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60章 章六十一 离开的两人

连诛进入地窖里发现地窖没有开灯,打开灯后也没有看见吴栖和王冥皓两人,只有桌子上多了两封信。

一封是王冥皓的,一封是吴栖的。

吴栖信里的内容很简单,就是要去寻找属于王冥皓与连诛三人之间的记忆,并且去提升实力,他不甘于此。

王冥皓的信里更多的是负面感情,吴栖的失忆、这段时间的失利和曾经热核研究所在他身上做的实验,这些负面情绪现在终于爆发,王冥皓要去一一报复,等到了结所有以后就会回来。

连诛一拳砸在桌子上,一句话也说不出来。

吴栖肯定也不甘这样面对连诛自己和王冥皓,才会选择去找回自己的记忆,而王冥皓恐怕是一时想不通才去的。

两人都想帮另外两人减轻心理和平时的负担,可是这两个人都没有考虑过后果!

“两个笨蛋!”

“怎么了。”斯嘉蒂问道。

“没事……有两个不听话的笨蛋朋友去解决麻烦了。”

“需要我帮忙吗?”

“不用了。”

连诛安排了一下斯嘉蒂住宿的问题,随后对斯嘉蒂说道:“你想离开随时都行,我现在可以帮你的只有这么多。”

“你可以帮我找智者级恶兽——西域黑龙吗。”

只要黑龙不主动告诉连诛,就是连诛有通天的神通也没办法知道黑龙的身份,更无法“知道”黑龙到底在哪。

“那是智者级恶兽,我就是一名B级空武具使用者,怎么可能接触到那种实力的恶兽呢?”连诛苦笑着说道。

“好吧。”

安排好斯嘉蒂的连诛离开了地窖,正好撞见了黑龙,不过表情略带不爽,说道:“那个是谁呀!”

“外地人,想帮她一下,怎么了?”

黑龙微微皱眉,说道:“建议你不要跟她有太多关系,她……牵涉很多。”

“你认识她?”

“算是吧。”

“她说她要找智者级恶兽——西域黑龙。”连诛随口说道。

黑龙下意识抖了一下,感觉有些不自然,只好说道:“我没办法,我还有事先回去了。”

“嗯。”

连诛回到了自己的房间中,第一件事就是联络端木蔚雪,结果得到的消息是端木蔚雪去了第二安全区,一段时间内回不来。

连诛可以寻找的帮助也没有了,找吴栖和王冥皓两人的事,连诛也没办法了。

两人虽然现在都有很强的实力,可是毕竟只有一个人,如果那些追捕者数量太多,即使是拥有朗基努斯之枪的吴栖也没有办法,而且现在吴栖只有两件空武具,实力还是有些贫弱。

王冥皓的身体是空武具,没有体力上限而且大脑灵活的王冥皓还不用太担心,凭借王冥皓的实力还是可以逃脱大多数围攻的。

连诛突然觉得自己很弱,除了基因记录者和镰刀以外,自己竟然没有什么其他倚仗,甚至有的时候还需要猎手队伍救援。

“这种无能为力的感觉,真的很难受啊。”连诛感慨道。

自己无法帮到吴栖和王冥皓,有点时候自己还身陷危险中,只能说明连诛还是太弱了,面对墨运守这种中等的存在都无能为力。

连诛想要变强,可是现在没有太多途径,目前最好的选择就是一点一点提升实力,获得更加强大的空武具。

“在苦恼吗?想要变强……我有办法。”太阴级恶兽说道。

“什么!”连诛急切道。

“这种方法我不确定能不能成功,因为我从来没有在人类身上尝试过,你确定要试试?”

“是什么!”

“让人类控制分泌液态组织,理论上是可行的。”

连诛沉默了,假设太阴级恶兽这个实验成功,自己的实力肯定可以增强一大截,但是这样自己是不是算恶兽的的一种了呢?

心理上连诛有些无法接受,但是也并不是不行,现在王冥皓就算是这样,身体已经是克拉肯之腕的王冥皓无非只是多了一些金属构造而已。

“敢试试吗?”

“我考虑一下。”

这种事连诛真的不敢轻易决定,一旦决定可能就相当于跳入深渊中,会发生什么都是不可想象的。

叮……叮……叮………

思考中的连诛被电话铃打断了思考,而电话的另一边竟然是自己而父亲,一般来说连诛的父亲是不会给自己打电话的,一旦打电话证明肯定是大事。

“喂,老爹,怎么了?”

“儿子,我带着你妈出去躲一段时间,令狐家那边出大事。”

连诛还没有问清楚事情,连诛的父亲就挂断了电话,站在原地还没有迷糊过来发生了什么的连诛,突然想起来令狐樱和令狐瑾也是令狐家的。

连诛马上打电话给令狐瑾,电话刚刚接通就能听见枪声和什么东西爆破的声音。

“令狐瑾!你们家那边发生了什么!”

