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26章

  • 寻找莉莉安
  • 赵大发
  • 2454字
  • 2022-05-19 01:02:10

自从上次我策划了与倪晚晚的偶遇,我预判到三天内她会来找我。然而我十分清楚她来找我的目的,她为了温念秋而来。

倪晚晚约我在melody酒吧见面,这里算是一个静吧,没有DJ没有狂歌热舞,大厅零零散散的卡台上坐着的观众不是很多,只有舞台中央一个歌手在唱着一首舒缓的民谣。倪晚晚坐在大厅一个隐蔽的角落里,桌上摆着两杯水果酒,她打扮很靓丽惹眼,眼皮一层浅金色的眼影,珠光在跳动的彩灯下闪闪发亮,我坐在她对面依然能闻到她身上浓重呛人的香水味道。

“你好,魏巡。”她笑起来对我打招呼。

“你好。”我说。

“你想喝点别的吗?”她笑着问。

“不好意思,我开车了。”我说。

“哦,那没关系。”她有点失望的语气,然后去吧台端来一杯果汁放在我面前。

“谢谢。”我直截了当地问:“你找我有什么事?”

她的神情有一丝拘谨,眼神飘忽不定地打量着我。

“你有什么事?”我再次问。

“我想着我们交个朋友嘛,我今天心情不太好,所以找你出来聊聊天,我不知道有没有打扰你,让你不开心?”她脸上带着羞涩很小声地说。

“没有。”我礼貌地笑了笑,之后开始回答了几个无聊的问题。

“你这么帅,一个人来晚江镇,你女朋友会不会不放心呀?”她面带笑意,故意打探起来。

“我没女朋友。”

我看见她身体稍微放松下来。

“我觉得追你的女孩肯定很多很多。”她紧盯着我,语气欢快不少。

我无奈地笑,摇摇头。

“你是哪里人?”

“山东的。”我答。

“你现在住在哪里呀?”

“酒店。”

“你平时有什么爱好吗?”她继续问。

“赚钱。”我说完不禁笑出了声。

“跟你相比,我男朋友很幼稚很幼稚,经常对我冷暴力。”她叹气说。

我不为所动地拿出手机看这工作群里的未读消息,她见我对她的感情问题毫无兴趣,不得不尽快转移新的话题,她上身凑过来,对我说:“我真的认识温念秋。”

我抬眼平静地看了她一眼,表示听到了。

她干脆直接拿起手机对着我,屏幕上是温念秋和倪兴杰很正常的合影,一脸真诚地说:“温念秋是我哥哥的高中同学,我真的认识她,没有骗你。”

“这么巧。”我假装说,然后收起手机,淡定地问:“你和她很熟吗?”

她像拨浪鼓般使劲地摇头,“我恨不得她马上人间蒸发!”

我不动声色地看着她,继续引诱她展开这个话题。

“听你这意思,你也是她的债主?”我问。

她冷笑了一声,“真的不知道我哥哥上辈子是不是欠她的,这辈子遇见她这样的女人一直缠着不放!”

“她欠你哥的钱。”我故意用肯定的语气说出这个笑话。

她连忙摆手解释:“不是不是,温念秋没有欠我们的钱,是她这么多年一直在勾引我哥哥!现在我哥哥已经结婚了,她还是不知廉耻的倒贴!”

我点了一根烟,放松地倚靠在椅子上,继续听她没完没了地发牢骚,就像启动锄草机一样喧杂,虽然很让人心烦,但是有用的信息量颇多。

“我特别特别讨厌温念秋,他们念高中的时候我就认识她,那个时候我哥哥经常攒钱给她买礼物,还骗走我的零花钱给她买新衣服之类的。我妈妈不同意他们来往,说温念秋是不祥之人,会给身边的人带来噩运,因为他亲生父母在早些年好像意外去世了,她现在的爸爸是养父。”

我一边平静抽着烟,一边平静地听。

“自从我男朋友提醒我温念秋这次回来经常找我哥哥出去,可能不是正经关系,我就发现我哥哥不对劲,他每天晚上回家呆在卫生间里很久很久,还不是去自己房里的卫生间,他偷偷摸摸背着我嫂子,说明他已经陷进去了!我不能容忍那个贱女人毁了我的家!”倪晚晚越说越激动,几乎要吃人的架势。

“你男朋友怎么知道的?”我问。

“他和温念秋是老邻居,有几次他在外面看见温念秋跟我哥哥犯贱。今天我跟我哥哥提起她,让他们别再来往,可是我哥哥死活不同意!如果让我嫂子知道他们的事,我家就彻底完了!”她用无比夸张的语气自己吓自己,不断预想最坏的结果,继续说:“而且我嫂子已经怀孕了,我哥哥的工作是他岳父安排的,我爸妈生意资金也是我嫂子娘家人投的,包括现在住的大房子都是我嫂子家的,她娘家人在晚江镇有权有势,如果被她知道,以她眼里不揉沙子的性格,我们一家人的下场一定会非常非常惨!”

她这几段废话里我只在意一个字,惨。

“如果温念秋想这么做,她应该会不达目的誓不罢休。”我故意吓她,然后在烟灰缸里摁灭烟头。

“我该怎么办?”她叹气着喃喃自语,独自郁闷地喝下一口酒,然后似乎是想起来我和温念秋的关系,问:“你和她有什么过节?她为什么欠你钱?”

“她害我家破人亡。”我不紧不慢地说:“她也可能用同样的手段害你哥。”

倪晚晚震惊地愣了半天,小声地重复:“家破人亡?”

我点点头。

“你能不能跟我说清楚是什么意思吗?”她小心翼翼地看着我。

“暂时不能。”我冷漠地说。

“如果温念秋不还你的钱,你怎么办?”她认真地问。

我假装思考,对她说:“没什么好办法,只能找找她的把柄。”

她激动地说:“她勾引我哥哥这不算是把柄吗?”

我不由得笑了笑,喝下一口果汁,低声说:“你没有证据证明温念秋是你哥的情人,这些在我眼里都是空谈。”

“我可以找啊!”她信誓旦旦大声说。

“怎么找?”我用挑衅地语气问。

“我可以趁我哥哥不注意拿走他的手机。”她说。

“如果手机里什么线索都没有呢?”我反问。

“那...”倪晚晚恼怒的气焰一瞬间停了下来,“那怎么办?”

我冷静地继续等待她的下文。

“帅哥,既然你是来晚江找温念秋算账,你能不能帮我?”她眨眨眼睛,投来看似无助的目光。

我故作犹豫,沉默片刻。

“我们有一个共同的目标就是温念秋。”她特意强调。

“你哥是律师,警惕性应该很高,这个办法可能有点风险,但是成功率百分之百。”我成功点燃了倪晚晚斗志昂扬的决心。

“是什么办法?”她手握酒杯,出神地问。

“你可以弄一只录音笔,事先打探清楚你哥和温念秋什么时候会见面,在确保万无一失的情况下,提前放在你哥每天带在身上的公文包里,最好是收音效果最好的那一种。”

我说得无比坦然,光明磊落。

倪晚晚盯着手中的酒杯陷入思索,然后,坚决地迎上了我的目光。

“好!”她大声说道。

“如果一切顺利,你把录音笔的内容复制给我一份。”我提醒她。

“好。”

我换了一个正式的坐姿,对她说:“你放心,今晚你说的这些秘密我会替你保守,所以你也不要让任何人知道你见过我。”

倪晚晚坚定地点点头,心领神会地对我笑起来。

  • 目录
  • 加入书架
  • 字号
  • 背景
  • 手机阅读
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