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9章 (8)

  • 寻找莉莉安
  • 赵大发
  • 2348字
  • 2022-04-09 19:38:03

周末又下起了雨,今年小城的夏天雨水没完没了,让人心烦不已。

温念秋今天又要出门,她化了淡妆,挽起长发,换上一条素色碎花连衣裙,整个人看起来柔弱又强势。她这么美,这样强烈的反差也许能让男人更加为她着迷,我想有那么多男人对她失魂落魄并无道理。

这是我第一次跟踪温念秋。

阴雨天的空气格外潮湿,好在雨势变小,我没有打伞,而是戴一顶帽子方便掌控视线。其实我早就想知道她在外面都见了谁,干了什么。晚江镇很小很小,没有几家大型商场,也没有太多的娱乐场所,她的行踪也很简单,就在一家咖啡厅。

我站在窗外小心翼翼看向温念秋的位置,她背对着我,我将帽檐向上推了一下,而她见面的对象是一个男人。

我拿出手机偷偷拍下一张照片,然后躲在墙边的屋檐下,擦了擦屏幕上的水珠,发送给魏巡,并提醒他:【你前女友最近几天悲痛欲绝,心灵需要安慰,你小心她被人撬走。】

不到半分钟,魏巡回复我:【倪兴杰已婚。】

我愣住了一会儿,如我所料,这个男人就是倪兴杰,我回身再次仔细地看过去,温念秋正和他有说有笑的聊天。

想必魏巡已调查清楚这个叫倪兴杰的身份。

我冷笑一声,再次发送一条带着讽刺的调侃:【温念秋只喜欢已婚男士。】

魏巡没有任何回应。

我继续发送:【温念秋这几天几乎天天出去见他。】

魏巡依然没有回应。

【你还在晚江镇吗?】

魏巡没有回应。

我低头盯着被雨水打湿的鞋面发呆,大概过了五分钟,我又一次看向温念秋,她用手托着下巴,上身很自然的靠近倪兴杰,样子惬意又慵懒。

我给魏巡发送一条:【你需要我去店里偷听吗?】

【不用。】

我垂头丧气地看着这两个冷冰冰的字眼。

我想我这个人是足够机灵的,并有信心可以顺利完成魏巡给我的一切任务。但很显然,魏巡却没那么信任我,或是说他的一整个计划里,我只是最小的一部分,而他的目的只想带走温念秋,不能出现半点差池,哪怕一个微小的失误。

我压低了帽檐,大步走进迷蒙的小雨里,没多久,手机提示音响起,魏巡发来一条语音:【小安,我等你的好消息。】

他的声音跟每次见面时一样温柔又好听,也许能轻易地让少女迷失其中。可他为温念秋而来,带着一团谜邀请我参与这场游戏,我想到他说过的那句话,知道越多,痛苦越多。我只需要配合魏巡,让温念秋滚蛋。

我渐渐冷静了下来,并看了一眼微信交易记录的三千元,想到我和他共同的目的,脸上露出了邪恶的笑容。

趁温念秋还没回来,我回到家的第一件事就是从厨房搬来一个较高的凳子,将温念秋的行李箱和旅行袋从衣柜上搬下来。旅行袋里装着她的日用品和化妆品面膜之类的东西,还有一个四方形状的小木盒子里面装着几样名牌首饰,二层拉链有一个棕色的钱包,钱包里面有几张英国现金和三张全是英文的发票。

我又打开她的行李箱,整齐摆放着几件衣裤裙子,隔层网兜里有几张明信片和叠好的几张纸,我打开看大概是课上的随笔。

就在我关上的行李箱的时候,隔层翻过了另外一面,我发现另一半箱子里放着一个文件袋。我飞快地拿起来,坐在书桌前将它打开。

所有所有现存的关于温念秋大学时期的东西都在这里,包括几样申请留学的材料。我不知道温念秋为什么还留着这些陈年旧物。护照签证,大学成绩单复印件,雅思成绩单复印件,两份不同的工作经验证明,伯明翰大学第一年学费单的收据,换算成人民币大概是14.8万元,一本写着她名字的房产证,还有一封大学老师的推荐信。

我依次排列好用手机拍下,直到最后,推荐信的最后一页落款处,我看到了那位大学老师的名字叫魏常青。

然后我小心翼翼地将所有东西重新装好并放回原处。

但是,我并没有第一时间交给魏巡。

当晚,我约陈宵林见面,我们俩依然坐在下坡小路的栏杆上,他抽着烟,我再一次像模像样地学起来。

雨停后的空气到处弥漫着草木的清香,闪耀的星星布满了整个夜空。

“我最近没有发现那辆黑色汽车。”陈宵林对我说。

我静静地看着眼前的这条路。

“也许那个人停在这里只是单纯的想休息一下。”我撒谎说。

“但愿吧。”陈宵林看了我一眼,将烟雾吹向空中,问:“你今晚找我有啥事?”

我想了想,小声问他:“你和倪晚晚还在一起吗?”

“算是,她天天缠着我,烦得不行。”陈宵林摆出一副嫌弃的表情。

“你知不知道倪晚晚有个哥哥叫倪兴杰?”我问。

陈宵林看着我问:“知道啊,怎么了?”

“她哥哥结婚了吗?”我继续问。

“好像刚结婚没几个月。”他回答。

看来魏巡的消息是真实的。

陈宵林茫然不解地看着我问:“你找我就这事?”

“倪晚晚哥哥是我姐同学。”我说。

“对了,前几天我看见你姐和她哥在饭店吃饭,当时我还纳闷儿他们俩怎么会认识?”

“你知道她哥哥是做什么工作的吗?”我又问。

“是个律师。”陈宵林说。

“他老婆呢?”

“那我就不清楚了,但我听倪晚晚说她嫂子家挺有钱的。”

我吸了最后一口烟,然后扔掉烟头,捡起地上的饮料大口喝了起来。

“你问这些干什么啊?”

“我姐这次回国经常出去见倪晚晚她哥。”我语气里带着一丝别有用心:“她说她回来的事任何人都不知道,只告诉了那个倪兴杰。”

“你的意思是...”陈宵林嬉皮笑脸地问:“你姐跟她哥有事情?”

“谁知道呢?”我笑了笑。

“我操,你姐玩得花样真多,她在国外什么样的爷们没见识过,跟倪晚晚她哥一个有夫之妇为了刺激吗?”

“陈宵林。”我认真地对他说:“你问问倪晚晚,她哥哥和温念秋到底是什么关系?”

陈宵林看了我一眼点了点头。

“你别说是我问的。”我提醒他。

“好,你放心。”

“如果倪晚晚不知道,你就放出口风,说温念秋勾引她哥哥。”我坏笑了起来。

“这么刺激?”陈宵林饶有兴趣地看着我。

“你按我说的做。”

“保证完成任务。”

我在想,魏巡来晚江镇有他的计划,而我也有自己的打算,如果魏巡没有百分之一百的信任我,那我就不能孤注一掷全部赌在他的身上。

我冷漠地看向夜空,也许每个人都有难以启齿的秘密,而这些隐藏在黑暗中的秘密将会在某个时刻分崩离析,并暴晒在烈日之下。

我预感到,好戏就要上场了。

我只祝自己能够成为最终的赢家。

  • 目录
  • 加入书架
  • 字号
  • 背景
  • 手机阅读
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