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8章 两府主人露丑态
  • 异界诸天我最强
  • blue橙
  • 3464字
  • 2021-10-19 14:26:37

张清笑看王熙凤表演了全套剧本,然后说道:“嫂子来得正好。我正要向府内女眷送几样小礼物,表示心意。嫂子帮我看一下,是否妥当。”

王熙凤忙道:“琦哥远道而来,我们正当好好招待,岂有收你礼物的道理?”贾母也说:“正是呢。琦哥刚才给我这老婆子和外宅的爷们都送了厚礼,已觉太贵重。现在还要再给女眷表示心意。你快劝劝他,留着以后自己花销吧。”

这话一说,邢夫人先着急了,忙笑道:“刚才琏儿他们已经劝过了,念念礼单即可,礼物就不收了。”

王熙凤听得有点稀罕,什么礼物值当得这些人露出如此丑态?因此便不做声,只斜眼看向贾琏。

贾琏是个妻管严,赶快把手中的礼单递给王熙凤。熙凤一看之下,倒吸一口凉气,笑道:“琦哥送的礼物果然贵重。若不是亲眼得见,我还以为把皇帝的宝库给抢了呢!”话一出口,满屋轰然大笑,贾母笑得捂着肚子,道:“真是凤辣子,什么都敢说。”

贾赦向贾珍使个眼色,悄悄向东边一指,贾珍秒懂,回头向贾蓉低声吩咐一句,贾蓉听后,左右看了两眼,趁大家不注意,慢慢退出去厅去。

张清摊开手道:“嫂子果然好眼力。里面有些财物,确实是太上皇和皇帝赏赐的。”

王熙凤惊讶地看向张清,贾琏连忙传达了皇帝口谕,又把贾母和贾赦等人收到的礼单说了一遍。王熙凤面露惊讶之情,对贾母躬身道:“孙媳妇从没有见过如此丰厚的礼单,一时之间竟彷徨无措。还是请老祖宗定夺吧。”

贾母看了看众人期待的表情,只得暗自叹气,道:“那就念念礼单吧,让你们开开眼,礼物是万万不能收的。”

众女眷都松了一口气,张清先解释道:“大婶子、二婶子、珍大嫂子、珠大嫂子、琏二嫂子,还有贾蓉媳妇的礼物都是一样的。”

彩娟上前,展开礼单念道:“向各位夫人奉上:纹银三千两,金锞子五十个,银锞子一百个,绸缎三百匹,香水五瓶。头面首饰一套,计有:金凤两只,金镶珊瑚头箍一围,金手镯两对,白玉、碧玉手镯各一对,金莲花盆景簪一对,白玉、碧玉簪各一对,金项圈一个。”

这时贾蓉又回到厅里,站在贾珍身后,弯腰悄悄说了一句话。

贾珍没有回应他,却说道:“贾蓉是晚辈,他媳妇的礼单岂能和长辈一样?快减一半去。”

贾蓉愣了一下,只得站出来,向张清躬身说道:“礼物过于贵重,请叔父收回一半,否则侄儿和媳妇决不敢收。”张清看了一眼贾珍道:“侄媳妇乃名门之后,身份非同寻常,是受得起的。再说,我这礼单已经写好了,岂有收回去的道理?”心想:看来贾珍这个老扒灰还没有得手,否则才不会拿秦可卿当借口。

王熙凤一拍巴掌,道:“琦哥年纪虽小,礼数竟比我们还懂。依着我说,不妨先替琦哥收着,等他长大成婚时,几位长辈帮他多添置点东西也就是了。”贾赦、邢夫人一齐点头,道:“这是正理。”

贾蓉眼巴巴地看向贾珍,等他示下。贾珍拈着胡须,哼道:“既如此,你就先替琦哥收着吧。不许胡乱花费了,以后是要还回去的。”贾蓉高兴地答应一声,退到他身后。

这一番表演,连屋里的丫环婆子都看出来不对了。先是说只念礼单不收礼物,然后又说只收一半,最后又说替张清存着,弄这套把戏,岂能欺瞒众人的眼?也就是觉得张清人小好糊弄罢了。

张清还真是有点不耐烦看他们演戏,金银财物对他来说根本没有意义,关键是这送礼的过程太浪费时间了。要不是怕把贾母、贾赦他们吓着,自己直接扔一堆金子过去就完事了。

贾母叹道:“以后也不知哪个有福的,能嫁给琦哥!我那三个孙女,再加一个外孙女,也不知能嫁到什么样的人家。”

说者可能无心,听者绝对有意。贾赦和贾珍互相用眼神交流一下,又看向邢夫人和王夫人,几人一瞬间就下了决心,一定要把这位财神爷留在家里。不拘哪个女儿,谁能被“贾琦”看上了,就是她的福气。

彩娟又拿出一张礼单,念道:“向几位小姐奉上:纹银一千两,金锞子二十个,银锞子五十个,绸缎一百匹,香水五瓶。头面首饰一套,计有:金凤两只,金手镯一个,白玉、碧玉手镯各一个,金莲花盆景簪一个,白玉、碧玉簪各一个,金项圈一个。”

张清耍了一个心眼,给每个女眷都送了一个金项圈。这样,以后薛宝钗来了,就没法再提什么“金玉良缘”了。

张清向三春和黛玉说道:“三位姐妹、黛玉妹妹和琏二哥闺女的礼单都是一样的。”黛玉惊讶道:“如何还有我的一份?我和哥哥一样,都是来做客的,又不是主人,哪能收哥哥的礼呢?”张清道:“妹子,你以后长住荣国府,和府里的主子是一样的。以后有她们的一份,就有你的一份。若是厚此薄彼,反为不美。”

黛玉道:“承蒙哥哥盛情。哥哥治好我的病疾,已是感恩不尽。若再厚礼相赠,真不知如何报答了。”听到这,贾母有点惊讶地向林黛玉望了一眼,却没出声。

张清道:“自家兄妹,说甚报答的话?我不远万里而来,途中遭难,幸得姑父收留,若能回报一二,我心方安哪!”

