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60章 遇管辂得授占卜术
  • 异界诸天我最强
  • blue橙
  • 2698字
  • 2021-12-03 00:37:59

张清笑道:“长得帅,偏偏名字带‘颜’字,这故事有意思。”

戏志才装作听不懂他话里的揶揄,接着讲下去。

赵颜一听吓坏了,田也不种了,赶快跑回家,告诉他的老父亲。老父听说过管辂的名声,不由大惊失色,出门一路小跑追上管辂,哭拜于地:请救救我的孩子!管辂说:此乃天命也,我也没办法。老父说:老朽止有此子,望乞垂救!赵颜也跟着跪下,边哭边哀求。

管辂见其父子情深,不由动了恻隐之心,于是对赵颜说:你可准备净酒一瓶,鹿脯一块,来日去往南山之中,大树之下,注意观看盘石上有二人弈棋。一人向南坐,穿白袍,其貌甚恶;一人向北坐,穿红袍,其貌甚美。你可乘其弈兴正浓时,将酒及鹿脯跪着送上去,等他们吃喝之后,你再哭着求他们救命,必得好处。但切勿说是我教你的。老父挽留管辂在家居住。次日,赵颜携酒脯杯盘入南山之中。

故事讲到这里,张清听得有点入迷了,问道:“此二人是谁?有何本事?”于吉摆摆手,说道:“将军,且耐心听下去。”张清便不作声,聚精会神地倾听。

赵颜进入南山,大约走了五六里,果然看见有二人坐在大松树下盘石上对弈,聚精会神,全然不顾。赵颜跪着送上酒水、鹿脯。二人贪恋下棋,况且平时习惯仆人伺候,不知不觉饮酒已尽。赵颜哭着跪拜于地,求他们救命。

二人大惊,把围棋扔了,面面相觑。穿红袍者说:此必管辂那小子出的主意。我二人吃人嘴软、拿人手短,只能替他办事。穿白袍者从身边取出簿籍查看,对赵颜说:你今年十九岁,当死。我现在再写个九字,变成九十九,你可算是长寿了。回去见了管辂,告诉他别再捉弄我......不,是不许再泄漏天机,否然必致天谴。

穿红者提笔修改完毕,一阵香风过去,二人化作二白鹤,冲天而去。赵颜回家对管辂一五一十地说了,管辂笑道:穿红者,南斗也;穿白者,北斗也。赵颜问:我听说北斗九星,为何只有一人?管辂说:这是一门大神通,散而为九,合二为一也。北斗注死,南斗注生。就是说北斗写字,你就得死,南斗写字,你就可活。如今你已添注寿算,不必再担心了。农夫父子拜谢。自此管辂恐泄天机,不再轻易为人卜算。

“好!好!好!”张清听得是心旷神怡,连声叫好,“竟有如此大神通!必须得见见此人。他现在哪里?”

戏志才道:“此人现在平原,将军可派人诚心去请,必有好处。”张清站起身来,说道:“还是我亲自去请吧。”

管辂见张清带人亲自来请,被他的诚意感动,于是跟着他来到洛阳。

张清请他卜算天下之事。管辂说:“自将军出世后,天数大变,难以卜算。不过将军的气运如日初升,无人能挡。”张清听他说得有点意思,于是又请他卜算后辈传承。管辂卜算一番,说道:“茫茫天数,不可预知。子孙极贵,待后自验。”又请管辂遍相文武官僚。管辂道:“皆治世之臣也。”

张清笑道:“管先生知道我所求吗?”管辂道:“以将军的天资,要学习卜算肯定是没有问题,而且日后成就必将在我之上。只是研习五行八卦,需要抛却世俗杂务,静下心来钻研。将军放得下这泼天富贵吗?”

“先生说哪里话来。我不忧不富贵,但恐富贵逼人耳。”张清洒脱地一摆手,“不过我有件事想请教,我听说过某一奇物,叫时间宝石。持此宝物者,可看到过去、未来一切事务,如同神明。先生如何看待这时间宝石?”

管辂吃惊道:“我听说圣人修炼到极致,可看透世间一切前因后果,前知五百年,后知五百年。却不曾听说时间宝石这等宝物。若有此宝物,还用卜算做什么呢?”

