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4章 (3)

  • 寻找莉莉安
  • 赵大发
  • 2770字
  • 2022-03-10 15:45:40

高考前一天,学校给高一高二放了四天假。

傍晚放学,我整理好书包刚走出教室,同学倪晚晚叫住了我。

“池小安,你帮我个忙,可以吗?”

高二分班后我和倪晚晚成为同班同学,可这一年里我和她的交谈大概不超过十句话,她舞美人甜又是学校晚会的主持人,每天给自己搞成公主一样温温柔柔,仙气十足。

“什么事啊?”我一边走一边问。

倪晚晚跟紧我的脚步,并贴着我的胳膊,身上散发着一阵甜甜的香味儿,她小声说:“我知道你和陈宵林是老邻居,关系不错,麻烦你帮我告诉他,晚上七点半我在melody等他。”

“melody是干嘛的?”

“小酒吧。”她说。

“你怎么不直接告诉他呢?”我问。

“我,找不到他。”倪晚晚犹豫了一下,说:“那个,他手机关机了,他今天也没来上学,我给他朋友打电话都不接。”

“你都找不到他,我去哪找他啊?”我笑着说。

“你去他家看看,可以吗?”她立刻说。

“我去陈宵林家?”我有点惊讶。

“嗯嗯。”她飞快地点头。

我们走到楼梯转弯处,我看着倪晚晚的眼睛问:“你们俩在搞对象吗?”

倪晚晚的大眼睛灵动一转,漂亮白皙的脸蛋红了起来,然后点点头。真搞不懂倪晚晚这颜值气质在班级里数一数二,干嘛对陈宵林痴情绝对。

“我们昨晚吵架了,我说了一些分手的气话,然后他就跟我玩失踪,今天一整天都关机。”她语气里带着一丝委屈:“但是我说的都是气话,我没想过真的跟他分手。”

我继续下楼梯,倪晚晚紧跟其后,伸手轻握住我的手臂,“池小安,你帮我转达一下,我想跟他见面说清楚。”

“哦好,我试试。”我说完加快脚步。

我走出教学楼时听见倪晚晚在我身后呼喊:“池小安,你告诉陈宵林,我等不到他不会走的!”

这年头,在爱情面前,美女的脑子果然都不灵光。

回到家,温念秋在超市柜台前摆弄她的笔记本,我路过时她轻声说:“小妹回来了。”

“嗯。”我笑着应了一声就直接回到后院屋子里。

池建军在厨房炒菜,油烟已经飘进了客厅里,池建军的房间,现在是我的房间里有两个人在安装空调。

我放下书包去厨房洗了洗手,对他说:“爸,你可算舍得花钱让我过个舒坦的夏天了。”

“空调是你姐在网上买的,免费上门安装。”池建军笑着说。

“哦,她这事办的好!”我擦完手朝池建军竖起大拇指。

“待会儿你问问你姐空调多少钱,我把钱给她,我刚才问她,她不说。”

“我问她也不一定告诉我,再说了,你大女儿一片好心孝敬你,你就收着得了。”

池建军说:“你姐这几年在国外读书业余时间打零工赚不了多少钱,我不能让她花钱。”

她那身品牌可不像是赚不了多少钱。我狼吞虎咽地吃完一个西红柿,用纸巾擦擦手,催他说:“爸,你快点做饭,我饿的胃难受。”

说完我想起倪晚晚的请求,立刻从书包里找出手机,然后去我房间里拿充电器,打开门的一瞬间,我愣了半天,窗帘换了,床单换了,书架上的书全部不见踪影,衣柜里我冬天的衣服被打包在一个收纳箱里,墙上的海报都截了下去,就连鱼缸我养的几条小鱼都不见了。

那一刻,我深深地感受到温念秋无声的反击。

我将房门关上,装作若无其事地坐在客厅沙发上看电视,一直到三个人坐在一起吃晚饭。

“小安,放假你和你姐去商场买几件夏天的衣服吧,爸给你俩出钱。”池建军提议说。

没等我开口,温念秋立即说:“我有钱的,小妹,明天咱俩去转转。”

“爸,你这些天给我的小鱼喂食了吗?”我直接问。

池建军愣了一下,说:“哎哟,我最近住在前院超市,那几条鱼我一直忘了喂食,今早我看不动了我就扔了。”

你瞧,池建军显然知道一切。

我抬眼注视着温念秋,她面色平静的吃饭,我放下筷子,问:“姐,你为什么换掉我房间的东西?”

