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73章 梨树神托子异世界
  • 异界诸天我最强
  • blue橙
  • 3222字
  • 2022-01-17 14:24:08

南疆事毕,张清班师回朝。在他的法力加持下,大军回程路上一直是晴天微风,清清爽爽地回到洛阳。

皇帝命群臣于城门外三里相迎,张清不敢怠慢,早早下马自己一人走过去,与众臣见礼,然后一起入城。入殿晋见皇帝,又到元老院作了述职报告,喝了庆功酒,散朝回府。

翌日,皇帝传旨,为了奖励张清开疆拓土,朝廷出钱替他翻盖卫将军府。因为当年董卓火烧洛阳,虽然抢救及时,但是还有很多建筑受损,所以张清带头住在一个较小的院落里。如今,朝廷经济实力大增,各大臣都住进了新府邸,只有张清一直没有挪窝,毕竟他又不是来享受荣华富贵的。

工部派来最好的工匠苏越,考察府里环境。数日后,苏越画成九间大殿,前后廊庑楼阁,呈与张清。张清看了看,说:“这个图画不错,但是主厅这么大,只怕难找栋梁之材。”苏越道:“此去离城三十里,有一潭,名跃龙潭;前有一祠,名跃龙祠。祠旁有一株大梨树,高十余丈,堪作大殿之梁。”

听他这么一说,张清猛地想起关于这棵梨树的传说,决定亲自去看一看。

次日,张清带着随从出发,直至跃龙祠前下马。苏越已经提前到了,回报说此树锯解不开,斧砍不入,不能斩伐。张清吃了一惊,道:“我昨日忘了嘱咐你,此树不可伐。你且另去寻大梁吧。”

挥退苏越,仰观那树,只见亭亭如华盖,直侵云汉,并无曲节。乡老数人前来见礼,道:“此树已数百年矣,常有神人居其上,卫将军不可砍伐它呀!”

张清安慰他们说:“诸位父老放心,我决不砍伐此树,只是听说奇异,特来观看一番。”

伸手抚树,输出一股生命之力,梨树似乎整体舒展了一下,树冠无风而动,发出哗啦啦的欢乐之声。

是夜二更,张清在房中批阅公文,困意袭来,伏案而寐。忽见一人披发挂剑,身穿皂衣,直至面前,对张清作揖谢道:“我是梨树之神。今日蒙君赐予生命之力,不胜感激!特来道谢!”

张清谦让道:“举手之劳,何足挂齿。你自称是梨树之神,植物之神我还是第一次见。”他从怀里掏出梅隆树种子,“这是精灵女王凯兰崔姆送给我的梅隆树的种子,它能够自己成长为一片森林,可以做树屋,也可以做弓箭。如果它活的时间足够长,也许还会成长为牧树人。你觉得,它能成神吗?”

梨树之神惊讶地接过梅隆树种子,细细地用摩挲着,感慨地说道:“我这年些来也曾元神出游,欲寻找同类,却一直没有找到。本以为此生孤独终老,没想到居然遇到这颗梅隆树种子。它蕴含着浓厚的生命力,将来一定成长为我的伙伴。”

他抬头看向张清:“将军可否把这颗种子送给我?我决定把它种在我附近,照料它长大。此生从此不再孤独。”

张清点头同意:“我本来也没时间照料它,送给你也算是个好归宿。我听说在其他世界有很多牧树人,都是可以移动的树,而且可以和人交流。可惜你不能离开本土,恐怕是看不到了。”

梨树神露出悠然向往的神情:“没想到还有那么精彩的世界,真想去看看啊!”他思索了一会,挥手送出一棵小树苗,落在张清面前,说道:“这是我的孩子,颇有灵性。就让他陪着你去游历外面的精彩世界吧!”说罢,转身消失不见。

张清猛然梦醒,从案上直起腰来,忽然看见案头放着一棵小树苗,才知道刚才梦里之事当真发生过。他取过一个花盆,将小树苗栽进去,然后浇灌以生命之水。小树苗欢欣雀跃地摇摆着枝条,似乎在表示感谢。

天亮后,人报荀彧生病卧床,张清吩咐人备马,前去探望。只见荀彧脸色苍白,紧闭双眼,不时呻吟两声,直叫头疼。太医们诊断不出病情,束手无策。

张清使用风月宝鉴的透视能力看去,发现荀彧脑中有一条小虫,看来这就是病因了。但是他不能随意展露自己的技能,正在为难之际,御史大夫华歆上前说道:“卫将军知有神医华佗否?”

张清问:“就是在江东医治周泰的那个医生吗?我听说过他的大名。”

华歆说:“华佗,字元化,沛国谯郡人也。其医术之妙,世所罕有。但有患者,或用药,或用针,或用灸,随手而愈。有一个五脏六腑疼痛、药物不能治疗的病人,华佗先给他喝下麻沸散,令病者如醉死,再用尖刀剖开其腹,以药汤洗其脏腑,病人并无疼痛。洗毕,然后以药线缝合伤口,用药膏敷上。一个月之内,病者即痊愈矣。其神妙如此!”

