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2章 (11)

  • 寻找莉莉安
  • 赵大发
  • 2958字
  • 2022-04-15 15:15:37

其实,我很想知道温念秋到底哪来那么多钱在大城市买房子,我甚至怀疑是池建军提早为他大女儿准备好的嫁妆。可我暂时不能主动找池建军问个明白,我也决不能让他知道我所做的一切都是为了赶走温念秋。

可温念秋像是变本加厉一样继续讨好池建军,这晚我放学回到家,从院子的窗户看见她在给池建军焗油,池建军坐在椅子上像个玩偶一样任她摆弄,她一边给池建军给梳头发一边说:“你要少操点心,要不然白头发会越来越多的,懂吗?”

她的语气充满宠爱,就像给三岁孩子讲道理。

池建军笑说:“你和小安都这么听话,我比别人省心多了。”

“我知道啊。”温念秋微微地俯身看着他说:“等我明年毕业回来,小妹也去念大学了,我去市里买个大房子,到时候我就把你接到我身边来,你别弄这个小超市了,起早贪黑的折腾人。”

“你的钱自己存起来,将来用钱的地方多着了。”池建军停了一下,继续说:“我就在家赚点小钱,过得挺舒坦。”

温念秋忙说:“你别急着拒绝,我有能力照顾你一辈子,你相信我。”

我冷笑了一声,走到门口换鞋,假装什么都没听见一样,跟池建军打招呼:“爸,我回来了,今天超市关门这么早啊。”

他笑着说:“你姐说我白头发多了一些,给我焗油盖一盖。”

温念秋也笑着搭腔说:“对啊,焗油显得多年轻啊,说爸爸三十岁都有人信呢。”

“我姐说的没错,她肯定让你变成大帅哥。”我也附和起来。

说完我走进卫生间,抬头看着衣架上那几条早已晾干的新内裤,看样子池建军没有拿走,门外传来温念秋的笑声,让我感到恶心反胃,我打开水龙头,水哗哗的流个不停,可温念秋的阵阵笑声就像一串魔咒,在我脑子里挥之不去。

我飞快地洗了一把脸,回房一动不动地躺在床上,此刻我感到从未有过的疲惫,像是全身上下所有的器官都要罢工一样不听使唤。我静静地看着天花板,忽然想起了我的妈妈,可是关于她的记忆,仅限于过去的一些照片以及池建军对她的描述。反正在我爸的嘴里,我妈就是天下第一的大好人及大美人。她有特别特别多的衣服和特别特别多的鞋子,塞满了好几个大柜子,全都留在了乡下。

可遗憾的是,我们再没有机会像别的母女那样面对面认识彼此,无论吵架,还是亲密。想起来真够伤心。但也许我唯一能让她感到欣慰的是,她无法实现的梦,我将代替她在这世上一一实现,我会守护好这个平凡温暖的小家,也会守护好池建军对她的爱。

那晚我睡得安稳轻松,一觉睡到大天亮,醒来喝下一杯水,整个人都精神了一些。

三天后就是高二的期末考,我比往常更用功,除了上课就是背英文笔记,可晚自习刚上课,我还是被陈宵林软磨硬泡地抓去参加他的生日party。

KTV的包房里坐满了男男女女,我一眼就看见了倪晚晚,她今晚精心打扮一番,坐在C位最为亮眼,陈宵林把我推到倪晚晚身边,我和倪晚晚相视一笑,再次闻到她身上的清香,她从红色香奈儿包包里拿出一粒糖果递给我。

“谢谢。”我接过来,麻利地打开,放在嘴里,苹果味。

然后我开始忍受漫长的陈宵林的鬼吼鬼叫,唱到动情之处他开始让所有人聚瓶干杯,后来,陈宵林唱累了,就跟几个男孩玩骰子,他比比划划耍个不停,他的生日夜热闹非凡,有花有酒,有美女有朋友,我看着他沉醉其中的样子也为他开心。

“池小安,我有件事想跟你聊聊。”倪晚晚在我耳边说。

其实,我知道倪晚晚想说什么,我就在等这一刻。

“好啊,你说。”

她侧过身,显得很严肃认真,盯着我的眼睛问:“你姐叫温念秋吗?”

“是的。”我回答。

“听说她是你爸爸的养女?”她问。

我点了点头。

“她现在在晚江镇,对吗?”

“对。”在茶几上拿起我的酒瓶喝下一口,很随意地问:“我姐怎么了?”

