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24章

  • 寻找莉莉安
  • 赵大发
  • 2575字
  • 2022-05-17 14:05:25

两天后,天空下透了所有的雨终于彻底放晴,高温随之而来。

池小安如期约我见面,我关掉电脑快速换好衣服,驾车来到晚江岸边。

午后的江边人烟稀少,我将车子停在一棵大树下,头顶满树韶光,没多久在摇晃的视线里,我看见了池小安,她穿着一条简单的裙子,这是我第一次见她穿裙子,长发迎风,她走路的姿势很好看,不扭捏,不做作,我一眼就认出了她。

我朝她招手:“小安,这里。”

她大步跑过来,脸颊红晕,额上的发丝被汗水浸湿,喘着气调侃道:“今天升温啊,简直热到火山喷发。”

“下次我们可以找个咖啡厅见面,外面太热。”我说。

她朝我露出一个小小的邪恶的笑脸,“我们见面是秘密,江边人少哦。”

我见她额头冒出一层细小的汗珠,立即从车里拿出一瓶茉莉花茶递给她,她二话不说,直接拧开大口喝了起来。

我眉开眼笑,不忍打扰她。

“慢点喝。”我说。

我难以置信地看着她瘦小的身体几乎一口气喝光了一整瓶饮料,这惊奇的肺活量让我乐不可支。

她狠狠打了一个饱嗝后,皱眉问我:“你笑什么?”

“没人跟你抢。”

池小安白了我一眼,将空瓶放在车门下面的储物空,然后站在我身旁,她粗鲁地擦了擦脸上的汗水,得意地对我说:“我今天得到的信息量颇多,都是你感兴趣的。”

“是吗?我洗耳恭听。”我看着她闪烁的眼睛。

“你想要我说简单点还是具体点啊?”她歪着脑袋故意问。

“具体点。”我说。

她特意清了清嗓音,仰起头慢慢悠悠地说:“温念秋现在没有男朋友,但是,她应该有不少的追求者,你也知道,你们男人呢都喜欢她那一款的。”

“她是哪一款?”我问。

池小安做出一个嗤之以鼻地表情,她摊摊手撇撇嘴,讽刺地说:“就是肤白貌美大长腿呀。”然后一副不屑与之为伍的样子,冷笑道:“俗不可耐!但很符合大部分男人的审美标准。”

但是这话的弦外之音,她像是在鄙视我的品味和眼光。

“也有不少男人喜欢像你这一款。”我哄她开心。

池小安眼前一亮,看了我一眼低头抿嘴笑了笑,自嘲道:“那可能是他们眼瞎呢。”

“也许你身边就有一个。”我侧目望着她说。

“是谁?”她的语气充满惊喜。

“陪你一起抽烟的男孩。”我笑着说。

池小安闻听后立刻像泄了气的皮球般沮丧,叹息说:“他啊,他叫陈宵林,一个正事没有,屁事一堆的混小子,人家有女朋友的,再说,我不喜欢他那种类型。”

“你喜欢什么类型?”我仔细地观察她的脸,饶有兴趣地问。

“我喜欢聪明的。”她的声音高亢起来,停顿了一下,又骄傲地说:“可我身边的男孩都是傻蛋,我没兴趣跟他们谈情说爱,浪费时间,也很掉价,我绝对不会因为无聊寂寞就随便找个人恋爱的,我说过,我要等。”

我静静地看着她。

“回归正题。”她双手交叉在胸前。

“好,还有什么?你继续。”我说。

“温念秋这次回国没打算要去青岛,大学同学她都断了联系,只有家里的几个人知道她回来。”她说。

“然后呢?”我又问。

“她说学费之类的都是课余时间自己打工赚的。”池小安冷笑一声,“狗屁!我不信。”

当然,魏常青生前给她的钱财足够她在英国挥霍几年。

“她还说她毕业后会回国工作,大概是七月中旬左右走。”池小安说。

“你姐在晚江有没有最好的朋友?”我问。

池小安思考了一会儿,认真地说:“我猜就是她那个高中同学,叫倪兴杰,只有他知道温念秋回国,他们还约见了几次,很巧的是,他妹妹倪晚晚跟我也是同班同学。”

