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54章 报父仇曹操谋徐州
  • 异界诸天我最强
  • blue橙
  • 2330字
  • 2021-11-22 22:57:52

曹操会合了夏侯惇、夏侯渊,军势复振。遂问:“夏侯恩何在?”一将应声而出道:“末将在此。”曹操道:“前日张清手下大将高顺,索取倚天、青釭二剑,我把倚天给了他,只欠青釭。他把乐进留下为质。如今可把青釭送去,换乐进回来。”

旁边行军司马吕虔劝谏道:“那张清占据洛阳,把持国库,要何等神兵利器没有?他只为削弱我军,并非真要名剑。主公应操练精兵,他日打进洛阳,自然救得于禁、乐进二将回来。”

行军教授满宠也道:“不错。今送青釭剑过去,犹如和氏璧进秦国,有去无回。反为他人所笑。”

“我何尝不知?”曹操叹道,“只是必须得做出姿态来,方不负于禁、乐进跟随我一场的情谊。”

从事刘晔想了一想,道:“既然要送,不妨送个大礼。主公便把丞相的名号一并送上,庶几可动其心。”

“这......”曹操有些犹豫,“若无此官职,如何任命各位将军、谋士?”

刘晔笑道:“主公正可讨一个扬州牧的官职,名正言顺地统领扬州。那张清得了丞相一职,心满意足,自然不会来与主公为难。”

“好!”曹操一拍案几,“就这么办。暂且让那张清得意一段时间。待我练就精兵,再与他较量。”

从事毛玠出列道:“主公如今丢了兖、豫二州,只怕江东会趁火打劫。不若与刘备联手,可保无虞。”

曹操猛醒:“不错。若非孝先提醒,险些自处于危险之中。就请孝先辛苦一趟,去荆州找刘备,商谈联盟一事。”

毛玠领命,带人往荆州而去。

曹操派夏侯恩送青釭剑去洛阳,交还丞相之职,欲换于禁、乐进二将。谁知于禁早已降了张清,被封为征东将军。乐进见曹操势弱,亦有动摇之心。夏侯恩劝说数回,不见回音。只得带着扬州牧的圣旨回去了。

再说牛辅、李儒二人,自从被擒入洛阳之后,等待朝廷发落。打听得朝中一片喊杀声,不由心胆俱裂。商议道:“留在洛阳只有死路一条,不如出投袁绍,或有一线生机。”于是悄悄联络西凉旧将李蒙、王方,趁张清出去巡视颖川郡屯田事宜,贿赂了守门将,逃出洛阳城,向冀州而去。

路过河内郡时,为了躲避张辽,不敢走大路,特地从太行山中小路绕行。这日,刚走进一个山谷,忽听得梆子响,无数的箭雨飞射而来,将四人连同随从射成刺猬。

自从曹操退入扬州,想起父亲曹嵩仍在瑯琊郡,便派人来迎。为避免张清捉拿,不敢直接南下,而是悄悄向东行进,绕道徐州。

曹嵩与弟弟曹德及一家老小四十余人,带从者百余人,车百余辆,来到徐州暂歇。太守陶谦,为人温厚纯笃,知曹操父亲经过,特差都尉张闿,将部兵五百护送。

时夏末秋初,大雨骤至,只得投一古寺歇宿。寺僧接入。曹嵩安顿家小,却命张闿将军马屯于两廊。众军衣装,都被雨打湿,同声嗟怨。

张闿唤手下头目于静处商议:“我们本是黄巾余党,勉强降顺陶谦,未有好处。如今曹家辎重车辆无数,你们欲得富贵不难,只就今夜三更,大家砍将入去,把曹嵩一家杀了,取了财物,同往山中落草。此计何如?”众皆应允。

是夜风雨未息,曹嵩年纪大了,睡不着,正坐着和小妾聊天,忽闻四壁喊声大举。曹德提剑出看,就被一枪搠死。曹嵩忙带着小妾奔入方丈后院,欲越墙而走。小妾肥胖不能出,曹嵩与小妾躲于厕中,被乱军所杀。

张闿杀尽曹嵩全家,取了财物,放火烧寺,与五百人逃入泰山落草去了。

当下有逃命的军士,报与曹操。曹操闻之,哭昏于地。众人救起。曹操切齿痛恨道:“陶谦纵兵杀我父亲,此仇不共戴天!我如今要悉起大军,洗荡徐州,方雪我恨!”

遂留程昱、吕虔领军三万守老巢,其余尽杀奔徐州来。夏侯惇、曹仁为先锋。曹操下令:打破徐州城,要将城中百姓,尽行屠戮,以雪父仇。

九江太守边让,与陶谦交厚,闻知徐州有难,自引兵五千来救。曹操闻之大怒,使夏侯惇设下埋伏,全部杀掉。

陈宫亦与陶谦交厚,闻曹操起兵报仇,欲尽杀百姓,星夜前来见操。曹操知是为陶谦作说客,欲待不见,又受过他的救命之恩,只得请入帐中相见。

陈宫劝道:“今闻明公以大兵临徐州,报尊父之仇,所到处欲尽杀百姓,我因此特来进言。陶谦乃仁人君子,非好利忘义之辈;尊父遇害,乃张闿之恶,非谦罪也。且州县之民,与明公何仇?杀之不祥。望三思而行。”

曹操大怒道:“你昔日弃我而去,今有何面目复来相见?陶谦杀我一家,誓当摘胆剜心,以雪我恨!你虽为陶谦游说,我偏不听,你能怎样?”陈宫辞出,叹道:“我亦无面目见陶谦也!”遂驰马投张清去了。

且说曹操大军所到之处,杀戮人民,发掘坟墓。陶谦在徐州,闻曹操起军报仇,杀戮百姓,仰天恸哭:“我获罪于天,致使徐州之民,受此大难!”急聚众官商议。

曹豹出列道:“曹兵既至,岂可束手待死!我愿助使君破之。”陶谦只得引兵出迎,远望曹军中军竖起白旗二面,大书报仇雪恨四字。

军马列成阵势,曹操纵马出阵,身穿缟素,扬鞭大骂。陶谦亦出马于门旗下,欠身施礼道:“我本欲结好明公,故托张闿护送。不想他贼心不改,致有此难。实不干陶谦之故。望明公察之。”曹操大骂道:“老匹夫!杀我父亲,尚敢乱言!谁可生擒老贼?”

夏侯惇应声而出。陶谦慌走入阵。夏侯惇赶来,曹豹挺枪跃马,前来迎敌。两马相交,忽然狂风大作,飞沙走石,两军皆乱,各自收兵。

陶谦入城,与众人商议:“曹兵势大难敌,我当负荆请罪,任其剖割,以救徐州一郡百姓之命。”言未绝,一人进前说道:“府君久镇徐州,人民感恩。今曹兵虽众,未能即破我城。府君与百姓坚守勿出,我虽不才,愿施小策,教曹操死无葬身之地!”众人大惊,便问计将安出。

却说献计之人,乃东海朐县人糜竺,被陶谦聘为别驾从事。当日献计:“我愿亲往北海郡,求孔融起兵救援;更得一人往青州田楷处求救:若二处军马齐来,曹操必退兵矣。”

曹豹说道:“此二人不过是文官,恐怕敌不过曹操。最好去洛阳请张清来救,方才万全。”陈登道:“张清野心不小,若是请他来救时,恐怕徐州不复为主公所有。”

陶谦到底自私,遂写书二封,打发陈登往青州去请田楷,然后命糜竺赍书赴北海请孔融,自己率众守城,以备攻击。

  • 目录
  • 加入书架
  • 字号
  • 背景
  • 手机阅读
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