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4章 (13)

  • 寻找莉莉安
  • 赵大发
  • 3513字
  • 2022-04-26 12:43:49

天气预报说今天有雨。

上午九点,我换上一条连衣裙,扎起马尾,挎上背包,准备出门。

西方的半个天空渐渐被绵延的乌云覆盖,空气里可以嗅到大风湿热的气味,强烈的低气压让无数鸟儿像无头苍蝇一样东藏西躲,让人心里发慌。

陈宵林就蹲在超市前的马路边,悠闲地抽着烟,回身看到我时,他立即弹飞烟头起身朝我走来。

“小安,你干嘛去啊?”

“我啊,我想去逛逛街。”我飞快地说。

他指了指头顶的乌云,提醒我说:“快下雨了。”

“我带着雨伞呢。”我问:“你是在等我吗?”

他朝我身后的超市看了一眼,小声说:“你跟我来。”说完将我拉走。

陈宵林停在栏杆旁边,警惕地回头看了一会儿,认真地对我说:“小安,那辆车又来了,我敢发誓,他就是冲着你家来的。”

我绕开陈宵林,飞快地朝路边走了几步,发现魏巡的黑色汽车赫然出现在对面的石墙下。

天空没有太阳,整个世界变得黯淡无光,但我依旧能看见魏巡的眼睛,在挡风玻璃后闪闪发亮,我甚至能看得到他在对我笑。

此刻的风夹带着雨点,东一点西一点的乱撞,树上的鸟儿惊得振翅狂飞,而我也不自觉地笑了起来。

“你相信我!”陈宵林来到我身边大声说:“半个小时之前我看见他下车了,在你家超市门外转悠了十分钟。”

“是吗?然后呢?”我含糊地问。

“小安,咱俩现在就回去把这件事告诉池叔。”他义正言辞地说。

“不行!”我大声喊道。

我只差这一步就能拿到魏巡的钱然后让温念秋彻底滚蛋!我决不能让任何人坏了我的好事。

“为什么不行?”

“这件事你不要管,他不是冲我来的。”我急吼吼地说:“你千万不要告诉我爸!”

“你什么意思?”陈宵林皱眉看着我。

我紧张地转过身去。

他扯住我的手臂将我拉回来,“那是冲谁?我问你话呢!你怎么知道他不是冲着你来的!”

“你赶快走吧,我要去逛街。”我不看他的眼睛。

“我陪你去,去哪都行,你随便逛。”他冷着脸说。

“不用。”我低声说。

“池小安!”陈宵林握住我的手臂,愤怒地喊:“你别给我装糊涂!我他妈担心你!”

我下意识地退后一步,并第一时间看向魏巡,我们的视线相撞,他立即下了车,然后朝我们走了过来。

此时稀疏的雨点砸在我的脸上,我的心脏开始没来由的狂跳不止。

魏巡走到我们的身边,陈宵林忽然挺身而出,挡在我身前,语气挑衅地说:“哥们,你到底谁啊?这一个多月你总在这条路附近瞎转悠什么?”

魏巡侧脸看了看我,冷静地对陈宵林说:“你别紧张,我就是过来看看老房子。”

“什么老房子?”陈宵林立刻问。

魏巡继续瞎掰:“这女孩家的房子是我爷爷几十年前的旧居,我在这里出生的,我爷爷去世后,我只想过来看看,别无他意。”

“你少给我瞎扯淡!我在这片区生活了十几年,从来没见过你!”陈宵林大声说。

“我们一家人已经搬走二十多年了,你还没出生。”

“你怎么证明你说的话?”

魏巡挑眉说:“我没必要向你证明。”

“你撒谎。”陈宵林冷笑。

“我不认识你,所以我没理由骗你。”魏巡说。

陈宵林依然没有放下戒备,“现在这个房子早就换了主人,你没什么可看的,赶紧走吧!”

魏巡瞄了我一眼,低沉的声音响起:“是的,我很快就走了。”说完他看了一眼时间,然后转过身打算离开。

陈宵林歪着脑袋大声问:“你叫什么啊?”

魏巡站在细雨中,没有回答,冷厉的眼眸让人打颤。

我紧紧抓住背包,然后转过身朝下坡跑去,身后传来陈宵林的呼喊,我在雨中飞奔,像森林里迷路的小鹿,我不断不断的在心里默念魏巡的那句:我很快就走了。

直到第二个转弯的路口,魏巡的车鸣声响起,我喘着气站在路边,在雨中艰难睁大眼睛看向魏巡的脸,我们在彼此的眼睛里狂笑不止。

回到香榭酒店,魏巡打开了房间内所有的灯。

我再次坐到窗前的椅子上,魏巡洗了洗手,问我:“小安,你想喝点什么?有茶,咖啡,水还有饮料。”

“饮料吧。”我说。

老实说,魏巡的房间出奇的整洁,根本不像是独居男人的生活习惯,他的衣物总是摆放的整整齐齐,连被褥都不见多少褶皱。

他从柜子里拿出两罐可乐递给我一罐,然后坐在我对面,他打开可乐喝下一大口,神采奕奕地脸上让我一直目不转睛地看着他。

“本来我想着今天晚上带你去山顶,可惜今天下雨,晚上可能没有星星。”

“看星星吗?”

他点了点头:“就在晚江北边的那座山。”

“天气预报说今天小到大雨呢。”我有一丝失望。

“这个小镇明明在北方,为什么夏天这么多雨?”他叹气说。

我胡扯一句:“也许是纬度的原因。”

“改天我带你去。”

“好啊。”我笑着说。

魏巡沉默了一会儿,他轻声咳了几声。

“你感冒了吗?”我问。

“昨晚没休息好,嗓子有点不舒服。”他答。

“你有没有吃药?”

