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94章 上古神烤成鱿鱼丝
  • 异界诸天我最强
  • blue橙
  • 3719字
  • 2022-02-26 16:40:36

张清突然隐约感到四周变得危机四伏,迅速抬头看向湖中。一条巨大的黑乎乎的触须从浩瀚的湖水中伸了出来……这条触须飞速冲向张清。

是上古之神!他们果然在趁机作乱!

说时迟那时快,张清刚注意到他们的行动,触须已经抓住了张清……猛地将他拽走。张清的指尖发出红色的能量,变成一个爪子,迅速伸向前想要攻击黑触须,不幸的是,爪子刚伸出去就突然消失了,永恒之井的狂暴力量破坏了他的魔法。

黑触须继续飞速把张清向湖里面拉去,狂暴的魔法疯狂地击打着他。而他要施展的魔法全部失败了,邪恶的触须将张清拽向永恒之井的中心。

就在这时……永恒之井终于停止了翻腾。它已不再吞噬卡利姆多,巨大的黑色水体开始往回流,速度之快,连上古之神也无能为力,跟着被卷了回去。湖水周围的风暴也被吸了进去。黝黑的湖水不断向后退去,涌进湖中央的黑洞里。

眼看张清就要和上古之神一起被吸进湖中央,张清的脑袋变为黑龙之首,张开大嘴咬住了触须。

黑龙直接喷出永恒之火,转而再喷出寒冰之气,一瞬间变换了上百次,触须承受不了这种折磨,直接断裂开来。黑龙一口咬住断掉的触须,嚼吧嚼吧就给咽了下去。

嗯!纯粹的邪恶之力,和萨格拉斯之眼有的一拼。

黑龙的眼睛向湖中央看去,看到湖面上漂浮着一头巨大的、高山一样的章鱼。那头章鱼全身都布满了一道道的血口,顶上还有一个最大的宛如深渊一般的巨口。

千喉之魔:尤格萨隆!

张清纳闷,传送门不是关闭了吗?他是怎么出来的?这时,他的脑海中回荡着千百个声音。有的声音在尖声惨叫,有的在歇斯底里狂吼,有的在蛊惑式的呢喃细语。尤格萨隆正是依靠着这个能力,在看守们的耳畔和脑海中折磨了千百年,终于将一个个看守腐蚀心智,变得疯狂与堕落,更是利用永恒之井被压缩时向外散发狂暴能量的机会,侥幸从封印中逃脱。

“我是你清醒的梦魇,绝望中的黑影……”

“省省吧!这对我没用!”张清可是神王奥丁册封的诡诈之神,虽然还没有成年并获得正式册封,但体内的神格是有的。况且他还身怀风月宝鉴,没事就给别人制造幻境玩,最近又得到了梦幻之王伊瑟拉的传承,那是泰坦艾欧娜尔赐予的神力。尤格萨隆怎么可能凭几句话就蛊惑他。

张清猛地扑了上去,上古之神察觉不妙,想把黑触须迅速收回,但还没等它回去,张清又咬下一根大触须,运起永恒之火,将之烤成鱿鱼丝,一口吞了下去。

嗯!味美多汁,鲜嫩耐嚼。不错!

他又盯上了剩下的触须,嘴角流下了口水,然后湖面上正在狂舞的无数触须瞬间向回缩去……最后的湖水也被吞进黑洞中,黑触须顿时烟消云散。

张清一招手,一颗泛着黑光的小球飞到他的手上。定睛向里看,永恒之井正在里面翻腾浪潮,女王宫殿和一大片土地连同几座山脉浮在水面上。

在这座浮岛下面的深水里,盘着一只大章鱼。

最下方则有一块长方形的大石头,那是张清的本体,继续呆在永恒之井里修炼。

现在,魔法来源,免费打手,鱿鱼丝都有了,真是收获满满。张清一张嘴,将黑球吞噬了下去。尤格萨隆号称上古之神,但它最大的能力偏偏对张清毫无作用。它的攻击性又很差,跳出来纯粹是送菜来了。对,就是字面意思:送菜。

