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55章 章五十六 无法接受的代价

红色的雾气散开,其根源是站在原地不动的吴栖,现在吴栖已经开始与一个人的命运斩断,那个人的记忆在一点一点的被修改、删除。

在场的所有人只有吴栖知道那个人是谁,是一个让吴栖无法接受被斩断的人。

雾气渐渐散去,朗基努斯之枪也重新以液态组织的形式出现在吴栖的手中,所有人都在等着吴栖的反应。

朗基努斯之枪的效果和使用方式全部涌入吴栖的脑海中,甚至还有之前使用者的记忆。

裁决使徒这边也在奋力挣脱连诛等人的束缚,现在还能战斗的只剩下连诛、青龙、黑龙、端木蔚雪四人,连诛已经将雅摩露斯的心脏放入基因记录者之中。

连诛硬吃下一发炮弹无奈退场,端木蔚雪也被裁决使徒重伤,青龙和黑龙最后不好再继续战斗只好装伤败退,不过青龙已经想好了,最后一刻他会变为恶兽态,将吴栖保下,然后和连诛摊牌……

“死吧!”裁决使徒挥动另一只手上的大剑说道。

青龙的皮肤已经浮现纹路,可是此时吴栖动了,朗基努斯之枪如同闪电一样刺出,直接刺穿了裁决使徒。

这样不会太大影响裁决使徒的行动,但是还是造成了一定伤害,这也让裁决使徒重视起来。

“斩断命运到底是什么意思?”一旁的连诛问道。

“不知道,只能去问吴栖身上到底发生了什么。”

现在吴栖正在与裁决使徒缠斗,不过一直是吴栖单方面对裁决使徒造成伤害。

远程攻击强悍的裁决使徒在近战上比较薄弱,而且它的护甲也不算厚重,是典型的远程机甲,面对拥有必中的近战空武具—朗基努斯之枪,它几乎没有胜算。

最终的结局也是不变的,吴栖一枪刺中裁决使徒的控制中枢,失去了行动能力,其他追捕者见到此景果断放弃了追捕,通过各种途径逃走了。

吴栖借助朗基努斯之枪给予的加成,将裁决使徒拆开,把躲在里面的驾驶者拉了出来,这对于一名SSS级空武具使用者简直是耻辱。

吴栖还是那个贱贱的样子,对驾驶者一直冷嘲热讽。

“吴栖……你感觉有什么变化吗?”

吴栖活动了两下,又站在原地想了很长时间,说道:“感觉是没什么变化,以后再说吧。”

“大胜利呀!这次没有任何损失还弄到了一件V级空武具。”王冥皓笑嘻嘻的说道。

吴栖一脸疑惑的看着王冥皓,不过很快就将目光投向别处,这个细节被连诛注意到了。

连诛过去摇了摇吴栖的肩,对吴栖说道:“你知不知道王冥皓是谁?”

王冥皓听到这个的问题愣了一下,马上笑着说道:“连诛你是不是傻,我是谁吴栖会不知道?”

吴栖的反应却出乎了所有的意料,吴栖站在原地好长时间,一直看着王冥皓,最终才默默说道:“我好像不认识他。”

听到这句话的连诛和王冥皓不亚于被五雷轰顶,玩了好几年的朋友只因为这个空武具而遗忘。

“看玩笑的吧,吴栖……别闹了。”王冥皓拍了拍吴栖的肩膀说道。

吴栖没有表露出反感,道:“我真的记不起来你了……”

所有人都沉默了,连诛也意识这个所谓的命运斩断是什么了。

“没事的,关系可以再一次建立,人没事就好。”令狐樱安慰道。

现场安静的令人害怕,没有一个人知道这种情况下该怎么做。

“先回去吧……肯定能解决的。”

一路上沉默无话,到了连诛家的地窖中也没有开口,连诛无奈之下只好告诉吴栖所有自己记得的事,也让吴栖勉强可以接受。

连诛这休息的七天全部拿来帮吴栖回忆过去,可惜吴栖并没有任何回忆起有关王冥皓的迹象,就像真的“斩断”了吴栖和王冥皓两人之间的命运。

休息时间结束,连诛只好回到了初级学院中开始训练,吴栖和王冥皓的事也没时间再管了。

剩余二十多天连诛一直在训练中度过,几乎没有任何闲暇时间,就是为了备战猎手队伍入队考试。

虽然猎手队伍中肯定没有皇甫袅那种怪胎的存在,但是实力强大的还是有不少的,而且连诛算是入学一年,和连诛争锋的都是那些已经入学三四年的人,连诛很不占优势。

但是连诛拥有别人都没有过的经历,更是有数个非正常的空武具,也足以弥补劣势。

……

“什么!吴家的那个小子选择激活了朗基努斯之枪!”第十一安全区的一名老人怒道。

这个消息证明第十一安全区可能要更晚收回朗基努斯之枪,不过第十一安全区可能已经没有多少时间了,这段时间第十一安全区外围的恶兽非常活跃,而且出现了数只灾害级恶兽的身影。

