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0章 章十 结束

迦楼罗级周围有不少人类,这些人最差的也是A级空武具使用者,拥有与第五阶段恶兽战斗的力量。

呀!

迦楼罗级竟然开始畏惧了。

迦楼罗一点一点退去,被拍在地面上的连诛也露了出来,现在连诛身上的黑色液体液体已经退去,露出了人形。

“抱走他。”公孙勋下令道。

公孙勋的手下将连诛抱走,下一刻就被众多士兵团团围住,为的就是连诛的安全。

噔……砰!

“所有人离开迦楼罗级的周边二十米,神话武具已经转载。”城墙内传来巨大的机械音。

第五安全区有数十件神话武具,最大的原因就是第五安全区曾经是一个历史悠久的国度,这也让第五安全区成为最难突破的一个安全区。

现在装载的神话武具就是以传说中的武器——后羿弓为名的超级空武具,有着威慑灾害级恶兽的实力。

呀——呀!

这件空武具被架在城墙上的时候,就让地面上的迦楼罗感觉到了危机,现在迦楼罗果断选择逃跑。

轰……轰…轰轰轰轰轰轰轰!

后羿弓不是一次只射一箭,而是一次性连续射出九箭,这种频率无法都命中迦楼罗级恶兽,所以还是没有杀掉那只迦楼罗级恶兽,让它逃离了第五安全区的范围。

“清理低阶级恶兽。”长官下令道。

……

夕阳缓缓落下,大地的红色不知道是鲜血还是余光。

第五安全区中级学院二级十一班,加上教师与学长共六十四人外出历练,最终回到安全区的仅有三人,分别是东皇连诛、吴栖、王冥皓。

回到安全区后,三人被分到二级六班,不过真正去上学的只有吴栖和王冥皓,连诛由于空武具的原因,现在还在昏迷中。

……

“第一次遇到这种情况,估计还要观察几天,老妹你就回去吧。”连诛病床边,一名年轻人说道。

这名年轻人面前就是端木蔚雪,而他就是端木蔚雪的哥哥——端木湘。

“还不是你害的!”端木蔚雪瞪着端木湘说道。

“不冷冰冰的了?”端木湘坏笑着说道。

端木蔚雪平时对人的确是冷冰冰的,其中最大的一个原因是不会交朋友,另外就是家族所致。

之所以端木蔚雪可以和连诛等人正常聊天的原因是因为羡慕,羡慕他们关系那么好,也是因为羡慕才想成为他们其中的一员。

“怎么对人是我的事,你先解释解释你到底想干什么?”端木蔚雪根本不理会端木湘的调侃。

“我?我就想加快研究进度而已,已经有些组织开始进行空武具与恶兽的结合,我可不想比他们弱。”端木湘一副无所谓的样子。

“这是人命!不是儿戏!”端木蔚雪第一次生气。

“你这样会嫁不出去的。”端木湘依然在调侃。

“随你了,反正他要有事,我就退出实验。”端木蔚雪冷冰冰的说道。

这一下端木湘不敢继续玩闹了,立即说道:“知道了知道了,我会尽力的。”

……

“我就说嘛!根本不可能有事的,我老哥的空武具可不一般。”东皇倾大笑着说道。

“你怎么知道的?”连诛的父亲东皇洪问道。

“天机不可泄露。”东皇倾故作神秘的说道。

接下来不管连诛和东皇倾的父亲东皇洪怎么追问,东皇倾连口都不肯开一下。

……

“端木羽!你要是再敢在军中肆意妄为!你就别想在第五安全区呆了!”一名老者怒骂着前方跪着的青年。

这名青年就是当初在城墙内,不打算就端木蔚雪的那名军官,而他面前的老者就是目前端木氏分支的管理者——端木典明。

“爷爷,这不是对咱们分支有好处吗?为什么还要罚我?”端木羽十分委屈的说道。

“是啊!那你知不知道同族相残是死罪,我要你们是用正当手段击败蔚雪那个小丫头!不是耍阴招让她死!”端木典明骂道。

端木典明虽然一直想战胜主系那边的人,但是端木典明可不是一个阴险小人,他不屑于用不正当手段,他的眼里只有真正的实力,而且这老爷子人也不错,是一个真真正正的正人君子。

……

回到安全区第六天——

唔……

已经昏迷六天的连诛终于醒了,不过醒来的时候先打了一个哈欠,让人有点怀疑这家伙是不是故意装睡了六天。

“你醒了。”端木蔚雪见到连诛醒来,第一时间说道。

“我……怎么了?”连诛显然还没有搞明白在自己身上发生了什么。

“你应该还记得的迦……呜!”在一旁的端木湘还没有说完话,下巴上就被端木蔚雪重重的打了一拳。

“不用拦着了……我记得发生了什么。”连诛竟然语气平平的说道。

“你……想通了?”端木蔚雪一副不可思议的样子。

“怎么可能……岚羽……可是我的朋友啊。”连诛苦涩的笑着说道。

“那你打算怎么办?”端木蔚雪问道。

“变强。”

