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1章 (10)

  • 寻找莉莉安
  • 赵大发
  • 3305字
  • 2022-04-13 14:35:05

说实话,晚江镇并没有什么值得留恋的风景,至少在这个小镇里生活了十七年的我从未发现。

下午四点半,我们肩并肩走出酒店,大太阳烘烤的温度好像置身在蒸笼。我带他走到前街一条树荫小路上,头顶茂密的树叶渐渐降下了燥热,马路上几个男孩飞快地骑着自行车正开心的大笑。

“小孩子们喜欢去网咖打游戏,去滑旱冰,去KTV或者酒吧买醉寻开心。”我一边走一边问:“你喜欢什么?我带你去。”

“我是小孩子的时候喜欢打篮球。”他看着我说。

“终止交易。”我很嫌弃地说:“打篮球是个体力活,我不喜欢出太多的汗,又脏又臭。”

魏巡狡黠地笑着说:“我看得出来你不是打球的料。”魏巡

我斜眼瞪他。

“你瘦得像只没营养的小猫。”他脑袋凑近我故意说。

“我哪里营养不良!”我说完下意识地挺起了胸膛,不甘示弱地继续瞪他。

他不怀好意地打量了我一下。

“全部。”他笑得更欢。

我停下脚步气鼓鼓地盯着他,“你信不信我随时可以解除我们的交易。”

魏巡哈哈大笑,伸出手轻轻碰了一下我的肩膀继续随他前行,他立即投降:“OK,我的错,你很好,很好,你才17岁,以后还有发展的机会。”他饶有兴趣地问:“你呢?你喜欢什么?”

他这个问题竟然问住了我,一时间我却回答不上来我喜欢什么,兴趣爱好,我使劲地想了想,说了一句废话:“我喜欢吃喝玩乐。”

“没问题,今天我们就先去吃喝玩乐。”

说完他跑到街角的超市,几分钟之后,他朝我大步走来,我回身看他手上拿着两只甜筒递给了我一只,草莓味。

“晚江镇有没有游乐场?”他问。

我们继续走在小路上,我咬下一口冰淇淋,“没有,游乐场都是市里才有的。”

“你去过吗?”他问。

我摇了摇头。我忽然想起温念秋刚来家里的那年,那时候我还小,听到池建军要带温念秋去市里一直吵闹要跟着去,可池建军不同意,他把我托付给了陈宵林的妈妈照看三天。可一直到现在,我仍然想不通他为何不带上我。

“你看过大海吗?”魏巡迈了一大步,走在前面侧着身望着我,他的眼睛在树荫下很亮很亮,声音仿佛从远隔万里的风中传入耳朵。

他停下了脚步,仔仔细细地看着我,“我在问你,你有没有看过大海?”

我痴痴地晃晃头,“没看过。”

“如果,我是说如果,你以后有机会去青岛的话,我带你去海边赶海。”他说话的样子看起来温柔又宁静:“退潮之后,你能在海边找到各种海螺、很漂亮的贝壳,海星,大大小小的螃蟹,海蛎子扇贝之类的。我觉得你一定能感兴趣。”

阳光穿过一团树叶倾斜下来,出现了一个巨大的光圈,就在我面前的魏巡身后,那一刻,我忽然有一种非常细微的感觉,像薄薄的一层云雾,弥漫心田。

“听起来就特别有趣。”我有些伤感,因为我清楚明白,他在强调“如果”两个字,这样的如果,也许会伴随未来他离开晚江镇的那一天被遗忘干净。

我们吃着冰淇淋,继续慢慢地前行。

我试图换一个新的话题:“你知不知道,有研究发现,吃了糖、蛋糕和冰淇淋一些甜食之后,大脑会分泌出一种叫做多巴胺的物质,它会给大脑发出信号,让人感觉到开心愉悦。”

“你从哪知道的?”他问。

“网上啊。”我说。

“你现在感到开心了吗?”他继续问。

“当然啊。。”

“那我告诉你,其实多巴胺真正的作用,是激活大脑中的奖赏系统,就是当你吃过甜的食物之后,会被大脑记录下来。以后每次你心情不好的时候,多巴胺就会提醒大脑的奖赏系统,让你想起上次吃甜食时的感觉,渴望再体验到这种奖励。”他一本正经地解释:“简单的说,多巴胺的作用是让你想吃甜食,而不是给你带来了快乐。”

“冰淇淋是你买给我吃的!”我不服气地说。

魏巡坏笑起来:“因为你刚刚变成了一只愤怒的大猫。”

我差点气到被呛得喷出来,魏巡嗖得一下躲到另一边。

我擦好嘴边的奶油,抬头那一刻,我看见了陈宵林,他就站在对面的马路上,身边站着几个男孩,我的双腿像是被施了魔法一般,定在原地不动。

魏巡朝我的目光看去,他凑近我,很小声地说:“你是不是担心那个男孩误会?”

