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5章 鄢地手足残 黄泉母子情

  • 东周策
  • 陈义虎
  • 9285字
  • 2017-08-07 20:55:45

十数年后,太叔段在其母怂恿之下,势力日渐强大,数年间不但将京城城防打造的有如铁桶一般,并在其内私养甲兵数千,粮草辎重更是不计其数。

然此三事皆为劳民伤财之举,京城之民苦不堪言,不堪困苦流失者甚多。

期间虽不断有强臣进言郑公,劝其当当机立断,予以制裁。

然郑公姬寐生并未采取防范措施,一贯听之任之。

一来叔段未失大过,强行用兵镇压,恐失民心;二来其母偏爱其弟,若要出兵伐段,首先挡于阵前者,必是母亲姜氏,如此宫中必然大乱,郑国将则将一蹶不振。

依着郑公秉性,非有万全之策不可为之。

然太叔段及其母姜氏心中认定郑公生性懦弱,早有取代之心。

因顾及朝中大臣反对之声,迟迟未有行动。

太叔母子却并未有罢手之意,决心先试探郑公心中所想,再行决断。

是年,太叔段命西北边境之民脱离郑公管辖归附自己。

消息传入新郑,引发朝中大臣愤愤不满,文官檄文咒骂,武官上言请战。

唯独郑公姬寐生沉着冷静,面对满堂求战之声,郑公早早便结束了早朝。

独自一人来到莲花池边,面色凝重,眼望池中思绪万千,护卫甲士立于十步开外。

正值沉思处,忽闻不远处传来争吵之声,郑公姬寐生回头望去,只见身后护卫甲士拦住一人前行,细看之下原是叔父公子吕。

郑公连忙喝退甲士,快步走上前来,双手搀起公子吕,说道:“不知叔父前来,侄儿有失去礼数。“

公子吕挣脱郑公双手,立于郑公身前三步开外背对郑公,双手拍拍身上尘土整理衣冠,随即转身对着郑公俯身一拜说道:“老臣见过君上。“

郑公上前伸出双手托起公子吕下俯之躯说道:“叔父无需多礼,快快请起!“待其起身,郑公接着说道:“叔父前来可是为叔段之事?“

公子吕起身面漏责难之色说道:“天将变矣,君上置若罔闻,后园赏鱼观花,好不自在!“

郑公上前陪笑道:“叔父此言重矣!“

不待说完,公子吕拂袖怒道:“一国不容二主,君上何能置之不理?如君有退位之心,不若及早颁诏让位于太叔,臣请往事之,如若不然,君上应早做打算,加以节制,亦或除去,以安民心!“

说罢,又是拱手一拜。

郑公姬寐生连忙上前扶起公子吕,紧握其双手说道:“孤从小及大,叔父陪同走过,即使满朝文武不知孤之所想,叔父应知孤之所思!“

放下公子吕双手独步前行,一手后背,一手微抬,边走边说道:“当今朝局错综复杂,稍有不慎,便会万劫不复!母后入朝二十余载,党羽结群,眼线遍布郑国上下,段弟所为虽有篡位之心,却未见夺权之实!此时若是强行出兵镇压,出师无名,此举定会大失民心,母后亦会利用此过胁迫孤,落人所短,此后孤便是想有作为,怕是也要有所顾及!“

说罢,双脚立定,眼观天际,目露难色。

一席言语,公子吕方才明了郑公心中所想,此时心中怒火已降下大半。

公子吕快步走上前去,立于郑公身侧说道:“叔段篡位之心已是路人皆知,君上切不可视若无睹,纵容其狼子野心,若不加以节制,待其羽翼丰满,其时定是难以善了!“

郑公看了眼公子吕,边走边说道:“本是同胞兄弟,孤亦不忍血脉相残,然母后偏爱叔段,一再从中挑拨,孤是一让再让,望其明白孤之苦心,悬崖勒马!“

公子吕待其说完,张口欲言,不待其说出口,郑公伸手打住说道:“叔父所言知事,孤甚明了,出兵一事不必再说!“说完收回双手,胸前抱圆接着说道:“然有一事,非叔父不可办到!“