“连诛哥!我们!……我们家被告分裂安全区!有好多人过来进攻我们家!”令狐瑾带着哭腔说道。

“我马上过去救你们!等好!”

连诛刚刚挂断令狐瑾的电话,马上又打给了司马鹤,因为跟军部关系很深的司马家或许知道发生了什么。

“连诛,怎么了?”

“为什么令狐家被挂上分裂安全区的罪名?现在还在被进攻?”

司马鹤听到连诛的话也很惊讶,说道:“不知道啊,我去帮你问问。”

“好!”

挂断了司马鹤的电话,连诛又打给了太史梓铭。

“太史梓铭,来帮帮我吧!令狐家被围攻了!”

太史梓铭沉默了很长时间,才说道:“抱歉连诛,这件事牵涉太大,现在东皇氏和太史家都自身难保,我建议你不要去帮。”

“为什么!”

“管理层……第五安全区的管理层在博弈,筹码就是我们这些有很大产业的家族,总之话止于此,千万不要随意掺和这次事,令狐家只是一个牺牲品而已。”

太史梓铭挂断了电话,连诛拿着电话不知如何是好,如果帮助令狐樱和令狐樱,那么自己可能要陷入麻烦,可是不帮助自己的两位朋友,连诛又做不到。

“不管了!太阴级恶兽你能出来帮帮我吗?我的朋友陷入麻烦了。”

“可以。”

连诛又拿出了口袋中的兰顿级恶兽,这个家伙刚刚睡醒,现在还迷迷糊糊的。

“太阴级,你能帮我告诉一下兰顿级吗?问问它愿不愿意帮我。”

“可以。”

连诛迅速装备上所以空武具,全力冲向令狐家的大本营,这一幕正好被花园中的斯嘉蒂看见,斯嘉蒂下意识跟着连诛,也去了令狐家的本营。

令狐家周围的几个街区全部被封闭,远远就能看见火光和天上的飞行器丢下炸弹,令狐家只剩下几座建筑还挺立着。

身穿基因记录者的连诛无视所有普通弹药,成功冲入了战火最激烈的几个圈子中的一个,这里已经没有多少普通枪械,大多都是空武具造成的火光在飞舞了。

这里没有令狐樱和令狐瑾,连诛迅速脱离,冲向别的地方,在第三次进入交火范围时,看见了令狐瑾和令狐樱二人。

令狐樱受伤昏迷,这里也没有几个令狐家的人还在战斗,几乎是依靠令狐瑾和另外十几人才勉强撑住了这片战场。

连诛滑进令狐令狐樱所在的弹坑中,将令狐樱背起,随后冲向不远处的令狐瑾那里。

“走吧,现在你们无法抗衡这些安全区士兵。”

“不行!我的家人……我的朋友还在这里。”令狐瑾装作坚强,可是眼泪已经不争气的流了下来。

连诛抱住令狐瑾,拍了拍她的后背,说道:“我知道,可是你们所有不能都死在这里,不然令狐家就灭绝了。”

“可是……我不想走,这里是我的家……”令狐瑾一边哭一边说道。

“家……已经没了,如果想要回来就靠自己争取,如果现在死了,什么都没有了。”

“可以多救几个人吗?”令狐瑾请求道。

“我尽量。”

“好。”

太阴级恶兽从基因记录者核心里分离出来,控制一部分液态组织包住令狐瑾和令狐樱二人,容不得二人多说话,太阴级恶兽就带着二人离开了。

兰顿级恶兽愿意帮助连诛,不过现在不是兰顿级出来的时候,连诛立即进入有令狐家人的地方,带走了几名年龄小的成员。

其中很多令狐家的人认识连诛,因为连诛的母亲也是令狐家的一员,很多连诛母系这边的人见到连诛带着幼儿,都选择去掩护或者帮助连诛,离开这里。

“侄子!一定要把我女儿带出去!她是咱们家唯一的希望了!”

“外孙,没想到所有人都抛弃令狐家的时候你来了,你真是流着我们令狐家人的血啊!”

身边好多都是血缘上比较接近的亲戚,更多的是他们其中很多都是熟面孔,连诛也忍不住了,终于哭了出来。

“为什么要这样对我!朋友、社会、亲人个个都要这样!”连诛吼了出来。

“没事了,人总要死,活了几十年了也不亏,不要因为一点这事就哭!你可是男生。”连诛的舅舅安慰道。

连诛的外婆拍怕连诛的肩,没有说话。

“快走!一定要活!”连诛的爷爷说道。

连诛擦出泪水,用力的点点头,将兰顿级放了出来,让兰顿级载着孩子,陪连诛一起离开这片战场。

  • 目录
  • 加入书架
  • 字号
  • 背景
  • 更多
  • 手机阅读
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