倪兴杰,倪晚晚。

以我对温念秋这个人的调查经验来看,这两个人从未出现过。这也让整个局面发生了戏剧性的转折。

“你计划的第二步是什么?”池小安好奇地问。

我要求池小安为我拿到温念秋出国留学前准备的一些手续资料,如果她还保留至今,这将是我唯一能在她那里找到关于我父亲最后的一丝信息。

并且最重要的是,我要拿回不属于温念秋的任何一件东西,任何!

“你到底喜欢温念秋什么?”池小安忽然问道。

寻找真相的过程就像是在时光河流上漂流,把每个日子刻在舢板上,已经记不清楚那些刀痕为什么如此深,深到一切波浪都无法抹平。它们沉寂在水面之下,只有自己看得见。

“我想问你一个问题,你觉得人生的意义何在?”我无动于衷地转移话题。

“这个问题太大了,我没想过。”她说。

“现在想也不迟。”我提议。

她认真琢磨一番,得出结论:“我觉得人活着总要有点价值吧,最起码让自己在乎的人快快乐乐。”

“如果我没猜错的话,你说的在乎的人是你爸爸,对吗?”我一语言中。

“是。”她立刻说。

“既然这样,你就应该相信你此刻的决定没有错。”我用鼓励地语气说。

“你是在暗示我什么吗?”她眨着眼睛,谨慎地看着我。

“你忘了我说的吗?知道越多,痛苦越多。”还是那句至理名言,百利无一害。

她莞尔一笑:“你是让我完完全全的相信你这个合作伙伴,只有相信你,你会带走温念秋,我才能让我爸快乐。”

我不禁伸手轻拍她的头发,夸赞道:“冰雪聪明。”

“那你的人生意义是温念秋吗?”池小安要命地问。

“我想清醒的活着。”我无奈地笑。

我们身边没有战争,没有瘟疫,没有武器,没有硝烟和末日,但是我踏入晚江镇的第一天开始,这一切都在无声的缠锢着我。

当晚我将倪兴杰和倪晚晚两个人的名字发送给Conor,夜里十一点半他打来微信视频,接通后,用他蹩脚的音调跟我打招呼:“嗨!bro,好久不见。”

“好久不见兄弟。”我打开台灯,坐直了上身。

“我打扰你休息了吗?”他问。

“没有,我还没睡。”我说。

Conor发来两张他们兄妹俩的证件照片,认真地说:“我查到了一些关于他们的消息,杰24岁,他结婚了,是个lawyer,工作地点叫,广和律师事务所,老板是他妻子爸爸,妻子名字叫李念,怀孕没有工作。晚17岁,是个高中生。他们一家人都住在新余街176号的小区,叫做锦江新城。”

“谢了兄弟,你们最新店铺的运营费我少收10%。”我笑着说。

“真的吗?”Conor坏笑起来。

“一言为定。”我说。

“等你回BJ我们约。”

“好,BJ见。”

第二天我在百度地图上查找那家叫广和的律师事务所,车子停在马路对面的商店门口,我站在路牙边抽着烟,默默观察着事务所进出的人,终于在上午十一点左右看到了倪兴杰和他老婆,他们从事务所出来一同上了一辆银色奥迪车,我踩灭烟头立即紧随其后,一路跟到一个高档小区就是Conor所说的锦江新城。

这期间我到一家饭店快速吃完午饭,返回车里时,我看到了倪晚晚,她穿着与池小安一模一样的校服裤子,手上拿着校服外套,值得一提的是,她挽着一个男孩,是那个曾在坡路陪我到深夜的陈宵林。

这一刻理清了所有人的关系后,我快心遂意地点了一根烟,打开车窗阳光万里,路边鲜花盛放,我想,经历绝望的事情多了,反而看出了希望。

  • 目录
  • 加入书架
  • 字号
  • 背景
  • 手机阅读
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