公子吕上前问道:“君上吩咐,臣万死不惜!“

郑伸手亲抚公子吕肩膀笑着说道:“叔父严重了,有一点叔父说得及是,便是害人之心不可有,防人之心不可无,现下郑国朝局混乱,孤需得一心腹之人暗中监视叔段及母后动向,不知叔父可否担任?“

公子吕听其说完,转身拱手一礼说道:“君上信任,老臣当竭尽所能,不失所望!“

“有劳叔父!“郑公回道,说罢伸出双手慢慢扶起公子吕。

公子吕抱拳起身回到:“老臣告退。“

说罢,转身退去。

郑公目送公子吕离去,心中乱麻一团,此举关乎国运,郑国能否在自己手中发展强大,实未可知!

太叔段不得郑公姬寐生首肯,私自下今西北边境之听命于自己,此后一连数月,郑国庙堂安静异常,未任何出兵迹象。

本想就此出兵一举攻占郑国城新郑,然新郑守军虚实,城防坚固与否,此间种种都未为可知。

为稳妥起见,命人将其母姜氏连夜从新郑接入京城,商议对策。

月黑风高,京城太叔府内,太叔母子私相窃议。

厅内烛光昏暗,亦难掩室内奢华之像,太叔段来回行走于厅堂中间,嘴里说道:“吾与母后所行之事传入新郑久矣,然未见庙堂有何反常之像,亦或寐生私下有所布置儿未探知。母后久在新郑,可见寐身有何举措?“

姜后坐于厅堂主坐之上,脸上隐约可见担忧之色,脑中快速回想着新郑城中点滴,良久方才说道:“哀家久在新郑,未见寐生有何异像,仅有祭仲,颖考叔等一班前朝旧臣进言寐生,但都一一被驳回。城中亦未见添兵补防。“

说罢,轻低头颅微微摇头。

太叔段待其说完,快步行于母亲面前,双手抱拳,脸上难掩喜悦之请情说道:“既然如此,儿臣即刻出兵,趁其不备,一举攻下新郑,母后意下如何?“说到此处,其母姜后猛然抬头,定眼望向太叔段,眼光之利,叔段此生未见,刹那间不知所措,只得敛容说道:“母后认为妥?“

姜后目光依旧不离太叔段,定眼良久。太叔段无奈拱手说道:“请母后示下!“随即低头不语。

寂静处,只见灯火来回跳动,约莫盏茶功夫,姜手扶桌面慢慢起身,方才启口说道:“冷面以待,虚实难测,寐生及小便深有城府,喜怒不溢于言表!此事还需缓图之,切不可操之过急!“

太叔段见母后开口说话,神情松缓,起身上前,双手搀扶姜问道:“依母后之意,当下儿臣如何行事?“

姜后再三思索回道:“即然寐生不在乎西北边境之民,其地亦不在乎,吾儿何不纳入封邑之内!“

太叔段喜出望外,连连夸其母良计妙策。

事后,太叔段连夜送姜后回归新郑。

次日,京城守军车马穿梭,布告贴满全城,敕令西北全境,自即日起纳入太叔封邑,年终贡赋需向太叔府缴纳,脱离郑公管辖。

公子吕打探得知此事,连夜面见郑,将太叔段叛离行径一一告知郑公姬寐生,末了公子吕吕上言道:“京城之地已广于新郑,今又私自下令西北边境听其号令,并纳入其封邑,并阔地至廪延,其狼子野心已是昭昭在目,如再不除之,恐其羽翼丰满,民心归附,其时悔之晚矣!臣请领兵前往平叛。“说罢,拱手请命。

郑公听完走下案台,行于门边,眼观门外暗夜苍穹,公子吕立于郑公身后,谓其说道:“叔段天性顽劣,不懂权谋之术,此举定是母后教其为之,前者占其民,便是打探孤心所想,因孤无为,未见虚实,是故侵占其地,孤若出兵索要国土,母后在其侧,孤之一颦一笑皆为其所知,定会告知叔段,其时必是一场血战,两败俱伤,国力丧失,并周边列强欺压下,郑国难有东山再起之时。“

