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3章 (12)

  • 寻找莉莉安
  • 赵大发
  • 4202字
  • 2022-04-25 23:45:37

七月,暑假来临。

据我观察,温念秋并不是倪兴杰的情人。

按温念秋如今的价值观,她根本看不上这个小地方里的任何一个男人,除了我爸。因为她自身的优越感已经到了不可言喻的地步。

那天下午我终于正面见到了倪晚晚的这位哥哥,因为他们长得如出一辙,相似到只差性别。倪兴杰比我想象中更高大更内敛,他和温念秋站在下坡小路的树荫下交谈,我路过时一眼就认出了他,我非常热情地跑过去跟他打招呼,他很礼貌地对我笑说了一句:“你好,小安妹妹。”

我的出现让倪兴杰很快说出结束语,大概就是晚上有一个高中聚会,让温念秋务必参加。

倪兴杰走后,我出神的看着他的背影,那一刻我在想,好像全世界的人都喜欢温念秋,愿意等她,爱她,守护她,挽回她。但我就是看不出温念秋半分优点,可不得不承认,温念秋真的是被上天无限眷顾,在这些男人眼里,温念秋才貌双全,温柔可人。

想到这,我心里那场嫉妒之火燃烧起来,如果没有池建军,这位大美人此刻正在哪家小饭馆当服务员也说不定。

“小妹?”温念秋喊了我几声:“小妹?”

我回过神来,与她走在小路上,她继续问:“考试顺利吗?”

“挺顺利的。”我说:“你怎么不让你朋友回家坐坐?”

“他去上班了。”

“看他样子好像很着急。”我说。

“我手机今早不小心摔坏了,倪兴杰找不到我,就来家里通知我晚上有同学聚会。”温念秋说。

“今晚吗?”我大声问。

“是的。”

“在什么地方聚会呀?”我看似再随意不过的问。

“春意大酒店。”她说。

“你会去吗?”我继续问。

温念秋想了想,笑着说:“还没定好,我不太喜欢人多的场合,但是倪兴杰非要我参加。”

“你朋友对你挺好的。”我试探着说。

温念秋有些动容地说:“有时候我觉得,我这个人少言寡语,性格古怪,这么多年没人愿意跟我成为朋友,我真正的朋友也只有他一个人。”

“他喜欢你吗?”我语气高涨地问。

温念秋像是听到笑话一般,“当然没有啊,他已经结婚了,我们的友谊超越男女之爱,根本不是你想的那种哦。”

“你们都已经毕业很多年了,这份感情真难得。”我附和一句。

“是啊,除了倪兴杰,其他那些高中同学,我都是没有联系的。”她的语气有一丝高傲,“毕竟人生轨迹已经完全不一样了。”

“你高中的同学只有你出国了吗?”我问。

“对。”温念秋淡淡地说。

你瞧,在她眼里,她就是处处高人一等,她念名牌大学,出国深造,手腕挎着奢侈品包包,好似在证明她从泥泞里成功的爬了出来,并且早已脱胎换骨。

我猜,温念秋一定会去的。

那么今晚,我也一定要拿到那本房产证。

果然不出我所料,当晚温念秋不仅打扮的光鲜亮丽,倪兴杰还亲自来接她。

他们走后,我在超市柜台前看偶像剧打发时间,池建军在整理菜柜里的烂菜叶。

我对池建军说:“爸,我姐的这位男同学已经结婚了。”

“我知道,我听小倪说了。”池建军说。

我想了想,继续说:“他们来往这么频繁会惹闲话的。”

“你这孩子脑子里都想些啥东西,你姐和他就是同学,他俩从高中的时候关系就很好。”池建军笑说。

“人家妹妹都已经找我了,说我姐在勾引她哥,还警告我劝我姐离她哥远点!”我翻着眼皮嗤之以鼻地说。

“谁找你?”池建军放下手里的蔬菜。

“倪兴杰的妹妹,是我同班同学,前几天她找我谈过,说我姐是小三。”我不紧不慢地说。

“这种事情不准乱说,你姐不是那样的人。”池建军蹙眉大声对我说。

我冷冷地说:“她不是那样的人?她是只会戴着面具演戏的人!你非要等人家找到证据摆在你面前吗?到时候人家上门来闹,左右邻居都知道了,我们还怎么做人!你不如让她毕业后就留在英国别回来了!丢人现眼!”

