中道握了握,眯起眼睛笑道:“幸会幸会,邓先生,我叫秋生,秋天的秋,生日的生,因为是在秋天出生,所以叫秋生。”

邓中道很有礼貌地笑道:“秋生,很有意思的名字。”

陈靖松开手,转头对任婷婷热情地说道:“任小姐要哪种胭脂水粉?我个人推荐这款茉莉花气味的,很符合任小姐你的气质!”

任婷婷见陈靖这么热情,倒也不好意思直接离开。

她不是无理取闹的人,之前那么凶巴巴地要走,也只是因为对文才这个猥琐男的恶感,不想在文才的师弟开的店铺里消费罢了。

如今陈靖这么热情,她也就不再坚持离开了。

“你先拿来让我先试试。邓大哥你见多识广,也帮我选选。”任婷婷说完,就拿起柜台上的一瓶红色香水。

就在这时,店门口又进来一大群花枝招展的女子

她们穿着花红柳绿的旗袍和小洋裙,那个叫如花的妓女,就在其中。

如花扭着水蛇腰,款款走来。

陈靖看见她,立刻变成苦瓜脸,心中暗叫不妙。

任婷婷疑惑地看着那群花枝招展的女人,朝邓中道问道:“邓大哥,她们是什么人?

哇,你看她们打扮得好漂亮,肯定很擅长化装,我要去向她们讨教讨教。”

“图样图森破!”

听到任婷婷天真的问话,陈靖直接脱口而出一句网络经典语录。

邓中道刚要回答任婷婷问题,却是突然听到陈靖来了一句“图样图森破”,心中大惊,瞪大了眼睛盯着陈靖看。

陈靖当然没有注意到邓中道的异样,他已经被贴上来的如花给吸引了注意力。

如花雪白的玉手搭上陈靖的肩膀,媚笑道:“秋生,我把姐妹们都叫来照顾你生意了,你怎么报答我啊?”

陈靖一脸苦笑,闪身躲掉。

任婷婷见到如花和陈靖动作亲密,以为他们是情侣关系,于是大大方方地对如花说道:“这位姐姐,你真漂亮,可以教我化妆吗?”

如花瞧了任婷婷一眼,微微点头:“这位妹妹看着很眼生啊!不知是那位妈妈手下的小妮子?嗯,你底子不错,就是这妆容化的不够好,有时间我可以教教你。”

任婷婷大大方方地回答:“我叫任婷婷,刚学化装不久,那里比得上姐姐呢,不知道姐姐怎么称呼?”

文才这时候可忍不住了,大喇喇地说道:“如花,她可是任发任老爷的千金小姐,跟你们可不一样!”

听到这略带讥讽的话,如花心中怒极。

她张嘴指着文才骂道:“你个死赖蛤蟆!老娘是什么人关你屁事,任家千金又怎么样,到最后还不是得陪男人睡觉!”

面对妓女如花的撒泼大骂,老实的文才那里招架得住,只能低着头小声嘟囔一句:“不要脸的贱女人!”

如花骂完,阴阳怪气地对任婷婷说道:“原来是任大小姐,姐姐我真是小瞧你了!我叫如花,如花似玉的如花,你要是想学化妆,就到对面的怡红院去找我吧。”

任婷婷一脸天真的表情,问道:“怡红院是什么地方啊?”

在场众人纷纷轻笑。

陈靖一脸无奈。

如花表情挪揄,取笑道:“任大小姐,你连怡红院是什么地方都不知道?哦,也对……你是女人,不知道也很正常。男人们最清楚怡红院是什么地方了,你问问他们就知道了。”

任婷婷用疑惑的眼神扫了扫陈靖,又扫了扫文才,最后匆匆看了一眼邓中道。

邓中道俯在任婷婷耳边,轻声道:“怡红院就是青楼,也就是烟花之地……”然而,邓中道话还没说完,文才就大声打断:“是妓院!”

听到妓院二字,任婷婷愣住了。

等她反应过来这两个字代表的含义后,耳根子瞬间便红了,把脑袋埋在胸前。

看了看文才那张得意的脸,陈靖真想一拳打过去,将文才这个傻子揍一顿。

邓中道也是皱眉。

“你……你们!”

任婷婷感觉无地自容,少女的羞耻感让她只想逃走。

于是她真的行动了,“哼!”直接跺跺脚,娇哼一声,转身逃了。

文才得意地看了邓中道一眼,像一只斗胜的公鸡。

邓中道却是没理会文才,他深深地看了陈靖一眼,跟上任婷婷的脚步,也离开了。

“哈哈哈……哈哈……”

妓女如花看了一场好戏,笑的花枝招展,连着她带来的七八个妓女也笑了起来。

陈靖气哼哼地盯着如花:“哼,别笑了!有什么好笑的?都是你,你给我走,我不做你生意了!”

“怎么?你看上那个任大小姐了?是嫌我碍了你的事?哼,老娘还不伺候了!”

如花扭了扭身段,像一条游走的美人蛇,转身招乎旁边的妓女们:“姐妹们,咱们走!”

“别走别走!”一个粗大的嗓门从店铺门口传来,震得人耳朵疼。如花转身一瞧,就见姑妈左手挎着装满水果蔬菜的菜蓝子走进来。姑妈脸上堆满笑容:“如花姑娘,怎么刚来就要走啊?我们铺子今天可是刚从省城新进了一批新的香水,味道好极了,要是如花姑娘喷在身上,还不把男人的魂都能勾走!”

“话是这么说没错,可是秋生要赶我们走啊,他说不做我们生意了……”如花轻飘飘地说出这句话。

“他敢!”姑妈朝陈靖吼了一句,尖着嗓子骂道:“好你个臭小子,送上门来生意都不做,铺子要是赚不到钱,难道我们要喝西北风啊!我辛辛苦苦养你这么大,我容易吗我……”

最后在姑妈爱的教育之下,陈靖终于明白了顾客就是上帝的为商之道,也终于明白了不要跟钱过不去的至高真理。

在姑妈审视的眼神注视下,陈靖堆出职业化的微笑,像一名接受过专业培训的售货员,热情地向如花这群窑姐介绍各种胭脂水粉,服务的态度和服务的水平让人挑不出一点儿毛病来,就连最后如花也原谅了陈靖刚刚的无礼,还说了一句让他有钱了就记得去怡红院捧她的场子。

30分钟后,在她们的挑挑拣拣中,最后成交了13件货物,赚了2块银元。不得不说女人的消费能力真的很高。在恭恭敬敬地送走了这群风尘女子兼失足妇女后,陈靖的额头上已经全是汗水了,后背的衬衫也全都湿了。

姑妈接过陈靖递过来的银元。

银元相碰,发出叮当的响声,姑妈脸上的皱纹都笑得挤在一起,像一朵盛开的菊花。

  • 目录
  • 加入书架
  • 字号
  • 背景
  • 更多
  • 手机阅读
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