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88章 章八十九 对错

“把两个不懂感情的人凑到了一起,到底是错还是对呢。”端木蔚雪有些落寞的小声道。

端木蔚雪并没有做错,两边都是自己的朋友,虽然这样否认了自己的感情,但是在端木蔚雪心中,自己得到的更多。

连诛也没有做错什么,只是自己朦胧的感情还没有生长出来,就被端木蔚雪掐断,本来就对斯嘉蒂有些亲切并且有些同情的连诛,答应了斯嘉蒂。

斯嘉蒂不敢确定自己的感情,最终的选择是向连诛表白,这朦胧的感情在斯嘉蒂心中总于有了一点点定义。

“你们两个慢慢聊,我先回去了。”端木蔚雪勉强笑着说道。

“嗯,去吧。”

当三人以为这里只有他们三个人,其实在车旁边还有一个人,而且是一个意想不到的“人”。

她就是青龙,原本青龙打算来拿一点东西,没想到正好撞见了这个场面,之前所有的细节也被青龙看见,青龙也明白了三人之间那有些不清楚的关系。

“单纯的人偶……麻木的战士……知晓万物的贤者,你们三个究竟可以给我带来多少有意思的事呢?我掺一手应该也没问题吧?”青龙自言自语道。

青龙悄悄的跟上了端木蔚雪,向河边走去的端木蔚雪丝毫没有感觉到身后的青龙。

连诛和斯嘉蒂坐在树下,聊了起来。

“你……明白了喜欢的意思?”连诛试着问道。

“嗯,明白了,我想……对你的感情是喜欢!”斯嘉蒂笑着说道

“你后悔你的选择吗?”连诛看着远方说道。

“不后悔。”

“你为现在而开心吗?”

“开心。”

连诛将视线转向斯嘉蒂,笑着说道:“我知道了,我想……我也不会为现在的选择而后悔的。”

“嗯!”

连诛拉起了斯嘉蒂,带着斯嘉蒂回到了流浪者和415队伍所在的地方,端木蔚雪和青龙的消失没有引起连诛和斯嘉蒂的注意,二人想重新参加游戏,这时各位都开始“玩起来了”。

“哇,这么快嘛!十分有吗?”音玄泽先吹起口哨后说道。

“嘻嘻,刚才还是朋友,现在一下就变嫂子了!斯嘉蒂。”令狐樱笑着说道。

“厉害呀连诛!”黑龙也插嘴道。

斯嘉蒂受不了各位的玩笑,红着脸躲到连诛身后,连诛没有拦着斯嘉蒂,而是拉住斯嘉蒂的手,任由斯嘉蒂躲藏。

“各位,开始游戏吧。”

此时的端木蔚雪坐在河边,无聊的冲水里丢石子,现在轮到端木蔚雪不知道自己该怎么面对连诛了。

远处的青龙稍稍改变了自己的样貌,用液态组织重新换了一件衣服后走到端木蔚雪身边,说道:“小妹妹,怎么了?看起来在烦恼着什么?”

突然来的陌生人,是最好的倾诉对象,端木蔚雪也不介意两人是“第一次见面”,直接说道:“我遇到一些很难解决的问题。”

“讲一讲吧,或许姐姐我可以帮你想想。”

“我有一个……有些喜欢的人,那个人只是对我有些很模糊的情感,此外我们两人还有一个共同的朋友,那个朋友喜欢那个人,共同的朋友先向那个朋友表白了,我把他们凑成一对……究竟是对是错?”

“那个朋友向你表白了吗?或者明显表现出喜欢你?”

“都没有。”

“共同的朋友知道吗?”

“不知道。”

“你……后悔吗?”

“我……我不知道。”端木蔚雪哭了出来。

从来不敢确定自己的感情,也不敢让自己有太多的感情,在家族矛盾中端木蔚雪认为自己没有资格拥有这些,可是眼前的一切又让端木蔚雪无法放下,被这种难受感逼迫的端木蔚雪终于忍不住了。

连诛是端木蔚雪最好的朋友,端木蔚雪自己也不知道是维持这样还是更进一步,可是这突如其来的事打断了端木蔚雪一切想法,同样是自己朋友的斯嘉蒂,端木蔚雪只能选择让出,因为端木蔚雪认为自己没有资格在这个位置。

“那个朋友喜欢你吗?”

