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0章 (9)

  • 寻找莉莉安
  • 赵大发
  • 2946字
  • 2022-04-13 11:50:36

我曾在书上看到过一句话,亦舒说:建立一个家,总得十年八年,破坏一个家,三五天也就足够。

而温念秋早早就种下了一粒破坏的种子,如今正不计后果,全无忌惮用她的实际行动滋养着。

她去了市里,三天后回来,她就像变了一个人,烫了一头长长的大卷发,染了新棕色,换了一身漂亮裙子,整个人看起来神采奕奕。她依然像从前一样对池建军柔声细语,还给池建军买了几套新衣服,一双新皮鞋。在超市买货的邻居不停夸赞温念秋孝顺又有出息,最值得一提的是,她特意给池建军买了几条新的名牌ck内裤。

她不顾外人的目光,拿着那些新衣服在池建军身上比来比去。池建军粗糙的双手沾满蔬菜根的土渣,他站在门口一言不发,只是露出一脸感谢又无奈的笑容。

可他是我的亲生父亲,我们血脉相通,我当然知道池建军心里一万个不愿意,也许他认为伤害一个女孩的心比认作女儿更难,他手里那个平衡家庭和睦的尺子,总是不偏不倚。

我渐渐从池建军的身上学会一个道理,人要活得潇洒漂亮,需要付出极大的忍耐力。

那天晚上,温念秋在卫生间给池建军手洗那几条新内裤,我站在镜子前安静地刷牙,从镜子里看着她扮演贤妻良母的背影,我的怨恨就像一只气球,越吹越大,膨胀到无法控制。

她关切的声音传来:“小妹,你有没有脏衣服?我帮你洗。”

我吐了一大口漱口水,用纸巾擦了擦嘴,低声说:“没有。”

她双手沾满洗衣液的白色泡沫走到我身旁,也许她还想继续讨好我,我却飞快地扔掉纸巾大步走了出去。

临睡前,我翻看手机里拍下的那几张资料照片,并暗暗给我的家立下一个誓约,如果温念秋的到来是为了毁灭,那么我所做的一切就是为了缝补和拯救。

六月下旬,结束高二暑假前的最后一次月考,那天下午我只身来到魏巡的住处,香榭酒店0921。

我很小声的敲了三下,等待了一会儿,魏巡打开了房门。

“你好,小安。”他眼带笑意,似乎对我的到来并没感到多么意外。

“我有没有打扰到你?”我问。

“没有。”他退后一步,将门完全敞开,很礼貌地说:“快请进。”

我走进去坐在窗前的椅子上环视一周,整个房间都弥漫着他身上清幽的檀木香,白色的被单干净整洁,床头柜上放着一台笔记本,还有一杯茶。

魏巡身穿一套深蓝色的睡衣,带着一副无框眼镜,刚刚洗完的头发还没来得及吹干,刘海儿纷乱地搭在镜片上,这让他显得格外亲切斯文。

他冲好一杯茶水放在玻璃茶几上,茶水正冒着热气,然后坐在我对面,安安静静地看着我。此刻的房里满是热烈的阳光,耳边还能听见树枝上鸟儿喳喳的叫声。

我有些不自在,随便找个话题,问他:“你在晚江镇的这些日子,一直都住在这里吗?”

“对。”他说。

“一个人这样待着真无聊。”我感慨一句,又问:“那你的工作怎么办?”

他说:“还行,其实也跟上班没什么两样,我白天会在网上办公。”

“你旷工这么久不要紧吗?”

他的样子坦然又放松,并很耐心地回答我的问题:“BJ的公司是我和朋友合开的,我的时间相对自由。”

自己做老板,怪不得花钱这么硬气。

“东西我拿到了。”我看着他的眼睛说。

魏巡轻轻地笑了一下,扫了一眼我面前的茶水,说:“你先喝口茶,白茶解暑。”

我拿起杯子喝下一小口,有点烫有点苦,然后从兜里翻出手机,从相册里找到那些资料的照片,放在茶几上,对他说:“全部都在这。”

魏巡蹙眉犹豫了一下,伸手拿起了我的手机,他将那些照片通通发送到他的微信里,然后仔仔细细看了半天。

“这些资料是你要的吗?”我打破沉默。

他默不作声。

“魏巡?”我喊他的名字。

他抬头看着我,问:“你有没有看到其他东西,类似书信或者日记?”

