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6章 贾府拜谒史太君
  • 异界诸天我最强
  • blue橙
  • 4437字
  • 2021-10-15 19:12:10

张清进宫时就一人,出来时后面跟了四十人,分别是二十个宫女和二十个侍卫。宫女毫无疑问就算他的婢女了,而且都是特别漂亮可爱的。侍卫们以后就算是张清的家将了,而且都是年轻力壮、武功高超的。

这些人肯定都是太上皇和皇帝的心腹,不但保护他、伺候他,只怕还要看管他、监视他,毕竟张清现在就等于他们的另一条命啊。张清才不管那些,只要给我干活就行。

来顺在皇宫外等着,见张清安然无恙地走出来,还带着一堆下属,开心得不得了,认为新主子发达了,他也会水涨船高。

在太监的引路下,张清一行来到太上皇御赐的一个宅院。另一个宅院稍远,暂时不去住。

这是一间五进的大宅院,还带一个后花园,家具、物品齐全。面积比起贾府虽然小得多,但在BJ已经是相当不错了。

张清故技重施,先把众人叫到面前,一人发了一锭银子的安家费,并说明他们的月薪是市价的两倍。众宫女和侍卫立刻喜笑颜开,这个主子这么大方,又得太上皇和皇上的恩宠,前途无量,他们也跟着沾光。

张清把前面三个院子设为外宅,任命来顺为外宅大总管,任命侍卫的头领张秦、赵虎为外宅二总管、三总管。

把后面两个院子设为内宅,任命彩娟为内宅女总管,任命宫女的头领洪霞、流芳为内宅二总管、三总管。

在银子的激励下,众人干得热火朝天,很快就收拾完毕。

不多时,太上皇和皇上的赏赐也送来了。张清命来顺存到库房去。又命张秦派侍卫去码头等着,见林黛玉来了立刻回报。

晌午饭过后,侍卫来报林黛玉等人的船队到了。张清命赵虎、流芳看家,自己带着来顺、张秦和洪霞等人,携带十大车的礼物前往宁荣街前等着。

且说林黛玉来到BJ码头时,便有荣国府打发了轿子并拉行李的车辆久候了。这待遇可比张清强多了。虽然冷子兴前面替张清带过信来,但宁荣二府都认为肯定是哪个穷亲戚要来打秋风,并未放在心上。

林如海也曾写信告知“贾琦”探亲一事,但信中没有提及治病一事,只含糊说经考证,“贾琦”应是贾氏族人。这更使二府认定张清是个八杆子打不着的穷亲戚,到时候给几个银子打发走就是了,因此根本就没有派人迎接。张清只得自己派侍卫带着车辆去码头接应仆从和货物。

昨晚张清给太上皇和皇帝献药,因为过程太过神奇,二帝皆严令不得外传,所以群臣并不知晓。但是太上皇的旨意却在朝廷中掀起了轩然大波。

“赐紫禁城骑马”不算什么,很多老臣们都有这个待遇,但是“佩剑上殿、见皇帝不拜”就厉害了。历朝历代享受这个待遇的,要不然就是皇帝的宠臣,要不然就是权臣,最有名的就是曹操。这“贾琦”是何许人也?何德何能获此殊荣啊?

朝中几位大臣都跑到皇帝面前告状,认为是太上皇年纪大了,老糊涂了,被人给忽悠了,这么高的待遇随便赏赐人,请求皇帝劝劝太上皇,收回成命。

但是皇帝也指着张清续命呢,当然不会同意。只推说“贾琦”乃是海外约顿海姆国的国王,医治好了太上皇,理应重赏。

几位大臣一听,原来是海外的国王,且该国离中土极远,不可能干涉本国朝政,那就不一样了。几个荣誉称号而已,正好体现朝廷宽仁怀远之意,拿走不谢。于是便不再深究。

宁荣二府的人也根本没有联想到,这个海外国王就是今日要来投亲的“贾琦”,否则待遇又不一样。

张清正等在宁荣街前,眼见得林黛玉的车队快到了,忽然前方驶来了一辆宫中的车驾。走到近前停下,一个太监钻了出来,对张清拱手笑道:“小王爷,杂家是六宫都太监夏守忠。奉皇上旨意来看看,您这儿有什么需要帮忙跑腿的没有?”

两个皇帝都没拿“贾琦”所说的九大国度当回事,这帮太监也只拿他当海外的亲王看待,但是对他的神药都是非常认可的。太监们年轻时为生活所迫,不得已净身进了宫,一辈子的梦想就是能够重新做回男人。现在张清能够实现他们的梦想,那还不上紧着巴结?