张清想起了烧烤和啤酒,激动的泪水不禁又从嘴角流了下来。

在永恒之井和周围的土地被收走后,地面留下的巨大空间一下子被卡利姆多的海水覆盖。数百米高的巨浪砰地撞在一起,奔涌的海水迅速流向大陆中部的地方。

远处的暗夜精灵部队充满敬畏地望着眼前的景象,天崩地裂之后,大海接踵而至。他们的家园永远地改变了。艾萨琳永远地消失了。

因为飞得太累,张清又变回了一团清气,在半空中飘着。他一边看着海水灌入大峡谷,一边考虑另外两个上古之神的事情。

在暮光教派中的传说里,最初降落到艾泽拉斯世界的上古之神总共有五个。在黑暗帝国形成的早期,一位上古之神萨拉塔斯遭到了它的同胞们的吞噬,它的踪迹从这个世界上被抹去。其残骸最终只剩下一根匕首一般的爪子,而正是这根爪子里却包含着古神残存的意志与能力。这便是神器萨拉塔斯-黑暗帝国之刃,也称“萨拉塔斯之爪”。

还有一个上古之神亚煞极因为太嚣张,被众神之父、泰坦阿曼苏尔一只手给捏死了。

剩下三个上古之神分别是千喉之魔尤格萨隆、千眼之魔克苏恩、梦魇之神-千须之魔恩佐斯。他们统治着一个混沌无序的世界,整个世界混乱到了极点,疯狂程度连燃烧军团的恶魔首领们也无法想象。后来世界的造物主泰坦降临了,发生了一场惊天动地的宇宙大战,最终以上古之神的失败而告终。

这三个上古之神被打入地下深处,囚在那里,永世不得翻身。他们被困在何处无人知晓,他们的法力也永久地被束缚在地下。上古之神正在制造能打开囚禁他们的监牢的钥匙……萨格拉斯制造的星界传送门正是他们逃脱的最好工具。

而黑龙耐萨里奥受他们蛊惑,堕落成毁灭者死亡之翼,还制造了恶魔之魂,这也是打开传送门的关键物品。上古之神春风化雨般悄悄地改变了大地守卫,扭曲了他的心智,使他沦为傀儡,操纵他帮助他们逃出监牢。与此同时,他们也将一个潜在的对手从五大守护巨龙中拆开,五条龙的整体实力因而大大削减。

他们计划借此机会彻底摧毁禁锢他们的那个地方。也许他们甚至还密谋借此改变他们最初的失败。黑暗的上古之神真是费尽心机。将如此多的人控制于股掌之间,却不露半点痕迹。没人能识破他们这个恶毒的计划,除了乱入剧情的张清。

现在千喉之魔尤格萨隆已经变成了盘中餐,另外两个上古之神应该也不远了。这三个极品虽然名声很响亮,其实除了会玩阴谋诡计,并没有拿得出手的神通。

千眼之魔克苏恩是一个巨大的眼球,躯体之下是无数触角,触角上有无数小眼球。这个适合拿来做卤煮,有一道名菜叫盐水煮羊眼,可以尝试一下。

梦魇之神、千须之魔恩佐斯是一只大号章鱼,只听“千须”两个字就知道非常有烧烤价值。只可惜这两神现在被封印了,张清暂时拿他们没办法。

张清想得口水哗哗地流,都快变成一团雨云了。

忽然看见一条黄色巨龙不知从什么地方冒了出来,在黑暗的天空中身体闪着亮光。

“诺兹多姆!”张清猜出了他的身份。

时间守护巨龙猛地一个俯冲,来到张清面前,发出一阵巨吼,在他身边盘旋着。他金色的眼睛望着张清:“时间刚好……”诺兹多姆声音隆隆地说道。

“祝贺你,永恒之王,从时间长河里脱身了。”张清说道。

“谢谢,这并不是一个令人愉快的经历。”诺兹多姆疲惫地说道。

“但是,历史还是改变了,你的努力没有白废。”