我不怕,丝毫不担心。

可我的犹豫像在提醒自己,我不能让任何人看见我身边的人是魏巡,他应该被我小心翼翼地安置在我身后的另一片天地。

魏巡带有调侃的声音传来:“小安,你的冰淇淋快化了。”

“魏巡,你是不是说过,我们见面要保密。”我手心开始冒汗。

“对。”

陈宵林叼着烟头,朝我们的方向走过来,我甚至能听见他们说笑的声音,在陈宵林还未看见我时,我几次想调头带魏巡逃跑。

可陈宵林还是发现了我,我们目光对视的下一秒,我蓦地抓起魏巡的手,转过身飞快地大步向原路奔跑。

我听见身后传来陈宵林的呼喊声:“池小安!你跑什么?你干嘛去啊?”

“你别回头!”我命令魏巡。

我几乎拼了全力拉着魏巡跑到一跳胡同里,使劲喘了几口气后,我松开了魏巡的手,发现双手早已沾满化掉的冰淇淋奶油,又湿又黏,而魏巡的手也被我蹭的脏不了啦几,我气急败坏地扔掉了手中那只不成样子的冰淇淋。

可他不知哪里来得兴致,他看着我不停地笑,笑得几乎快要瘫软在地,他干脆坐在地上没完没了的笑得像个十足的傻子。

我的心脏还在不停狂跳,额头鼻尖布满细小的汗珠。

“小安。”魏巡笑够了,他粗鲁的擦了擦手上的冰淇淋,又用手抹拉一把鬓角的汗珠,他饶有兴致地看着我的脸,“你真的太有意思了。”

“太有意思,是什么意思?”我尽量平稳气息问他。

“我们为什么要跑?”他摊摊手,一副很不解的样子。

“不然呢?”我反问。

“你怕他吃醋吗?”魏巡眼带笑意地问。

“狗屁!我是怕陈宵林多管闲事,告诉我爸,我解释不清。”我理直气壮地说。

“刚才的一幕好像被追杀。”他忍俊不禁地看着我:“你别那么紧张,他对我来说没有一点威胁。”

我郁闷至极,使劲地搓着手上的脏奶油。

“说真的,我从来没见过像你这样性格的女孩。”他观察我一番,得出结论。

我疲惫地倚靠在墙面上,非常期待地问:“我是怎么样的性格?”

他蹙眉嘴角却在笑,“有些独特。”

我不知道这个答案算不算让我满意,或许有很大部分他在故意谄媚。

“你不要搞得你没见过女人似的。”我瞪了他一眼。

“人和人之间会有一个磁场,吸引着可能与你相同的人或事,有些人一见如故,就像我对你一样。”他黑亮的眸子闪着微光,在这个狭小的胡同里却变得熠熠生辉。

我还在回味这句深奥难懂的话时,他认真地看着我:“那个男孩是不是喜欢你?”

“谁?陈宵林喜欢我?”我惊讶地反驳:“你别乱说!他有女朋友!”

魏巡点燃了一根烟,吹散烟雾后,笃定地告诉我:“他喜欢你,不然之前他不会每天晚上跟我一起待在那条小路上。”

“你早就发现陈宵林了?”我更在意这个问题。

“对。”他点点头,用洞悉一切的目光的看着我,抽着烟,慢慢悠悠地说:“我还看见,有一天晚上,你和他在讨论我是谁?”

“他只是观察你是不是坏人。”我解释说。

“我是不是坏人跟他没关系。但他认为,可能会跟你有关系。”魏巡胸有成竹地得出结论,说:“男孩喜欢一个人的表现,就是保护好她。”

我懒得与他理论。

魏巡将半支烟踩灭,起身对我说:“走,我带你去吃好吃的,庆祝一下,你想吃什么?烧烤?火锅?你得多吃点,你真的太瘦了。”他看起来心情大好。

“有什么可庆祝的?”我问。

魏巡笑而不语,转身先走出了这条“救”我们一命的小胡同,我怔怔地看着他帅气笔直的背影,直到他停在路边回头呼喊我:“小安,快过来!”

晚饭后,我们在饭店门口就此分别,他礼貌地说:“今天谢谢你陪我。”

“小事儿。”我咧嘴一笑。

“下次你放假,你有时间又不会耽误你学习的话,我们可以再出来逛逛。”他说。

“好啊!”我欢喜地答应。

“或者,逛小吃街,小女孩都喜欢吃那些东西,对吗?”魏巡在说话的同时浅浅地笑,眉眼跟着舒展。

其实我不喜欢,我算得上是他嘴里那些小女孩中的异类。但我还是答应:“那我们一言为定。”

“我送你回家,正好当饭后散步。”他说。

“不用。”我立刻说,我很怕被温念秋看见,可我也不知道我为什么会怕。

他看了一眼手腕的表,对我说:“你到家后给我发个微信。”

“为什么?”我脱口而出。

魏巡忽然笑了起来,停顿了一下,“我随便说的。”

我想了想,解释给他听,“我下月初放暑假,这段时间我要准备期末考试,如果我不能去找你,等暑假的时候我拿到东西会联系你,到时候带你去逛夜市。”

“好。”他立刻说。

他目光灼灼地看着我的脸,像是想说什么,却又开不了口。

“那我先走了,再见。”我走了一步,回头朝他摆摆手。

魏巡昂首挺立的站在原地,我听见他温柔的声音传来:“我等你。”

  • 目录
  • 加入书架
  • 字号
  • 背景
  • 手机阅读
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