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章 三诸生函谷出关,七雄杰弘农同栈
  • 三国骁雄韩遂
  • 姚戎
  • 3400字
  • 2021-06-20 20:04:09

东汉汉桓帝刘志延熹七年(公元164年)春农历三月的一天初夜,忙碌了一天的人们睡得正香。

晴朗的夜空中突然出现巨大的爆雷声,一道道闪亮划过天空。

一颗来自二十八宿星的神秘流星化作陨石雨,坠落于长安城附近的司隶右扶风郡鄠县(陕西西安市鄠邑(hù yì)区,户县)。

民间传言鄠县与先帝园陵相近,不有大丧,必有畔(pàn,叛)逆。

也有些零星的陨石散落在京城洛阳城外、凉州以及并州北部等地。多有人梦异物入体。

洛阳的太学诸生韩约(字文约,后改名韩遂,为方便看官,全文直接用韩遂)也梦到异物入体,第二天醒来察觉才思和力量仿佛不可思议的增大了。

韩遂听街上风传,有人醒来得了轻度偏头痛;也有妇人天亮时生下异于常人的孩儿;也有人捡到陨宝石。

洛阳太学(国立大学)有三万多诸生(大学生),正是东汉太学顶盛时期。诸生又称博士子弟、游士。

洛阳,本朝称雒(luò)阳,洛与雒同音。战国时,其位居雒水之北,“水北为阳”,故名雒阳。

秦始皇按五行学说“五德终始”,认为周得火德,秦取代周,应为水德,因此改雒阳为洛阳。

本朝开国皇帝刘秀定都洛阳,因汉尚火德,复名雒阳(本小说为方便看官仍写为洛阳)。

五月,京城雨雹。

六月十三日,河内郡野王山(焦作市)上有数十丈长的莽蛇寿终了。

七月,辰星(水星)犯岁星(木星)。

八月,荧惑(火星)犯二十八宿星之南方七宿之第二星鬼宿星,岁星(木星)犯轩辕大星:轩辕十七星之轩辕十四。“犯“者”遮“也。

太史令单飏(shàn yáng)如实做了记录。

太学诸生传言,迷信天象的单飏对这种非常罕见的星象互犯微微感到不安。

本朝永平三年(公元60年),汉明帝刘庄在洛阳南宫云台阁命人画了开国功臣二十八员大将的画像,称为云台二十八将。

意在上应二十八宿星,也代表了支撑大汉的朝臣和望族。

冬至(农历十一月二十三日/公元164年12月24日)这天,京城洛阳的太学放寒假了。

大多数诸生纷纷早早收拾行囊回乡过年,也有少数太学诸生选择留下继续苦读。

前朝汉武帝钦定春节,从那时起就有了正式的春节。

尚在做春秋大梦的韩遂被家丁韩宛叫醒,收拾行装准备回家乡凉州金城郡(甘肃省兰州市和青海省西宁市)。

约定的启程时间到了,住在同街道所租宅府的太学同窗凉州武威郡(甘肃省武威市)贾诩(字文和)带着家丁贾豆来到韩遂租的宅府门前汇合。

两人启程骑马并行一同回父母凉州住地,韩宛、贾豆骑马牵着驮运食、水、衣物等的马跟随。

街道两旁覆盖着柔绒白雪,屋顶布满洁白素装,树枝披挂晶莹银条。

从宅府出来,过太学北门,沿洛阳南城墙外西行。

走到广阳门东大街,遇到一起同上《春秋谷梁传》和《史记》大课的同窗袁术(字公路)带着家丁纪灵回司隶弘农郡父母家,于是结伴同行。

太学读书一年好不辛苦,三人一路戏笑打闹骑马缓行出洛阳。

韩遂二十一岁最年长,贾诩十八岁居中,袁术十七岁最幼。

韩遂活泼敏捷、贾诩文弱丰雅、袁术豪爽霸气。

家丁韩宛、贾豆、纪灵三人同龄十五岁。

经函谷关,走在关隘绝壁窄道谷中。

贾诩讲起典故:“前朝汉武帝时,有位十八岁少年名叫终军,西去当时的京城长安出仕。

过此函谷关时丢弃返关的帛繻通关符,曰大丈夫西游,终不复还,关吏嘲笑之。

入京后上书武帝,名动天下,与家祖贾谊齐名,并称为终贾。

以谒者给事中持朝廷符节再过函谷关时,关吏认出少年,大惊,跪拜送出关门。

后以谏大夫身份请缨出使南越国,说服南越王愿举国内属。

南越丞相吕嘉叛乱杀死终军和南越王,另立南越王。

汉武帝数路大军伐南越灭吕嘉,分置南越国属地为九郡。

秦末由赵佗创立的南越国就此国亡。

汉武帝获息吕嘉被擒的临时行宫处改为获嘉县。

又在益州(云贵川)置不韦县,以彰先人之恶,吕嘉宗族全部迁徙入。”

袁术问道:“原来不韦县不是秦朝为迁徙秦相吕不韦宗族所建。

吕嘉难道不是吕不韦后裔吗?”

贾诩答道:“非也,南越国历经五代君王,吕嘉相其三王。

吕不韦宗族确实徙入蜀地,吕不韦后裔从蜀地去南越国任大臣是可能的。武帝起名不韦县为佐证。”

韩遂道:“战国时,韩国先祖多次联合诸国伐秦,在函谷关大战。

秦灭六国,韩国先祖被徙迁豫州梁国下邑县(安徽砀山县),也有先祖逃到庐江郡改姓何。

秦灭后刘邦与项羽争天下,刘邦彭城溃败逃到下邑,与张良画策“下邑之谋”,委函谷关以东给黥布、彭越、韩信,终平定天下。

梁国郡治睢阳县(商丘市睢阳区),睢阳县丝织发达,家父与之有贸易,下邑县也属于梁国。

文和先祖贾谊就是梁王太傅。前汉文景国策思想半出自贾谊也。”

袁术道:“本先祖曾任济阴郡成武县令,济阴郡与梁国接壤,后迁居汝南郡汝阳县,吾等(我们)先祖们和吾等一样原来如此近邻也。”

众人欢笑。

贾诩问道:“韩信是战国韩人吗?”