“哎哟喂,这哥哥妹妹的,都是自家人,怎么说起客套话来了?”王熙凤站出来插科打诨,活跃气氛。贾母也道:“我这外孙女是个可怜人,母亲不在了,父亲又离得远。现在有个哥哥照顾,我就放心多了。”

王熙凤又道:“倒是我那闺女,还不到半岁,琦哥是怎么知道的?难为你打听得这么清楚。”张清笑道:“嫂子是府里的掌柜,我哪敢把你闺女忘了呀?”众人都笑。

说话间,贾珍的夫人尤氏和贾蓉的媳妇秦可卿在一群丫环、婆子簇拥下来了,进门先给贾母行礼,又谢过张清的厚礼相赠。

贾母多精明的一个人,看出来是贾珍刚才遣贾蓉去催促她们来的。现在宁国府的两代媳妇都在场,自己就不好替她们做主退回礼物了。

只得叹口气,说道:“珍哥媳妇,小蓉媳妇,你们是宁国府管家的,以后可得好好照顾琦哥。至于黛玉,她年纪小,我这老婆子就替她多担代一点,暂且帮她把东西收好,以后长大了作嫁妆。”

众人都松了一口气,今天这一大笔财富算是拿到手了。后面谁能从“贾琦”那里弄到钱,就看个人的本事了。

这时贾母吩咐王熙凤道:“凤姐儿,你把琦哥给我的礼单,分一半送到宫里去,给元春娘娘赏人用。”

王熙凤忙答应道:“是。”他们一家三口,得了三份丰厚的礼品,对张清那是喜欢得不得了,笑着对张清解释道:“琦哥,你小小年纪,考虑却甚周全,给府里每个亲戚都准备了礼物,只是漏了最关键的一个人。宁可其他人都不送呢,也要给她送一份。”

张清笑道:“老祖宗和琏二嫂子可错怪我了。元春娘娘的礼物我岂能忘记?只是我的财物大都是太上皇和皇上赏赐给我的,若是我转头又送回宫里去,元春娘娘赏人时被有心人认出来,只怕不太好看。因此我决定直接送银票。”

说罢,从怀里掏出一沓银票,上前递给贾母,道:“这五万两银票,请老祖宗代元春娘娘收下,月初进宫时捎过去便是。”

“五万两?”众人齐声发出一阵惊叹,都被张清的大手笔给吓着了。宁荣二府这几年江河日下,五万两绝对是笔巨款。

贾母感慨道:“琦哥这一支是发达了,今日送出的礼物怕有十几万两了吧?赶我们两府十年的收入了。老太爷若知道有这一支在海外光宗耀祖,也可以含笑九泉了。”众人连连点头称是,纷纷夸赞。

眼见送礼环节结束,贾赦和贾珍站起身来,向贾母告退,其实是迫不及待地想去查收礼物。贾母挥手让他们自去,却把张清留下,陪她说话。

丫环们斟上茶来。说些“贾琦”之祖父如何开疆拓土,其父如何当上国王的故事。张清随口编造,把阿斯加德结合大理国的生活经历略说了说。毕竟是现代人,对皇室并不是特别敬畏,反而隐晦地表达出平等的观念。

贾母听他说其父“贾敕”管理九大国度,居然和藩属国的国王平起平坐,下属晋见他时也不用磕头,不禁皱起眉头,道:“毕竟是蛮荒之地,不懂礼仪。”不愿再听,转而问黛玉之母如何得病,如何请医服药,如何送死发丧之类的琐事。

张清知道这个老人一辈子生活在皇室统治之下,对所谓的礼法看得极重,也不强求改变她的观念。她不问正好,自己还懒得说呢。

到了晚饭时间,王夫人亲自来了,看着丫环们安设桌椅。贾珠之妻李氏捧饭,熙凤安箸,王夫人进羹。贾母正面榻上独坐,两边六张空椅,熙凤拉了张清在左边第一张椅上坐了。张清连忙推让。

贾母笑道:“你婶子和嫂子们不在这里吃饭。你是客,原应如此坐的。”张清方告了座,坐了。熙凤又拉了黛玉在右手边第一张椅上坐了。

贾母命王夫人坐在旁边监管。迎春姊妹三个告了座,方上来。迎春便坐左第二,探春右第二,惜春左第三。旁边丫环执着拂尘、漱盂、巾帕。李纨、熙凤二人立于案旁布菜。外间伺候之媳妇丫环虽多,却连一声咳嗽不闻。

张清对此还真是不太习惯。在仙宫时,大家都是一起吃饭。母后弗丽嘉和神王奥丁并肩同坐,下属、朋友都一齐上桌,有说有笑,非常热闹。

即使在天龙世界大理国时,皇帝段正明和皇后,镇南王段正淳和王妃刀白凤,连带他和木婉清都是在同一桌上吃饭。

贾家不过是个勋贵家庭,居然如此等级森严,活着得有多憋屈呀。但是既然来到这个世界,就得入乡随俗,暂时忍耐一时吧。

  • 目录
  • 加入书架
  • 字号
  • 背景
  • 手机阅读
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