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63章 章六十四 背叛

连诛和东皇倾回了家,这一路上兄弟二人还聊了不少小时候的事情,可惜那些时光永远不可能再出现了。

“哥,接下来可是一个多事之秋,千万不要掺合了,不然连我也保不住你。”东皇倾严肃的说道。

“知道了,我会尽量注意的。”

东皇倾早就得到了一些风声,第五安全区的“博弈”很早就已经开始了,现在不过是浮上水面了而已。

这次博弈的目的相当于在改朝换代,而古代每次改朝换代都会是一代王权将相的变更,到了现在变更的就是这些家族了。

很多的家族都依附与安全区的管理层,那么每一次更替就会换掉很多家族,这一次却是一个例外,新一代的想法与旧一代完全不同,这导致两方直接开战!

连诛现在身处于所有关系的中心点,与墨家为敌,与端木、皇甫两氏为友,太史、司马等家族有关系,连诛的弟弟还是超越者研究所的一员,周围还有很多实力强大的朋友或者伙伴,这样的一群人,即使是第五安全区也会很头疼。

“对了,吴栖走了,你要不要去和他的对象说一声?”路上,东皇倾有意说道。

“也是,万一吴栖那家伙忘记给他对象说了,以后他们两个出矛盾了可不好。”

“那你去吧,我先回去了。”

“嗯。”

东皇倾之前收到过来自上官家的邀请,说是有一场关于上官家次女的联谊,希望请他去看看。

东皇倾特意查了查这个次女的资料,令东皇倾没想到的是这个次女竟然是吴栖的对象——上官羽柔,一个明明有对象的人却举办一次联谊,这让东皇倾有些怀疑上官羽柔的人品,而连诛被军部“邀请”这件事正好撞到了上官家联谊会的时间,东皇倾干脆顺水推舟,让连诛去看看上官羽柔到底是想干什么。

上官家距离连诛家有点远,不过乘坐交通工具也就是十几分钟的事,达到以后的连诛就感觉不对,为什么上官家这么热闹呢?

很多人进出上官家的本营,上官家还十分欢迎,连诛也跟着走了进去,也只有几个服务人员询问了一下连诛的身份,随后就放连诛进入了本营。

本营的接客大厅布置很好,很多年轻人都在交谈聊天,连诛进入显得有些格格不入。

“请问,上官羽柔小姐在吗?”连诛拉住一名服务人员问道。

“小姐很快就会出场,请稍等一会。”

“好。”

连诛也不管别的,先去拿了一些饮品,找了一个安静的地方等待上官羽柔的出现。

上官羽柔的确如同服务人员所说的,没有多长时间就出现了,一身盛装,身边还跟着一名男性,两人非常亲近的样子。

连诛手中的饮品落到了地上,玻璃破碎的声音引起了很多人的注意,自然也有上官羽柔的注意。

“连诛……”上官羽柔睁大双眼,不可置信的说道。

邀请名单上没有连诛的名字,也没有和连诛这群人的名字,上官羽柔也不知道连诛为什么会来到这里。

“上官羽柔……我需要一个解释,或者说我兄弟需要一个。”连诛的语气略有怒气。

“吴栖走了,难道我不能选择我想要的爱情吗?”上官羽柔有些心虚的说道。

“呵呵……我真没想到吴栖那个家伙眼界这么差,会选择你这种毫不要脸的人。”连诛嘲讽道。

上官羽柔身边的男伴就不乐意了,现在上官羽柔基本已经算是他的对象了,怎么会容忍连诛这么说呢?

“警卫,赶出去。”男伴说道。

“搞清楚你的身份够不够资格赶我出去!”

这名男生是东方氏的人,从家族势力上就比不过东皇氏,从自身实力更加不够格。

警卫也不敢妄动,身为上官家的警卫听从东方氏的话本来就不对,如果伤到面前这个不知道底细的年轻人,家族可不会帮他们解决。

“上官羽柔,现在高层可是有大动作!我希望你们上官家不要站在我们的对面!否则我会亲手摧毁你的家族!”

连诛这一番完全不需要,上官家与东皇氏的敌人——东方氏非常亲近,这一点就已经表明了立场,接下来只要一次胜利,上官家就会从第五安全区消失!