韩遂道:“据吾族人传说,韩信是韩襄王之孙,其父为楚国人质故籍在楚国淮阴。

韩信助汉平定天下被吕后所害后,萧何和一位都尉(当初让韩信受胯下之辱后来被韩信以德报怨任命为都尉的那位)一起将韩信幼子护送至南越王赵佗。

赵佗又将韩字拆开留一半给幼子改姓韦。

韦氏定居交州(广东省、广西省、海南省、越南国)。”

贾诩道:“未闻交州韦氏,但闻京兆韦氏多出名士,或为前汉朝丞相韦贤后人。”

袁术道:“陈留郡(开封市)有现任太守名韦毅,其父与家父为太学同窗。”

袁术又道:“汝阳县(周口市)云梦山是鬼谷子晚年修行处。

鬼谷子把相面占卜术真传给楚人司马季主。

文和先祖贾谊和司马季主有过贤者的论议。”

贾谊在那场辩论中怅然噤口不能言。

贾诩心知袁术想炫耀《史记》学的不弱于已,而且中原望族有些看不起凉州等边州的望族,包括在边疆州郡起家、任职、定居的。

又不想得罪袁术,贾诩只好和稀泥回道:“前汉初,朝廷主道家黄老之术,中后期转儒家,两家学派多有互补。”

为缓和气氛,贾诩转移话题道:“此次回府,与父母为吾(我)订亲的孟氏成婚,孟氏乃孟云之后。

本朝元和二年(公元85年),武威太守孟云上书将南匈奴抓获的北匈奴俘虏发还北匈奴。

当时朝臣全都激烈反对,唯公路先祖袁太仆(袁安,字邵公)支持,最后章帝还是听从了孟云和太仆的建议。”

袁术顿时兴奋起来,说道:“吾先祖邵公更有传奇的是葬父时路遇三位黄衣书生指定一处葬地,曰如葬此地,家族当世出三公。”

韩遂和贾诩回道:“那三书生想必是太尉、司徒、司空三公之神,公路世家已应验累世为三公,公路前程不可限量也。”

到弘农郡(三门峡市)新安县歇一晚,明日过黾(měng)池县,临近陕县(河南省三门峡市陕州区)。

看着河水(汉代统称黄河为河水,每个分段都有一个名称。本书直称黄河。),贾诩道:“这里是黄河三大渡口之一的茅津渡,南岸又称会兴渡,北岸是河东郡太阳县的茅津渡。”

韩遂问道:“黄河转弯处靠近潼关和华阴的风陵渡天下闻名,女娲为风姓,女娲的墓故称风陵。

第三个大渡口在哪里?”

袁术抢答道:“大禹渡,在风陵渡和茅津渡之间。

北岸是司隶河东郡河北县(山西省运城市芮城县),南岸是弘农郡湖县。

大禹治水大军屯住于此而得名。”

贾诩道:“陕县是周朝封的西虢(guó)国灭焦国后东迁所在的位置。

黄河北岸河东郡大阳县到安邑(yì)县为虞国。春秋晋国假道伐虢所借道正是虞国。

东虢国,今虢亭,虎牢关一带。

更早时,舜帝禅让给大禹,大禹封舜子商均于虞。郭姓也是来自虢。”

袁术道:“吾与太学的郭缊同年,记得彼(他)说过并州太原郡阳曲县郭氏乃出自虢。”

这一日时夜已晚,入住陕县县城中最大的扬州客栈,客栈后面是古焦国焦城。

但见客栈大院侧广场停着一百辆盐车,车上满载盐坨上压印有“河东盐官”字样。

马棚里拴着二百多匹马。

韩遂知道东汉中后期废除了盐铁官府专卖制,允许私营。

盐税改为收税制。通过煮盐铁釜和铁盘等控制盐税。

盐官发放经营许可,每二年重新核准发放经营许可,监管私盐的制造和运销,在盐坨上封盖官印以防逃税。

铁矿也类似,有矿的各郡仍设有铁官。

河东解池盐闻名天下。

三人和家丁入住后下楼入贵客餐厅用餐,家丁到侧大厅用餐。

韩遂扫视贵客餐厅,见一位气度不凡的官员和三个年轻官吏一桌饮酒,另一桌一方士独自饮酒。

方士和韩遂目光对视了一眼,韩遂感觉到方士眼睛一亮,仿佛闪出一道明光,然后又自顾自饮了。

侧大厅有二百多盐商和民夫就餐。

袁术喜热闹,上前询问官员:“在下袁术,字公路,请问尊姓大名。”

官员一听“袁术”吃惊不小,忙答曰:“袁公子,失敬,在下弘农华阴杨奉,字季叔,河东郡盐官。”

袁术问道:“术尚有两位太学同窗,可否同桌共饮?”

杨奉回道:“荣幸之至。”

袁术介绍贾诩、韩遂给杨奉。

杨奉指着身边三人介绍道:“这三位是盐丞韩暹(xiān)、胡才、李乐,武艺都十分了得。”

  • 目录
  • 加入书架
  • 字号
  • 背景
  • 手机阅读
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