荀彧的侄子荀攸在旁边惊讶地问道:“莫非是传言?剖腹洗肠,人还能活吗?”张清道:“剖腹洗肠的事,我也听说过。只是如何防止伤口感染呢?”

众人都一脸懵懂的表情,不知张清在说什么。张清也意识到说漏了嘴,于是示意华歆继续说下去。

华歆定了定神,说道:“某天,华佗走在路上,忽闻一人痛苦呻吟,华佗听后就说:这是饮食不下之病。问之果然。华佗取蒜齑汁三升,让病人喝下去,从嘴里吐出长蛇一条,长二三尺,饮食即下。广陵太守陈登,心中烦懑,面色红赤,不能饮食,求华佗医治。华佗给他喝下药汤,吐虫三升,皆赤头,首尾动摇。陈登细问病因,华佗说:此因多食鱼腥,故有此毒。今日虽可,三年之后,必将复发,不可救也。后来陈登果然三年之后死去。”

张清打断华歆:“陈登死了,我怎么不知道?”副丞相戏志才连忙解释道:“当时卫将军正在蜀中作战,内阁用邸报通知卫将军。”张清抱歉地一笑:“可能是我忙于军务,疏忽了。而且,现在是内阁统管政务,我只管军事。好了,我不打岔了,请华大夫接着说。”

“有一人眉间长了一个瘤子,痒不可当,请华佗检查。华佗看后说:内有飞物。众人皆取笑他胡说八道。华佗以刀割开瘤子,一只黄雀飞去,病者即愈。有一人被犬咬了脚指头,随即长肉两块,一痛一痒,俱不可忍。华佗说:痛者内有针十个,痒者内有黑白棋子二枚。众人皆不信。华佗以刀割开,果应其言。此人真乃扁鹊、仓公之流的名医也!现居金城,离此不远,将军何不召之?”

张清听华歆说得神乎其神,根本不信,但是当着荀家人的面,又不能拒绝,只得命人去请。

华佗来后,诊脉视疾,说道:“丞相头脑疼痛,只因脑中有一虫作祟。他的病根在脑袋中,若服汤药,不可治疗。我有一法:先饮麻沸汤,然后用利斧砍开脑袋,取出小虫,方可除根。”

荀攸大怒道:“你要谋害我叔父吗?”华佗说:“大人可曾听闻周泰身中十余枪,我替他割开满身的伤口,刮掉创处腐烂之肉,周公略无惧色。今丞相小可之疾,何必多疑?”荀攸道:“肉烂可刮,脑袋安可砍开?”命左右速速将其拿下狱中,拷问其情。

副丞相贾诩劝说:“似此良医,世罕其匹,未可罪也。”

张清站出来道:“华佗一向声名卓著,并无恶行。眼见荀丞相病入膏肓,何不令其医治?我请左慈仙长在旁等候,若有异状,也可挽救。”

荀攸见众人皆劝,尤其张清乃当朝柱石,左慈是现世神仙,遂同意华佗医治。

华佗先给荀彧喝下麻沸散,然后把他满头的头发全部刮掉,用小刀、小斧将其脑袋破开一个小洞,伸进去一只小镊子,精准地夹出一只小虫,就像可以透视一般。然后将砍下的骨头回填,再抹上药膏。

荀彧脸色回复平静,似乎轻松了许多。荀家人看到,这才放下心来,转而对华佗大加赞赏,赠以重金。华佗推辞不受,转身飘然而去。

翌日,张清命人将华佗请入府中,殷勤款待。华佗问:“卫将军家里莫非有患者需要华某医治?”张清开门见山地说道:“非也。我想请问华先生一件事。我曾学过异术,可以看到荀丞相脑中确实有一条小虫,可是华先生是怎么知道的?居然能够精准地小虫所在位置开颅,似乎亦能透视?”

华佗震惊地看向张清:“原来卫将军亦能透视?太好了,我一直以为我是个怪物,原来只是异术而已!”张清好奇地询问,华佗自述小时遇到仙人,赐予他透视之能,并传授医术,令其医治天下病人。

“华某行医三十余年,医人无数。也曾想寻找佳徒传授医术,可惜从未遇到有透视眼的人,这一身医术即将失传,甚为忧虑。今日居然遇到卫将军亦有透视眼,吾道不孤矣。可惜将军位高权重,又怎么会去行医呢?”说着,他连连叹气。

张清连忙说道:“我早已答应左慈仙师,不日就要挂印归隐。若能学得先生医术,正好医治天下患者。况且,我这透视异术可以传授,以后可将先生医术流传下去,并令其供奉先生为医者祖师,世世受人香火。”

华佗闻言大喜,当即遣人回家取《青囊书》来赠给张清,并且住在卫将军府中,每日传授张清医术。张清越学越心惊,书中所写医疗知识,绝不是这个时代人所能掌握的,也许真如华佗所说,是仙人所授。

  • 目录
  • 加入书架
  • 字号
  • 背景
  • 手机阅读
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