“应该吧,有一些不太清楚的感情,那种感情应该是喜欢。”

“那就难办喽,不过那个朋友在接受时没有说什么,证明这份感情还没有生根发芽,我想……不刻意提起这件事,你们最少还是朋友。”青龙解答道。

连诛不是那种被拒绝就会走不出来的人,而且连诛的感情还并没有成型,端木蔚雪只是断绝了连诛的念想而已,这样对两个人好,最起码青龙认为这件事上没有一个人是错误的,不过也没有一个人是对的。

“我还是害怕在他心中留下一下东西。”端木蔚雪担心道。

“想知道会不会留下,不如自己去验证一下,这样不就好了?”青龙点明了端木蔚雪。

“我害怕这会会导致我们之间更加疏远。”

“那个朋友不会这么小气吧?”青龙暗示道。

端木蔚雪这才想起来,连诛做事风格根本不会因为这种事跟自己疏远,之前唯一一次闹矛盾还是因为端木蔚雪自己没有搞清楚状况就责怪连诛。

“他并不是小气的人,我也知道该怎么做了,谢谢你。”端木蔚雪终于放开了说道。

“不用谢我,帮助人解决烦恼是件好事。”青龙也笑了起来。

端木蔚雪返回了流浪者和415队伍所在的地方,过了一会青龙换回原样,也回到了集体的所在地,所有人并没有发现什么异样。

“活动要开始,你们终于回来了!”黑龙不爽道。

“抱歉,那就直接去活动好了。”青龙微笑着说道。

连诛拉着斯嘉蒂先去了节日活动的区域,其他人很识趣的让他们两个单独行动,吴栖和卡斯诺尔也是如此。

端木蔚雪、青龙、黑龙、令狐瑾和令狐樱五人组成一队进入了一个区域,415队伍剩下的人一起去了女生比较多的水边,目的显而易见,东皇倾和王冥皓、皇甫澜凌这三人都是单独行动,不跟其他人组团。

“喂喂,我怎么办!”留在原地收拾东西的卓尔无奈道。

王冥皓在这边倒是遇到一个有趣的人——夜君,夜君一个人坐在椅子上,看着远处热闹的场景。

王冥皓认出夜君身上是第五安全区队伍的制服之一,好奇的王冥皓坐到夜君身边说道:“怎么?在这里坐着看不如加入他们。”

夜君随意一笑,说道:“我没有那个资格,我这种只会带来灾难的人还是在这里看着就好了。”

“灾难,什么意思?”

“你既然要来找我搭话,就证明你认出来我是第五安全区军队的人员了,王冥皓。”

王冥皓眉毛挑动,说道:“没想到我已经这么有名的人了。”

“今天的节日,上面没有安排我要去追捕你这一类的人,恭喜你逃过一劫。”

“别说的这么绝嘛,都是有V级空武具的人,不如好好聊聊。”王冥皓“友好”的笑道。

“地狱连通者的盗窃者是你?”

“嗯。”

“你是流浪者成员?”

“嗯。”

“有趣,那就跟你好好聊聊。”

“今天就不聊那些打打杀杀的,好好聊聊关于你的事吧,看起来你有一些烦恼。”

“与你无关。”

“我都把我的老底告诉你了,你就不考虑一下,或许我可以帮你排忧解难呢。”王冥皓摊摊手说道。

夜君靠在椅子靠背上,慢慢说道:“如果有人否定你的作为和你的意义,你会怎么做?”

“我的作为?我的意义?这种事只能由我自己来定义,而不是那些旁观者。”王冥皓伸出握紧的拳头说道。

“那个人是你的亲人呢?”

“你的亲人否定你的意义和你的作为,这种事是亲人做的吗?还是你一厢情愿的把他当成亲人?”

夜君将头扭向别的地方,说道:“我可没说是我。”

“别狡辩,一般问这种问题的八成就是你自己。”王冥皓露出得意的笑容。

“随便你怎么想了,总之你要怎么办?”

“凉拌,他们说是他们说,依旧我行我素就好了。”

“可是如果你的行为都是在他们支配下呢?”

“我!会反抗!这种被支配被控制的状态是我最讨厌的,我的行为不要别人去管。”

“你知道饲养的鸟和野生的鸟最大区别是什么?”

“你说。”

“饲养的鸟有稳定食物和安全的居所,不用担心被天敌所扰。”

“可是饲养的鸟终究是饲养的鸟,它们拥有体会不到自由,也不知道外界有多少有趣的东西。”王冥皓自作主张的补充道。

“不得不承认,你说的没错。”

“好好想想,今天我们可不是敌人,而是陌生人。”

“啊……陌生人。”

“或许我可以成朋友呢。”

“立场上不允许我们成为朋友,我们是敌人,我服务于第五安全区,而你服务于……自由。”

就在之前,夜君终于与夜家闹矛盾了,夜家否认了夜君的思想,并且告诉夜君他只是夜家的战争机器而已,而夜君现在就处于“离家出走”状态。

空中绽放开几朵烟花,夜君凝视着烟花久久不语,王冥皓知道夜君现在多了一些想法,一些属于晚来的叛逆期想法。

  • 目录
  • 加入书架
  • 字号
  • 背景
  • 更多
  • 手机阅读
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