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49章 裹挟天子羽翼丰
  • 异界诸天我最强
  • blue橙
  • 3252字
  • 2021-11-17 21:40:20

董卓被赶回关中后,军队散了大半,钱财全部丢失,可说是元气大伤。而经过王莽篡汉之乱后,长安被焚烧为瓦砾之地,更兼人民流移,百无一二。董卓想征兵征粮都找不到人,又被西凉马超、韩遂不断攻击,势力逐渐衰微。

张绣的叔叔张济听闻张绣在洛阳发展得不错,于是率军投奔张清而来。张清自然欢迎,任命他为奋威将军,率军驻扎白马,监视袁绍和曹操。

贾诩向张清进谏道:“如今天下方乱,诸侯征战不已,将军占据朝廷大义,正可挟天子以令诸侯,以顺讨逆,势如破竹。”

张清深以为然,但是洛阳刚刚安定,正是缺钱少粮的时候,无力出兵,于是给陈留太守张邈下了一道圣旨,令其入朝担任尚书。张邈接到圣旨后犹豫不决,陈宫正在他府上做客,劝他道:“张清以皇帝旨意命令你,如果不去的话,就是乱臣贼子,民心尽失。到时候张清率军征讨,师出有名。再说张清手下名将汇集,太守难以匹敌,不若应召入朝,不失为名士风范。”

张邈左右寻思无计,只得依从,带领家小到洛阳任职。张清对其好言抚慰,张邈说道:“我此来是奉朝廷旨意,并非遵将军之令。何需如此?”张清已经学会了刘备的些许精髓,诚恳回答:“你我皆是朝廷臣子,自当为国家尽心竭力。个人荣辱都是小事。我尊重张尚书是体谅国情的忠臣啊!”张邈大喜过望,对张清改观不少。

张清派遣张郃、高览、沮授率军一万进驻陈留,就命张郃为陈留太守,监视汝南动向。

某天,蔡邕和杨彪来访,张清连忙迎入府中。蔡邕问道:“太尉收留小女文姬许久,邕感激不已。不知何时送她回家?”张清不好意思地回道:“手下将士出征路上偶然救得令媛,原该送回的,只是事多忘了。”杨彪道:“礼不可废。蔡小姐既已在将军府中,岂可逐出?补办一个婚礼也就是了。”张清拱手称喏。

蔡邕大喜,道:“我这就去南阳置办嫁妆。”张清奇怪地问道:“什么嫁妆需要到南阳去采购?”蔡邕意味深长地说道:“自然是让你的结义大哥放弃争夺天下的念头,好好地辅佐你治理朝政。”张清心下了然,连忙谢过。

刘备得了董卓的财富和五万将士后,实力急剧扩张,四下出击,已攻下新野、樊城,兵临襄阳城下。他听说张清的发展后,后悔不该把他留在洛阳,但是木已成舟,悔之晚矣。他现在最担心的是张清趁他攻打荆州之际,袭击他的后方。

恰逢蔡邕出使南阳,刘备托蔡邕带话,只要张清按兵不动,待他打下荆州后,就将南阳双手奉上。为表诚意,还命高顺带着陷阵营随蔡邕回到洛阳。

张清听了蔡邕的回话,连忙谢过。不由地叹气,知道刘备已经对他起了戒心,恐怕难以回到以前了。从这一点来说,朝中大臣们的离间计算是成功了。他派人回复刘备,说自己正欲追杀董卓,为天下除害,无意南下。

刘备听得使者回话,放下心来,命手下加紧攻击襄阳。但是刘表经营荆州已久,颇得民心,加之襄阳城高池深、兵精粮足,仓促间未可遽下。

此时诸葛亮已然归顺刘备,他提出了联合孙坚攻击荆州的建议。刘备皱眉道:“孙文台乃沙场宿将,更兼手下文武齐备,若是他得了荆州,我等岂不是白忙活一场?”