听完郑公所说,公子吕方才明白此中厉害,开口问道:“若是如此局面,君上有何打算?“

郑公转身走过公子吕身前说道:“叔段虽广占其地,然大势收刮民才,百姓苦不堪言,民心尽失,这便是吾等唯一契机!“

公子吕跟上两步问道:“郑公有何良策?还请明示老臣。“

郑公转身说道:“水可载舟,亦可覆舟!此事需叔父助孤一臂之力。“

公子吕听其说完,拱手回道:“老臣当肝脑涂地,不负君上信任之托!“

郑公托起公子吕说道:“此事亦非难事,叔父只需派出可信之人,于太叔属地广不流言,惑其民心军心,久则必定生乱,其时京城将不攻自破!“

公子吕听完大笑着说道:“此事便包在老臣身上!老臣定叫京城城内鸡飞狗跳,满城风雨,让其不得安宁!“

郑公亦跟随大笑说道:“孤便在此等侯叔父佳音!“

公子吕行礼告辞,下去布置具体事宜。

郑公姬寐生却是眉头紧锁自顾说道:“此事过后,望母后知难而退,勿使郑国基业毁于一旦!“

转眼,数月过去。

闲时,太叔段正于厅中赏析西北边境进贡宝物,看得入神之时,厅外甲士大声来报,太叔段顿时火由心生,对其劈头盖脸一通大骂。

末了火气渐消,不耐道:“何事如此急躁,又是何处刁民闹事,一月之内来报数十次,以后此等事件不必来报,尔等处置便是!“

说罢,转眼继续观赏岸上宝物。

厅前甲士猛的被骂一通,早以乱了心神,此时方才缓过气来继续说道:“非乱民之事,乃是姜后驾到,属下提前来报!“

叔段听说母后来到,对其又是一通怒骂:“愚笨,此事如何不先奏?愣着做甚,领人迎侯!“说罢,便朝门外冲去。

此时门外传来姜后话音:“何事争吵不休?“说罢,出现于门前。

太叔段见状连忙上前行礼,随后搀其母走入厅中,对其说道:“母后今日怎有清闲来儿臣府中坐坐?“

母子相搀走进厅中,姜后看到满桌珍宝,略带轻蔑之意说到:“吾儿好兴致!“

太叔段手指桌上珍宝说道:“此乃封邑百姓奉送,母后如若喜欢,儿臣派人送往新郑!“

姜后笑着回道:“区区珠宝,不入哀家法眼,闲话不叙,哀家此前来有要事相商!“

太叔段闻得母后如此说道,心领神会,朝随身护卫使个眼色示意其退下,转眼间厅堂之内只剩姜后叔段母子儿人,姜后首先开口说道:“近来,京城可有异样?“

太叔段走近姜后身旁回道:“一切有如平常,儿臣未见有何异样。“

姜后反问道:“哀家听闻京城多有乱民滋事,犯上作乱,可有此事?“

太叔段神情散漫,端起桌上茶杯喝了一口回道:“区区几处刁民生事,不劳母后挂心,儿臣已派兵平定!“

姜后听完大怒:“此等大事为何不报知哀家!“

太叔段平白遭此一斥,不敢大意,连忙说道:“现今,儿臣手聚集甲兵数以千计,数百流民做乱,儿臣以为出兵平定便是,些许小事,不敢劳母后费神,望母后见谅!“说罢端起面前茶水递于姜后。

然姜后脸色铁青,拂袖起身怒道:“国事无小事,并在此关系紧张之刻,些许风吹草动,其背后或有惊天大谋,段儿怎可如此儿戏对待,其真不知祸将至矣?“

太叔段被其如此训说,已然明了此事非同小可,慌忙上前赔礼道:“儿臣实不知此事重大,母后见谅!“说罢,上前搀起姜后,细声说道:“母后如是训说儿臣,莫非新郑已有所动?“

姜后转身怒视太叔段不置褒贬,随即款款落坐,满面疑容。

见此,太叔段连忙上前问道:“如此,儿臣该当何为?母后教我!“

姜后抬头望向太叔段说道:“哀家且问你,除此之外,城内还何异样?“

太叔段低头回想城内之事,嘴里说道:“自封邑阔增之后,并未见城内有何明显异常,只是往来商旅渐多川流不息,多有新郑商队。“说罢,低头再三回想近日见闻,不多时见其继续说道:“还有一事,便是西北边境纳入封邑以后,边境之民竞相涌向京城驻军大营投身军旅。多有边境商贾进京经商,向儿臣敬献奇珍异宝,桌上这些便是。母后以为此间种种是寐生所为?“

