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55章 救挚友孔融献北海
  • 异界诸天我最强
  • blue橙
  • 2717字
  • 2021-11-25 00:06:57

孔融当日正与客人座谈,下人报徐州糜竺求见。孔融请入相见,问其来意,糜竺拿出陶谦书信,说道:“曹操攻围甚急,望明公垂救。”孔融慨然应允:“我与陶恭祖交厚,子仲又亲自到此,如何不去?只是曹孟德与我无仇,我当先遣人送书解和。如其不从,然后起兵。”

糜竺暗骂他是个书呆子,恳求道:“曹操倚仗兵威,决不肯和。”孔融颇为自负,心想我是孔子二十世孙,谁人不给面子?

于是命令属下一面点兵,一面差人给曹操送书信。正商议间,忽报黄巾贼管亥率领群寇数万杀奔前来。孔融大惊,急点本部人马,出城与贼迎战。

管亥出马道:“我听说北海粮多,可借我一万石,即便退兵;不然,打破城池,老幼不留!”孔融叱骂道:“我乃大汉之臣,守大汉之地,岂有粮米与贼耶!”管亥大怒,拍马舞刀,直取孔融。

孔融部将宗宝挺枪出马,战不数合,被管亥一刀砍于马下。孔融兵大乱,奔入城中。管亥分兵四面围城,孔融心中郁闷。糜竺怀愁,更不可言。

次日,孔融登城遥望,贼势浩大,倍添忧恼。忽见城外一人挺枪跃马杀入贼阵,左冲右突,如入无人之境,直到城下,大叫“开门”。孔融不识其人,不敢开门。贼众赶到壕边,那人回身连搠十数人下马,贼众倒退,融急命开门引入。

其人下马弃枪,径到城上,拜见孔融。问其姓名,答道:“我是东莱黄县人,太史慈,字子义。老母蒙府君照顾起居,一向感恩在心。我昨日自辽东回家省亲,知贼攻城。老母说:‘屡受府君深恩,你当救援。’我因此单马而来。”孔融大喜。

原来孔融与太史慈虽未识面,却晓得他是个英雄。因他远出,有老母住在离城二十里之外,常使人送些粟米布帛。其母感谢孔融恩德,故特使太史慈来救。

当下孔融重待太史慈,赠与衣甲鞍马。太史慈道:“我愿借精兵一千,出城杀贼。”孔融摇头道:“君虽英勇,然贼势甚盛,不可轻出。”太史慈态度坚决:“老母感君厚德,特遣我来;如不能解围,我亦无颜见母矣。更何况这些狗贼,在我眼里犹如土鸡瓦狗,不值一提。我请求决一死战!”

孔融还是不放心,想了想,说道:“我闻张清乃当世英雄,若请得他来相救,此围自解。只无人可使耳。”太史慈气闷,勉强回答:“府君修书,我当急往。”孔融遂修书一封交给太史慈。

太史慈披甲上马,腰带弓矢,手持铁枪,饱食严装,城门开处,一骑飞出。将近壕沟,贼将率众来战。太史慈接连搠死数人,透围而出。管亥知有人出城,料必是请救兵的,便自引数百骑赶来,八面围定。太史慈倚住枪,拈弓搭箭,八面射之,无不应弦落马。管亥吓得拨马而走,贼众不敢来追。

太史慈杀出重围,星夜来见张清。路上早遇到一彪人马,打着“张”字旗号,看衣甲是洛阳兵马,于是上前求见。哨兵带至主将之前,原来却是张辽。太史慈将送信之事告之,张辽道:“陈宫已先到洛阳,主公发大兵到徐州,我为先锋。你自去后面见主公,我要先赶到徐州城去。”于是太史慈告辞而去。

又走了十余里,看见大队人马涌来。太史慈上前求见,这回正是张清率军。太史慈施礼罢,具言孔北海被围求救之事,呈上书札。

张清看毕,问太史慈:“足下何人?”太史慈回答:“某太史慈,东海之鄙人也。与孔融亲非骨肉,比非乡党,特以气谊相投,有分忧共患之意。今管亥暴乱,北海被围,孤穷无告,危在旦夕。闻君仁义素著,能救人危急,故特令某冒锋突围,前来求救。”

张清听了他这一段文绉绉的话,露出一丝微笑,答道:“孔北海知世间有张清耶?”

