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39章

  • 寻找莉莉安
  • 赵大发
  • 3359字
  • 2022-06-28 21:37:02

作者:江白起

————————

魏巡随手取下口罩问道:“还不下车吗?”见左瑞没反应,坚实的右手搭在左瑞的肩上拍了拍又道:“你要不去,那就别下车,我今天太累,就在这落脚了。你回去的路上好好开车。”

魏巡下了车,与之同时的是另一边车门同时关闭的声音。“你是不是小看我。”

又是面子占了上风。魏巡浅笑着摇了摇头,叹息着当局者迷旁观者清。他如今已看开了很多,或许这就是他能把所有精力付诸在工作上的原因。亦或者,这,就是另一种意义上的鱼与熊掌不可兼得。

我们这一生,总会失去很多,又会得到很多。当最珍视的那颗沙砾从指尖划走,可能就再也找不到了。

“那,你先上去。我先去办理入住。”

两人达成一致,兵分两路。左瑞将车钥匙递给侍者,魏巡则独自去了前台。

……

“师姐。”

此时的陆漫瑶双手环胸,微一偏头,又神色如常的回过头看着窗外。那声音由远及近,她偏着头听来人说道:“师姐,博导过来了,要不要过去打个招呼?”

“我马上过去。”她的声音温柔如水,平静无波,微低着头说话的时候一阵冷冽的玫瑰香气四溢开来。

池小安的脑子里马上过了一遍芦丹氏柏林少女的文案。要知道,陆漫瑶是个冰山美人,温柔且致命的那种。和陆交谈时最好把握着尺度,不然很可能赤条条被她剖析的体无完肤。

尽管如此,还是有很多的男士趋之若鹜,但又很快的知难而退。

池小安看在眼里,却也知道陆是个内心滚烫的人,只有真正敢拥抱火团的人才能被火团所温暖。

见来人离去,陆漫瑶按熄了手机屏幕,似乎还在回味魏巡的最后一个问题:你结婚了?

而她最后的一句回话则是:没有。

魏巡应该是没有这种无聊的好奇心才是,他们虽然已经认识多年,可也仅仅只是流于表面的朋友。真正好奇的那个人,没想到一别多年还是原来那样。

窗外的雨丝毫没有停下的迹象,海面蒸腾的雾气浓浓滚滚,五四广场的灯光映在海面看不真切。即使是再绝佳的观赏点,有些风景错过了便是错过了。

左瑞按侍者的引导很快找到了三楼最大的商务间。他的出现,引起了一阵不大不小的波澜。站在熟人堆里寒暄片刻,左瑞很快便疲于应付。因为他的目光已经被远处所吸引,那是一身优雅的挑不出一丝毛病的无袖连衣裙,不杂糅任何其他的色彩,简单且纯净的白。

她的一颦一笑,举手投足,皆落入左瑞的眼中。

陆漫瑶此刻当了把祖国的花朵,被众星捧月般围住,她的眼前是几位心理学专业的业内前辈,旁边是他的博士生导师肖然以及学妹池小安。

池小安听着前辈们交谈,偶尔认同的点点头。看着陆漫瑶谈吐得体的应和着,前辈们偶尔也流露出认同。池小安知道,陆必是明日之星无疑了。

今日来人众多,池小安忙到脚不沾地,直到现在闲起来,她才突然想起,之前给陈宵林也发了邀请函。于是拿起安静如无物的手机查看了一下,不查看还好,这一看,本已经调至震动的手机不知道什么时候调成了静音。

未接电话如江鲫般纷纷涌入视线中,也不知道陈宵林来了还是已经回去了。池小安悄悄的退出了学术圈,走向窗边拨通了陈宵林的电话。

左瑞见陆漫瑶身边空出一个位子,手中的香槟酒一口下肚,侍者正好绕到此处,他放下香槟杯转而又端起一杯酒,走向陆漫瑶那一圈人,寒暄道:“这不是肖老师吗?”

“我家瑶瑶最近没给您添堵吧?”左瑞玩心渐起。

几位眼尖的一眼便认出了左瑞,海洋局局长的儿子,大家多少都有点心照不宣。

“您是?”肖然伸出的友谊手有些无处安放,他回国的时间不算久,即使任教,也是留洋的时间多过在国内,因此,他并不认识眼前这个年轻人。

“哦,博导您不认识他吗?这位是海洋局局长的儿子,他叫左瑞。”陆漫瑶故作惊讶,着重强调了海洋局局长几个字。

“你们两个?”肖然的友谊手总算不失尴尬的收了回来。

陆漫瑶面带微笑答到:“普通朋友。”

左瑞细细品味,好一个普通朋友。他面上的笑容已经渐渐僵硬,时至今日,他依旧搞不懂当初是怎么分的手。

他觉得内心的小宇宙如果控制不好很有可能会爆发,于是在深呼一口气之后,面上的表情瞬间变成了冰川。“我找你有话说,不知道你方不方便?”

此话一出,边上的人自然是更加识趣得紧。旋即,陆漫瑶被左瑞拉至一个僻静的地方。

池小安这边,电话接通,她直接开门见山:“我手机调静音了。”

“池小安,长本事了,开始无视我了对不对?你从我跟前过去两趟,难道都没看到我吗?”陈宵林脸上简直一个大大的无语。

“滚,你看到我不跟我打招呼还好意思怪我?”

