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5章 (14)

  • 寻找莉莉安
  • 赵大发
  • 3116字
  • 2022-04-27 13:10:34

我推开香榭酒店一扇大门的那一刻,再次看见了门口的陈宵林。

他一路跟踪过来,浑身被雨水淋透,用一种鄙夷恶心的目光狠狠地盯着我,说出一句话恶毒无比的话:“池小安,你是鸡吗?”

我惊愕万状地愣在原地。

“你这么玩,很刺激吗?”雨水从他的发梢急流落在胸膛上,他冷冷地问:“你了解那个人吗?你知道他是好人还是坏人?你们什么时候搞在一起的?”

“你他妈胡说什么?你是不是疯了!”我咬紧牙关瞪着他。

“他一次花了多少钱,我也可以给你,走,我们现在就进去开房!”他说完使劲儿抓住我裙子袖口。

我一把推开他,喊道:“你给我滚开!”

陈宵林用嫌弃的眼神上下打量我,冷笑着说:“你图什么呢?钱吗?还是想知道跟男人上床是什么滋味?我教你啊!”

“我跟你没什么好说的!”我转过身要走,被陈宵林一把抓了回来。

“你心虚什么?”他继续挑衅我:“你别只便宜了外人,咱俩可是十多年的交情,我可以满足你。”

“放你妈的屁!”我扯着脖子骂。

“不就是钱吗?你开价,我可以给你更高,你想怎么玩,全套吗?”陈宵林用厌恶至极的语气说:“你他妈已经烂透了吧。”

“陈宵林,你再敢骂我一句我就宰了你!”我吼道。

“我眼看着你甩开我,然后上了他的车,眼看着你们一起进酒店!我他妈几乎每天都从你家那条小路回家,为的就是看看他是不是来找你麻烦!刚才他说看老房子,哈哈哈哈,你们合伙耍我啊?我想起来了,上次在酒店附近我看见你跟一个男的就是他吧,你们早就搞上了对不对?”

“我跟哪个男人来往都轮不上你说三道四!”我攥起拳头。

陈宵林对我失望透顶,阴森森地警告我:“池小安,别说我没提醒你,我看那男的不像什么好人,到最后你别把自己玩死!”

说完他转身大步走进雨里。

傍晚时分雨停了,天边的火烧云即将消散,只留一条窄窄的光,黑夜已经近在咫尺。庆幸的是,温念秋对丢失的房产证丝毫没有察觉。

那天夜里我早早就睡下了,还梦见了我妈妈,这好像是我很久以来第一次梦见她,她的样貌跟老照片一模一样,她在我头顶上空像一朵云轻轻漂浮着,长头发散落在空中,眉毛像弯弯的月芽,皮肤在阳光下透亮的发光。

我试图靠近她,她朝我弯下轻柔的身子,这是我第一次可以如此近距离地看着她的脸,她对我温柔地笑,伸出一只手,在我的额头上轻抚了一下,我绷直身体,一动不敢动,生怕她会无端端地消失。

她的手忽然离开我,死死掐住自己的脖子,狰狞面目,呜咽的声音断断续续响起:小安,你,快救救妈妈。”

我使劲跳脚伸手去抓她,可是怎么抓也抓不到。她的脸在我眼前无限放大,突然,她不知道从哪里掏出一把小刀,一下子挑破了自己的喉咙。我吓得失声尖叫,一瞬间,大量红色的血液喷进我的嘴巴、鼻孔、耳朵。我在那个奇异的梦里几乎死于窒息,直到陈宵林的电话把我吵醒。

“小安,我有惊喜给你,你要吗?关于那个男的。”

我还在那个惊悚的梦里,整个人呈假死状态,喉咙半天发不出声音。

“感兴趣吗?”

“你搞什么名堂?”我问。

“我在melody等你,你最好快点来,过期不候。”陈宵林挂掉电话。

我看一眼手机时间,此刻是晚上八点半。

陈宵林坐在一楼的卡台上,一副好戏登场的模样等待着我的出现。

“你找我来干嘛?”我问他。

“小安,你跟我来,保证是个大大的surprise!”陈宵林神秘地说。

他带我穿过人群,走向二楼的vip包厢走廊,一直到最里面的一个包厢门口,巨大的房门中间有一处长方形的钛金玻璃,仔细看可以清楚的看到里面的情况。

陈宵林站在我身旁,让我蹲下来观察包厢的房间,我听见他俯身小声问:“你看见谁了?”

