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7章 齐聚一堂分礼物
  • 异界诸天我最强
  • blue橙
  • 3643字
  • 2021-10-19 13:05:07

贾母将屋里的女眷一一指与张清:“这是你大婶子;这是你二婶子;这是你先珠大哥的媳妇珠大嫂子。”

张清拜见过邢夫人、王夫人,问李纨道:“听闻先珠大哥遗有一子,名贾兰,今日为何不见?”李纨道:“兰儿今年两岁,白日多觉,便留在屋内歇息。改日必带他来拜见叔叔。”

张清点点头,又问:“听说,还有两个兄弟叫贾琮和贾环的,也没来吗?”旁边走出贾赦的小妾周姨娘和贾政的小妾赵姨娘来,福了一福,回说贾琮和贾环分别是四岁和三岁,正是淘气的时候,因此并没有带来。张清知道庶子在封建家庭里地位低,没有多问,遂一笑而过。

贾母又指着黛玉和旁边三位如花似玉的姑娘,说道:“这是家里的三个姐妹和你黛玉妹妹。”张清也一一见过。

第一个肌肤微丰,合中身材,腮凝新荔,鼻腻鹅脂,温柔沉默,观之可亲,乃是贾赦的女儿迎春。后来被贾赦五千两银子卖给孙绍祖,备受欺压虐待,不到一年就死了。张清暗下决心,一定要改变她的命运,无非扔银子而已,举手之劳。

第二个削肩细腰,长挑身材,鸭蛋脸面,俊眼修眉,顾盼神飞,文彩精华,见之忘俗,乃是探春。后来被南安郡王的夫人收为义女,嫁到少数民族和亲去了。这事也好办,到时候张清给皇帝打个招呼,让南安郡王知难而退就是了。

第三个身量未足,形容尚小,乃是惜春。贾府被抄家后,她出家了,主要原因还是在贾府没有得到关爱,所以心灰厌世。这事有点难办,张清可以改变她的命运,却无法替代家人的关爱,只能尽力而为。

三人皆是一样的妆饰,互相厮认过,大家归座。

略聊了两句,贾赦、贾珍等便要告退。

张清道:“且慢。”起身走到堂中,面向贾母道:“孙儿一向在海外生活,未曾孝顺老祖宗,罪过不小。如今家业兴旺,父王令我回来时多带礼品,拜上老祖宗和同族长辈、亲友。正好大家都在,便一起送了吧,倒也省得到各房来回跑了。”

贾母道:“不必了。方才黛玉已经将礼单交给老身,够丰厚的了。你就不必再单独送了。再说,你这一支远在海外讨生活,颇为不易,回来途中又遭逢大难,只身归来。现在生活必定拮据,岂可再让你破费?”

邢夫人和王夫人也都一齐相劝。她们算计得很清楚,林如海送的礼物格外丰厚,必定是替“贾琦”和林黛玉两人都考虑到了。况且,“贾琦”这七岁孩童,又能送什么礼呢?

当然,太上皇的旨意和皇帝的口谕也起了很关键的作用,让他们有了忌惮之心,做事还算讲究。

张清笑道:“不妨事,孙儿随身带的银票和宝物侥幸都保住了,所以生活无忧。太上皇和皇上又赏赐了不少财物。孙儿年纪小,也花费不了许多,算是借花献佛吧。”

侧身吩咐道:“彩娟,过来把礼单念一下。”

众人见他坚持,便不再相劝。心想就算他送匹布、送盒茶叶什么的,也夸赞一番,回个礼就是了。

彩娟持礼单走了进来,给贾母等人磕了头,展开礼单念道:“向老祖宗奉上:纹银一万两,金锞子一百个,银锞子二百个,绸缎五百匹,老山参十根,各色珍珠一百颗,滚珠十颗,金如意十只,玉如意十只,玉壁十对,琉璃茶具一套,金茶具一套,二尺高红珊瑚一棵。”

礼单一念完,把众人惊得面如土色。里面每一样礼品都价值不菲,就连贾府一时也拿不出来。

张清这一出手阔绰无比,林如海的礼品虽称丰厚,与之相较,简直就拿不出手了。

贾母一叠声地说道:“太多了,太贵重了,收不得,收不得!要折寿的!”