“没有。”我说:“温念秋这次回来的箱包里我都翻遍了。”

魏巡嘲弄地冷笑了一声,他轻轻摇头像是在否定什么。

“我找的资料不对吗?”我问。

“没错,都是我想要的。”他低声说。

我如释重负,深深吐了一口气。

“你怎么了?我觉得你很不高兴。”我继续观察他。

“没有。”他不动声色地回答。

“你是不是有什么事情想不明白?”我问。

“小安。”魏巡的样子忽然很乏累,“你知道吗?找一个答案的过程真的非常难。”

“你是不是在找真相?”我试探地问。

“什么真相?”

“温念秋当初不爱你的真相。”我胸有成竹的回答。

魏巡顺着额头往后捋一把头发,并没有说话。

“你不要想得那么明白,你又不是算命的!”我讽刺一句。

“你总结不错。”他笑着对我说。

所以,我干脆直截了当地说:“既然你爱温念秋,追了几千公里来到晚江镇,现在却迟迟不见她,你不敢见她吗?你不如直接去找她,说明你的心意,尽快带走她!”

魏巡的目光停在我的脸上,像被定住了,那感觉就像我是从外星球来的一样。

在这短短的几秒钟里,最后他的脸上露出了一个说不清道不明的笑容。

“现在,我们聊一下你的下一步计划?”我喝了一口茶水,提议说。

他上身稍稍的朝我倾斜过来,拿着手机屏幕给我看,对我说:“小安,我要你把这本房产证拿给我。”

温念秋的这本房产证我当时翻看的时候印象极为深刻,房产在青岛本地,面积大概60平左右,并且房本的名字只有温念秋一人。

我警觉地看着魏巡,他收回手机,摘下他的眼镜,语气里带一丝命令,说:“越快越好。”

“偷东西犯法。”我认真地提醒他。

“三天之内我就会还给她。”魏巡淡淡的说道。

“你到底什么时候带走温念秋?”

魏巡思索了一会儿,对我说:“拿到房产证之后。”

“你一定会带走她的,对吗?”我问。

“我向你保证,一定。”他每次承诺这句话时都在极为平淡的神情下,不加任何思考,像本能反应一样回答。

“所以,下一步就是让我给你拿那本房产证?”

“对。”

“那个房子,是你买给她的吗?”我问。

“不是,你最好不要问原因。”

我有些局促不安。

“小安。”他轻声的提醒我:“你姐的很多东西都不属于她,包括你的家。”

“你为什么还不去见她?”

“我和她之间的事,很复杂。”他轻描淡写地解释,“在我没有确定她会不会重新接受我的情况下,我不能见她。”

“可她现在对我爸的举动很放肆!”我略微大声不满地说。

“我们的计划也很放肆,这样不就扯平了。”他狡黠地笑。

这算是什么鬼逻辑!

他喝了一口茶水,忽然想了什么,轻声问:“小安,你下午还要去学校吗?”

“我刚考完试,下午放假。”我说。

他起身走到衣柜前,大声说:“走,今天天儿不错,我们出去转转。”

“去哪儿?”我立刻问。

他从衣柜里拿出一套衣裤,看着我说:“我来晚江镇这么久都没好好逛一逛。”

“这个小地方跟青岛比不了的,就像这里的山不是崂山,这里的水不是黄海。”我说得有些矫情,不知道他有没有听懂。

“但是晩江镇只有一个。”他温柔地看着我,眉眼完成一个小小的弧度。

他走到镜子前吹头发,吹了十几秒钟,停下回头看着我,轻声地问:“你能不能带我去一些好玩儿的地方?”

“我拿钱办事,一切好说。”我开玩笑。

魏巡哈哈大笑:“成交!”

他吹好头发,走到床边直接脱下上身的睡衣,他简直白的闪闪发光,清瘦的腹肌线条若隐若现,臂膀精致而有力,胸前的一个银色项链轻轻地摆动。

他的发质非常好,乌黑透亮,蓬蓬松松的,从我这里看去参差百态,好像电影里90年代的港味明星。

他真的温柔极了,好看极了。让我有一种不忍触碰的怜悯之心,可我真的不明白我为什么在此刻会怜悯他这样一个人,仿佛他不应该置于身在这个充满未知和悲哀的世界,他应该永远白璧无瑕。

最后,我真的羡慕温念秋被他爱过。

我将目光收回,转过脸望向窗外,夏天温柔的风吹散开天空浓厚的云雾,不知该去向何方。

而我的心却在这一秒第一次尝到了“酸”的滋味,比青色的柑橘更难以下咽。

  • 目录
  • 加入书架
  • 字号
  • 背景
  • 手机阅读
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