“池小安!”池建军不怒而威地看着我。

“如果他们正常来往,倪兴杰的妹妹干嘛对我说出那些难听的话呢?”我大声说。

“你姐做事有分寸。”池建军愁容的神情也在思考这件事。

我尖声说:“她连内裤都给你买,这叫分寸吗?”

“我没收。”池建军说完继续整理菜柜。

“爸,你找个时间赶快去相亲,让她断了念想。”我没好气地说。

“你不要随便说些乱七八糟的话!”池建军叹了一口气。

“后妈这个角色死都轮不上她。”我咬牙切齿地说。

池建军碰了一鼻子灰,便不再与我争论,他说:“小安,你看店,爸去做晚饭。”

“我不饿,你别做了。”我气鼓鼓地说完独自跑去后院。

我进屋的第一件事就是将门反锁。

再次来到温念秋的房间,打开灯后陌生的气息扑面而来,我第一眼看到的就是放在桌上温念秋摔坏的手机,我大步走过去拿在手上摆弄一番,屏幕有两处已经摔得粉碎,插上充电器却始终无法开机。

我回身看到她的行李箱依旧放在衣柜上,二话不说我直接踩上凳子搬了下来,轻车熟路的找到了魏巡要的那本房产证,然后将行李箱和凳子归放原处,然后关灯,最后我又将门锁打开,完成这些举动,前后大概花了十五分钟。

紧接着我回到房间飞快地打开了魏巡的微信。

【现在有空吗?】

他没有立刻回复,然而在等待地这个过程中,我坐在桌前仔仔细细地看着温念秋的房产证,脑子里冒出一个想法。

我继续发送:【你在哪?我有急事。】

见他依旧没消息。

【我们面谈,20分钟后在春意大酒店见。】

夏日的夜晚,蝉鸣依旧,月亮悬在一团灰粉的云雾里,风也变得清透起来。

我谎称自己是参加聚会的人不知道房间在哪,前台第一时间告知了我。我一路摸索到温念秋聚餐的房间门外,服务员每隔大概几分钟就会陆续上菜,我从门缝之中看见温念秋的侧身,她旁边坐着的人是倪兴杰。

确定好温念秋的房间位置,我走到酒店门口等待魏巡的出现。

没多久,他停在路边朝我招手,我立刻上了他车,并表现的很是吃惊:“温念秋在这里,她和倪兴杰在一起呢。”

他脑袋探出车窗外看了一眼,双手搭在方向盘上仔仔细细地看着我,低声问:“你先告诉我发生什么事了?”

“她最近经常出门,要么去市里,要么去见朋友,我觉得她可能有情况。今晚她说参加同学聚会,但是我怀疑她在撒谎,所以我想让你过来看看。”我说完观察他的表情。

魏巡的脸上静谧如冰,他却只问道:“小安,你拿到她的房产证了吗?”

我沮丧地看着他,撒谎说:“没有。”

“她现在正好不在家。”魏巡语气带一丝命令,“这是个挺好的机会。”

“我来找你之前特意去翻了她的箱包,那本房产证不见了,我爸在家所以我不敢在温念秋房间待太久。”我冷静地解释,又急忙补充一句:“但是我一定能找到的。”

他好像正在听,又好像在想自己的事情,眼神有些游离,但蓦地看过来,他又微微一笑。

我小声问:“你今晚要在这里等她出来吗?还是去酒店找她?”

“小安。”魏巡闪着深邃的眼眸看着我:“温念秋我是一定会带走的,这跟她去见谁,干了什么,没有任何关系。”

“可是——”

他冷冷地拦下我的话,“我说过,我现在不能去见她,时机不合适。”

我完全没有猜到魏巡会是如此反应。

我咬牙瞪了他一眼。

“我送你回家吧。”他叹息一声后,像是想到了什么,又问:“你吃晚饭了吗?我带你去逛小吃街。”

“魏巡,温念秋心里根本没有你!你看不出来吗?从她回国到现在我从来没听过她主动提起青岛一次,更别说你这个人!她如果不爱你她会跟你走吗?你觉得你说的百分之百的把握还剩下多少?”我忍无可忍地说。

魏巡撇了我一眼,之后一动不动地坐着,没有说话。

“我以为我可以忍耐这短短的一个月时间,她很快就会回到英国,可是她毕业后呢?她亲口对我说毕业要回国,还对我爸承诺要在市里买大房子,到时候把他接过去,这是什么意思你听明白了吗?她要明目张胆地纠缠我爸!她真的爱过你吗?你为什么非要挽回她?你现在明明知道她就在这个酒店里面,为什么一点反应都没有?”

