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77章 风月鉴说服黑鸦堡

  • 异界诸天我最强
  • blue橙
  • 3008字
  • 2022-01-26 22:07:51

张清将风月宝鉴悬在空中,一道光照在玛法里奥的脑袋上,另一道光则在空中投射出一个全息投影。玛法里奥的梦境被一幕幕地播放出来。

玛法里奥感到脑袋晕眩,旧有的记忆不听使唤地浮现出来。每段记忆都深入灵魂,感觉就像是有个爪子在抓他的灵魂,不断往深处挖……

渐渐他开始意识到有人在高声呼喊,那刺耳声音像是来自一个年老月亮守卫。一部分是出于不信任,还有一部分是因为恐慌。

“真可怕!”别的人也叫了起来,“肯定不是女王!”

“绝对不是!”

“上层精灵!肯定是的!这是参事哈维斯的作为!”另外一个声音坚持说。

“他用邪恶来对付自己人!”先前的一个赞同地说。

他们在谈论什么?虽然玛法里奥的头脑仍旧不清醒,他仍然确定那关于叫喊声的对话有些不对劲。说话的人太激动了,反应也很固执,而且非常恐慌。

玛法里奥在梦境中看到的悲惨场景一五一十地通过风月宝鉴放映出来,但是大家并不相信女王会作出如此罪恶行径,于是把过错都推到了女王侍卫身上。

“现在请大家看看我所经历的吧!”克拉苏斯大声说道,同时主动走到风月宝鉴下面。

当大家看到魔族的军队正在大肆屠杀首都艾萨琳的暗夜精灵时,都被震惊到说不出话来。

这时,卫兵来报,首都艾萨琳来了一个信使。

很快信使就被卫兵带了进来,他几乎无法站立,铠甲已经脱落破碎,身上到处都是血。他在拉芬克雷斯特面前摇摇晃晃,单膝跪地。

“给过他吃的、喝的吗?”贵族拉芬克雷斯特问,没有人回答。他朝门口站立的卫兵发了火。几分钟后,有人送来了水和食物。

玛法里奥、罗宁和布洛克斯在那里等得非常不耐烦。他们已经从囚犯变成了某种无法定义的状态。不是同盟,也不是局外人。他们选择站在后面保持沉默。这样比较能够确保他们的地位不再变成囚犯。

“你现在能说话吗?”信使吃了些水果,喝了半袋子水,拉芬克雷斯特声音隆隆地发问。

“是的……原谅我,阁下……我之前实在说不动了。”

“从你的情况看,很难相信你还能坚持到现在。”

跪在他面前的暗夜精灵信使四下看了看别人。罗宁发现他的眼睛已经瞎了。

“我也觉得难以置信,阁下。”信使咳嗽了好几次,“阁下……我来告诉你……我想……我们的世界要完蛋了。”

他最后说话的平静口气,反而加重了话语中的恐怖气氛,房间里一片死寂。

“你说的话是什么意思?”拉芬克雷斯特向前倾靠,追问他说,“你从艾萨琳收到某些可怕的消息了吗?是谁让你传达这个重要的消息?”

“阁下……我就是从艾萨琳来的。”

“不可能!”月亮守卫拉图苏斯插话道,“即使是最好的体力,这段路途也要三到五个晚上,而且黑鸦堡是军事要地,所以禁止使用咒语传送进来——”

“我比你更了解到底是否可以!”信使打了个响指,无视月亮守卫的地位,他朝着拉芬克雷斯特说,“我被派来求援。那些人把他们微小的魔力都聚集起来,送我到了这里!他们可能已经死了。”他咽了下口水:“我可能是唯一的幸存者。”

“小子,到底出了什么事?”

“阁下……艾萨琳正在被毁灭,嗜血的恶魔正在蹂躏这个城市,就像噩梦一样!”

故事从信使的嘴里讲出来,就像是一个没有愈合的伤口。像很多别的暗夜精灵一样,首都的暗夜精灵突然莫名其妙地失去了几乎所有的魔力,这令他们困惑不已。许多精灵来到宫殿请求女王帮助寻求答案。精灵们越来越多,超过了一千个。

此时,宫殿里涌出来一大批高大的魔族士兵,有些头上带角,有些背后长翅膀,他们都全副武装,想要杀掉这些暗夜精灵。恐惧接踵而来,有人被杀,有人逃跑,有人被推倒并践踏。

“我们跑掉了……我的阁下……我们都逃走了。我只能说从我那个方向逃出来的精灵,即便是最强壮的勇士也没能够坚持多久。那群恶魔跟了上来,抓住了那些跑不快的精灵。四散逃窜的精灵设法逃离这个城市,但是还是被恶魔抓住了。”

