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5章 (4)

  • 寻找莉莉安
  • 赵大发
  • 4901字
  • 2022-03-12 00:48:22

“池叔,给我拿盒烟——”

我冲出前院超市大门的时候撞上了陈宵林,力道很大,一把将他撞到在门框上,他双手嗖的抬起来,惊呼一声:“我靠!你这是去哪儿啊?”

这时身后传来温念秋的呼喊声,我气冲冲地看了陈宵林一眼,“让开!”

然后我飞快地走了出去,陈宵林随即追了上来,我脚步越来越快,大步朝下坡小路跑去,他一边跑一边问:“你怎么了小安?”

我咬牙一直跑,陈宵林干脆横拦下我的身体,他一脸疑惑地看着我,继续问:“你说话啊,发生什么事了?”

“不用你管。”我冷漠地说。

他歪着脑袋凑上前来,发现我此刻红肿的脸。

“你脸怎么了?”他大声问。

我抬头没好气地对他说:“说了不用你管!”

“谁打你了?你跟我说!”他朝我身后看了一眼,“是不是你姐?她在超市门口站着呢。”

我不吭声。

“你他妈说话啊!”陈宵林拉扯一下我的手臂。

我转身走到铁栏坐了下来,仰头深深地呼了一口气。

陈宵林迷茫到抓头,“到底谁打的你?是不是你姐?我找她问问。”

他刚走向超市几步,我立刻拦下他,“是我爸。”

陈宵林完全没有想到我会被池建军打巴掌,生活在附近的老邻居都知道,这十七年,池建军对我有多娇惯,今天却因为温念秋第一次动手打我。

陈宵林犹豫片刻,无奈的坐到我身边,仔细地看了看我,说:“池叔对你那么好,为什么打你?”

“你别问了。”我心烦地说。

陈宵林沉默了一会儿。

“疼不疼啊?”他小声问。

“你身上有没有烟?”我问。

陈宵林立刻从裤兜里拿出一盒烟,打开只剩下一根。

“我刚刚就是要去你家买烟。”他说。

“给我点着。”

“在你家超市下坡这儿抽烟,路过的人都能看见,不太好吧。”他说。

“别废话,快点点着。”我心烦地命令他。

他点着后自己吸了一口然后放在我手指上,并叮嘱我,“随便抽抽就得了,别入肺,伤身体。”

我使劲儿吸了一口,换气时被呛了一下,咳了几声。

陈宵林哼哼地笑起来,“你咋把你爸气到动手打你的?”

我瞪他一眼,并再次吸了一口烟。

“是不是你跟哪个小男生搞对象,被池叔发现了?”陈宵林撞了一下我的肩膀。

“滚蛋!你少打听。”我骂他,说到搞对象的事,我忽然想起倪晚晚,对他说:“对了,倪晚晚说今晚七点半在什么melody等你。”

“倪晚晚?”陈宵林有点惊讶地问:“她找你了?她都胡说什么了?”

“晚上放学她来找我,让我务必告诉你,她等不到你是不会走的。”我说完看一眼手机,并提醒他现在已经快八点了。

“让她滚吧。”陈宵林大声说道。

“反正我话已带到。”我说完继续抽烟,八卦的问:“你跟倪晚晚什么时候好上的啊?”

“就是随便玩玩喽,没几天。”陈宵林满不在意地说。

你瞧,你永远不知道自己掏出全部真心与爱的男孩,在别人面前如何形容你们的关系。

“脸还疼吗?”他侧过身看我。

“还行吧。”

“你还记不记得上小学的时候我偷拿我妈的手表送你当儿童节礼物?”陈宵林笑着问。

“记得啊。”我说完噗嗤乐出来,小时候都喜欢在手腕上画手表,陈宵林取笑我画的难看,还豪气十足的说送我一块新的,我坚决不要,结果那块手表被他弄丢了。

“我妈那次差点打死我!”他夸张的比划着,指着大腿和屁股说:“她用扫帚打我屁股,还掐我的大腿根儿,第二天我一看,我靠!这不是掐个北斗七星嘛。”

“哈哈哈哈哈哈哈。”我狂笑一阵。

“你这一巴掌根本不算啥,再说,池叔也就是吓吓你,不可能下重手。”他劝我说。

我看着手上的烟快燃灭了。

陈宵林突然抢下烟头扔到地上,他一个跨步跳了下去,并朝我喊:“小安!你过来!”

我跟了上去,问:“干嘛?”

我们肩并肩的站在路灯下,我的视线里再次出现了那辆黑色汽车,就停在离我们不远的对面一颗大树旁边。

“妈的!这人他妈是变态吧!”陈宵林狠狠地骂了一句。

“他车牌是哪里的?”我问。

“BJ的。”

陈宵林在此时接到一个电话,原来是倪晚晚以死相逼要陈宵林去赴约,我对陈宵林讽刺的笑了笑:“你快去拯救倪晚晚那颗受伤的心灵吧,去晚了小心让你背一辈子的情债。”

“小安,我过去看看,你赶快回家吧。”说完他跑下去拦了一辆出租车。

我若有所思地看着那辆黑色汽车,透过挡风玻璃,昏暗微黄的路灯光线倾斜在他的脸上身上。

当我穿过小路,走到对面,路过那辆车时,我看见车灯忽然亮了起来,我狡黠地笑着,也许这个人出现在这里的目的真的是我。

为什么?

