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23章

  • 寻找莉莉安
  • 赵大发
  • 2888字
  • 2022-05-17 00:32:34

晚江镇这个北方小城,看上去很旧。但建筑有些自己的特色。往北去十几公里,就是蜿蜒绵长的晚江。

北方的夏天有很大的风,出乎我意料之外的是这里经常下雨,而我极度不喜下雨天,没有什么特殊原因。

我的车照常停在这条日落大道的坡路上,但今晚比较走运的是,没多久我就看到了池小安,她穿着宽大的蓝色校服,怒气冲冲,与身边那位小兄弟拉扯半天,之后两人一同坐在栏杆上抽着一根烟。

在我看着池小安的时候,她也正好看着我,我们对视了好长时间,谁也没有认输先转开目光。

我对她的魄力极为感叹,对她来说,我只是万千过路人中的一个,但她却有坐上我车的勇气,并且毫不掩饰对温念秋的厌恶,她甚至误以为我就是温念秋的前男友。

“前男友”这个标签自始至终都是池小安自以为是的判断,我将错就错,因为这也是我接近她最佳最快的切入点。池小安有着与同龄人不一样的独特的性格,她非常大胆,果断,在我身上她可以实现足够的挑战感,擅长用她一贯讥讽的语气来警告我温念秋到底是什么样的女人,是否值得我这个“前男友”去挽回。

我与她达成协议的那天傍晚,地点选择在晚江边,天空一直下着雨,我母亲去世的某一年的某一天,仿佛在此刻被复制,只是没有雷电。

豹子虽然跑的是最快,但是有条件的,首先它的速度只能保持很短时间,很快就累了,但是羚羊非常灵活,总是拐弯抹角地跑,所以只有闪电一击,以迅雷不及掩耳的速度制服猎物,否则被对方早早发觉有所预备,或者追赶的时间长了,豹子很难抓到猎物。

没什么可废话,我抽完一根烟,冷静地说:“小安,如果你能帮我了解更多情况,我可以给你相应的回报。”

池小安吃惊地看着我。

我继续说:“可以是你想要的一切,只要在我能力范围内,我都会给你。小安,我希望你能理解我对你姐的执念,她对我来说非常重要。”

池小安还没有完全反应过来我的话。

“我可以给你钱。”我低声试探。

池小安坐在副驾驶那里不动,背挺得直直的,意味深长地看着我,慢悠悠地大声问:“你要跟我说的就是这件事吗?帮你挽回温念秋?”

我关掉雨刷器后,机械版的声响消失,整辆汽车都被雨水不停地击打,我轻松地说:“你放心,事成之后,我会永远消失在你的世界里,你相信我。”

她机灵地反问:“你知道我还未成年吗?”

我盯着她的眼睛,低声纠正说道:“我也知道你现在恨不得温念秋马上消失在你的世界里。”

“你什么意思?”池小安果然中招。

我凑近她,语气顽劣地说道:“因为温念秋纠缠你父亲。”

池小安像是吓得一身冷汗,她紧张地捂住了嘴巴,眼神就像是被什么东西粘住了一样死死地固定在我的脸上,呆滞而又惊艳。

看来,我的猜测没有错。池小安对什么都清楚明白,才会如此厌恶温念秋。

我轻声说:“小安,我们合作吧。我得到我想要的结果,而你也能如愿以偿,这是双赢。”

关于这场合作,两万元的报酬对我来说无关痛痒,但是对池小安来说可以是一盘肥美的肉。在成年人复杂的思维里,她只是个孩子,我只需要三言两语,她便会被我轻而易举地带进一个漩涡里。

在送她回家的路上,天色已完全暗下来,我连上车载蓝牙放了一首歌《没离开过》。

“你为什么总喜欢听一些老歌?”她问。

“大概是耐听吧。”我说。

她不为所动地看了我一眼。

“你不喜欢听吗?”我立即问。

“我不喜欢。”池小安干脆地回答。

“要不要换一首歌?”我提议。

“不用了。”她的目光紧紧盯着车载屏幕的歌词正看得出神。

沉默片刻,她忽然问我一个奇怪的问题:“你也没离开过吗?”

“什么?”我没搞清楚。

“我问你是不是没离开过?”她大声重复一遍。

我无奈地笑起来,“你指的是什么意思?”

“你说呢?”她挑眉问。

我故意转移话题:“车里的冷气是不是有点大,你冷吗?”