魏巡,还有,倪晚晚。

我全身感到一阵濒临虚脱的压抑,像是有千百颗小碎石硌着胸口。

“看到这样的组合,你心里什么感受?”他讽刺地说。

我默不作声。

陈宵林低声说:“小安,我说了,这男的绝非善类,你最好离他远点,你和他不是一个世界的人。”

我竟然感到了难过。说不出的,既非醋意,也非恨意,只是单纯的难过,就好像“我和他不是一个世界的人”是一句厉害的咒语一样。

此刻发胀的脑袋充满各种喧杂的声音,我不断急促呼吸,就快要失去意识。

“我想吐。”我艰难地忍耐这种糟糕的生理反应。

“你应该去屋里吐到他脸上。”陈宵林狡猾地笑。

我忍无可忍地扶着墙面吐了一口苦水,因为我从中午到晚上水米未进。

“你要不要进去找他算账?我替你打。”陈宵林不怀好意的说。

我粗鲁地擦了擦嘴,大步离开了那里。

陈宵林追了上来,大声问:“你来都来了,不打算当场捉奸吗?”

“你在问你自己吧?”我冷笑一声。

“我操,倪晚晚是我玩剩下的。”他豪气地说:“如果我要收拾他,我也是为了你!”

走下楼梯陈宵林拦住了我,“别着急回家,喝一杯?”

喝就喝,谁怕谁。

酒吧一楼的舞台上坐着一位漂亮姐姐唱着情歌,头顶的彩色转盘灯光色不断的变化,光束打在每个人的脸上,谁也看不清谁的眼睛,这一刻,世界仿佛变成了一片汪洋大海。

服务生很快送进来酒、果盘和小吃,啤酒一一打开,在卡台的桌上排成一小排。

“干杯!”陈宵林对我举瓶。

我微笑,与他碰杯。

喝下一口啤酒后,陈宵林观察我一番,认真地问:“你不好奇吗?”

“你说说看,他们是什么关系?”我淡淡地笑。

“你用脚指头想都应该想明白,他们是互相勾搭的关系!”他大声说。

“你是怎么发现他和倪晚晚的?”我问。

陈宵林仰头又喝下一口酒,不紧不慢地说:“上午咱俩吵架之后,我越想越他妈来气,没多久我就又折回香榭酒店了,我就想知道那个人到底是谁?他对你有什么企图?我就给前台服务员二百块钱,告诉她如果那个人出门就马上联系我。”

“你躲在哪了?”我立刻问。

“酒店旁边的网吧呗。”他说完用牙签扎了两块西瓜大口吃起来,“我打了一天的游戏。”

“然后呢?”

陈宵林眼睛放光,他凑近我,表情带着一丝兴奋,说:“差不多晚上七点半吧,我接到电话说他出来了,我就一路跟着他到这儿,一楼没找到他,我在二楼挨个包厢偷看,真没想到他泡上了倪晚晚!”

“你之前有没有听倪晚晚说过认识他?”我问。

陈宵林思考了一下,摇摇头。

“我跟倪晚晚分了。”

我有些烦闷地喝了一口酒。

“他叫什么名字?”陈宵林忽然问。

“艾伦。”我脱口而出。

“艾伦?”陈宵林冷哼了一声,点了一根烟,“听这狗屁名字就不是什么好鸟!”

我竟然觉得赞同,笑着对陈宵林点点头。

“他经常把车停在小路就是找你吗?”

“也许吧。”我漫不经心地回答。

“他是哪里人?做什么的?”

“BJ的,做什么工作我不清楚。”我撒谎说。

“你可能被骗了。”陈宵林认真地对我说:“你听我的,及时止损,离他远点。”

我默默地在心里盘算魏巡开启的这场游戏,目前为止,我拿到了一笔钱,最后好像没什么可损失的。

“你和他怎么好上的?”陈宵林戏谑地看着我。

“我和他不是那种关系。”我说完喝下一口啤酒。

陈宵林犹豫了一下,眼神尖锐,很小声问我:“小安,你们是不是,做了?”

“没有!”我毫不犹豫飞快地回答。

“那你去酒店找他干什么?你们两个孤男寡女在房间里什么也没做?”他狠狠地盯着我的眼睛,“你骗人的技术太low了!”

“我最后说一遍,我和他不是那种关系。”我平静地看着陈宵林。

“妈的!”陈宵林大骂一声:“都他妈这个时候了!你还不说实话!你让渣男当傻逼一样玩弄很爽吗?”

渣男这个词用在魏巡身上实在讽刺,他明明在我面前一直是痴情又专一的男人。

“喝酒!”我用酒瓶碰陈宵林的酒瓶!

两瓶啤酒很快下肚,我也很快有了醉意,最明显的状态就是尿急,我站起身来,独自走出人声鼎沸的大厅。我问服务生洗手间在哪里,他指给我方向。

我在洗手间足足呆了有二十分钟。

什么叫你知道的越少,痛苦就越少?这都是什么狗屁逻辑!我必须要知道,在这个世界上,到底有多少事是我所不能知晓的,又到底有多少秘密,是魏巡一定要独自背负的。

想到这,我从洗手间里走出来,下一秒猛然间被一个人用力扯到一边,他的脸离我很近,冷厉的眸子盯着我的眼睛,我整个人就像被电击中了,浑身发颤。

“你跟我走!”魏巡低声命令我。

  • 目录
  • 加入书架
  • 字号
  • 背景
  • 手机阅读
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