皇帝为了拉拢张清,派夏守忠来帮张清认祖归宗,正中他的下怀。夏守忠打听得宁荣二府对张清并不客气,于是这会子掐准了时间,来张清跟前表现一下,帮张清长长脸面,也算是卖了个好。

其实如果他不来,张清就准备派皇宫侍卫上前敲门了,料想宁国府也不敢不开门。现在张清也不跟他客气,直接指挥道:“你去通知府里的人,把大门打开。”

张清越不客气,夏太监越开心,这说明没把他当外人啊。

夏太监躬身答应,挥舞了一下拂尘,快步走向宁国府的大门。门前几个专门招待客人的二等管事认得他,马上迎了上来,笑道:“夏公公来了。不知有何要事?是专程来传旨,还是路过喝茶?”就是问他,是来办公事还是来敲银子的?

夏太监板着脸,说道:“奉皇上口谕,带约顿海姆国国王、贾氏族人贾琦回府探亲,赶快叫贾珍开门迎接。还有,把荣国府的贾赦、贾政也一并叫来。”这帮奴才一听皇上有旨,吓得连滚带爬,有的去开大门,有的去向里面报信,忙得鸡飞狗跳。

恰在这时,林黛玉的车驾也到了。张秦上前拦住,荣国府的下人们见是皇宫侍卫,不敢造次,赶快停下。

张清走到林黛玉轿子前,对她说道:“妹妹,从淮扬来京时,林姑父备了一船礼物,让我一路看管。一会你带进荣国府,送给外祖母和长辈亲友,面子上也好看。我自备了礼物,稍后也去拜会你外祖母,到时再见。”

林黛玉答应下来,吩咐她的丫环雪雁收了礼单。

张清派去从码头的车队正跟在后面,来顺跑去安排把运送礼物的车辆送到前面来。张清又说道:“荣国府的下人们眼光都高,平时得多打赏着点,否则她们便说三道四。我给妹妹准备了点散碎银子,妹妹拿着花用。”

林黛玉道:“些许小事,何需哥哥操心?”张清道:“举手之劳,不碍事的。”张清向后一挥手,张秦指挥下人推一辆大车过来,上面放着三个大箱子,上面贴着字条:林府行李。

林黛玉在淮扬时便知道张清很有钱,却不料他还想着给自己准备打赏的零钱,心中一阵温暖,诚心谢过张清,吩咐雪雁将之记下,然后随荣国府的婆子们从角门进府去了。

张清又叫过彩娟,吩咐她去拿礼单,彩娟答应下,自去找洪霞对接。

这时,宁国府大门洞开,贾珍带着贾蓉迎了出来。张清和夏守忠一起沿台阶走入大门。

荣国府的贾赦带着贾琏也匆匆赶来,正好接上。只有贾政带着贾宝玉斋戒上香去了,并不在府中。

贾赦和贾珍恭恭敬敬地陪着张清和夏守忠来到宁国府正堂。贾珍媳妇尤氏和贾蓉媳妇秦可卿已正装等候。

夏守忠走到主位前,转身站定,说道:“皇上口谕,尔等这次都站着听吧。约顿海姆国国王贾琦乃宁国公贾演后人,在海外开疆拓土,教化四方,功劳卓著。今回归故土,遂除太上皇沉疴。特赏紫禁城骑马,佩剑上殿,见皇帝不拜。钦此。”

皇帝这是玩心眼了,把太上皇赏的待遇正大光明地又说了一遍,就变成他赏的了。而且考虑到张清一个人听口谕时不跪,而其他人都跪,不太好看,所以干脆都不用跪了。既长了张清的面子,也顾全了皇帝自己的面子。

至于认祖归宗的事,他没说,这也为以后推脱责任留了余地。毕竟,两个皇帝其实都不信张清编的家谱,但是派太监前来传旨,又向大家表明他们对张清的支持。不愧是天天玩权术的人,花样就是多。

夏守忠宣完口谕,满脸堆笑地说道:“恭喜贾家又出麒麟子,甚得太上皇和皇上看重。贾家这回又要发达喽!”

贾赦和贾政连忙道谢,并送上银票。夏守忠收下银票,又向张清道喜,张清送他一锭金子。他千恩万谢地去了,贾琏、贾蓉送他出门。

贾赦、贾珍上前和张清相认。张清称贾赦为“叔父”,称贾珍为“堂哥”,躬身见过。又见过尤氏,口称“嫂子”,秦可卿却给张清行礼,口称“叔父”。

贾珍是贾氏族长,又是宁国府的当家人。张清要想认祖归宗,必须得他批准,因此他清清嗓子,把自己编的家谱又说了一遍。

在场诸人都觉得此事有些离奇,但是太上皇和皇帝都认了,你贾家敢不认吗?再说,张清现在炙手可热,对处于衰落期的贾家来说,可是一根粗大腿啊!必须得抱住!