连诛离开了,只留下所有人目瞪口呆,不知道这个年轻人到底是什么身份。

“走吧羽柔,不用理那个疯子。”东方氏人温柔的说道。

上官羽柔直接推开了东方氏人,因为上官羽柔知道连诛不是在威胁,而是东皇氏和东皇氏之上的高层真的有能力,现在与东方氏接近的上官家几乎已经确定是站在守派这边的,作为一个不大的家族,肯定是守派高层最先推出去的牺牲品。

上官羽柔影响不到上官家的管理者们,对于上官家的行为只能听从,这一从数次博弈中活下来的上官家,在上官羽柔心中几乎已经死了。

离开的连诛给吴栖打了电话,那个电话号码已经欠费,吴栖很有可能不打算再用了。

一个人的连诛走回了家里,下意识进入了地窖之中,不过地窖中已经没有两人傻子的欢笑,只有空荡荡的客厅中坐着的连诛。

五感灵敏的斯嘉蒂在连诛进入地窖时就知道连诛来了,斯嘉蒂走出了房间看着连诛,不知道连诛为什么这时候会来到地窖。

“斯嘉蒂,你觉得这个世界上什么才算是敌人?”连诛没有确定是谁,直接问道。

对于斯嘉蒂而言,所谓的敌人就是上级要求杀掉的人或者恶兽,在斯嘉蒂眼里没有正常或者错误之分。

“敌人是被指示去杀掉的人。”

“如果指示你的人要你杀掉你非常好的朋友,你会怎么做?你的朋友是你的敌人吗?”连诛再次问道。

斯嘉蒂有一位朋友,远在第一安全区中,这个的确难到了对感情非常模糊的斯嘉蒂,不知道该怎么回答。

连诛见到斯嘉蒂这副模样,难得笑了起来,说道:“如果是我,我会选择不听指示,因为不听指示最多后悔一时,但是亲手杀掉朋友将会后悔一辈子。”

“朋友……优先于任务?”

“这是我个人的想法,你自己的想由你来定。”

“我……我也有一个问题,究竟什么才算是人呢?”

斯嘉蒂在第一安全区问出这个问题,得到的答案什么都有,但是斯嘉蒂都不敢相信,因为很多人都不满足这些条件,这些答案都是不成立的。

这个问题连诛思考了很长很长时间,最后得出的答案也是斯嘉蒂没有听过的。

“我个人认为是感情吧,人都是感情动物,如果人没有了感觉,和机器有什么区别呢?”

这是斯嘉蒂未曾听闻的答案,而且这个答案也被满足,斯嘉蒂并不否认这个答案。

“那我算是人吗?”

没有听懂斯嘉蒂意思的连诛说道:“我觉得你是,因为从之前那个指示和朋友的那个问题你沉默了,这就证明你是有感情的,所以在我的眼里——你是人类。”

从拥有意识的那一刻,斯嘉蒂就被告知你只是武器,不需要有多余的感情,可是斯嘉蒂并不愿意如此,斯嘉蒂想被承认,想被“人”认同是“人”,而不是武器。

“其他人说我只是武器,我真的是人吗?”

“看来你从小接受的教育就有问题,我只能告诉你——不用在意这些事,其他人的眼光无所谓了,因为那些人不一定是正确的,只要是你认为正确的,那就按照你的想法尽情去做。”

这一番话震惊了斯嘉蒂,这完全超越了斯嘉蒂的认知,本身就不了解“感情”和“人”的斯嘉蒂,怎么可能会知道连诛所说的“道理”呢?

“我以后还可以问你问题吗?”

“可以。”

“我以后还可以这样聊天吗?”

“可以。”

“我以后可以有自己的选择吗?”

“可以。”连诛不厌其烦的说道。

“我……以后可以是你的朋友吗?”

“可以。”

“……谢谢。”

“以后有时间我会介绍一些我的朋友,我想他们也会认可你的。”

“嗯!”

斯嘉蒂得到了自己想要的答案,连诛也音这一通话想开了许多事,两人都算是解开了一个心结。

“有些累了,我先回去休息。”

“嗯……晚安?”

“对,晚安。”

连诛离开了地窖,回到了自己的房间中休息,房间暗处的青龙一直听着这一切,没有发出任何声音也没有一点点动静,斯嘉蒂也一点都没有感觉到青龙的存在。

青龙原本只是来地窖看看有没有遗漏,结果正巧看见连诛突然进入地窖中,斯嘉蒂也出来,两人就这样聊上了,青龙干脆躲到暗处偷听一下,确保斯嘉蒂的这边没有问题,没想到这一下正好听到了一下有趣的东西。

青龙小心的离开了地窖,站在连诛家的花园仰望着星空。

“或许斯嘉蒂也可以成为朋友,毕竟这么可爱呢~”

青龙有了一些新的想法,或许接下来与黑龙的赌约会更加好玩。

“赌约还要很长时间,毕竟连诛和黑龙还是要培养友情的嘛!斯嘉蒂的出现或许可以加速一下呢!”

  • 目录
  • 加入书架
  • 字号
  • 背景
  • 更多
  • 手机阅读
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