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8章 (7)

  • 寻找莉莉安
  • 赵大发
  • 2991字
  • 2022-03-31 16:40:29

“你见过那个叫倪兴杰的人吗?”

这是我转述完刚刚与温念秋的对话后魏巡问我的第一个问题。

“我没有印象了。”我有些不怀好意地看着他说:“你是在担心自己多个情敌吗?”

魏巡嘴角轻扯,露出一个非常不屑一顾的表情,他看起来总是这么自信,思维清晰缜密得出奇。

我忍不住问:“你计划的第二步是什么?”

魏巡看着深不可测的江面,偶尔一阵温热的微风吹来,我闻到一股淡淡的檀木香,让我不由得望向他深邃有神的眼睛。

魏巡沉默了片刻,声音低沉地说:“我要你想办法拿到你姐几年前申请出国留学的全部资料。”

“资料是什么意思?”我问。

“就是一些她当年办留学的手续资料。”

我有些茫然不解。

“有难度吗?”他侧过脸盯着我。

“这都已经过去了好几年,那些资料是不可能留着的。”我大声猜测说。

“你可以试着找找。”他提出建议。

这意味着我需要趁温念秋不在家时翻开她带回来的行李,我蹙眉思考时,听见魏巡继续说:“如果真的没有,那你就找一下关于她在大学的一切东西,拿给我。”

“我不太确定温念秋是不是带在身上?”我回答。

魏巡点燃一根烟吹着烟雾,我听见他冷笑一声:“她一定带着。”

“你为什么这么肯定?”我立刻问。

“因为温念秋不相信任何人。”魏巡看似轻描淡写地对我说。

“可我拿走了她的私人物品,可能会被她发现。”我认真地说。

“你用手机拍下来就行。”他说。

“如果我拍完照片给你了之后,你的第三步计划能不能先告诉我?”我问,好奇心作祟的我还是没能忍住,想知道魏巡到底在密谋什么。

其实我更想问他,这一切到底跟他挽回温念秋有什么关系?

“小安,这些计划就像一个游戏,我们需要一关一关的玩儿。”魏巡用温柔的声音说出神秘又邪恶的规则。

他真的很与众不同,英俊沉稳,目光如炬,自信聪明。他是我认识的人里面最聪明的一个,我想,如果有一天温念秋能放过池建军,而魏巡就是最好的指路人。

我甚至在想,他这样特别的一个人,爱慕他的女孩一定多到不可胜数,为什么会如此执着于温念秋?他不惜追寻千里来到晚江镇,整日躲在暗处悄悄等待,也许是怕温念秋知道他的出现会勃然大怒再也不给他机会?也许是想通过我循序渐进地挽回温念秋的心?又也许在他们曾经的感情里,做错的人,是他?

想到这,我忽然问道:“你到底喜欢温念秋什么?”

我们肩并肩站在江堤之上,阳光之下,魏巡吹出的烟雾慢慢从他的脸上萦绕开来,让我看不清他的眼睛。

他并没有正面回答,而是饶有兴趣地问我:“我想问你一个问题,你觉得人生的意义何在?”

“这个问题太大了,我没想过。”我如实说。

他说:“现在想也不迟。”

我很认真地说道:“我觉得人活着总要有点价值吧,最起码让自己在乎的人快快乐乐。”

“如果我没猜错的话,你说的在乎的人是你爸爸,对吗?”

“是。”我毫不犹豫地回答。

“既然这样,你就应该相信你此刻的决定没有错。”他说完扔掉烟头。

“你是在暗示我什么吗?”我看着他的眼睛问。

“你忘了我说的吗?知道越多,痛苦越多。”

“你是让我完完全全的相信你这个合作伙伴。”我轻轻一笑:“只有相信你,你会带走温念秋,我才能让我爸快乐。”

魏巡伸出手来轻抚了一下我的头顶,笑着说:“冰雪聪明。”

“那你的人生意义是温念秋吗?”我反问。

魏巡仰首伸眉,他思考了一下,说了一句很深奥的话:“我想清醒的活着。”

“距离温念秋回英国,你还有一半个月的时间。”我提醒他。

“足够了。”魏巡有些疲惫地看着我。

“你打算什么时候见温念秋?”我问。

“现在还不是时候。”他答。

“你还会去下坡小路那里等她吗?”

