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58章 下江南易容救于吉
  • 异界诸天我最强
  • blue橙
  • 2758字
  • 2021-12-03 00:34:34

张清详细说明了朝廷命令孙策派出水军到淮南帮助征讨黄巾余孽的事情。孙策闻听朝廷不是来攻击江东,去了一块心病,不由大喜,即日会诸将于城楼上,设宴款待张清。

饮酒之间,忽见诸将互相耳语,纷纷下楼。孙策怪问何故,左右回道:“有于神仙者,今从楼下过,诸将欲往拜之耳。”孙策起身凭栏观之,见一道人,身披鹤氅,手携藜杖,立于当道,百姓俱焚香伏道而拜。张清也看到了,暗自点头,此番正为此人而来。

孙策怒道:“是何妖人?快与我擒来!”左右告诉他:“此人姓于,名吉,寓居东方,往来吴会,普施符水,救人万病,无有不验。当世呼为神仙,未可轻渎。”孙策愈怒,喝令:“速速擒来!违者斩!”

左右不得已,只得下楼,簇拥于吉至楼上。孙策叱骂:“狂道怎敢煽惑人心!”于吉坦然道:“贫道乃琅琊宫道士,顺帝时曾入山采药,得神书于阳曲泉水上,号曰《太平青领道》,凡百余卷,皆治人疾病方术。贫道得之,惟务代天宣化,普救万人,未曾取人毫厘之物,安得煽惑人心?”

孙策强词夺理:“你毫不取人,衣服饮食,从何而得?你即黄巾张角之流,今若不诛,必为后患!”叱左右斩之。

张昭劝谏:“于道人在江东数十年,并无过犯,不可杀害。”孙策道:“此等妖人,我杀之,何异屠猪狗!”众官皆苦谏,张清也跟着劝。

孙策怒未息,命且囚于狱中。众官俱散。张清自归馆驿安歇。

孙策归府,早有内侍传说此事与策母吴太夫人知道。吴太夫人唤孙策入后堂,苦口婆心地劝道:“我听说你把于神仙抓到监狱。此人多曾医人疾病,军民敬仰,不可加害。”

孙策大手一挥,固执地说道:“此乃妖人,能以妖术惑众,不可不除!”老夫人再三劝解。孙策不耐烦地说道:“母亲勿听外人妄言,儿自有区处。”

于是走出房来,命令狱吏带于吉来审讯。原来狱吏皆敬信于吉,吉在狱中时,尽去其枷锁;当孙策命上堂时,方带枷锁而出。孙策知道后大怒,痛责狱吏,又将于吉戴上枷锁关在牢里。

张昭等数十人,连名作状,拜求孙策,乞保于神仙。孙策见众臣都心向于吉,心中愈发大怒,说道:“公等皆读书人,何不达理?昔交州刺史张津,听信邪教,鼓瑟焚香,常以红帕裹头,自称可助出军之威,后竟为敌军所杀。此等事甚无益,诸君自未悟耳。我欲杀于吉,正是要禁邪觉迷也。”

大将吕范进前出主意:“某素知于道人能祈风祷雨。方今天旱,何不令其祈雨以赎罪?”孙策转念一想,道:“正好让大家看看此妖人的真面目。”

遂命于狱中取出于吉,开其枷锁,令登坛求雨。于吉领命,即沐浴更衣,取绳自缚于烈日之中。百姓观者,填街塞巷。

于吉对众人说道:“我能求来三尺甘霖,以救万民,然而我自己却终究不免一死。”众人都道:“若有灵验,主公必然敬服。于神仙不但无事,反而更受尊崇。”

于吉摇头道:“气数至此,恐不能逃。”张清虽在附近楼上,但耳力惊人,远远地听到。心想:上次戏志才代师收徒,也教我一些望气的本领,却不怎么灵验。这于吉能算出气数,须得向他请教一番。

少顷,孙策亲自来到坛中下令:“若午时无雨,立即烧死于吉。”令人堆积干柴伺候。

将及午时,狂风骤起,四下阴云渐合。众将皆道于吉有法术,孙策却说道:“时已近午,只有阴云,而无甘雨,正是妖人!”

