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9章 二玉初见起风波
  • 异界诸天我最强
  • blue橙
  • 3068字
  • 2021-10-16 16:04:07

饭后丫环伺候着漱了口、洗了手,又捧上茶来。贾母便说:“你们去罢,让我们自在说话儿。”

王夫人听了,忙起身,说道:“有件事倒要向您汇报一下。今日琦哥、黛玉来府里,乃是大喜事。本该放的月钱就给耽误了,只得明日再放。我想着,既是双喜临门,不妨把下人的月钱加倍,让他们也沾沾喜气。您老说呢?”

贾母道:“说得很是。府里现在是你管事,你做主就行。”王夫人笑道:“既如此,那就这么定了吧。”回头向王熙凤道:“明日你把月钱放了,各位主子的月钱不变。”

熙凤道:“是,我记下了。今日我带着人到后楼上找缎子,并没有见昨日太太说的那样的,想是太太记错了?”王夫人道:“有没有,什么要紧。”因又说道:“该拿出两个好的来,给琦哥和黛玉去裁衣裳的,可别忘了!”熙凤道:“待明日我预备下,先送给太太过目。”王夫人点头一笑,又说了两句闲话,方引李纨、熙凤二人去了。

几人正说着话,只听外面一阵脚步响,丫环进来笑道:“宝玉来了!”话未报完,已进来了一位小帅哥:面若中秋之月,色如春晓之花,鬓若刀裁,眉如墨画,面如桃瓣,目若秋波。虽怒时而若笑,即瞋视而有情。项上金螭璎珞,又有一根五色丝绦,系着一块美玉。黛玉一见,便吃一大惊,心下想道:“好生奇怪,倒像在那里见过一般,何等眼熟到如此!”

张清见了贾宝玉也吃了一惊,因为他感觉到了贾宝玉项间挂着的通灵宝玉蕴含着一丝神力,与他体内的阿斯加德神力遥相吸引。

这通灵宝玉的来历非同小可,它的本体乃是补天石。

当初女娲娘娘炼石补天之时,在大荒山无稽崖炼成高十二丈、方二十四丈的顽石共三万六千五百零一块。但是娲皇氏只用了三万六千五百块,剩下一块未用,弃在此山青埂峰下,后化为通灵宝玉。

此石自经煅炼之后,灵性已通,本体仍留在大荒山,灵识却幻化成赤瑕宫神瑛侍者,在西方灵河岸上、三生石畔,灌溉绛珠草。由此可见,这补天石与西方佛教也大有渊源。

那孙悟空出世前也是石头,有三丈六尺五寸高,二丈四尺围圆。按照体积来算,补天石是孙悟空的二百多倍,况且还被女娲大神煅炼过,潜力无穷啊!

但是孙悟空入世之后,先做了美猴王,后学了诸般法术,继而大闹天宫,名扬四海,又加入西行团队,一路降妖伏魔,最终成为斗战胜佛。这事迹多么精彩!

而这补天石贪恋红尘,灵识投胎成贾宝玉,本体化为通灵宝玉,来到凡间荣国府享受十几年,又回到大荒山无稽崖过风吹日晒的苦日子去了。

难怪那癞头和尚评价它:“如此质蠢,并更无奇贵之处。如此也只好踮脚而已。”

张清暗自叹息,这便是女娲娘娘扔掉它的主要原因吧!倒可惜了这出身来历。

贾母因笑道:“外客未见,就脱了衣裳,还不去见你哥哥和妹妹!”

贾宝玉早已看见多了张清和林黛玉,忙来作揖。他进门时已听说张清今日认祖归宗,给两府中人都送了厚礼,连他也有一份。看过礼单,他也是欣喜不已。因此见了面格外亲切,口称“兄长”。

张清笑道:“我是正月二十的生日,只比你大三个月罢了。叫我名字就行。”贾母道:“规矩不能乱。东府有你珍大哥,以后便称呼‘琦二哥’就是了。”宝玉点头称是,改口叫“琦二哥”,张清叫他“宝兄弟”,其乐融融。

贾宝玉又与黛玉见礼,端详一番后,因笑道:“这个妹妹我曾见过的。”贾母笑道:“可又是胡说,你又何曾见过她?”贾宝玉笑道:“虽然未曾见过她,然我看着面善,心里就算是旧相识,今日只作远别重逢,亦未为不可。”贾母笑道:“更好,更好,若如此,更相和睦了。”

贾宝玉便走近黛玉身边坐下,又细细打量一番,因问:“妹妹可曾读书?”黛玉道:“不曾读,只上了一年学,些须认得几个字。”贾宝玉又道:“妹妹尊名是那两个字?”黛玉便说了名。贾宝玉又问表字。黛玉道:“无字。”贾宝玉笑道:“我送妹妹一妙字,莫若‘颦颦’二字极妙。”

探春便问何出。贾宝玉道:“《古今人物通考》上说:‘西方有石名黛,可代画眉之墨。’况这林妹妹眉尖若蹙,用取这两个字,岂不两妙!”探春笑道:“只恐又是你的杜撰。”贾宝玉笑道:“除《四书》外,杜撰的太多,偏只我是杜撰不成?”