姜后点点头,随即低头不语。

太叔段本无城府,满面惑色问道:“许人以兵,资敌以财,于他何益?寐身为何不出兵与儿臣一校高下,何故出此下策?“

姜后面凝重说道:“寐生生性冷静异常,心思缜密,凡要做之事,无不思之再三而行之,哀家虽猜不透其心所想,然由此观之,寐生必有所防范,其后必有大做为,距动手之期不远矣!“

太叔段惊道:“如此,儿城该当何为?“

姜后起身思虑,慢步来回行走于厅堂之内,约莫顿饭功夫,姜后掌击桌面说道:“与其被动挨打,莫如主动出手!“

太叔段起身惊问到:“如此是否可行?如今未窥新郑实力几许,便先行起兵,是否稳妥?母后可是深思熟虑?“

姜后顿了顿回道:“箭在弦上,不得不发!“

太叔段惊魂未定,细声问道:“敢问母后如何行事?“

姜后面色凝重说道:“纵观京城发生之事,必是寐生在后策划,若是待其布局完成,你我只有束手就擒,与其如此不如趁敌未稳,主动出击,或可有一线生机!如今维有尽起京城大军攻打新郑,哀家与尔里应外合,必定一战成功,其时,尔便是郑国新君!“

太叔段犹豫再三说道:“儿臣有一事不明不知当讲不当讲!“

姜后心知太叔段其性优柔寡断,然大事当前,且听其如何说道,于是轻点其头默许其言,太叔段得命继续说道:“儿臣现已为京城太叔,封邑地抵廪延,绵延百里之摇,母后何不搬离新郑,与儿臣共享富贵,守此一方乐土岂不快活?况寐生亦为母后之子,儿臣之兄,母后为何定要兴刀兵夺君位?“