命令左右将于吉扛上柴堆,四下举火,焰随风起。忽见黑烟一道,冲上空中,一声炸响,雷电齐发,大雨如注。顷刻之间,街市成河,溪涧皆满,足有三尺甘雨。于吉仰卧于柴堆之上,大喝一声,云收雨住,复见太阳。

张清惊讶不已,自己求雨,须费半天功夫,这于吉的法术可比自己强多了。

只见众官及百姓,共将于吉扶下柴堆,解去绳索,再拜称谢。孙策见官民俱拜倒在泥水之中,不顾衣服,乃勃然大怒,心想:咋没人这么拜我呢?这道士比我还得众望?

于是颠倒黑白,骂道:“晴雨乃天地之定数,妖人偶乘其便,你等何得如此惑乱!”拔出宝剑,令左右速斩于吉。众官力谏,孙策怒道:“尔等皆欲从于吉造反耶!”众官乃不敢复言。

这时,张清站出来,道:“且慢!”

孙策转回头,冷冷地看向张清,道:“你也要阻我吗?”张清笑道:“有圣旨,晋升将军为大司马。大喜之日,不可见血。”遂从怀中掏出圣旨,当众宣读。

众人闻听孙策升官,都来祝贺。孙策见状,知道不适合杀于吉,命令将其关入监狱。投宴款待张清去了。

当夜,张清带关许诸、太史慈来到监狱,称朝廷征于吉入洛阳。众人皆不敢阻挡,况且也都有心放于吉离去。张清连夜带着于吉出城,径向合肥而去。

翌日,孙策得到消息时,几人已经走远了。孙策命人去追,但是一来众臣不愿得罪朝廷使者,二来也不愿得罪于神仙,纷纷劝谏。孙策知道此时多半也追不上了,只得作罢。

不几日,张清带着于吉来到合肥,命毛玠、李典、刘晔、满宠守紧水寨,吕虔配合江东剿灭黄巾军。自己带着许禇、太史慈、张绣、鞠义一路护送于吉回到洛阳。

进入将军府后,张清大摆宴席,款待于吉,又命人在洛阳城外建立白云观,请于吉担任观主。于吉见张清如此有诚意,便把《太平青领道》倾囊相授。

张清仔细揣摩之下,感觉与《太平要术》颇有相通之处,但是明显要高一个等级。如果说《太平要术》中的治疗术是医师级的,《太平青领道》中的治疗术就是教授级的。

更别提《太平要术》中的纸人、草人遇到狗血就失效,而《太平青领道》则可随时召唤雷雨、电闪雷鸣,比孙悟空还强。孙悟空还需要去请龙王、雷公等神仙才能布雨,而于吉随手就能做到。

张清随即询问于吉是否与张角有关系,于吉很坦然地说道:“我与张角均师从南华老仙。可是张角走上了争霸天下之路,违背了师父的意愿,所以后来法术逐渐失灵,为人所杀。说起来,将军学习过《太平要术》吧?我能在你身上感觉到类似的气息。”

“我昔年跟随刘备争战的时候,曾与张角三兄弟对阵,取得三卷宝书,但是并没有害他们的性命。”张清连忙辩解。

“我知道。”于吉悠悠叹道,“《太平要术》落到你的手里,可能就是天意吧。你既然学了两门道术,自应拜南华老仙为师。”

“这是自然。”张清喜道,“求之不得。只怕南华老仙不收。”

“来日,且高筑祭坛,诚心向师父祷告,必有回应。”

翌日,张清命人搭起祭坛,与于吉沐浴焚香,诚心祈祷。忽闻空中仙乐飘飘,香风袭来,落下一本书来。张清眼疾手快,接过来看时,封面写着四个大字《五雷正法》。

于吉羡慕地说道:“师父这是承认你为弟子了,还赐下神术。我当年亦曾诚心向师父祈求此术,却未得传授。不料师弟却有此机缘。”

张清疑惑地问道:“师兄不是也能呼风唤雨、雷鸣电闪吗?”于吉道:“我这只是水雷,也称龙雷。在五雷神法中排列第三。师弟却能学全五雷。如何不让我羡慕?”

“这有何难。师兄想学,拿去学便是。学会了再教我,也是一样的。”张清很大方地将《五雷正法》递过去。

于吉惊喜万分地接过去,哆嗦着手抚摸着封面,说道:“师弟竟然如此大方。将师父传给你的神术与我分享。那师兄也不能小气,我愿将一身所学尽数传授给师弟。”

在于吉的指导下,张清的法术飞速地进步着,不久就能够像于吉一样随意地呼风唤雨、召唤雷电了。

  • 目录
  • 加入书架
  • 字号
  • 背景
  • 手机阅读
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