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68章 助孟获南下征番王
  • 异界诸天我最强
  • blue橙
  • 2424字
  • 2022-01-05 23:11:51

半个月后,孟获率领使团来到成都,同时,马腾也率人到来。张清已经召集天下的商团齐聚成都,共同商议开发西域和天竺商路的事情。张清将其命名为“成都商业交流会”,简称“成交会”,讨个好彩头。

在成交会上,张清亲自上台,讲述了朝廷的商业政策,并介绍了洛阳商业圈成功的案例,还邀请几个商团代表现身说法,引起了全场商人的惊叹。

接着,成都本地的商人们逐一上台展示自己的拳头产品,尤其是天下驰名的蜀锦和药草,当场就获得无数订单。

然后,各地的商人纷纷利用这个机会,推销自己的主打产品。一时之间,成交会上热闹非凡,每天都能成交数百单。

趁着成交会达到高潮之时,张清将马腾和孟获介绍给商团们,并为他们做保,请大家放心自己的投资和回报的安全性。商人们都是逐利的,西域和天竺都有很多的珍贵产品,是中原所没有的。而且西域乃是自古以来有名的丝绸之路,天竺后面更是有东南亚广大的市场。大家都想获得更多的利润,纷纷准备投资建立商铺分店。

马腾和孟获什么都没做,就获得了大笔投资,乐得合不拢嘴,当场签下文书,保证商人的安全和利益。更是对张清佩服地五体投地,当众表示效忠。

各路诸侯的使都看到这番热闹景象,都是倒吸一口冷气,纷纷给自己主公写信,表示决不能与张清为敌,否则光是打经济仗就已经破产了。

刘备看到成交会上商团的热情,更是信心百倍。

张清趁热打铁,成交会结束后,安排徐庶担任益州牧,然后带着马腾、刘备、孟获三人到洛阳就职元老院的元老。张清安排国师左慈给三人各赠一碗符水。三人饮用后,立时年轻几岁。在长生的诱惑下,三人承诺向朝廷交割部分兵权,并听从朝廷调遣。作为交换,朝廷为他们提供地方区域的武力保障,并提供通商优惠条件。

马腾带着旨意回到西凉之后,联合商团组织了开拓团,主动向西域扩张。在利润的刺激下,开拓团人强马壮、后勤得力,很快就恢复了西域都护府的势力范围,并不断向周围辐射。

刘备迫不及待地回到荆州,组织大队人马,向南方交州方向缓慢推进,准备彻底打通南方商路。张清约束孙权不得趁机进攻,作为交换条件,过几年刘备要推荐诸葛亮进入内阁担任副丞相。

按照汉朝最新规定,每一届丞相最多干满两届,也就是十年。目前是荀彧担任丞相,后备人选还有庞统、周瑜、徐庶、法正、郭嘉、戏志才、司马懿、程昱、沮授、田丰等多人。大汉帝国可谓人才济济,只要不内耗,必定能创造璀璨的未来。

而孟获回到南蛮之后,利用投资的钱财建立了一个城市,名为英雄城,纪念自己见识到天下英雄。但是地方部落众多,许多番人不满他投靠汉人,起兵攻打。孟获双手难敌四拳,只得向张清求援。

此时,马超、马岱已经回到西凉。张清带着许禇、鞠义、李典、寇封、关平等将和司马懿、庞统再次进入蜀地,先来到成都,征召了张任、黄权、严颜、李严、张嶷、张翼等数十余员川将,准备南征。

下属陈震说:“我听说成都青城山之西,有一隐者,姓李,名意。世人传说此老已三百余岁,能知人之生死吉凶,乃当世之神仙也。何不召此老来,问他吉凶?”

张清道:“既是当世神仙,我当亲自前去拜访。”于是带着随从前往青城山。先在山下住了一夜,翌日一早,披星戴月登上山去。

当地向导引入一个山谷深处,遥遥望见仙庄,只见清云隐隐,瑞气非凡。忽见一小童前来迎接:“来者莫非张德渊乎?”

张清吃惊地问道:“仙童如何知我姓字!”童子回答:“师父昨日有言:今日必有大汉卫将军张德渊到此。”张清赞叹:“真神仙也!人言信不诬矣!”遂与小童同入仙庄,拜见李意。只见李意鹤发童颜,碧眼方瞳,灼灼有光,身如古柏之状。张清知是异人,优礼相待,请教前途命运。

李意推老不答。张清再三请求,李意方才正颜相对:“老夫乃荒山村叟,无学无识。辱将军亲来相见。只是将军已经位极人臣,不知尚有何所求?”张清道:“我足迹踏遍各地,历经不同人情冷暖,至今三十余年矣。虽然颇有奇遇,但也有许多不明之处,未知休咎如何。久闻仙翁通晓玄机,望乞赐教。”

李意回答:“此乃天数,非老夫所知也。”张清再三求问,意乃索纸笔,画了一只猴子,三头六臂,每个头又有六只耳朵,画毕便将之扯碎。又画一蜜蜂飞在空中,那只猴子挥棒击之,遂稽首而去。

随从不悦,对张清说道:“此狂叟也!不足为信。”张清不答,望着李意远去的背影,皱眉思索良久。

数日后,军队集结完毕,启程向英雄城进发。

在行军路上,蜀将刘璝见张清一直闷闷不乐,遂进言道:“我听说锦屏山中有一异人,道号紫虚上人。能够知人生死贵贱。将军今日行军,正从锦屏山过。何不试往问之?”

张任道:“大丈夫行兵拒敌,岂可问于山野之人乎?”刘璝道:“不然。圣人云:至诚之道,可以前知。我等问于高明之人,当趋吉避凶。”

于是张清带着诸将,引五六十骑来到山下,问径于樵夫。樵夫指着高山绝顶上,说那便是紫虚上人所居。张清等人上山来到庵前,看见一个道童前来迎接。问了众人姓名,引入庵中。

只见紫虚上人端坐于蒲墩之上。张清上前,稽首行礼,求问前程之事。紫虚上人笑道:“贫道乃山野废人,岂知休咎?”刘璝赶忙上前,再三诚恳相问,紫虚遂命道童取纸笔,写下八句言语,付与张清。其文曰:

左猴右猪,追逐金蝉。石猴匿形,野猪净坛。一得一失,天数当然。见机而作,勿丧九泉。

张清见了心中一动,似有所悟,一时不语。

刘璝又问:“我军气数如何?”紫虚上人道:“天机已乱,定数难寻,不必再问!”说罢,上人眉垂目合,恰似睡着的一般,再不答应。

几人下山。刘璝发出疑问:“仙人之言,奥秘难懂,究竟有何所指?”张任摇头道:“此狂叟也,听之何益。”张清喟叹一声:“若其所言果然为真,诚可忧虑。”众人面面相窥,不知所谓。

张清见状自失地一笑,心想:知我者谓我心忧,不知我者谓我何求。遂上马领军前行。

不日来到英雄城,孟获出城迎接。张清问:“敌兵何在?”孟获道:“敌兵风闻将军威武,不敢抵挡,已然退去。恃山高水险,以拒天兵。待将军走后,必然复来。”

张清笑道:“我有草药,不惧瘴气,彼之倚仗已去一半。孟将军世居此地,熟知地理,素有威望,彼之倚仗又去一半。尚且不降,徒待擒耳!”孟获点头称是,引众军入城。

  • 目录
  • 加入书架
  • 字号
  • 背景
  • 手机阅读
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