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63章 争仙酒左慈戏黄祖
  • 异界诸天我最强
  • blue橙
  • 2125字
  • 2021-12-17 19:54:38

席中有人不悦,大声喝斥:“岂有此术?一定是你先藏在袖中,拿出来唬人!”张清扭头看去,原来是黄祖。

只见左慈仰头一晒,说道:“既然有人不信,那我就再露一手。此时天寒,草木枯死;将军要甚好花,随意所欲。”

张清扫了一眼众官,道:“我只要牡丹花。”左慈点头道:“此事易耳。”令下人取来一只大花盆放在筵席之前。口中含了茶水,猛地一喷,花盆中顷刻发出牡丹一株,开放并蒂双花。

众官大惊,黄祖主动下席,邀请左慈同坐而食。张清笑看不语。

少刻,厨子送上鱼脍。左慈道:“鱼脍必须用松江鲈鱼制作方才美味。”张清是业余相声爱好者,闻言习惯性地捧哏道:“千里之隔,安能取之?”

左慈再次仰头道:“区区小事,有何难哉!”教下人拿一把钓竿来,走到堂下鱼池中钓之。顷刻钓出数十尾大鲈鱼,放在殿上。

张清道:“我池中原有此鱼,是观赏鱼,不好吃。”左慈道:“将军看仔细了,天下鲈鱼只两腮,惟松江鲈鱼有四腮,此可辨也。”众官视之,果然是四腮,纷纷惊叹。

左慈见状又得意地夸口道:“烹饪松江鲈鱼,必须紫芽姜方才入味。”张清为了学本事,也顾不得廉耻了,再次捧哏道:“仙师亦能取之否?”

左慈哈哈一笑,道:“此事易耳。”令下人取金盆一个,左慈以袖覆盖住。须臾,得紫芽姜满盆,下人送到张清面前。

张清晒笑道:“盆里变姜?我还见过有人盆里变蛇呢。”左慈精神一振:“此何人也?居然有此道术?”张清摇头道:“你这是真本领,他那是耍把戏,安可同日而语?”左慈得意地捋了捋胡须:“将军果然见识广博。”

张清伸手拿几枚紫姜观看,忽见盆内有书一本,题曰《地遁》,不由大喜。知道这是左慈奖励自己的,赶快取到手中,仔细放入怀内。他的空间术虽然进展较大,但还不能形成稳定的随身空间,所以只能贴身放了。

左慈取桌上玉杯,满斟佳酿递给张清:“将军可饮此酒,寿有千年。”张清问:“这不是我的酒吗?如何能延年益寿?”

“将军难道忘了我有隔空取物之术?”

“原来是仙师摄来的仙酒。多谢了。”张清接过来一饮而尽,顿时感觉自己体内的长春珠猛涨一圈,威力倍增,把凤凰女的凤凰枷锁给冲得松了一丝缝隙。

张清大喜过望:“还有多的吗?我留给夫人一杯。”

“此等仙酒,世人能饮一杯也是万幸,哪有多余?”左慈口风一转,“不过,我还给自己留了一杯。如果将军肯以凭空造兵器之术与我交换......”

“这有何难!”张清这些年早已把此术领悟精通,伸手一指,一道金光打入左慈脑门,“要想练好凭空造物,须得有一把自己的好兵器。”

左慈点头表示收到,随即一摊左手,出现一把虎头刀,再一摊右手,出现一把长剑。他哈哈大笑,又倒了一杯酒送上。

张清亲自端着酒来到后房,递给蔡文姬,道:“此乃仙酒,寿有千年。夫人赶快饮了此杯,你我同享高寿。”蔡文姬嫣然一笑,接过杯子低头饮下。顿时化作二八年华的小姑娘,娇艳欲滴,惊喜地叫道:“我感觉自己充满了活力。”张清笑道:“夫人如今也算半个仙人了。待我学全仙师的遁甲天书,必与夫人同登仙界。”蔡文姬连忙拜谢。

张清回到前厅,众官正围着左慈蓄意讨好,张清暗自好笑,想起了红楼世界里,众人围着自己讨要仙药的场景,这下有的左慈烦恼了。

只见左慈拔下冠上玉簪,于杯中一画,将酒分为两半;自饮一半,将一半奉与众官。同喝一杯酒可不是什么好寓意,众官皆皱眉不接。左慈掷杯于空中,化成一白鸠,绕殿而飞。张清揣测,可能又是凭空造物,再加上障眼法造成的效果。

众官仰面视之半晌,等白鸠飞走后,才发现左慈已不知所往。左右忽报:“左慈出宫门去了。”

黄祖没能喝到仙酒,发怒道:“如此妖人,必当除之!否则必将为害。”张清正想看左慈的本事,于是准许。

黄祖引三百铁甲军前往追擒,赶至城门,望见左慈穿木履走在前方,慢步而行。黄祖飞马追之,却只是追不上。一直追赶到一座山中,有一个牧羊小童,赶着一群羊迎面而来。

左慈走入羊群内。黄祖取箭射之,左慈消失不见。黄祖尽杀群羊而回。牧羊小童守着羊痛哭流涕,忽然看见一只羊头在地上说人话,呼唤小童:“你把羊头都凑在死羊腔子上,可以把羊救活。”小童大惊,掩面而走。忽闻有人在后呼喊:“小孩别走,还你的活羊。”小童回头看时,见左慈已将地上死羊凑活,赶将来了。小童急忙迎上去,想问个究竟,左慈已拂袖而去。其行如飞,倏忽不见。

小童归告主人,主人不敢隐讳,报知黄祖。黄祖命人画影图形,各处捉拿左慈。三日之内,城里城外,所捉眇一目、跛一足、白藤冠、青懒衣、穿木履的先生,都一般模样者,有三四百个。哄动了洛阳街市。

黄祖令众军士,用黑狗血泼之,押送城南教场。黄祖亲自引甲兵五百人围住,尽皆斩之。人人颈腔内各起一道青气,到上天聚成一处,化成一个左慈,向空中招来一只白鹤骑坐,拍手大笑:“好玩!好玩!真好玩!”

张清暗自赞叹,真是好本事。这何止是一气化三清,简直是一气化五百。若以之练就分身之术,必然有大用。

黄祖令众军士以弓箭射之。忽然狂风大作,走石扬沙;所斩之尸,尽皆跳起来,手提其头,奔上前来打黄祖。众军掩面惊倒,各不相顾。张清惊讶道:“这是三国版的丧尸吗?简直太牛了。与之相比,什么T病毒就是垃圾货色呀!”

黄祖惊倒在地,大病一场。张清向空中叫道:“仙师,你玩够了没有?”左慈道:“我欲往东海讨杯酒吃。顺便讨要一把好兵器。待你完成第三件事时,我自会回来找你。我去也!”说罢,骑白鹤飞去了。

  • 目录
  • 加入书架
  • 字号
  • 背景
  • 手机阅读
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