魏巡沉默了一会儿,低声说:“我想休息几天,晚上在车里坐着很枯燥。”

我有些腿酸站不住,转身朝岸上看了看,对他说:“我先走了,你等我消息。”

当晚,池建军醒酒后胃疼的老毛病又发作了,超市早早的打了佯,温念秋为他煮了一锅红枣糯米粥,临睡前又贴心地给他打了一盆泡脚水,里面有一个养生药包,池建军整个人看起来似乎精神了一些。

我坐在沙发上看着他们两个人亲密的交谈起药包的各种作用,想起温念秋高中时一次重感冒,连续高烧好几天,她柔弱痛苦地躺在床上冒着虚汗,池建军失措的照看她,她一遍遍说我好冷好冷,池建军坐在床边轻抚她的额头,嘴里不停念叨着没事的小秋,爸爸在这。

他一整夜都守在温念秋身旁。

池建军将那颗父爱的心毫无保留地付出给了这个养女,他以为只要他不给温念秋任何回应,不去触碰在我看来温念秋肮脏龌龊的道德底线,他永远都是温念秋的父亲,永远谨记他老班长的遗嘱,一直到死。

可我不是池建军,我无法做到视若无睹,做不到用清澈干净的眼睛看透这份畸形的情感,更无法接受温念秋打破这个家的安宁,她应该为她的自私买单,我始终认为。

池建军睡下了以后,温念秋敲开我的房门。

“小妹,你还没睡?”她手里端着一杯牛奶,站在门口轻声细语地问。

“还没呢,进来吧姐。”我说。

她将牛奶放在桌上,提醒我:“你睡前喝一杯热牛奶,对睡眠有好处。”

“谢谢。”我将椅子推给她。

“我不打扰你了,早点睡。”她转过身要离开时,我开口问她:“姐,你明天有事吗?”

“明天没什么事,在家帮爸爸看店。”她说。

“最近没有约会啊?”我笑着问。

她浅笑着摇头。

“对了,我想跟你说个事情,东巷的张奶奶想给爸爸介绍一个阿姨,丧偶的,有个儿子。”我说完紧紧盯着她的眼睛。

温念秋怔忡片刻,问道:“什么时候的事?”

“你回国之前张奶奶来店里跟爸闲聊天我听到的,你今天做晚饭的时候张奶奶又来了,我也在店卖货,张奶奶说让爸考虑一下,说找个时间两个人见一面。”

“那个女人多大年龄?做什么工作的?”温念秋走近我一步。

我慢慢悠悠地说:“好像,是在医院工作吧,是个护士,三十多岁,儿子在念初中。”

“爸什么态度呢?”她立刻问。

“他就是笑笑,没说同不同意见面。”我说完喝了一口牛奶,目光却看着温念秋。

“你希望爸去相亲吗?”她小声问。

“我对他再婚的事没有什么意见,他自己开心就行。”我说。

“我也希望他开心。”温念秋默默地说。

我冷静地看着温念秋忧愁的眼神,内心深处却幻想起一场胜利后的狂欢。

“小妹,你早点睡吧,晚安。”说完她走出了我的房间。

陷入爱情的女人都是一个蠢样,而漂亮女人更愚蠢,我深谙这一点。

温念秋第二天便离家不知去了哪里,我和池建军吃早饭的时候,我特意明知故问:“爸,我姐怎么不在家?”

池建军无奈的看了看我,说:“你姐说她想出去逛逛。”

看来我对她暗戳戳的小刺激起了作用。

“爸,你相亲那件事怎么想的?”我问。

“我天天忙着看店,哪有心思干别的。”

“那你这几天就给张奶奶回话去相亲吧。”我大声说。

“等你姐走了以后再说吧。”

“干嘛等她走再说?跟她有什么关系!你想见面的话呢,就找个时间去看看那个阿姨。”我大声说。

“快吃你的饭,大人的事情小孩子少打听。”

“你们这个岁数,好女人可不等人哦。”我提醒他。

池建军看着我语重心长地说:“现在我只想看着你考上一所好大学,以后有个好工作,到时候再嫁个好人家,我这辈子就没啥遗憾了。”

“我会有我自己的人生,你也应该有你自己的。”我很认真地说道。

“爸心里只有你妈妈。”池建军轻轻说。

很好很好,我只要这句话,哪怕一句空谈的承诺。但过去的十七年,池建军也一直遵守着这个承诺。可我依然希望他的下半生能够幸福。

“爸,我肯定支持你能重新获得爱情,如果那个阿姨跟你投缘,我不会反对的。”我也同样给他一个承诺。

池建军笑着伸手轻拍我的肩膀。

当天晚上温念秋很晚很晚才回家,而在那之前,我偷偷去她房间开启侦探模式,我只捻手捻脚地找了不到十分钟就害怕被逮到而放弃。

所以,糟糕的是,我一无所获。

  • 目录
  • 加入书架
  • 字号
  • 背景
  • 手机阅读
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