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62章 空间系遭遇造物术
  • 异界诸天我最强
  • blue橙
  • 2197字
  • 2022-01-28 12:58:46

张清大喜过望,即便在仙宫学艺之时,他也没有学到空间系法术,没想到居然在左慈这里学到了。他勤加练习,不过数日,即已熟练掌握,倒是让左慈吃了一惊。这空间之术与吞噬技能有相通之处,互相促进了一把。

而且,修炼空间法术之后,张清尝试制造一个小型随身空间,虽然几番尝试都没有成功,却感觉几个枷锁隐隐有点松动。

在张清的亲自指导之下,一年之后,已经造出二十余艘大海船,从三十吨到一千吨,各种样式皆有。其实,张清投机取巧了。每一艘船的龙骨,都是他偷偷使用奥丁传授给他的“凭空造物”神术制造出来的。有了坚硬的堪比钢铁的龙骨,造船当然又快又好。

而且,张清为了加快历史进程,还亲自造了一艘两千吨的大海船,命名为“方清号”。他解释道:“君子可欺之以方。方是君子的内在特性,清是君子的外在表现。希望大汉朝人人皆能又方又清。”众人自然赞叹不已。

张清下令:“海的对面是辽东半岛,再往东是倭奴群岛。而向东跨越万里,是一片失落的大陆。那里的幅员辽阔,堪比大汉。而且还有土豆、红薯、玉米等高产作物,谁能漂洋过海取回种子,我必启奏皇帝,封其为异姓王!”

闻听此言,众人皆惊。左慈当即问道:“天下人的功劳没有能超过将军的。将军莫非自己想称王?”

张清摇头道:“非也。待我完成三件事后,就随你退隐山林,不问世事。”他又转头对大家说,“若是粮食产量提高十倍,天下再无饥馁之人,此功德可比神农,岂止封王,甚至可以封神!”

刘晔试探着问道:“那置陛下于何地?”张清笑道:“皇帝自然还是当他的皇帝。俗话说:功高震主,又说:功高不赏。这都是屁话。若是有了功劳反而带来灾祸,谁还愿意冒险去立功呢?我就想立一个规矩,让天下人都知道,富贵险中求。”

众将皆陷入沉思之中。甘宁第一个站出来,叫道:“末将愿去!”他的好搭档苏飞叹了口气,也站出来道:“末将亦愿前往。”

吕虔、刘晔、纪灵、太史慈、张绣皆愿前往。李典却沉默不语。张清知道,李典是他们家族推出来的一面旗帜,由不得他自己做主,所以也不勉强。当即下令,组建五千人的海军第一舰队,以甘宁为海军元帅,吕虔为副元帅,太史慈、苏飞、纪灵、刘晔为偏将,每日操练,待到信风季节,再行出发。

紧接着,张清督促造船厂再造一批海船,组建第二舰队,任命张绣为海军元帅,文聘为副元帅,魏延、蒯良、蒯越为偏将。

出乎意料,阎行居然也要求出海。他是韩遂的女婿,虽然武力过人,但是却不得重视。此次出使洛阳,本就有脱离西凉军的心思,遇此机会,更想去海外一展身手。于是张清也将其任命为第二舰队的偏将。

在张清的神术帮助下,第二舰队三个月即建好,旗舰命名为“未来号”,算是对自己过往的一个纪念。

此时,第一舰队已经扬帆远航了。因为他们的部队本就是水兵,适应较快。而且,封王的诱惑谁都抵挡不了。

张清将青岛的海船厂命名为第一海船厂,命令他们继续制造较小的海船,组建渔队出海捕鱼。然后来到LYG,创办了第二个海船厂。

再一年过后,已经组建了四只远洋渔队,每次出海都能带来大量鱼获,极大地改善了山东半岛的饮食。

此时,第二舰队也已经启航了。

孙策派人向张清求取造船技术,张清很慷慨地全部交出,并派出工匠帮助他们建立船厂。孙策感激不已,向朝廷上表,请封张清为“东海王”。张清坚辞不受,声称将归陷山林。

此时,左慈等人终于相信张清并不贪恋俗世富贵。于是左慈将遁甲天书上卷“天遁”相授。

张清本就有神术在身,学起法术来事半功倍,很快就掌握了技巧。没事时经常和左慈一起腾云驾雾,出海遨游。

眼见渔业兴旺,张清带着许禇、鞠义、马超、马岱回到洛阳。准备办第三件大事:建立毛纺业。

只是离开洛阳日久,有很多事务需要处理。张清忙得晕头转向,顾不得其他。

这日,张清忙完手头事务,忽然想起多日不见左慈,问左右,称出门十天未归。派人寻找,原来却因为偷吃羊肉被关进牢房。

狱吏来报,称十数狱卒,捉下左慈拷打,左慈却酣然熟睡,全无痛楚。狱卒取大枷,铁钉钉了,铁锁锁了,送入牢中监收,只见枷锁尽落,左慈卧于地上,并无伤损。

连续监禁左慈七日,不与饮食。及看时,左慈端坐于地上,面皮转红。狱卒问之,左慈道:“我数十年不食,亦不妨;日食千羊,亦能尽。”狱卒无可奈何。

张清闻听哈哈大笑,命人替左慈还了钱,将他赎了回来。

某日,诸官皆至将军府参加宴会,齐齐恭贺中原农业获得大丰收、沿海渔业获得大发展。众人正在行酒,左慈足穿木履、蓬头垢面,立于筵席之前。众官又惊讶又奇怪,纷纷打听这是何人,如何大胆?

只听左慈说道:“将军今日大宴群臣,筵席之上水陆俱备,四方异物极多,不知内中还需要何物,贫道愿意替将军取之。”

张清笑道:“我要龙肝作羹,你能取否?”左慈云淡风清地说道:“有何难哉!”取过墨笔,当场在粉墙上画了一条龙,以袍袖一拂,龙腹自开。左慈于龙腹中提出龙肝一副,鲜血尚流。

众人皆大开眼界,张清发出疑问道:“听说龙能大能小,能升能隐;大则兴云吐雾,小则隐介藏形;升则飞腾于宇宙之间,隐则潜伏于波涛之内。龙乘时变化,犹人得志而纵横四海。龙之为物,可比世之英雄。如此神物,居然被你随手画出,凭空造物。莫非是障眼法?”

左慈摇头道:“凭空造物有何难哉?”张清一伸手,手掌上凭空多了一把匕首,问道:“你能做到吗?”左慈惊讶地看了张清一眼,道:“凭空造物,每人各有所长。我擅长动物、植物。不比将军擅长武器。”

张清听他说得有点意思,试探地问道:“能教授给我吗?”左慈哈哈一笑:“将军功在社稷,泽被万民。贫道本就有意传授衣钵。有何不可?”

  • 目录
  • 加入书架
  • 字号
  • 背景
  • 手机阅读
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