姜后听完按耐不住怒火说道:“哀家若不如此,现下岂有尔立足之地,哀家若不是为你,早已离开新郑回归故国颐养天年,何用操此等闲心?“

太叔段拗不过其母姜后利嘴,只得答应起兵,即日起清点兵马,完缮护甲战车,两人约定十五日后进攻新郑,其母为内应,攻城之日打开城门,迎接太叔段大军进城。

二人商议完此间细节,便各自回府。

公子吕自得郑公姬寐生君令,要求打乱京城秩序,乱其军心,惑其民心,让其不战自溃。

其后公子吕密又令舍下门客出发前往太叔段封邑,分三部暗中行事。

一部扮做西北边境之民投身京城大营刺探军情。

一部扮做商贾进京囤积垄断粮货,引起百姓慌乱滋事。

一部趁机奔走相告郑公德行,劝其离段向郑,并向太叔段进献珍宝弱其心志。

近来京城城内车马横行,部队调动频繁,公子吕心中猜定将有大事发生。

果不其然,数日后探子奏报:太叔段积极调兵备战,不日进攻新郑,与城中内应约定,十日后,以火起为号,里应外和攻破城池,杀郑公夺君位。

公子吕听完双腿发软摇摇欲坠,当即下令彻查内应系属,并密切注意京城大军动向。

当下进宫面见郑公备说此事,郑公听完说道:“自即位以来,叔段得母后撑持,不断挑衅君权,孤再三忍让,望其收手回头,事到如今,叔段已是无药可治!公子吕听令!“

公子吕双手抱拳躬身一礼大声回到:“老臣在!“

话音刚落,郑公继续说道:“着公子吕为前军主将,领兵车二百,甲士三千开赴京城,堪平叔段乱党!“说罢,大手一挥。

公子吕大声回应领命,末了接着说道:“据探子奏报,太叔段谋划,攻城之时,由城内应打开城门,老臣断定内应必是姜后无疑,不知君上如何处置!“

郑公回道:“叔父安心出征便是,内应交由孤来处置即可!“说罢,挥手示意其退下。

公子吕领命而出。

郑公随后传令颖考叔,领新郑护卫兵百人,围困姜后府邸,不得君令,任何人不得出入。

公子吕帅部抵达京城,城墙百步开外列阵待命。

太叔段城头张望,见其锋芒难挡,下令紧闭城门,静待姜后音训。

公子吕勒马在前,随即大手一挥,战旗舞动,百位精壮弓手前行十步,张弓搭箭,向城楼之上一轮疾射。

百只长箭带风唳之声压向太叔段,城楼守兵赶紧上前挡于太叔段身前,挥舞长剑劈砍飞至面前弓箭,护送太叔段走下城楼。

其间多位甲士身着飞箭负伤,城楼守军拣起地上掉落长箭,只见箭头下均绑缚羊皮纸一张。

解下观之,或战表或诱降书,再观城外,只见公子吕帅部徐徐退去,于十里外安营扎寨。

经此一闹,城内公子吕细作尽皆得知郑公即将攻城,便按先前公子吕部署,一部大势宣传郑公德行,鼓动百性背段,一部述说郑师迅猛,策动京城军兵降郑之心。

及至次日,公子吕再次挥师城下弱战。

太叔段苦等数日,未有姜后信息,无奈只得领军出城接战。

两军接战,太叔段张口欲待说话,公子吕不待其说出口,抽出配剑,帅先杀出。

太叔段所部见状,早已自乱阵角,纷纷退入城中,只得下令撤兵,关闭城门。

公子吕亦鸣金收兵,穷寇不追,下令回营待命。

再说太叔段自初战失利,坚守城池再不出战,接连派出十数人出城打探姜后消息,皆石城大海不见回音。

城中百姓见其守军不堪郑师冲杀一回,尽起避战之心,在郑军细做带领下,纷纷拿趁手工具,开开城门包围段府。

公子吕见城中火乱像丛生,心知郑公初定攻段谋略已获成功,立时清点兵马杀向城中,顺利占领京城全境。

太叔段见大势已去,帅部杀出重围,在其部卒护卫下逃奔鄢邑。

公子吕帅郑师兵卒扑灭城中大火安抚百姓,处理完善后事宜,随即上书郑公报奏战给果,并报知主谋叔段逃脱奔向鄢地,请示是否追击。

郑公姬寐生收知战表,吩咐公子吕原地驻防修城安民,自己亲帅精兵出战鄢地追剿叔段余孽。

日将西下,红霞满天,两军对垒鄢邑。

郑公姬寐生帅军列阵城下,叔段纠集残兵败卒千余坚守城池。

郑公缱军士手持使节邀约敌将叔段女墙对话。

叔段使人于女墙下摆上茶几,郑公叔段两边坐下,叔段首先开口说道:“一晃,十余载转眼即逝,不曾想,今日以此方式与君相谈!“说罢,端起按上茶杯倒满茶水,推至郑公面前。

郑公正襟危坐面色肃穆问道:“你可知错?“

叔段放下手茶壶,望天一笑回道:“君上此说犹如三岁小儿争辩之辞。自古王室如此情如纸薄,今日君上问吾是否知错,吾确不只何错!“

郑公反驳道:“兄弟同心者亦比比皆是,弟何不与孤同心,振兴郑国,弟只需归降于孤,孤便可赦弟无罪,与孤同掌郑国,切不可错上加错。“

叔段苦笑着摇摇头说道:“时至今日,为时已晚矣,纵使君上能饶吾性命,吾亦会被满朝臣工唾沫淹毙。只求君上饶吾妻儿性命,吾死亦瞑目!“说罢,端起桌上茶杯,双手半举接着说道:“吾以茶代酒,弟在此别过!“说罢,一饮而尽,随即起身离去。

郑公端坐原地目送叔段身影消失去忙忙沙尘之中。

良久郑公亦起身回归本阵,伟岸身躯于沙尘风暴中若隐若现,风吹披风莎莎做响。

不多时两军对垒沙场,太叔段缓缓抽出配剑,挥剑向前喊声:“杀!”领头杀向郑公。

郑公将之左手高举过顶,进而快速挥下,随即轻闭双眼,微抬其头望向天际。

身后甲士得令犹如脱缰野马奋勇向前,战车齐飞撞向敌。

约莫顿饭功夫,郑军大胜,叔段身死乱军之中,其军皆被杀城下。

郑公下令兵士集城下阵亡将士遗体好生安葬,并命随身副将留城安民,随后独自乘车离去!