魏巡平静极了,面无表情地点了一根烟,转过脸盯着我的眼睛,声音冰冷地问:“在你眼里,我现在应该什么反应才对?”

他应该是无法忍耐心爱女人跟别的男人厮混在一起?或者他应该是狠狠抱住朝思暮想的女人?或者是他应该在温念秋喝醉的夜重新得到一个机会?

温念秋越不堪,他们就应该快些见面,而魏巡答应我的承诺才会越快实现。

“你回答我的问题。”我命令他。

“你跟温念秋没有深仇大恨,想赶走她的唯一原因就是怕她回国后,作为你后妈的新身份继续纠缠你父亲。你现在这么急着让我看到温念秋私生活的混乱,跟异性不清不楚,无非是想让我更加愤怒,然后我就会马上想办法带走她。”他扔掉了烟头,看着我的眼神极为震慑冷峻,让我倒吸了一口凉气,他凑近我问:“你看,我分析的对吗?”

“我们合作的期限到底多久?”我盯着他迷蒙的双眼,冷声问。

“这完全取决你的诚意,我现在只要温念秋的那本房产证。”他狡黠地笑了:“如果你不按照我们最初的约定办事,半年后你父亲被她接走,那时候你也许在晚江镇就找不到我了。”

我如梦初醒一般看着他,半天说不出话来

“到目前为止,我是你唯一可以合作的人。”他目光自信地看着我。

我顿时挫败地轻轻摇了摇头。

他压低了嗓音对我说:“只要你把房产证交给我,温念秋就会立刻从晚江镇消失,也包括我。”

“好。”我极短地答。

我打开车门的那一瞬间,魏巡忽然伸手拦下了我的手臂,他整个上身都朝我倾斜过来,我甚至可以看清他墨棕色瞳孔里自己的倒影。

“小安...”他欲言又止。

“你刚才不是说了现在就是找房产证的最好时机吗?”我冷漠地推开了他的手。

“我带你去逛夜市。”他声音轻柔下来。

“下次。”

我大步走在墨蓝的夜幕下,放眼望去,满满的人潮,满满的车流,这一刻,我却异常的沉静。

我仔细思考过倪晚晚对我说过的那些话:你姐这个人很复杂的;你可能不太了解她的过去;她那个人一点也不简单。

凌晨一点钟,我毫无睡意,从被褥底下拿出那本房产证,打开手机手电筒仔细查看,证件日期是2014年4月2日,也就是她出国留学的那一年。

那一刻我开始怀疑魏巡到来的真正原因,也许魏巡是温念秋出国前的男朋友,在温念秋身上花了很多钱,投入了很多感情,温念秋一走了之无情的抛弃了他,他受此打击,一蹶不振。所以他此次来晚江镇是报复温念秋当年的负心。

可是魏巡到底要查什么呢?出国资料都是一些残缺的潦草的复印件,既然他说房子并不是他买给温念秋的,那房产证与他有什么关系?

最重要的是,他要如何带走温念秋?以什么样的理由?让他不惜花费两万元酬金与我合作。

想到这我头痛欲裂,我放好房产证,关掉手电筒,打开微信找到了魏巡的对话框,并点开了魏巡发给我的唯一的一条语音,然后立即将手机贴在耳边。

魏巡的声音在这个安静沉闷的深夜里轻轻响起:【小安,我等你的好消息。】

我听了一遍又一遍,翻个身换个姿势继续听。

不知为何,我感到一阵莫名的难过,因为我开始意识到,如果将房产证交给魏巡,我们合作的结尾也将越来越近。

魏巡得到他想要的结果,就会永远的消失在我的世界里。

后来,我有些困了,闭上眼睛,在无边无际的黑暗里,再也无心忧愁。

  • 目录
  • 加入书架
  • 字号
  • 背景
  • 手机阅读
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