张清想了想,道:“也不一定。时间宝石并不会告诉赵颜,南斗和北斗在南山下棋。也不会告诉赵颜,要带净酒和鹿脯过去。”

管辂恍然大悟:“时间宝石只能看,却不能卜算出解决之道。”

“不错。只是我还想问一下,你是如何认识南斗和北斗的?”

管辂微微一笑:“我本是上界神仙,被贬下界,南斗和北斗都是我以前的同僚。我观将军亦非寻常人,不过,我在上界并未见过将军。将军可否为我解惑?”

张清吃了一惊,原来管辂已经卜算出自己有特别之处,只是并未算出根脚而已。看来不能小觑此界的神仙。他定了定神,正要说话,管辂却摆了摆手,道:“将军不方便说就算了。我知道将军肯定要问我上界之事,我同样也不方便说。卜算乃小道耳,传授予将军何妨?只当是送给将军的礼物吧。”

此话打消了张清想探听天庭秘辛的念头,拱手道:“多谢先生。”他记得仙宫宝库中有一个阿戈摩托之眼,也叫术士之眼,使用后,额头会出现第三只眼。可以提前探测宇宙中的危险和魔法的来源,还可以驱散一切的幻想以及虚假的黑暗,至尊魔法师古一曾经使用术士之眼来对抗黑暗维度中邪恶的力量。

若是能够获得术士之眼,再配合卜算之术,岂非再也没有人可以威胁到自己?

抱着这个想法,张清非常认真地向管辂学习卜算之术。出乎管辂的意料,张清学习的速度很快,而且练习数月时间就达到了精通的地步。

要知道,张清可是获得了超级智慧,虽然其他神通被锁住了,但是智慧是锁不住的。

且说张清平定青徐二州之后,东郡太守乔瑁、广陵太守张超皆上表请求入洛阳为官,张清恩准,皆授以显官。

济北相袁术孤掌难鸣,只得往河北投袁绍去了。张清也不理他,任其自去。至此,当初讨董卓的十八路诸侯,只剩下马腾、袁绍、孙坚之子孙策、刘备四路而已。

此时,人报荆州刘表病死,刘备驱兵大进,占据江夏、长沙、零陵、武陵、桂阳五郡。刘表之子刘琦带着残余部队绕路江东来投洛阳。

张清命请入将军府相见。见刘琦身着长衫翩翩而入,身后跟随数人。张清宽慰几句,问起荆州情况。刘琦哭道:“当初刘备与家父曲意交好,称是同宗。故此家父不做防备,以致被那贼子偷袭得手。我后母带着二弟刘琮降了刘备,如今那刘备奉刘琮为荆州之主,以安人心。大权尽在其掌握矣。”

张清叹道:“不想竟发生此等事。我闻荆州文武颇多,难道竟不能相抗吗?”刘琦道:“自刘琮投降之后,众人皆以为并非刘备来夺荆州,而是我兄弟阋墙,因此不肯相助。只得数个心腹支持,故此落败。”

因介绍身后众人与张清认识,乃是魏延、文聘、蒯良、蒯越、黄祖。

张清大喜,道:“刘备无道,侵犯荆州。我正要讨之。今得几位英雄相助,事半功倍也。”遂任命刘琦为宗正卿,秩俸二千石,银印青绶。张清赐其宅院一套,仆从百人,兼许多财物。刘琦再拜谢过,众人亦有喜色。

安置完了刘琦,张清任命魏延、文聘为骑都尉,蒯良、蒯越为从事,黄祖为水军都督,亦赐予许多财物。众人皆拜谢。

张清问黄祖:“我麾下正缺水军,你的部下带来多少?”黄祖道:“部将苏飞、甘宁、我儿黄射约带来水军三百余人。”张清点头道:“足以成军。”乃命黄祖带领黄射赴官渡建立水寨,招纳英豪,防备袁绍。甘宁、苏飞赴扬州建立水寨,防备孙策。待操练水军成熟后,再伐刘备。

当然,这些都是托辞,张清早有打算,并不准备武力统一这片土地,封建王朝的轮回对他来说并没有吸引力。他有着更深远的计划,一心想带给华夏更长远的幸福。

  • 目录
  • 加入书架
  • 字号
  • 背景
  • 手机阅读
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