郑公回到新郑,首先来到太后府邸。

进门郑公手指姜后怒道:“驱叔段离京城,斩其首于鄢邑城下,尔挑的血脉相残,孤今独掌郑过大权,尔还有何话可说。“

姜后冷面已待说道:“只吝叔段心地善良,无尔般残忍手段,以至今日之败。“

郑公姬寐生怒火冲天走出门外,对门外侯命甲士及颖考叔说道:“太后姜氏做乱犯上,缕教不改,罪孽深重!自今起交由颖考叔押赴颖城看守,不得还朝!“说罢,扭转其头朝向厅内姜后大声说道:“不及黄泉,永不相见!“

颖考叔等从未见郑公生出如此怒火,亦不知如何上前劝阻,只得眼看郑公拂袖离去!

随后颖考叔奉命请出姜后,配以车驾送离新郑,困于颖城府邸。

匆匆一月转眼过,平定叔段之后,国内无大事,郑公姬寐生帅部颖城狩猎,提升部队战斗力,并彰显郑国国力,以达震慑诸侯。

一日下来,收获颇丰,郑公姬寐生与大夫颖考叔并马同行,不时发出阵阵爽郎笑生。

颖考叔心中欢喜面对郑公说道:“许久未见君上开怀畅笑,老臣甚是欣慰!“

郑公笑着回道:“许久未活动筋骨,今日驰骋原野顿觉心情舒畅,一吐心中郁闷之气!“说罢,手持马鞭指转身指向背后车上猎物接着说道:“车上飞禽走兽,大夫挑其所爱,也免有人说道孤爱独食。“说罢,两人再次望天大笑。

颖考叔心情愉悦顺口说道:“老臣在此谢过君上,老母病卧在床已有时日,命数将近,食子之食八十余载,未尝君上赏赐之羹,心中犹怨。今获君上恩赐,吾母得偿所愿,死亦含笑九泉!“

待其说完,郑公点头赞赏道:“大夫真孝子,今日所获一半赠与大夫!“

颖考叔听其如是说连摇其手说道:“家中维余吾母二人,用不了这许多!姜后囚禁于此,君上何不赐于姜后?“

听其说完,郑公面色突变肃穆冷冷说道:“太后近来可好?“

颖考叔回道:“身体安康,只是少见生机。君上赏其食,姜后感其恩,人有其念便有求生之望,或可救其命。“

郑公目望前方冷冷说道:“已是大夫之物,大夫做主便是。“说罢,策马向前,一路奔驰。

颖考叔等后续部队不敢掉以轻心,一路紧随不舍,一行人等激起一路烟尘奔归颖城营区。

颖考叔辞罢郑公姬寐生,便车载所猎珍禽前往姜后困压府邸。

进门便见姜后独做门前,两眼无神望向门外,形容枯瘦两鬓斑白。

颖考叔上前行礼道:“老臣拜见太后,今日君上狩猎颖城,猎获许多珍禽异兽,特命老臣押送太后!“

只见其不为所动,呆坐原地目光呆滞,颖考叔摇摇头叹了口气,吩咐兵士将车上货物搬进太后府邸,自己翻身上马,独自前望颖城营区。

进得营区,颖考叔直奔中军大帐,拨开帘罩只见郑公坐于将台,手持刻刀批阅百官上书,台头看见颖考叔走进帐中,连忙起身说道:“大夫来得正是时候,孤正有要事于大上商议!“说罢,伸手示意颖考叔就坐,自己已亦于主坐落坐。

颖考叔此次前来本是为姜后之事,见郑公说道有要事相商,心中思道那定是邦国大事,且听是何大事,便问道:“君上请说!“

郑公徐徐道来:“自鄢邑一战,叔段叛乱党羽剿灭殆尽,然其子公叔滑趁乱逃往卫国,卫公助其夺回叔段尸首葬于卫国附属国共国境内,称其为共叔段,并不断出兵袭扰吾国便境。就在刚才,收到边境守军战报,卫国已占领吾国廪延地区,卫国如此挑衅,不知大夫有何见解?“