没有人打断他,没有人质疑他遭受到的伤害。从他的空洞眼神和嗓音里已经获得了真相。

然后信使描述了他是如何来到这里的:一群月亮守卫和官员聚集在一起,商量后一致认为,必须要通知黑鸦堡的暗夜精灵军队,这个重大责任落到了信使的身上。

“他们警告说,咒语可能不如计划的那样奏效,我可能被送到永恒之井的底部!”他耸耸肩,“但是我们没有其他选择。”

背着巨大的压力,咒语家们紧张地开始了工作。信使站在他们的中间,而他们尽量将魔力聚集起来。世界开始在他周围隐去……

当他刚刚消失时,他看见巨大的地狱犬跳进了他们之中……

“我就在距离这里不远的北方登陆……我的阁下……我被打伤了但是还活着。我花了一些时间找到前哨基地,然后我就被送到这里来了。”

克制已久的拉芬克雷斯特突然向后滑去:“那么宫殿呢?宫殿……也毁了?所有人都被杀了?”

信使犹豫了一下说:“阁下,宫殿的墙上站着上层精灵。他们就那样看着魔族怪物们从宫殿里冲出来,把人们都杀了!”

“女王绝对不会允许那样做!”一个官员突然说,有几个人附和地用力点头,但是更多的人都沉默着,没发表自己的意见。

对于这样的事情意味着什么,将军有着自己的看法。

他站起身来,大声发布命令:“集结所有的军队,我们要去首都艾萨琳!把女王从上层精灵手里解救出来!并且干掉魔族的狗崽子们!”

拉芬克雷斯特站在那里,对其他在场的人呼喊。他的幕僚们个个都戴上了头盔,好像立马就要去首都。

“且慢!”月亮守卫拉图苏斯说道,“我们月亮守卫的魔力全部来源于永恒之井,但是现在我们和永恒之井的连接被中断了,我们没有魔力了。遇上魔族部队,士兵们根本就不是对手!只能单方面遭受屠杀!”

人类魔法师罗宁站了出来:“将军阁下,你需要能够施念咒语的人,我毛遂自荐。”

拉芬克雷斯特看上去表示怀疑。作为回应,魔法师召唤了一个就在左手边的蓝色光球。将军的怀疑表情消散了:“好的,欢迎你加入我们的队伍——”他的眼角余光,一定看到了月亮守卫拉图苏斯准备要反对,“特别是目前也没有别的人能帮我们。”

伊利丹今天刚刚获得将军的欣赏,正在雄心壮志准备进一步展示自己,忽然发现在接下来的军事行动中自己成了一个局外人。因为他是月亮守卫,他的魔法来源也被中断了。但是,他决不能允许自己的晋升之路就这样被打断。

伊利丹突然站了出来:“我的阁下,我或许可以帮上忙!我还有一些可以施念咒语的能力!我相信我能在接下来的军事行动中提供魔法支援!”

看到将军惊讶的目光投了过来,伊利丹微微一笑,从腰间的袋子里取出了一个瓶子。那个瓶子张清非常熟悉,就是当初精灵女王凯兰崔姆送给他的水晶魔法瓶。

“这是……永恒之井的魔法水!”拉图苏斯惊呼道,“你竟敢私自偷取井水据为己有,这是违背暗夜精灵法律的!”

“不!”伊利丹高声反驳,“大家都已经知道了,魔族占据了永恒之井。我这是取回暗夜精灵自己的东西,而且是从魔族手中!”

张清明白,当暗夜精灵为了消灭魔族而忍痛毁掉永恒之井后,伊利丹就是利用这几瓶偷来的井水制造出了新的魔法源泉:太阳井。当然面积就小多了,只是一个小湖,而不像永恒之井一样广阔如大海。他还能感受到本体正在永恒之井的底部继续贪婪地吸收着能量,如果魔族利用永恒之井的能量建造星际传送门,那么本体何时才能解困呢?所以他必须帮助暗夜精灵解决掉魔族先头部队。

这时,拉芬克雷斯特将军不耐烦地打断他们的争论:“我们现在需要和魔族作战,而不是争论法律问题!”这个满脸胡子的贵族将军脸侧过去对着月亮守卫,“我希望手边能有点巫术,特别是从你那自夸的命令中得到一些。但是,幸运的是,我们目前是有其他魔法支援的,不是吗?”

月亮守卫拉图苏斯的脸涨红了,他转身面向其他巫师们:“必须恢复对永恒之井的利用!单靠手臂的力量不能对付那些怪物!将军怎么说,你们都听到了!”

  • 目录
  • 加入书架
  • 字号
  • 背景
  • 手机阅读
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