贾珍立刻表示,明日就开祠堂,把“贾代佑-贾敕-贾璋、贾琦”这一支续到族谱里去。

贾琏、贾蓉也回来了,与张清互相见礼。张清称贾琏为“堂哥”,称贾蓉为“侄子”。贾蓉只得给他行礼,没办法,虽然年纪比他大,但是辈份比他低。

张清满意地点点头,道:“闻听史老太君年纪大了,在西府荣养,正欲拜见。”

几人连忙带着他到荣国府去见贾母。爷们直接走了过来,尤氏和秦可卿需回房换衣服,乘坐轿子过来,故而稍晚一会。

步行进了一个垂花门,两边是抄手游廊,当中是穿堂,当地放着一个紫檀架子大理石的大插屏。转过插屏,小小三间厅,厅后就是后面的正房大院。正面五间上房,皆是雕梁画栋。两边穿山游廊厢房,挂着各色鹦鹉、画眉等鸟雀。

张清暗自点头,不错,地方挺大,环境幽雅,适合养老。

台阶之上,坐着几个穿红着绿的丫头,一见他们来了,忙进屋回话:“老爷们到了!”

进入房中,只见主位上一位鬓发如银的老母,便是史老太君,贾赦、贾政之母。众人遂一齐拜见,再各自坐定。

张清眼尖,看见黛玉和三个小姑娘站在一旁,向她笑了一下。黛玉看他一眼,也露出一丝笑容。

贾赦把太监夏守忠传达的皇帝口谕又转述一遍,贾母等人站着听了,谢恩坐下。

贾珍把张清编造的海外家谱说了一遍,又请示明日开祠堂修改贾家族谱。贾母听罢说道:“这些事,你们爷们做主就好。”

贾母问道:“哪个是琦哥?”张清上前两步,道:“孙儿便是。”贾母牵着他的手,道:“琦哥吃苦了。你们这一支孤身在海外,披襟斩棘,多不容易啊。既然回来了,就不要再走了!”

张清道:“孙儿正打算多住些日子,好好伺候老祖宗。”贾母开心地笑道:“好,好,我贾家能在海外开枝散叶,又能安然归来,都是祖宗保佑啊。明儿给祖宗上香时,要诚心谢过!”

张清躬身称是,向贾母道:“老祖宗。孙儿有一言禀告。这次回来故国,心情颇为激动。见到老祖宗身体康泰,更是欢喜无限。特敬献海外养生药水一瓶,聊表孙儿心意。”

贾母笑道:“好孙儿,真是孝顺,可见平素教养有方。海外竟然也有汤药针灸之术吗?”

张清道:“虽不如中土研究之精深,但却有几种特殊的药草,对人体颇为有益。”侧身吩咐道:“传彩娟进来。”

门外彩娟拿着一个小小的琉璃瓶进来,递给张清,躬身退了出去。

张清将琉璃瓶的瓶盖打开,送至贾母面前。贾母看了一眼,说道:“这个瓶子却是不错。你的心意……”忽然闻到一缕灵气,顿时浑身舒展,身上的不适竟去了大半,忙说道,“老身领了。”

接过琉璃瓶来一饮而尽,身体从里到外散发着温暖舒适的感觉,平时的老年病,诸如耳聋眼花、脾胃虚弱、腰酸腿痛,全都消失了,顿感精力旺盛了起来。

贾母将张清抱在怀里,笑道:“难怪琦哥能医治好太上皇,这养生药水果然神奇。老身现在全身舒畅,感觉又年轻了十岁。”

张清道:“老祖宗,神药只有一份,已经给太上皇用了。您喝的只是养生药水而已。等他日孙儿寻到药材时,再给老祖宗配一幅好药,包管老祖宗长寿!”

贾母闻言大喜,又嗅到张清身上散发出的淡淡清香,不由地心情大好:“琦哥这话说得我心里高兴,可见人逢喜事精神爽。今天两个孙子孙女回来,是喜上加喜,我真的还想再活二十年。”

屋里人都笑了起来。贾赦忙凑趣道:“母亲是个有福的人,所以才能聚拢这许多儿孙在膝前孝顺,您还要看着几个孙子孙女成家立业,日子且长着呢!”

其实,这琉璃瓶内就是普通的凉白开,只不过张清渗了一点灵气进去,专为供奉贾母。当然也没有多放,毕竟两个皇帝肯定时刻关注着他呢。前面刚说神药用完了,这会子又把贾母变年轻了,那可就露馅了。

  • 目录
  • 加入书架
  • 字号
  • 背景
  • 手机阅读
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