张清笑道:“老祖宗,礼单还没有念完呢。”贾母惊讶道:“还有什么?”

彩娟接着念道:“头面首饰一套,计有:金凤五只,金翟鸟一只,金镶珊瑚头箍一围,金镶青金方胜垂挂一件,帽前金佛一尊,帽后金花二枝,金手镯四对,白玉、碧玉手镯各两对,金荷连螃蟹簪一对,金莲花盆景簪一对,金松灵祝寿簪一对,白玉、碧玉簪各一对,金项圈二个。”

念完后,众人皆被震惊了,互相对视,不敢说话。贾赦目光灼灼地看向贾母,流下了激动的口水,他已经在打算,怎么样从老母亲那里弄点东西过来享用。

贾琏上前笑道:“琦兄弟,莫非下人误拿了搬家的清单?怎地把家底都搬过来了?”张清风清云淡地说道:“琏二哥稍安勿躁,这还没念完呢?”

“还没念完?”这下连贾琏也没有说话的底气了,只得退了回去。

彩娟接着念道:“酱色缎貂皮袍二件、青缎天马皮袍一件。酱色缎灰鼠皮袍一件、酱色羊皮袍一件。酱色细羊皮袍一件、酱色缎上身羊皮,下接银鼠皮袍一件、青缎貂皮褂二件、石青缎貂皮褂一件,石青缎绣八团金龙貂慊皮褂一件、石青缎绣八团白狐慊皮褂一件、青石缎四团夔龙银鼠皮褂一件、青缎灰鼠皮褂二件。”

贾母连连摆手,道:“我哪穿得了这许多衣服哟!琦哥,老身可要说你两句,你年纪小,可不要被下人哄了,为了面子好看把库房都搬空了。以后还是要过日子的。”

张清笑吟吟地说道:“老祖宗,我的日子要是过不下去了,就搬到您这儿来住,您看行吗?”贾母乐道:“好,好,好,琦哥就搬过来,和老身一起住吧。”众人也都笑将起来。

贾赦如梦初醒地说道:“前面听琦哥说,我那堂兄弟当了国王,我只以为和京里的王爷一般富贵。照此看来,京里的王爷竟是乞丐一般了。”

张清笑道:“海外地广人稀,多有各种宝石、黄金和香料,富有无比。要不然说‘富贵险中求’呢!两位叔叔也有礼单奉上。”向彩娟示意一下。

彩娟拿起另一份礼单念道:“向两位老爷奉上:纹银三千两,金锞子五十个,银锞子一百个,绸缎三百匹,玉斗一只,玉碗二个,玉佩一双,琉璃茶具一套,端砚一方,青汉玉笔筒一件,紫檀座、青玉杠头筒一件,紫檀座、摆黑漆笔砚桌用、汉玉笔架一件,骏马一匹,弓箭一幅,珊瑚、碧玉、珍珠手串等各一盘,绿玉、脂玉、迦南香扳指各一件。”

贾赦问道:“这是给我们两人的,还是一人一份?”话一出口,众人都在心里骂他贪心。这等重礼,便是两人分了,也是一笔横财,如何露出贪婪之相?