“你怎么知道?你也有时间之力?”诺兹多姆惊讶地问道。

“不,我有一个宝物:风月宝鉴。它可以预测未来。如果你需要,我可以送给你。”张清又开始做交易。毕竟他有吞噬神力,风月宝鉴早就被吞噬了,随时可以拿出复制品来。

“这次的时间旅行让我感到疲惫而痛苦。也许我确实需要一件时间宝物,使我不必每次都跳进时间长河里去。作为交换,我会给你时间之龙的传承。毕竟,你还要去到一万年后再次破坏萨格拉斯的入侵,这也算是报酬。”看来时间之龙也不是什么都不知道。

“遵命。”张清随手将风月宝鉴递给了诺兹多姆,“三勇士穿越回来的那个时间漩涡是你打开的吗?你居然能打开通往一万年后的时间传送门,真是让我佩服。”

“那差点要了我的老命:我被上古之神干扰,陷在了时间长河里,费了很大的劲才出来。幸亏有你的出现,保证了我的计划得以成功实施。话说我在时间长河里试图寻找你的足迹,虽然发现了一点线索,但是距离真相仍然很远。”诺兹多姆接过风月宝鉴,双眼炯炯有神地看着张清。

“你猜对了,我和那三个勇士一样,也是穿越过来的,不过是从别的时空。至于原因,我也不知道。所以我恐怕没办法像他们一样返回自己的时空。”张清毫无隐瞒地说道。

“你这个解释很合理。既然有上古之神的干扰,当然也会有其他神灵的帮助。我在你的身上感受到了时间之力,想必是某个神灵留下的印迹。不管怎么说,这对艾泽拉斯是好事。如果说有人能对付萨格拉斯,你绝对是最有希望的一个。”诺兹多姆的双眼射出两道金光,没入张清的一团清气中。

张清的脑中立刻多了时间魔法,他变化成为黄色巨龙,开心地扑扇着翅膀:“谢谢。时间魔法是我向往已久的法术,今天终于得偿所愿了。”

青铜龙诺兹多姆的时间魔法来自于众神之父、泰坦:阿曼苏尔。张清现在收集了五个泰坦的神力,使他对这个世界的泰坦实力有了更深一步的了解。这个时间魔法与古一法师的时间之力相呼应,使他有一些难以言明的、奇妙的感悟。

更重要的是,诺兹多姆的时间之力和左慈的空间系法术似乎相互吸引、相互融合,使他感觉到了膻中穴的时空之环在隐隐颤动。张清不禁欣喜若狂!

他穿越许多世界,都是被动进行,总是担心哪天被传送到一个危险的、不可控的世界去。如今对时空之环隐约有了感应,这意味着他有可能慢慢了解该神器,也许有一天能掌控它,从而掌控自己的命运。

他尝试着伸出手来,对着空中的风施展时间之力,只见空中的风似乎停止了一刹那,然后继续吹过。

诺兹多姆歪着头看着张清的表情:“看来你颇有感悟啊,既然你这么喜欢时间魔法,那我给你出一道考题,测算一下世界之树的事情,我们在那儿见吧。”说完展翅飞走了。

张清摇了摇头,自言自语道:“这算什么考题?你应该出一道我不知道答案的题呀!”

不过,诺兹多姆给世界之树赐福,从而使精灵们获得了永生。这个功能真是太强大了。谁能逃得过时间的摧残呢?只有时间领主。

在这个世界,他见识到了各种各样的种族,也见识到了多姿多彩的魔法,还见识了不同的人生和人性。这真是一个多元的世界。

  • 目录
  • 加入书架
  • 字号
  • 背景
  • 手机阅读
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