颖考叔当即回道:“是可忍孰不可忍,君上一声令下,老臣此刻便领兵前往边境夺回郑国属地!“

郑公伸手示意颖考叔坐下,并面带笑容说道:“大夫忠勇可嘉,不难见父君宁舍十城,不舍大夫之情!“

颖考叔回礼道:“君上谬奖,老臣愧不敢当!“

郑公笑着说道:“大父不必多礼。当下形势还是免动刀兵为好,卫国隶属强国,如若冲突加剧,以郑国一之力难以全胜,当下还以邦国交涉索要失地是为上策!“

颖考叔回道:“还是君上考虑周全,若要为使,祭仲大夫当为首选!“

郑公姬寐生笑着回道:“孤心亦是所想!“说罢,望向颖考叔,只见面容紧锁满目愁容色,见壮郑公接着说道:“大夫此必前来可是有事找孤!“

颖考叔闻言转眼望向郑公,随即拱手说道:“此前老臣前往太后府邸奉送生活所需,见其神色憔悴形体枯瘦,定是多日不进水米所至,长此以往恐时日无多,老臣心下不忍,特来禀奏君上,望君上能前往劝之!“

郑公闻言收敛容颜其身走上将台,眼望壁上地图,良久背对颖考叔说道:“孤心中亦有诸多疑惑有待母后为其解之,然孤于众人面前许下重诺,不到黄泉永不相见,孤若失信于此,何以立信于国!“说罢,长叹一口气。

颖考叔低头思虑一翻,随即说道:“老臣心思一策,不知是否可行?“

郑公转身望向颖考叔,颖考叔会意继续说道:“君上许诺黄泉相见,臣思何不掘地见泉,即而隧道相见,其时谁人敢言君上违诺失信!“

郑公依旧面无表情说道:“此事便交颖考叔办理!“

既而君臣相辞,颖考叔得令选地掘隧自不必说,郑公姬寐生此时则是心中五味杂陈。

不消旬日,隧道已城。

颖考叔名之“黄泉洞“,随后引郑公姜后于洞中相见。

两人相见良久无人开口,颖考叔带其部署退出洞外守候。

洞内烛火通明犹如白昼,郑公姬寐生望向姜后首先开口说道:“这便是你所要结果?“

姜后闻言不为所动,目观地上两眼无光。

郑公继续说道:“孤与叔段均为尔所生,尔为何独爱叔段,于孤视之于弃子,孤何罪于尔?“

姜后冷冷说道:“论罪便罪在尔生来哀家便知尔将为一代神武英明之君。“

郑后尽显诧异之请问道:“即知如此,为和助段挑起兄弟之争,至叔段客死异乡?孤若为明君,于国于尔皆是有利。孤不明!“说罢,轻摇其头。

姜后则满目泪水说道:“哀家亦是明知不可为而为之,天下之母岂有不爱儿之力理!“说罢,叹了口气接着说道:“自古忠孝两难全,哀家得申侯所救,留得性命,为报其恩,只身入郑。其时周室新君即位,郑于周室领邦,其实武公开疆僻土,其势正猛,申侯为周室长远计,命哀家扶其弱君即位。叔段生性顽劣,素无大志气,哀家本想求德武公立段为君,奈何武公不肯点头,哀家不得以之下出此下策,然缺害的段儿身死异乡,哀家亦无所求,只想随之去,这俗世之间是是非非,皆与我无关!“

郑公听及此处心知姜后已然悔改,于国无害,为救其性命脱口说道:“母后好糊涂也,殊不知世事难料,大势所驱,岂是你我一界凡人所能改变。前尘旧事不提也罢,母后虽失叔段,然有寐生,母后好自为之!“说罢,转身离去。

姜后亦由颖考叔护送回府。

自此母子二人每逢月中,皆于洞中相聚。

时日久矣,母子情感复苏,姜后面色生出血色,渐显生机之像,晚年安享于颖城,再不争俗世是非。

  • 目录
  • 加入书架
  • 字号
  • 背景
  • 手机阅读
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