又问黛玉:“可也有玉没有?”众人不解其语,张清知道机会来了,起身悄悄走到宝玉旁边。

黛玉猜测因为他有玉,所以问我有没有,于是答道:“我没有那个。想来那玉是一件稀罕物,岂能人人有的。”原是夸他的意思,谁知贾宝玉听了,登时发作起痴狂病来,摘下那玉,就狠命摔去,骂道:“什么稀罕物,连人之高低不择,还说‘通灵’不‘通灵’呢!我也不要这劳什子了!”吓的众人一拥争去拾玉,早被张清拿到手里仔细打量。

张清托于掌上,只见大如雀卵,灿若明霞,莹润如酥,五色花纹缠护。这就是大荒山中青埂峰下的那块顽石的幻相。后人曾有诗嘲云:

女娲炼石已荒唐,又向荒唐演大荒。

失去幽灵真境界,幻来亲就臭皮囊。

好知运败金无彩,堪叹时乖玉不光。

白骨如山忘姓氏,无非公子与红妆。

通灵宝玉正面写有“通灵宝玉”四字,注云:莫失莫忘仙寿恒昌。通灵宝玉反面注云:一除邪祟二疗冤疾三知祸福。

张清的手一触摸到通灵宝玉,便感觉到里面有一股神力,和神王奥丁的神力不相上下,喜不自胜,细细揣摩比较。两股神力一相接触,顿时激发出一股神韵来,张清身上的伤势立刻好转许多,同时隐隐感觉到身处的这个世界似乎有边界。

贾母着急地搂了贾宝玉道:“孽障!你生气,要打骂人容易,何苦摔那命根子!”贾宝玉满面泪痕泣道:“家里姐姐妹妹都没有,单我有,我说没趣,如今来了这么一个神仙似的妹妹也没有,可知这不是个好东西。”

贾母忙哄他道:“你这妹妹原有这个来的,因你姑妈去世时,舍不得你妹妹,没办法,于是将她的玉带了去:一则全殉葬之礼,尽你妹妹之孝心;二则你姑妈之灵,亦可权作见了女儿之意。因此她只说没有这个,不便自己夸张之意。你如今怎比得她?还不好生慎重带上,仔细你娘知道了。”

说着,便向张清伸手要通灵宝玉,亲手带在贾宝玉的颈上。张清装作若无其事地递了过去,心中暗叫可惜。

当下,嬷嬷来报夜已深了,该歇息了。

贾母今日吃了张清奉上的养生药水,病痛全消,哪舍得张清离开?便说道:“琦哥年方七岁,黛玉才六岁,都是孩子,家中亦没有长辈照顾,若是有个闪失,岂不是我的罪过?都在我屋里住吧。”张清自然无有不允。

贾宝玉原住在碧纱橱外,贾母便安排黛玉住在碧纱橱内,却叫张清与她同在套间暖阁儿里。她嗅到张清身上散发的清香,浑身清爽,当宝贝似的拢在身旁。

张清便打发洪霞去前院,告诉来顺和张秦等人先回去自家宅子。以后轮值派人来伺候就是。

王熙凤命人送了两顶藕合色花帐,并几件锦被缎褥之类,给张清和林黛玉使用。贾母年纪大,倒下一会便睡着了。

府里的规矩,府里的少爷小姐每人有一个奶娘并一个丫头夜间贴身照管,还有四个教引嬷嬷,两个贴身掌管钗钏褕沐的丫环,夜间在外间轮流值班,听候听唤。此外,另有五六个洒扫房屋来往使役的小丫环。

林黛玉只带了两个人来:一个是自幼奶娘王嬷嬷,一个是十岁的小丫头,亦是自幼随身的,名唤作雪雁。贾母见雪雁甚小,一团孩气,王嬷嬷又极老,料想黛玉皆不遂心省力,便将自己身边的一个二等丫头,名唤鹦哥者与了黛玉。

这样算下来,林黛玉身边只有三个人伺候,虽然也够用,却比其他姐妹差了一等。当晚,王嬷嬷与鹦哥陪侍黛玉在碧纱橱内。

再说贾宝玉,他的乳母李嬷嬷和大丫环名唤袭人者,陪他睡在在碧纱橱外的大床上。

这袭人原是贾母的婢女,本名珍珠。贾母因溺爱宝玉,生恐宝玉之婢无竭力尽忠之人,素喜袭人心地纯良,克尽职任,于是送给了宝玉。

宝玉知道她本姓花,又曾见旧人诗句上有“花气袭人”之句,于是给她改名叫袭人。这袭人亦有些痴处,服侍贾母时,心中眼中只有一个贾母;如今服侍宝玉,心中眼中又只有一个宝玉。因为宝玉性情乖僻,她时常规谏宝玉却无效果,心中着实忧郁。

  • 目录
  • 加入书架
  • 字号
  • 背景
  • 手机阅读
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