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20章 章二十一 其他人的信息

过了大概几十分钟,令狐樱和令狐槿带着学校仓库里的练习空武具来到了食堂。

“哇!你击退了那个家伙?”令狐樱感叹道。

“没有,它好像怕什么,没敢过来杀我,我也只是和它拼了个两败俱伤而已。”连诛没敢讲这只恶兽也会将人话。

“你没事就好。”令狐槿说道。

两人抬起连诛去了医务室,重新为连诛包扎了伤口,刚才的战斗导致连诛之前的药物脱落了,而且还多了很多的新伤口。

这次的处理更加费时间,而且处理完伤口后,令狐樱和令狐槿两人也不敢随意挪动连诛的位置,只好让连诛在病床上躺着。

“那只恶兽到底是什么?为什么感觉没有见过呢?”令狐樱先开口问道。

“说出来你可能不信,我推测这只恶兽恐怕是……翼龙形恶兽,第一只以已死亡的生物外形出现的恶兽。”连诛苦笑着说道。

连诛意识到一点,现在已经出现了第一只恐龙类恶兽,天知道会不会出现更恐怖的恶兽。

“对哦,现在恶兽课上的确没有讲到有关死亡生物外形的恶兽,这可是大事。”令狐槿说道。

“话说你们问没问关于他们身份的事呢?”连诛想起来了这件事。

“问了问了。”令狐槿说道。

令狐樱和令狐槿都确定了一部分人的信息,拼拼凑凑基本上是所有人的信息了。

衣雨的信息也是听别人说的,大多都是出于衣雨自己口中,真实性很大。

连诛从另外两人口中确定了大多人的身份,唯有两个人的身份不太确定。

衣雨和另一名女孩!

另一名女孩叫做司马漾,她自称是空武具修理课的人,这门课程非常冷门,全场所有人竟然只有她一个人学习,而且没有一个人认识她,这种情况没有人可以确定她说的话是真假。

衣雨的嫌疑是摆脱不了了,她在一进来就自称是“恶兽研究课”的学生,连诛同样也要上这一门课,刚开始连诛没有意识到,后来连诛才想起来,自己根本没有在教室里见过衣雨!

“这几天好好休息,那两只恶兽都被我打伤,没有一点时间是恢复不了的。”连诛嘱咐道。

令狐樱和令狐槿两人点点头,都开口道:“那你这几天就交给我们照顾吧。”

连诛淡淡一笑,没有拒绝,说道:“谢谢。”

接下来的几天连诛过的基本都是衣来伸手,饭来张口的生活,而且也不用担心两只恶兽来犯,也算是轻松,不过奇怪的是明明过去了好几天,按理说那两只恶兽的伤都已经好了才对,可是它们都没有出现,不论是白天还是夜晚。

“伤差不多好了,接下来我可以自理的了,不用再这样了。”连诛伤势略有恢复,就开始推脱道。

“没事了,你这次可是就了我们的,你受伤这几天照顾照顾你只是小事了。”令狐樱笑嘻嘻的说道。

连诛没有接话,这几天相处让连诛知道令狐樱是一个非常活泼的女孩,不仅会说,而且古灵精怪,和温和的令狐槿反差极大,每次都是令狐樱畅聊,而令狐槿轻笑着看着两人。

令狐槿突然推门进来,直接开口道:“连诛,有新的人进来了,她说要找你。”

连诛看着令狐槿,疑惑道:“是谁?”

“她说她叫端木蔚雪,还跟了一个少年。”

不用想就知道是端木蔚雪和吴栖过来了,可是跟这里完全挂不上关系的二人,是怎么知道连诛进来这个地方的呢?

连诛小跑着去了花亭那边,果不其然是端木蔚雪和吴栖。

“你们怎么也过来了?”连诛疑惑道。

“你都快失踪一个星期了,我们肯定要过来找你啊……话说这是哪里啊?”端木蔚雪没好气的说道。

“这里应该是一只恶兽通过自身能力构造的空间。”连诛解释道。

“喏,我说的没错吧,肯定是和遇到事了。”吴栖一副埋怨的样子。

“闭嘴。”

“你们来了也好,刚好帮我想想怎么出去。”连诛笑着说道。

“小问题,我哥哥那个家伙早就让我准备好了武器,除了赞歌我还把末日火花带上了……那是我的第二件B级空武具。”端木蔚雪十分不在乎的说道。

末日火花可不是普通的B级空武具,这件空武具是从A级掉下来的空武具,这件空武具最恐怖的一点是它发射出的子弹是磷弹,这种子弹一旦打到恶兽身上,就会造成长时间的燃烧,非常难缠。

连诛带着二人去了医务室,这几天连诛一直常住在那里,连诛干脆就把自己的东西都移动到了那个地方,当做宿舍了。

连诛给二人简单的讲解了一下这里的情况,不过很快就发现不对的地方了。

端木蔚雪表示连诛已经失踪了一个多星期,可是实际上连诛才在这里呆了几天,连诛之前推断的是这里的时间流速要慢于外界,可是按照端木蔚雪的意思却截然相反。

“对了连诛,这几天你的伤口恢复速度变快了。”在一旁的令狐槿突然开口道。

连诛眉毛一跳,说道:“我可能有些事要去解决一下,你们等我一会吧。”

“好。”端木蔚雪说道。

连诛脸上凝重的拿起基因记录者和裁决者之翼独自去了外面,端木蔚雪和吴栖也偷偷跟了过去。

连诛前往了宿舍楼,毫不犹豫的上了八楼,推开了衣雨所在的那个寝室的门,空旷的寝室里只有衣雨一个在。

“你终于来了。”衣雨背着连诛坐在椅子上说道。

“嗯,我终于来了……看在我这么有诚意的份上,可以把真相告诉我吗?”