她转了转眼珠,“你可真会装糊涂。”

她开始沉默起来,我转头看着她正在努嘴瞪眼,一副郁闷至极的样子。

“你想什么呢?”我问。

“这首歌的编曲好像与爱情无关,但是很神奇的是,听着却像在感叹爱情的伟大和无私。”她的语气更像在感叹,她继续问我:“你说,爱情最大的魔力是什么呢?”

我将车速减慢下来,并假装思考一番,对她说:“长生不老,起死回生。”

“胡扯!”她没好气地说。

我捉弄得逞地对她笑。

“那你说说,正确答案是什么?”我问。

“我对爱情一无所知,没资格发言。”她淡淡地说。

我看了一眼她稚气未脱的脸。

“你没有谈过恋爱吗?”我饶有兴趣地问。

她使劲摇了摇头,“没有。”

“你有喜欢的人吗?”我放慢车速,盯着她问。

她再次摇头,“也没有,我身边有很多同学都早恋,他们可能天真的认为彼此是对的人,又或者他们只是无聊寂寞想感受一下爱情的滋味,晩江镇这么小我怎么能断定就是彼此最对的那个人呢?等我长大了,我的判断力和自控力变得成熟,到大城市我会遇到各种形形色色的人,爱情也就会自然而然的到来,所以我一点也不着急,慢慢等。”

此刻忽明忽暗的灯光跳跃在她的脸,随着呼吸律动慢慢起伏,我多看了她几眼。

我没想到她会是一个如此清醒的姑娘。

“我想问你一个问题,你要如实回答我。”池小安格外认真起来。

“你问。”我立刻说,然后调小音乐的音量。

她身体凑过来,用一双大眼睛定定地看着我,很小声地问:“你是怎么知道温念秋对我爸有那种心思的?”

“我要说我猜的,你信吗?”我也认真地答。

她继续盯着我,缓慢地,摇了摇头。

“你到底是谁?”她眯起眼睛来,探询地打量我。

“现在又问是不是有点晚了?”我观察着她倔强的模样,提醒她说:“交易定金已付,你的秘密我也知道,咱俩现在同坐一条船,信任最重要。”

我听见池小安很轻很轻地叹了一口气,然后老老实实的在副驾驶坐直身体,并安静地像一只乖巧的兔子。

过了很久,大概快到坡路的最后一个路口时,她忽然大声对我说:“我怀疑你是从天上掉下来的。”

“那是猪八戒,不是我。”我笑着说。

“你在晚江镇的这些日子会一直住在香榭酒店吗?”她问。

“是的。”我答。

“你父母知道你来晚江镇吗?”池小安问。

“知道。”我低声说。

“假如我搞砸了你的计划被温念秋发现,你怎么办?”她问。

“那就换其他计划。”我不假思索地回答:“只要你按我说的做就行。”

“假如温念秋不再信任我呢?”

“但是她一定相信你父亲。”我胸有成竹地说:“这样看来,你应该不会搞砸。”

她若有所思地点点头。

“假如温念秋在英国有男朋友,你怎么办?”她坏笑地问。

“我不在乎。”我平静地说。

“我可以问温念秋关于你的事情吗?”她继续问。

“你不准在她面前提我,一个字都不行。”我严肃地命令她。

池小安翻了翻眼皮,兴致全无,没好气地说:“真无语。”

然后她再次用她拿手的自以为是的总结:“你肯定是做了什么对不起温念秋的事,才不敢去见她,你劈腿了吧?”

“我没有劈腿。”

说完我哈哈大笑,不得不说池小安的身上有一种妙不可言的魔力,她的思维逻辑像是无时无刻都在过山车,分分钟让人体验天马行空的紧张快感。

所以,我对她的兴趣根本不止于此。

雨势变小了不少,我将池小安送回到超市门口,她拿上雨伞临下车前对我说:“江边是个好地方,人少很清静,我们下次见面还定在那里吧。”

“好。”我笑着说。

“那你等我的微信消息。”她又说。

“好。”

“再见。”她笑起来。

“我等你,小安再见。”我轻声说。

池小安愣了一秒钟,像在怀疑自己是不是听错了,如果不仔细看根本不会发现,她抬眼注视我的那个瞬间,眼神里带着不可思议。

  • 目录
  • 加入书架
  • 字号
  • 背景
  • 手机阅读
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