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29章

  • 寻找莉莉安
  • 赵大发
  • 3044字
  • 2022-05-21 01:32:34

我返回酒店后第一时间关上了所有的窗户,拉上了窗帘,启动茶几上的笔记本,打开了电脑端微信,点开倪晚晚微信的对话框,解压她发来的录音文件并移动到电脑桌面上,然后我将电脑的音量调至70。

最后,我点下了播放。

这段完整的录音时间是15个小时左右。

我拖动鼠标快进,听了前二十分钟可以判断,大约前五个小时都是倪兴杰工作内容和他们在聚会时的录音。

我继续快进到晚上九点半他们的聚会结束,温念秋提议倪兴杰带她换个地方继续喝酒,倪兴杰立即答应并对他老婆撒谎说聚会还未结束,回家时间不确定,不用等他。随后他们来到一家烧烤店,点了很多瓶啤酒,一开始并没有听出有任何不妥,他们只是有一句没一句的讨论刚刚聚会的话题。后来两个人的啤酒喝得越来越快,倪兴杰再次要求服务员送酒,然后开始不断地对温念秋倒苦水,自己在岳父一家的权势下如何不如意,如何不受尊重,并怀念起高中时期与温念秋一起努力学习的日子。

酒精无疑是人敞开心扉最好的催化剂,也使得温念秋产生了很大共情,她不停地劝慰倪兴杰,也在交谈中慢慢透露她的生活并不是表面上这么风光。

紧接着,我来来回回地快进后退又快进十几分钟后,录音里出现温念秋断断续续的抽泣声,倪兴杰不停地在追问原因。

一直到我听见他们下面的对话,温念秋说:“我回国的这些日子常常梦见魏老师,你记得他吗?我以前跟你提起过的,他是我大学老师。”

“我记得,你说他去世了。”

“印象最深的一次,我梦见小时候在农村每月初三都会赶大集,那是我最幸福的日子,我妈妈给我梳好两根辫子,换上干净衣裳去大集上买平时根本见不到的好东西,还可以听草台班子的戏剧,我吃着刚买的糖人,可是我一转身就大集的角落里看见了魏老师,他像乞丐一样躺在一个破旧的帐篷下面,身上的衣服破烂不堪,连双鞋子也没有,头发花白又脏又乱,他安安静静地躺着,好像不认得我是谁,我在梦里是个孩童模样,也像是第一次看见他,可怜他,我走到他身旁问他饿不饿,冷不冷,他脸上沾满了灰土,什么也不说。”

“你怎么会梦见了魏老师?”

“我不知道,可能这次回国有些触景生情吧。”

“他去世多少年了?”

“现在是七月,正好五年了,我感觉这五年好像一辈子那么长。”

“你为什么会有这种感觉?”

“如果没有他,可能我也不会顺利出国,像现在这样得到了我想要的前途。”

“这份恩情值得你记在心里。”

“可是我一点也不快乐。”温念秋随即饮酒,又说:“你不懂的,你根本不懂,我和魏老师之间...”她停顿了大概十几秒,“我曾经做过他的情人。”

“什么时候的事!”倪兴杰大声问。

“就在我刚入大学的第二个月。”

“你爸知道吗?”

“他不知道,谁都不知道!我至今没有告诉过任何人!”

“我第一次离家,那时候我每天都很想我爸爸,想晚江镇,常常在夜里偷偷流眼泪。后来我选修了魏老师的课,我每次看见魏老师都觉得他特别像我爸爸,他特别高也特别瘦,永远都那么干净体面,说话也很温柔,尤其是他笑的时候,我记得只要是他的课我都是第一个到最后一个离开,我永远坐在第一排,也许我的执著打动了他。是我,是我主动找的他!主动想要跟他在一起!一开始他并不同意,他老婆卧病在床很多年,他不忍心伤害他老婆,可是我真的控制不住我自己!我说我不会打扰他的家庭,只想跟他在一起!”

“你是说魏老师很像池叔吗?”倪兴杰问。

温念秋沉默了大概20几秒,然后承认。

“后来,我们偷偷在一起一年多,我知道我不应该做第三者,但是慢慢地我发现,我找不到其他更好条件的男孩!魏老师在学校很有威望,他可以让我少走很多很多弯路,他帮我入党,进学生会,进各种社团。你是知道的,我从高中就有出国留学的梦想!后来我把这个想法告诉了他,他说国际转学有些困难,如果出国留学只能去国外从大一重新读,他承诺我如果我真的想走,他就一定会帮我实现梦想,我答应了。”

“大二结束的前半年,他为了能够让我顺利出国,给我存了一笔学费,差不多有二十万,所有手续都是他亲自给我办的,可是我没有固定财产,我去英国的签证几次都被拒签!我当时想过找我爸爸,可是我真的不想再成为我爸爸的累赘,当时小安还那么小,我真的不忍心开口!后来就在我要放弃的时候,魏老师说要把他的一处房产过户给我,QD市区的房子啊,你知道有多么值钱吗!”