温念秋手中的筷子停顿了一会儿,对我笑起来,淡淡地说:“小妹,我看你房里窗帘什么的有些旧了,就给你换成新的,但是我没扔掉,都给你放在衣柜里了。”

我点点头,这个解释多合理,确实是旧的,她说的没错。

池建军见气氛不对,打岔说:“小安,你尝尝爸做的鱼好不好吃?我用啤酒炖的。”

我喝下一大口水,坐直了身体,一边夹鱼肉,一边问:“你什么时候回英国?”

“我还没定准呢,难得回家一趟,想多呆一阵子。”温念秋回答。

池建军说:“对,出国了可不像念大学时想回来就回来,这次呆够了再走吧。”

温念秋对着池建军轻轻一笑点点头。

池建军起开一瓶啤酒,笑着说:“天热喝点凉啤酒解解渴,你俩喝一杯啊?”

我语气里带一丝不满:“我的房间现在你住着,在你走之前还想换掉什么,最好提前告诉我。”

温念秋沉默不语。

池建军再次出来打岔:“你姐就怕夏天太热你遭罪,特意给你买的空调。”

我也沉默不语。

池建军将鱼盘朝温念秋的方向推了推,说:“小秋你多吃点,在家这段时间你想吃啥,爸都给你做。”

一直到这顿饭的最后,温念秋忽然开口说道:“建军,我以后做什么都提前跟小安商量一下。”

我直接将筷子摔在她的脸上。

“你他妈算个什么东西!”我怒不可遏地喊道。

温念秋惊恐万状的看着我。

而池建军愣了一下,完全没有想到我如此粗鲁的行为,他突然缓过神,“小安...”

我狠狠怒视着温念秋。

“你干什么呢?”池建军大声呵斥我:“你姐换个新窗帘至于你动手打人吗?”

我攥紧拳头。

“你太过分了!池小安,你有没有教养!”池建军怒视着我。

温念秋此时尴尬不已,她伸手拦住发火的池建军,声音无辜又委屈,说:“本来就是我的错,小安就是个孩子,你别吓着她。”

我冷漠地命令她:“把你的手从我爸的胳膊上拿走。”

温念秋松开了手。

“你现在道歉!听见没有!”池建军怒火冲天对我喊:“给你姐道歉!”

我还是第一次看见池建军如此动怒。

“你现在没到老糊涂的地步吧,我姓池,我才是你亲生的!”

“你说什么?你再说一遍?”池建军咬牙切齿地瞪着我。

“我才是你亲生的!”我大声喊道。

“我对你说过多少次!这是我的底线!小秋是你姐!你俩都是我的孩子!没有任何区分!何况她有什么错!就因为给你换新窗帘这点小事吗?”

“你别吓坏小安,这次真的是我不对。”温念秋几乎快哭了出来。

“你们一唱一和的,这是商量好的吗?”我冷笑着问。

“池小安,我最后一次提醒你,马上给你姐道歉!”池建军极力维护温念秋的样子,还真是好父亲做到底。

这一幕,真是万万没想到。

我对着他们两个人戏虐地笑了起来。

从前我可以忍,我也忍了很多年,可我现在长大了,并丝毫不将对面的温念秋放在眼里。

我有一种鱼死网破的决心,冷冷地说:“温念秋,你临上大学前的那天晚上对我爸说过什么,你还记得吗?”

温念秋有些失措地退后一步。

“你需要我帮你回忆一遍吗?”

我看见池建军同样心虚的神情也一定想起来那个夜晚。

“你刚刚叫我爸什么,建军?”

温念秋眼神闪躲着看着我。

“爸,这就是你的底线!你的大女儿在你家里像女主人一样随意换掉她不喜欢的东西,你眼瞎吗?你的大女儿不知廉耻直呼你的名字,你耳聋吗?”

池建军立刻起身挥手给我一记响亮的耳光。

记忆里,这是他第一次打我。

那是一种火焰燃遍全身的痛感,让我一瞬间感到天昏地转,这场揭伤疤般痛苦的争吵戛然而止。

我整理了一下左耳边的头发,看了一眼这桌上的酒菜,然后,头也不回的离开了那个家。

  • 目录
  • 加入书架
  • 字号
  • 背景
  • 手机阅读
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