于是命令赵云带着张绣、鞠义、戏志才往徐州进发,自己则带着徐晃、典韦、廖化、周仓四将和郭嘉,随太史慈往北海来。

管亥望见救军来到,亲自引兵迎敌。张清与众将立马阵前,管亥忿怒直出,呼喝挑战。太史慈才待向前,张清向典韦点点头,典韦飞马而出,直取管亥。

两马相交,众军大喊。量管亥怎敌得典韦,数十合之间,典韦一戟将管亥大刀崩飞,再将其生擒过来,带回阵前,掷于地下。

众将各带本部士兵杀上前去,大叫“投降免死!”杀入贼阵。城上孔融望见张清部队赶杀贼众,如虎入羊群,纵横莫当,便驱兵出城。两下夹攻,大败群贼,降者无数,余党溃散。

孔融迎接张清入城,叙礼毕,大设筵宴庆贺。又引糜竺来见张清,具言张闿杀曹嵩之事:“今曹操纵兵大掠,围住徐州,特来求救。”

张清道:“陶恭祖乃仁人君子,不意受此无辜之冤。我来北海之前,已经派手下大将赵云领兵去救,料想无事。”孔融喜上眉梢:“公真乃英雄也!”张清摆手道:“我为大汉卫将军,保护大汉子民乃应有之义。当今天子聪慧勤奋,国家已有中兴之相。文举何不入朝一展身手?”

孔融说道;“我遣人给公送信,已有入朝之意。只是陶恭祖未曾脱难,我意前往救之,再行入朝。”张清道:“正好一起行事。”孔融教糜竺先回徐州去报,大军稍后便到。

太史慈拜谢:“我奉母命前来相助,今幸无虞。就此拜别,容图再见。”张清道:“如今天下分裂,社稷有难,正是男儿报国之时,子义何不随我征战沙场,为国出力?”太史慈大喜:“早闻将军大名,久欲投效。只是粗鄙之人,无缘得进。若得将军不弃,慈愿效犬马之劳。”

张清扶起他来,诚恳地说道:“我亦听闻子义是真英雄,恨无缘相见耳。今得子义相助,何愁大事不成?”便命太史慈为校尉,统领铁甲军护卫中军,接替徐晃的职责。

孔融将军马交予张清,只率亲卫随行。张清遂命徐晃驻扎北海,清剿地方。自己率军前来徐州。

不日来到徐州,见了青州刺史田楷,共同商议军事。田楷道:“曹兵势大,操又善于用兵,未可轻战。且观其动静,然后进兵。”

张清道:“但恐城中无粮,难以久持。我令赵云、张辽领军一万,在公部下相助;我却带兵杀奔曹营,径投徐州去见陶使君商议。”田楷大喜,与赵云部队形成掎角之势。

是日张清引两千人马杀入曹兵寨边。正行之间,寨内一声鼓响,马军步军,如潮似浪,拥将出来。当头一员大将,乃是夏侯惇,勒马大叫:“何处狂徒!往那里去!”太史慈见了,更不打话,直取夏侯惇。两马相交,战到数合,廖化、周仓麾兵大进,夏侯惇败走。张清并不参与厮杀,从容骑马来到徐州城下。

城上望见黑旗金字,大书“张”,陶谦急令开门。张清入城,陶谦接着,共到府衙。礼毕,设宴相待,一边劳军。

陶谦见张清仪表轩昂,语言豁达,心中大喜,便命糜竺取徐州牌印,让与张清。陶谦说道:“今天下扰乱,王纲不振;幸亏公挺身而出,先逐董卓,再除牛辅,力扶社稷。老夫年迈无能,情愿将徐州相让。公勿推辞。”

张清离席再拜:“公一片赤诚之心,清感动不已。我为大汉卫将军,正当为国出力。来时,皇帝已命我带来圣旨,迁公为司空,就请上任。城外曹军,明日我自扫之。”徐州众官员一脸愕然,心想陶谦是以退为进之策,客气、客气而已,你还当真了。你拿走徐州,我们怎么办?

糜竺上前说道:“今兵临城下,且当商议退敌之策。待事平之日,再当相让可也。”张清笑道:“谅一曹操,有何可惧,翻手可灭。诸位且看我明日一战擒之。”众人暗自哂笑,皆是不信。

  • 目录
  • 加入书架
  • 字号
  • 背景
  • 手机阅读
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