“没事儿。”他静静地看着我说。

“你今早去下坡那里看见温念秋了吗?”我问。

魏巡脸色骤变,像深海漂浮的乌云,他面无表情地说:“没看见。”

“我把你要的房产证拿来了,但是你需要回答我几个问题,我才能给你。”我认真地对他说。

在魏巡沉默无声的视线里,我更加坚定自己要弄清真相的决心。

他像是做好了一切准备,移动了一下椅子,调整好坐姿,并且目光如炬的看着我的脸。

“你问。”他说。

“你的计划结束了吗?”

“是的。”他回答。

“以后不需要我再做什么了吗?”我问。

他点点头。

“你和温念秋和好了吗?”我问。

他朝我露出一个有些残酷的笑容。

我继续问:“那你打算什么时候离开晚江镇?”

“应该,很快了。”他说。

“你和温念秋什么时候谈的恋爱?”

“我不记得了。”他立刻说。

我嘲弄地笑起来,“你撒谎!”

他凝神地盯着我,想了想,回答:“大概是2014年。”

“她是2014年出国的!”我大声提醒他:“你别想蒙我!”

“2014年的春天。”

“你比温念秋小3岁呢,她念大学的时候你还是个高中生!你们是怎么认识的?”我问。

魏巡沉默地面对着我,眼睛微微眯起,似笑非笑地说:“她和我表姐是大学同学,我们是在一次聚会上认识的。”

“那你们什么时候分的手?”我仔细看着他问。

“她出国之后。”他说。

“你们分手的原因是什么?”

“一些小误会。”他有些轻蔑地笑,“女孩嘛,总喜欢胡思乱想,她怀疑我在国内有了别人。”

“那你真的有劈腿了吗?”我飞快地问。

魏巡立即否认:“当然没有。”

“你在温念秋出国之后,也就是你们分手之后,你又谈过几段恋爱吗?”

“没谈过。”他说。

“你曾在温念秋身上花了多少钱?”

“没算过。”

“她是你唯一谈过的女朋友吗?”

魏巡摸了一下鼻子,喝下一口可乐,并没有回答。

“你以后会娶她吗?”

“没考虑过。”他皱着眉说。

“你们见面了吗?”

“没有。”他平静地回答。

“你为什么一直不肯去见她?”

他似笑非笑地看着我的眼睛。

“回答我,你是不是不敢去见她?”我大声问。

“跟你没关系。”魏巡忽然冷漠地看着我。

我不甘示弱继续追问:“你说会带走她是不是骗我?”

“不是。”他低声说。

“你来晚江镇是想报复她抛弃你吗?”

“你的问题太多了。”魏巡眼神凛冽地盯着我。

“你现在还爱她吗?”我紧紧看着他的眼睛,生怕错过哪一个细节。

魏巡紧锁眉头,双手在腿上交叉起来,大拇指轻轻转动,像在思考这个问题。

“小安,除了这些,其他的我无可奉告。”他换了坐姿,翘起二郎腿,双臂压在身后的椅子上,冷漠地语气让人不寒而栗,“而且,你没有这个权利知道我的任何私事。”

我狠狠咬住嘴唇,因为痛感越大我越会清醒。

“剩下的钱你打算什么时候给我?”我冷冷地问。

他声音清亮地说:“只要你把房产证给我,钱随时可以到账。”

魏巡说完立即用手机微信将剩下的转入我的微信里,与此同时,我从挎包里拿出房产证摆在茶几上。

魏巡飞快地拿在手中,并凝神翻看每个字,我看见魏巡的脸开始变得愤怒扭曲,双腮发狠地鼓起,凶狠的目光如同一把锋利的匕首,他简直像是一个充满邪恶的魔鬼。

“魏巡?”我喊他:“你怎么了?”

魏巡像是失聪一般,他拿出打火机开始失措地到处寻找烟盒,我起身从电视柜拿起烟盒递给他,他的手指冰凉,表情非常痛苦。

“我走了,三天后我来取房产证,你说话算话。”我提醒他。

“等等,你先别走。”魏巡直接抓住我的手腕,他的双眼好似燃烧着一团火焰。

我有些动容地等待他的话。

“小安,雨停之后,我的意思是...”他犹豫了一下,说:“天晴之后,我带你去看星星。”

“我不喜欢看星星。”我莞尔一笑。

“我们可以是朋友。”他眼睛闪烁地看着我。

“我们是合作伙伴。”我提醒他。

他迟疑一瞬,点头赞同我的说法,并松开了手。

“对不起,我刚刚,有些失态。”他站直了身体。

“失态的是我,我问了很多不是我该问的事情。”我诚恳地说。

“小安,我只是不想让你卷进这件事里,你只需要把这些东西给我,其他的,你不能知道。”魏巡闪烁其词地看着我说:“就算是,保护你。”

我选择了相信他,是因为他说得对,我跟他其实没有什么条件可讲。至少到目前为止,他在我这里一切都还占着上风。

“天晴之后,我会找你的,你等着我。”他温柔地说。

我走到房门前,忽然想到一件事,我转身看向魏巡,大声问:“你们分手是因为我爸吗?”

他双肩低落,平静地看着我的眼睛,轻轻摇了摇头。

  • 目录
  • 加入书架
  • 字号
  • 背景
  • 手机阅读
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