他是谁?

他想干什么?

此时,我满脑子都是这些问题,而这些问题迫切地需要答案。尤其在我今晚跟池建军与温念秋翻脸的这个时刻,愤怒让我变得更加大胆。

果不其然,那个人的汽车缓慢地驶在我身旁,一直走到了下坡小路的分叉路口,他打开车窗,一个非常礼貌的声音传来:“你好,需要帮忙吗?”

我回头四处看了看,这里的路灯明亮,老人带着小孩子玩耍,小男孩们在墙角落玩弹珠,年轻人在打羽毛球,还有不断路过的行人。

我弯下身望过去,警惕地问他:“你是谁?”

他动作敏捷地下车关门,大步走到我面前,他身穿一件很薄的白衬衫,扣子解开到锁骨处,身体挡住了他身后上空不远处的路灯,而这几束摇动的光线在他精致的脸庞边缘闪啊闪,这一刻,我终于看清了他的模样,也认出了他左手的戒指和手表,这个人前几日曾到超市里买过烟。

我不由得后退了两步,仅仅这短暂的几秒钟,却让我有种恍然如梦的错觉。

他手抄口袋,定眼仔细地看着我,温柔地笑了起来,轻声对我说:“你好,我叫魏巡。”

我用力地眨了眨眼睛,承认我有点犯傻。他长得真是好看,五官立体,如同被雕刻出来一样。他的个子很高,整个人显得挺拔而有型。最重要是他的气质,应该是电视剧或者漫画书里才有的那种吧,我暗想,如果他从我们学校操场上经过,跟在他后面参观和尖叫的女生一定会排成长龙。

我观察完之后大声问:“你认识我吗?”

我话音刚落,几位少年的足球忽然飞落在他的脚下,他转过身伸出右脚动作干净利落地将足球踢向那几个少年的位置。

他回答我:“我们不认识,但是我认识你姐姐,温念秋。”

你瞧,一切如我所料,这位大帅哥果然是为了温念秋。

他见我没有任何反应,继续说:“你别怕,我不是坏人。”

“我没什么好怕的。”说完我轻轻笑了一下。

“我们能不能聊聊?”他目光诚恳地看着我。

“聊什么?”我飞快地问:“聊温念秋吗?”

魏巡点了点头,“我最多只耽误你20分钟,可以吗?”

在我犹豫之际,他再次恳求道:“请上车吧。”

我抵不过内心的好奇,坐上了他的车,车里的冷气扑面而来,我闻到了一股幽静冷清的檀木味道。

他拿起手机看了一眼,提醒我说:“系好安全带。”

“不用了,我们就在这里聊吧。”我拒绝他,哪有第一次见面就跟他走的道理。

“好。”他说完递给我一瓶苏打水。

“谢谢。”我打开仰头喝下好几口,瞬间降下了心里的燥热。

“你介意我现在抽烟吗?”他很绅士地问道。

我摇摇头。

魏巡将车窗打开一条缝隙,点完一支烟后,我一口气连续问了他好几个问题,“你怎么知道我是温念秋的妹妹?你是温念秋什么人?你是怎么找到我家的?”

魏巡一边抽着烟,一边解释说:“你姐曾经告诉我的,她说她老家在晚江镇,父亲经营一家超市,还有个比她小8岁的妹妹现在在读高中。”

我用怀疑的目光盯了他一会儿。

魏巡回身从后座的男士手提包里拿出半张照片递给我,语气认真地说:“我确实认识你姐,我没有骗你,你相信我。”

我手上这张照片里的女孩正是温念秋,她穿着白色连衣裙站在一个动物园景区的门口,只是她身旁的人被剪掉了,照片右下方写着2013年8月10日。

“照片上被剪掉的人是你吗?”我问道。

魏巡深深地看了我一眼,然后低头弹了弹手中的烟灰。

“你每天晚上都在这里,是为了等她吗?”我继续问。

“碰碰运气。”他抽着烟说。

“你是温念秋的男朋友?”我大胆猜测。

魏巡愣了一下,像是听见一个笑话一样,他笑了笑,表情深奥难懂,摇着头说:“现在不是。”

“现在不是?那就是前男友了?”

魏巡此刻的目光慢慢地黯淡,等他安静地抽完一根烟,关上了车窗后外面吵杂的噪音一瞬间降了下来。

我忍不住好奇心又问:“你是晚江镇的吗?”

“不是。”他答。

“你来晚江镇多久了?”

“十几天。”他答。

“你家是哪里的?”

“青岛。”他答。

“你知道她回国的日子,所以特意来晚江镇吗?”

“对。”

“你大老远的来晚江镇,为什么不直接去家里找她?”