“那来我这里吧!我可以让你……呜!”端木湘刚刚忍住疼痛准备邀请连诛,就又一次被端木蔚雪狠狠的锤了一拳。

“那个……你是哪位?”连诛问道。

“我?哎呀哎呀,我就是现在空武具研究最前沿者之一,恶兽与空武具结合的提议者,端木蔚雪的哥哥——端木湘……就是上一次给你过考核的人。”端木湘毫不客气的吹嘘了自己一通。

其实让连诛真正想起端木湘的还是他说的最后一句,连诛只记得他给自己进行过考核。

“你好,那我就不用自我介绍了吧?你应该很了解我。”连诛温和的笑着说道。

其实每次考试前还要递交一份考核者的个人信息资料,那一般的考官来说是看过的,可是端木湘这个家伙压根就不是不是考官,这个家伙是考核之前那天晚上喝醉了,走错了楼层才去给连诛考核的,而基因记录者则是端木湘这个家伙故意给连诛的,怎么说这都是个意外的“巧合”。

“抱歉,我其实不是考官,你的资料……其实我没看过。”端木湘尴尬的笑着。

连诛有点无奈,只好说道:“那好吧,自我介绍一下,我叫东皇连诛,空武具的信息你都了解,然后嘛……我是东皇氏副系的人。”

“原来是副系,怪不得你叫东皇连诛我却没有印象。”端木湘恍然大悟。

东皇氏的副系非常庞大,其中最大的原因是东皇氏主副分别的方式是能力,其次才是血缘,有能力的人终归只是一小部分,不过家族是十分公平的,不管是主系还是副系,在未成年以前都会获得相同的资源,所有少年少女都要在成年前尽量努力,争取在一年一度的“家族比拼”中超越同龄人,以此获得更多的资源。

家族比拼也不是只有空武具一类的,同时也有政治、经济、头脑等多个方面的比拼,不过最受欢迎的还是空武具比拼,其他的比拼要么是辩论,要么是进行模拟交易,甚至还有做卷子的。

“嗯,再过两年我也该去参加家族比拼了,如果你要去看的话,也有希望见到我,不过前提是我没有被淘汰。”连诛笑着说道。

东皇氏的家族比拼是欢迎其他几家大家族和政界的人来观看的,这次比拼不仅是家族为了选择新一代的比拼,同样也是一次与外界的交际,一次让那些年轻人参加的交际。

连诛今年仅十六岁,还有两年的时间可以努力,按照正常的速度,连诛两年差不多可以提升到B级或者A级,至于S级以上就不用想了,除非有家族的支持,否则仅仅是S级空武具保养和维修的费用就可以吃穷连诛一家,更不要提买下一样S级空武具了。

但相对而言也没有那么费事,基因记录者原本就是按照SS级空武具设计的,可是由于核心的原因才导致这是一件D级空武具,如果连诛可以完全打开太阴级核心的宝库,这件空武具瞬间就可以飞升到SS级空武具的层次。

“你那么强,今年才十六就可以在迦楼罗级手里撑下几次攻击,以后那还会弱?我可不认为你会被淘汰。”端木蔚雪对连诛十分有信心。

“有吗?我不是直接被拍飞了吗?”连诛疑惑道。

“你……你不记得了?你可是后来一个人拖住了迦楼罗级好几分钟的。”端木湘一脸震惊。

“有这事吗?我怎么不记得了?”连诛还是很疑惑。

“难不成你没有那一段时间的记忆吗?”端木湘说道。

连诛的确没有那一段时间的记忆,连诛自己也只记得他想动手时跳了起来,随后的印象就很模糊了,就像不是他自己干的一样。

“这就有些严肃了。”端木湘身份凝重的说道。

“怎么了?”端木蔚雪问道。

“连诛身上只有这一件空武具,身上也没有任何空武具核心,不应该出现失控的情况才对。”端木湘说道。

“我身上还有一枚核心。”连诛说道。

“还有一枚核心吗……”端木湘不敢确定是为什么了。

端木湘认为是因为太阴级恶兽的核心导致连诛失控的,不过失控还存在着另一种可能:同时运转多个核心。

“那就不好确定了。”端木湘有点像是在自言自语。

身为研究员的端木湘又一次犯下错误,这个错误甚至有可能将第五安全区推向死亡!

  • 目录
  • 加入书架
  • 字号
  • 背景
  • 更多
  • 手机阅读
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