“那还是我的错咯?好,我承认,是我的错。”陈宵林前无古人的自觉深得池小安的赏识。

“你在哪?”

“吧台。”

池小安再转身时,原来的众星捧月之式不见了,就连师姐也不见了,她左右打量,觉得师姐大抵是又跑到哪里躲懒去了。

气泡水上桌的同时,池小安到了吧台。陈宵林看着她今晚的打扮,直觉今天这条裙子肯定是下了血本。估摸着,下周起,他就又可以光明正大的叫上池小安一起吃饭了。

他丝毫不掩饰内心的开心,调侃道:“你们学校组织的聚会真高级啊。”

“羡慕了?”

“嗯,慕了。”

“羡慕也没地儿讲理。”池小安乐了起来。

陈宵林确实是没地儿讲理。他想起几年前的那场火灾,因为那场火灾池小安做了好长一段时间的噩梦。再后来一桩桩一件件,只要池小安想要的,他都帮她完成了。池小安说要认真学习,要有出息,要给池建军长脸。他就找课外辅导然后拉池小安一起上课,借各种笔记,找最好最全最新的高考资料。

只要池小安能好好的,哪怕只能当朋友,他也认了。

“过几天你是不是会回晚江镇一趟。”陈宵林问道。

“嗯。”池小安这一声嗯,可包含了太多信息了。她的无奈,她的叹息,使她看起来显得有些愁云惨淡。

毕竟,池建军太执拗了。

“到时候我跟你一起回去。”

“我回去督促池建军上医院,你凑什么热闹?”

陈宵林摸摸池小安的头,宠溺的道:“我陪你们呗,你一惊一乍的干什么,又不是要你以身相许。”

池小安一把拍住那只在她头上作祟的手,很不客气的拉拽下来。嬉皮笑脸在拿着手机在他面前晃悠,道:“以身相许?你还差以身相许的小姐姐?我微信号里可躺着几个你的忠实女友,她们个个都想对你以身相许呢。”

“那都是过去式了,你怎么还没删掉,我来帮你删。”

陈宵林一把抢过手机,他的视线里突然闯入一个人,他一眼就认出来了,即使那个人已经换了一种腔调,西装革履俨然一个成功人士的扮相。

那绝对是魏巡。

难道魏巡没有看到他们吗?

如果池小安看到魏巡又会发生什么样的变故?她会不会还对魏巡抱有一起幻想呢?

“怎么了?”

此刻的陈宵林,清瘦直挺的高个子有些僵硬。他将气泡水一饮而尽,下颌线异常的突出。

“小安,”

陈宵林郑重其事的严肃和认真让池小安一时间有点不适应,顺着他的视线,她想往那边看却很快被陈宵林把头掰正。“你先别看,做好心理准备。”

“你现在右手边大概四点钟左右的位置。”

池小安快速转过头去,“嗯,魏巡啊!他从进门口我就注意到了。我知道他会来,师姐把宾客名单列的很清楚。”

“你,”陈宵林有些语塞。“你就没有,”

你难道没有想要报复他的想法?别告诉我这一切都是偶然,太扯了。

“没有,那都是过去式了。而且他确实的到了他想得到的东西,而我也确实得到了我想要的东西,大家各取所需,没有谁对不起谁。重点是,池建军说,过去的事就过去了,他今生都不会再见温念秋。所以,”

“你就想得这么通透?”

“对呀。”

“你确定不是因为魏巡,才来青岛?”

“你猜?”

一句你猜捣得陈宵林的心七上八下,又听池小安继续说道:“老实说,起初我是想考首府的,来QD不过是退而求其次。而且QD的海确实和旅游攻略里一样令人心旷神怡啊。”

“池小安,别装了。你一直以来都是有仇必报的主,我不相信你能这么风轻云淡。如果你想报复,我帮你。”

池小安冲酒侍勾了勾手指头,然后她得到了一杯冰冰的带着冰块的白水。“想帮我?那就装娘炮去泼他一脸水,然后大庭广众之下说他抛弃了你。你敢吗?”

“陈宵林,这世上的报复如果只是动动手没有人不会,可是你能想到后果吗?所以,我说,没有。”

即使有,也绝对让你们看不出一丝一毫。池小安露出邪魅一笑。

“好啦,陈宵林,这边的甜品台可好吃了,我带你四处去转转。”

陈宵林被池小安拖拽着,目光不自觉向魏巡那边梭巡,魏巡早已被人团团围住,得体从容的与人交谈,绅士的笑容浮于表面,看得出,他确实很受欢迎。

而魏巡的视线却因为余光里消失的人而有一瞬间的失神。

这场聚会并没有持续到很晚。或者说,因为魏巡离场,后续发生的事他亦不慎清楚,只是第二天听说左瑞和陆漫瑶两人似乎有激烈的争吵。因为这个事,聚会早早的散场。到了第二天,倒是成了一个谈资。

  • 目录
  • 加入书架
  • 字号
  • 背景
  • 手机阅读
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