这种数量的恶兽和灾害级恶兽有能力让第十一安全区损失很大的一片区域,以第十一安全区现存的几把V级空武具根本无法击杀,因为很多V级空武具都是单体武器,很少有群体性攻击的V级空武具,就连第五安全区也就只有两件。

现在第十一安全区唯一的选择就是尽可能保护下更多区域,减轻自己的损失。

目前拥有强大单体歼敌能力的朗基努斯之枪就是很好的选择,而且其特殊效果:必中,非常适合用来对付灾害级恶兽。

原本第十一安全区的掌权者答应过不去对吴家的后人动手,可是现在的情况容不得那些掌权者多考虑了,不然会导致安全区亏损巨大。

“出动牧羊人们,一定要将朗基努斯之枪带回来,不用管吴家小子的死活,也不用管第五安全区的意见。”老人脸色阴暗的说道。

“牧羊人”队伍,是第十一安全区唯一一支被世界所知的军队,其存在就如同第五安全区的猎手、屠夫一样,是专门为了猎杀恶兽建立的队伍,现在第十一安全区的决定就是正面向第五安全区发动战争,或许第十一安全区还没有面对恶兽侵略,就要先被第五安全区狠狠咬一口。

……

“连诛,后天比赛,今天去休息休息吧,晚上带你去别的地方玩。”司马鹤对还在练习使用镰刀的连诛说道。

“行啊,去哪?”连诛放下镰刀问道。

“我们发现这附近有一家娱乐场所,今晚准备过去看看。”

“清月阿姨不是禁止你们外出喝酒吗?”

“她不知道我们去,这能叫禁止吗?”司马鹤讲起歪理。

“得得得,我跟你去。”连诛也有些想休息休息了。

“好,今天晚上叫你。”

连诛洗了个澡,整理了一下就去找司马鹤他们了,这次只有司马鹤、姚逸帆、音玄泽以及司马鹤的宠物猴一起去。

邵尊羽和太史梓铭去执行猎手队伍的任务去了,月霖翔那个胖子直接失踪了,估计是又去哪里快活了。

“那种地方会让宠物进去?”连诛怀疑道。

黑猴像是听懂了连诛的话,蹦跳闹抓的表示不满。

“那个地方有人带着黄金蟒进去,一只猴子应该没什么。”

四人坐车前往司马鹤所说的娱乐场所,那里没有具体的定义,是是一个比较全面的娱乐场所,从赌场到养生一应俱全。

这里大门敞开没有任何掩饰,不过这里没有名牌,连诛等人也没有管那么多,直接走了进去。

黑猴蹲在司马鹤肩上,服务人员见此没有拦下,看来是不担心宠物进去闹出什么动静。

这里的分为好多场所,都在不同楼层,连诛直接跟着司马鹤他们去了酒吧。

这里的酒吧和外面那些酒吧差不多,不过这里要比外面那些更加豪华,乱七八糟的的设施和配件也很多。

司马鹤一进来就脱离连诛等人的团体去各种地方撩妹子了,姚逸帆那个家伙遇到了熟人,也抛弃了连诛和音玄泽二人。

生活习惯相对好的二人不知道做什么,只好去吧台上点了一些酒品,一边和一边看着人群。

中间虽然有人来找连诛和音玄泽聊天,不过两人却因为不会聊天而错失了机会。

“咱们两个过来是干什么啊,完全没什么意思啊。”连诛无聊的说道。

“我怎么知道!那两个家伙给我说晚上带咱们出去玩,结果就给我来一手这个!”

“不管了,喝吧!反正是司马鹤和姚逸帆掏钱,喝醉了也是那两个送咱们回去!”两人决定报复一下两人。

连诛把所有酒都点了一遍,而音玄泽直接把所有贵的酒都要了好几份,一边点还一边说:“这次消费估计要花那两个家伙几个月的工资。”

连诛没事就喝一点,一边喝一边和音玄泽聊天。

“感觉好累啊,这一段时间天天都是事,解决不完一样。”

“谁……知道你是怎么做的,刚刚获得空武具就对上迦…楼罗,还没有休息几天就遇…上特殊恶兽,接…下来还要……支援我们,一直到…这段时间你就没有休息过几次。”

“我也想啊,你看看……迦楼罗和特殊恶兽是突袭,你们那个是意外,现在还要解决我那几个朋友的事。”

“有……什么办法……你运气太差了。”

“切,比你好!”

“啊……”

音玄泽一头栽在桌子上,仅仅喝了一半的音玄泽就这样喝晕了过去。

连诛也是摇摇晃晃的,不过还可以坚持一会,不过连诛也就多喝了一点就晕了过去。

“行动……把连诛和他的那个朋友一起带走!”

  • 目录
  • 加入书架
  • 字号
  • 背景
  • 更多
  • 手机阅读
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