贾母骂道:“没出息的东西。你侄儿不远万里回来,你不说赏赐他些财物,倒白拿许多好处,还不知足。说出这丢脸的话来。”

贾赦辩解道:“本来就是嘛。这双数的还好分,可像这玉斗一只怎么分嘛?我不得问问清楚?”连邢夫人也别过脸去,不愿看他的丑样。

“是小侄的疏忽,因为来得匆忙,所以礼单写得太潦草,请叔父见谅。这礼物自然是一人一份,稍后便送到叔父屋里去。”张清拱手道歉,又对贾珍说,“珍大哥虽然辈份比两位叔父低,但毕竟是族长,礼单便与两位叔父一样。”

贾珍乐呵呵地回道:“这如何使得?让琦哥破费这许多。”一句推让的话也没有。

彩娟又拿出一份礼单,张清专门说明,是送给贾琏、贾蓉和不在场的贾宝玉、贾琮、贾环、贾兰诸位少爷,礼物均是“纹银一千两,金锞子二十个,银锞子五十个,绸缎一百匹,玉佩一只,文房四宝一套,弓箭一幅,珊瑚手串一盘,绿玉扳指一件。”贾琮、贾环和贾兰因为年幼,所以每人多送一只金锁和一个金铃铛。

贾琏、贾蓉当场喜得合不拢嘴,被贾赦和贾珍各自教训了几句。

李纨也喜笑颜开,心想:有了这笔财物,今后几年的日子都好过,再也不必发愁了,急忙上前代贾兰谢过。

周姨母和赵姨娘因为贾琮和贾环平日里不得府里人待见,常常偷抹眼泪,今日见新来的亲戚竟把两人当正经主子一般送了礼物,开心得不得了,说了好些感激的话。

彩娟又拿出一张礼单,张清说道:“这是给诸位奶奶、小姐的。”唬得贾母赶快说道:“够了,够了,别再送了。我贾家岂能收自家孙儿这许多财物?传出去府里的脸面还要不要?”

贾赦、贾珍、贾琏等人连声劝道:“既拿出来了,听听也不妨,礼物咱们不收也就是了。只是别让诸位夫人、姐妹白等一场。”

正喧闹时,只听后院中有人笑声说:“我来迟了,不曾迎接远客!”只见一群媳妇、丫鬟围拥着一个人,从后房门进来。

这个人打扮与众姊妹不同,彩绣辉煌,恍若神妃仙子:头上戴着金丝八宝攒珠髻,绾着朝阳五凤挂珠钗;项上戴着赤金盘螭璎珞圈;裙边系着豆绿宫条、双衡比目玫瑰佩;身上穿著缕金百蝶穿花大红洋缎窄褙袄,外罩五彩刻丝石青银鼠褂;下着翡翠撒花洋绉裙。一双丹凤三角眼,两弯柳叶吊梢眉;身量苗条,体格风骚;粉面含春威不露,丹唇未启笑先闻。

张清连忙上前拱手相迎。贾母笑道:“琦哥和黛玉不认得她,她是我们这里有名的一个泼皮破落户儿,南省俗谓作‘辣子’,你只叫他她‘凤辣子’就是。”张清明白,这便是王熙凤了。这人倒是好打发,给钱便是了。

王熙凤进门,向贾母和贾赦等人见礼,拉着张清的手,夸道:“果然不愧是亲王家的公子,这气质、这打扮,倒把我们府里的几个哥都给比下去了。”张清笑道:“见过琏二嫂子。听说府里上下都靠嫂子操持,真是辛苦你了。若非有嫂子这样的才干,也撑不起这一大家子来。”王熙凤笑道:“琦哥初来乍到,就把我夸了一番,回头我得意时略张狂一点,可就要挨骂了。”众人都笑了。

王熙凤又携着黛玉的手,上下细细打量了一回,笑道:“天下真有这样标致人物,我今儿才算见了!况且这通身的气派,竟不像老祖宗的外孙女儿,竟是个嫡亲的孙女,怨不得老祖宗天天口头心头,一时不忘。只可怜我这妹妹这样命苦,怎么姑妈偏就去世了!”说着,便用手帕拭泪。

贾母笑道:“我才好了,你倒来招我!你妹妹远路才来,身子又弱,也才劝住了,快再休提前话!”这熙凤听了,忙转悲为喜道:“正是呢!我一见了妹妹,一心都在他身上了,又是喜欢,又是伤心,竟忘记了老祖宗。该打,该打!”

  • 目录
  • 加入书架
  • 字号
  • 背景
  • 手机阅读
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