“因为她不想见我。”他低声说。

“你可真够无聊的。”我小声嘟囔一句。

我们沉默了片刻,在这短暂的无声里,我感觉到他若即若离的目光,我猜他反复打量着我的原因,是在思考用什么办法才能从我身上打探到有关温念秋如今的一切消息。

他忽然问我:“我现在放音乐可以吗?”

“当然可以啊。”我说。

魏巡打开手机蓝牙,车里播放一首非常难听的歌,屏幕上写着李宗盛山丘。

大概过了半分钟,我实在无法忍耐,对他说:“你能放点流行音乐吗?这种风格的老歌听得我头疼。”

他立即手机递给我,眼带笑意地说:“你想听什么歌自己搜索。”

我放了一首全部都是你,欢快的节奏响起,我深深呼出一口气。

魏巡安静地看着我,然后步入正题,问道:“你叫什么名字?”

“池小安。”我回答。

他像是早就知道一样点点头,重复一遍:“池小安。”

“我们今晚见面,你可不可以保密?”他语气真诚地问。

“对谁保密?温念秋吗?”我睁大眼睛看着他。

“任何人。”他认真地对我说。

“为什么?”

“因为我不想让温念秋知道我来到晚江镇。”

“可是你的车每晚都在下坡小路,她也许早就发现你了,她故意不想搭理你呢。”我替他分析一下。

他眼神里透露出一丝丝神秘的光,对我说:“你姐不知道我的车牌号。”

“她都出国好几年了,你一直在等她吗?”

“算是吧。”

“你对她还挺痴情。”我语气里有些讽刺。

“你心情好些了吗?”他声音温柔地问。

“你怎么知道我心情不好呢?”

“我刚刚看见你跟那个男孩好像在吵架。”魏巡用洞悉一切的目光看着我,“他是你男朋友吗?”

“不是!”我立刻大声说:“其实你不用讨好我,我跟温念秋的关系并不好。”

魏巡笑而不语。

我胸有成竹地说:“我猜是温念秋去了英国把你甩了。”

“差不多。”他含糊其辞的回答。

“我劝你趁早回家该干嘛干嘛,为了那种女人不值得。”我冷漠地说。

“她是哪种女人?”他笑着问。

“你是她前男友,应该比我更了解她。”我没好气地看着他回答。

“可惜现在我并不知道她过的好不好。”

“她连行李袋都是LV,你说她过的好不好?”我提醒他。

魏巡复杂的目光短暂地定在了我的脸上,然后转头喝下一大口苏打水。

“明天晚上你还会来吗?”

“也许吧。”他声音听起来有点疲惫。

我凝神仔细地打量着眼前这个陌生人,他脸颊的皮肤看起来非常光滑细致,下巴的胡子刮得干干净净,他的眉毛深重浓密,眼神里总是闪着温柔却神秘的光,他的白衬衫熨烫整洁一尘不染,连袖口都洁白无瑕,想必他一定是很体面又有涵养的人。

可我觉得最可惜的是,他爱错了人。

魏巡沉思了一下,表情格外认真地说:“小安,你以后有任何需要帮助的地方都可以找我。”

“我除了学习成绩需要帮助,再没有别的。”

“明天我还能再见你吗?”他试探地问。

“如果你见我的目的就是为了挽回温念秋,那你别白费功夫了。”我语气里带点小小的邪恶,“因为我对她的事毫无兴趣。”

魏巡意味深长地看了我一眼。

“我要回家了。”我说。

“我还有其他你更感兴趣的事儿。”他狡黠地笑了,目光灼灼地看着我,“明天晚上六点,我还在这个地方等你。”

我默不作声。

魏巡从手提包里拿出笔在纸上写下他的手机号码递给我,“我的微信也是这个号,如果你明天不想赴约,你可以随时来找我,我暂时就住在香榭酒店0921。”

我捏着那张纸条愣住了神。

“我相信你会出现的,我保证你不会失望。”他压低嗓音说。

临走前,他再次叮嘱我:“小安,我们见面的事情一定保密,明天见。”

我下车关上了车门,站在路边,几分钟之后我看见魏巡的车消失在我的视线里。

回到家后,池建军坐在沙发上等我,温念秋的房门紧闭,我沉默地换了鞋去卫生间洗了把脸,然后回到房间关门关灯躺在了床上。

没多久,池建军走了进来,我翻过身背对着他,耳边传来他无奈的声音:“小安,你以后不要再说那些话伤害你姐,她没有恶意。”

我咬牙闭上了眼睛。

又听见池建军说:“爸今天打你是我不对,我跟你道歉。”

见我不为所动,池建军叹了叹气就离开了。

紧接着我猛地起身打开台灯,动作飞快地从裤兜里拿出那张纸条,在微信上搜索手机号码,屏幕上方的微信名字叫WX,头像是一片黑色,我犹豫了一下,然后点击添加好友。

很快魏巡就通过了,并且发来一条:【小安吗?】

【是的。】我回复。

【明天见。】

我迟疑片刻,回复:【好。】

【小安晚安。】

【晚安。】

  • 目录
  • 加入书架
  • 字号
  • 背景
  • 手机阅读
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