“房子是魏老师主动给你的吗?”

“是的,我也自认为这是一笔分手费,我真的真的很感激魏老师,我爱过他的,我也知道我走了以后,我们可能一辈子不会再见了,真的就是一辈子见不到了。”

紧接着录音里出现一阵很细小的纷乱的哭声。

40多秒后,忽然传来一句凄厉的喊声:“可是我害死了他!”

等等!我突然按下暂停键!

我拿起遥控器将空调的温度调高了两度,然后起身倒了一杯水一口喝下,从裤兜里翻出烟盒打火机点燃,再次回坐到椅子上,点开播放,并快进到温念秋的下一段话。

“他出事前,我们吵了几次架,他说他儿子发现了我们的事,那时候他儿子刚刚高中毕业,还说如果我们不结束这层关系他儿子就会来找我,他不得已必须要跟我分手!最可笑的是,他要收回给我的房子!可是我眼看就能顺利出国!没了房产等于一切努力都白费了!我跟了他一年多,那时候我不甘心这样结束!我们冷战了三天后,他来宿舍找我,那天是周末,室友都不在,他借着送推荐信再次跟我谈判!结果还是想要回房子!凭什么!你说凭什么!我做了他一年多的情人,最后什么都没有得到!我告诉他房子可以还给他,但是他要再给我一笔钱作为我留学的财产证明!他说他儿子要念大学,他一时间没办法拿出太多钱,算上之前的二十万学费,他最多只能再给我五万!我不同意!我们开始争吵!我说了很多很多伤害他的话,可我那时只想发泄自己的愤怒,我真的不是故意的...”

此时,一根长长的烟蒂燃尽在我手指之间,我又点燃了一根。

倪兴杰小声问她:“你做了什么?”

温念秋有一段很长时间的沉默,我继续快进,听见她有些发抖的声音:“魏老师在我们吵架的时候忽然倒下了,他有心脏病我知道,他说心脏疼得喘不过气了,一直蜷缩在地上抽搐,我当时被吓得惊慌失措,手忙脚乱,我哭着给120打了电话,然后我过去扶他,他的脸白的吓人非常痛苦的喘着气,我想着看看他身上是不是还带着药,我在他裤兜里找到了,我找到了那瓶急救药。”

倪兴杰打断她:“你没给魏老师吃吗?”

“我只想让他妥协!”温念秋大声喊。

“你为什么这么糊涂!你已经构成了间接故意杀人的罪名!”倪兴杰斥责。

“我拿着药逼他做选择,要么房子是我的,要么再给我五十万,我看见他挣扎着使出最后的力气扑向我,我不知道为什么我当时好像着了魔一样,我只想出国!我只想出人头地!我满脑子都是钱!钱!然后我打开窗户,把那瓶药远远地扔了出去!我转过身的时候,看见他不动了,缩成一个团,眼睛瞪得狰狞,就像要吃了我一样!我太害怕了,我尖叫着跑出去叫人来!没多久120赶来,把他抬走了——”

我用力一把关上电脑!

所有的声音都在此刻戛然而止,无边无尽的痛苦回忆全部朝我袭来。

我静坐在电脑前,很长很长的时间,在某一个瞬间,我似乎感觉到身体的各个关节突然天翻地覆地在分解在破碎。

但是很快的就安然无恙了。

我已经为此做了长达五年的准备,我十分清楚明白,最难放下的是仇恨,而世间最毒的果报也是仇恨。可在这五年里,仇恨早就与我的血肉共生共存,从未害过我。

因为事到如今我比以往每一次面对复仇都要理智和冷静。

关于这场棋局的所有一切,每一个件事,每一个人,每一句话,连接在一起都已替我完美地击中了温念秋,并揭露了她当年的犯罪事实。

房产证,是池小安亲手偷的,转交给了我。

录音笔,是倪晚晚亲手放的,复制给了我。

而我,会干干净净地脱身。

因为我从未出现过晚江镇,从未见过池小安和倪晚晚。

  • 目录
  • 加入书架
  • 字号
  • 背景
  • 手机阅读
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