“你确定要听吗?也许这个背后的真相是你接受不了的。”

“我能接受。”

“也是,毕竟你是那个人的选择,连着一点东西都无法接受,谈何去看后面的一切呢?”衣雨突然说出一大段无厘头的话。

连诛刚想发问,衣雨就继续说道:“我和那只翼龙形恶兽的关系类似于太阳和太阴,不过太阴和太阳要强于我们,而且我们……实际上是一个身体里的两个意识,是不完整的太阳和太阴。”

“你到底是什么意思?”

衣雨没有回答连诛的疑问,继续说道:“太阳和太阴是完整的恶兽,而我们不是,我们只是试验品罢了……我们诞生于实验室,不过我们逃离了出来,加剧了我们两个的分裂,我作为可以学习的善面想要体验人类的生活,而翼龙形恶兽的我想要报复这一切……于是,这里诞生了……我们约好了,吸引学生进来进行一场只有我们才知道的游戏,我作为间谍加入人类方,而我的另一面负责猎杀,不过我和它的出现都是有限制的,我只能出现在晚上,另一面的我不能走正常的道路,而这场游戏的目的就是在最后的时刻告诉他们我是恶兽的事实,从而看他们的反应来决定我们的胜负……进而决定这个躯体的主意识是谁。”

“所以?”

“因为你这个搅局者,这场游戏的规则要变了。”

“变成什么了?”

“我们……要杀了你!”

巨大的翼龙形恶兽从后面截连诛,前方的衣雨也迅速转变成了半人形恶兽,包围住了连诛。

“何必呢?”

连诛瞬间控制基因记录者装备自身,一拳轰想椅子上的衣雨,衣雨也毫不示弱,转换成恶兽形态与连诛对拳!

砰!

这一拳隐隐有气流散开,巨大的翼龙形恶兽见此直接破坏房门,将一人一恶兽连带着宿舍的墙壁顶穿,三个都坠下楼去!

原本没有连诛出现的情况下,两只恶兽是应该遵守规则的,可是既然变动出现了,那么规则也会有变化的。

“连诛!”楼下的端木蔚雪惊呼道。

吴栖反应很快,迅速释放藏锋之手布置网,然后端木蔚雪才利用赞歌的短暂飞行能力接住连诛。

“就是这两个家伙,它们最少是第四阶段的!很难对付!”连诛立即传达道。

端木蔚雪轻轻点头,将连诛放在地上,这时那两只已经落地多时了,只不过暂时没吴栖拖住。

“赶快,金属丝撑不了多久,这些都是第四阶段的。”吴栖呼唤道。

端木蔚雪拿出腰间的末日火花,毫不留情的向两只恶兽宣泄着弹药,吴栖也不弱于端木蔚雪,控制着金属丝缠绕着刀片进攻恶兽。

连诛抓住空隙才冲过去与两只恶兽近身搏斗。

连诛牵制住半人形恶兽离开战区,另外一只翼龙形恶兽则是由端木蔚雪和吴栖游走进攻。

“这一次,我就没有胡顾之忧了。”半人形恶兽说道。

连诛已经不认为它是人类,即使它有着一颗向往人类的心!

裁决者之翼挥舞,原本翼一样的空武具现在在连诛手里更像是一对狰狞的爪子,每一次挥舞都会让半人形恶兽身上多几道伤口。

连诛也不占优势,进攻方式灵活诡异的半人形恶兽往往可以用它的尾巴在连诛身上留下更多的伤口。

“如果不是那些研究者,也不会出现我们。”半人形恶兽突然开口道。

连诛没有理会,继续甩动裁决者之翼和黑王蛇基因的大剑进攻半人形恶兽。

“都是他们的贪念,如果不是他们想要再次制造出太阳和太阴,也不会出现我们这样的怪胎!”半人形恶兽的语气愈加阴狠。

这一次连诛的攻击非常奏效,竟然一击斩断了半人形恶兽的左臂,半人形恶兽痛呼一声,没法继续开口。

“说完了吗?这些与我何干?跟我讲有什么用?”连诛冰冷的说道。

“当然有关了!因为……你也是试验品之一啊!东皇连诛,你就是下一个我了!”半人形恶兽露出一个惨淡的笑容。

连诛的心里越来越烦躁,现在只想杀了这只恶兽!

  • 目录
  • 加入书架
  • 字号
  • 背景
  • 更多
  • 手机阅读
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