倪晚晚靠近了我一些,也许是房间冷气太低,她的腿凉凉的,贴在我的腿边,我下意识地躲开了一下。

“我跟你说,你不要告诉别人,好吗?”她很神秘的看着我。

“好,你说吧。”

“你姐跟我哥是高中同学,他们的关系很不一般,可是我哥已经结婚了,并且我嫂子也已经怀孕了,你回去告诉你姐,叫她不要再缠着我哥,可以吗?”她郑重其事地对我说:“我嫂子家里蛮有钱的,被她知道的话,你姐的后果也可想而知。”

我假装惊讶万分,又装傻问:“关系不一般,是到了哪一步?”

倪晚晚想了一下,说:“就是情人关系。”

我继续假装震惊万分地看着她,很小声地问:“你怎么知道的?这种事情你不能随便污蔑。”

“我问我哥了,我哥的意思就是他死活不能跟你姐断了联系。”她皱眉说:“所以,我想让你劝一下你姐,到时候她当小三的事弄得人尽皆知,找上家门撕破脸就不好了。”

对于这样的回答我并没有完全相信,“你找到他们出轨的证据了吗?”

“现在还没有,不过我很快就能找到。”她很自信地看着我。

我佯装愁容满面地沉默。

“池小安,我可是好心告诉你,你回去找你姐好好聊一聊,晚江就这么大,如果我嫂子知道了,你觉得你家还能消停吗?我也不希望我哥离婚,再说,破坏别人家庭的小三一辈子都抬不起头,你姐以后怎么嫁人,她也应该明白这个道理。”倪晚晚讽刺起来。

我挺直了腰背,有些不耐烦。

她贴到我的耳边,浓重的香水味扑鼻而来,她幽幽地声音传来:“我嫂子家在晚江镇有钱有势,如果她知道,你姐包括你的家,全都得完蛋!”

我冷冷地盯着她。

她坐直了身体,一副盛气凌人的架势说:“我哥犯傻,可我不能放任他不管,这件事我肯定要管到底的,你也多替你爸爸着想一下,这种事毕竟很丢人,女儿这副贱德行,他以后还怎么过下半辈子!”

我紧闭着嘴不说话。

“你姐这个人很复杂的,可能你还不太清楚她的过去。”她话里有话。

“哪里复杂?”我冷声问。

“她身边有很多男人,她对男人很有一套,她那个人一点也不简单。”倪晚晚别有用意地看着我。

这个结论可能没错,我也相信。

我以为倪晚晚结束这个话题会从身边离开,没想到她继续说了一句:“池小安,你以后能不能离陈宵林远点?”

“你这是什么意思?”我大声问。

“我们分分合合好几次,不过我相信他是爱我的。”她犹豫了一下,紧盯着我说:“每次我们聊起你,他都像变了一个人一样,我不希望你这个人让我们的感情出现裂痕。”

我忍不住哈哈大笑起来,“我看你脑子有泡,陈宵林也就在你眼里是个宝贝。”

“你如果能离陈宵林远点,我就帮你压下来你姐的事情。”倪晚晚的语气像是威胁。

“我和陈宵林就是从小一起长大的朋友。”我解释了一句废话。

“我知道,可是他————”没等倪晚晚说完。

陈宵林此时走过来坐到我另一侧,一把搂住我的肩膀,他满眼醉意地看着我,“小安,你不够意思!你是不是搞对象了?为什么不告诉我呢!”

“别闹了,你松手。”我有些心烦地说。

他盯着我,认真地问:“前几天跟你在一起的那个男的是谁啊?”

倪晚晚想将陈宵林的手从我肩上拿走,她抬了几下,陈宵林就粗鲁地甩了她几下,最后他直接骂道:“你他妈滚远点!没你的事!”

“小安。”陈宵林胳膊的力道越来越大,“你看男人的眼光我不放心,我可以替你把把关,你告诉我,他是谁?干什么的?你们好多久了?”

我深呼了一口气,“你先把手松开。”

他无赖地说:“我不放,你不告诉我,我死也不放。”

“你最好不要在过生日的时候出洋相。”我提醒他。

“我知道。”他的语气忽然委屈起来,很小声地说:“我就是有点难受。”

陈宵林将脑袋沉沉地埋在我的肩膀上,我飞快地推开他,起身走出了包房,我终于明白了魏巡的那句话,陈宵林对我别有用意,连倪晚晚也正式警告我。可陈宵林身边的女朋友一个换了一个,在我面前伪装的滴水不漏,我才会毫无察觉。

爱情这个东西,不可靠不可信,我只知道它会使人变成弱智。

  • 目录
  • 加入书架
  • 字号
  • 背景
  • 手机阅读
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