诸葛亮不慌不忙地说道:“主公北有张清,南有刘表,如笼中之虎,必须突破一方才有活路。张清武艺超群,又占据朝廷大义,不可力敌。因此只有拿下刘表,占据荆州,才能有战略空间。孙文台虽然善战,但不擅计谋,驱之易耳。况且主公现在还有得选择吗?”

刘备于是修书一封给孙坚,其书略曰:“前者刘表截路,乃袁绍之谋也。公可速兴兵伐刘表,事成之后,平分荆州,切勿误也!”

孙坚收到书信后说道:“叵耐刘表昔日断吾归路,今不乘时报恨,更待何年!”聚帐下程普、黄盖、韩当等商议。程普疑虑道:“刘备多诈,未可准信。”孙坚冷笑一声:“吾自欲报仇,岂望刘备之助乎?”便差黄盖先来江边安排战船,多装军器粮草,大船装载战马,克日兴师。

江中细作探知,来报刘表。刘表大惊,急聚文武将士商议。谋士蒯良道:“不必忧虑。可令黄祖部领江夏之兵为前驱,主公率荆襄之众抵抗刘备。孙坚跨江涉湖而来,安能用武乎?”刘表的心里踏实了一点,令黄祖起大军来迎。

黄祖伏弓弩手于江边,见船傍岸,乱箭俱发。孙坚令诸军不可轻动,只伏于船中来往诱之;一连三日,船数十次傍岸。黄祖军只顾放箭,箭已放尽。

孙坚却拔船上所得之箭,约十数万。当日正值顺风,孙坚令军士一齐放箭。岸上支吾不住,只得退走。原来孙坚才是用船借箭的第一人。

孙坚军登岸,程普、黄盖分兵两路,直取黄祖营寨。背后韩当驱兵大进。三面夹攻,黄祖大败,手下将领张虎和陈生被杀。黄祖弃却头盔、战马,杂于步军内逃命。孙坚掩杀败军,直到汉水,命黄盖将船只进泊汉江。

刘备和孙坚会师后,分兵四面,围住襄阳攻打。蒯良对刘表说道:“主公可速致书张清,只说愿意献上荆州,请他带兵进攻南阳,则刘备必退。只剩孙坚,就好对付了。”

刘表不放心,问:“听说刘备和张清是结义兄弟,此计恐怕不谐。”蒯良笑道:“当初刘邦和项羽也是结义兄弟,刘邦还不是杀了项羽、夺了天下?”

刘表点头,写了一封书信,问谁敢突围而出。健将吕公,应声愿往。蒯良道:“汝既敢去,可听吾计:与汝军马五百,多带能射者冲出阵去,即奔岘山。刘、孙必引军来赶,汝分一百人上山,寻石子准备;一百人执弓弩伏于林中。但有追兵到时,不可径走;可盘旋曲折,引到埋伏之处,矢石俱发。若能取胜,放起连珠号炮,城中便出接应。如无追兵,不可放炮,趱程而去。今夜月不甚明,黄昏便可出城。”

吕公领了计策,拴束军马。黄昏时分,密开东门,引兵出城。孙坚在帐中,忽闻喊声,急上马引三十余骑,出营来看。军士报说:“有一彪人马杀将出来,望岘山而去。”孙坚也不知会诸将,只引三十余骑赶来。

吕公已于山林丛杂去处,上下埋伏。孙坚马快,单骑独来,忽然一声锣响,山上石子乱下,林中乱箭齐发。孙坚体中石、箭,脑浆迸流,人马皆死于岘山之内,寿止三十七岁。

吕公截住三十骑,并皆杀尽,放起连珠号炮。城中黄祖、蒯越、蔡瑁分头引兵杀出,江东诸军大乱。黄盖听得喊声震天,引水军杀来,正迎着黄祖。战不两合,生擒黄祖。程普保着孙策,急待寻路,正遇吕公。程普纵马向前,战不到数合,一矛刺吕公于马下。两军大战,杀到天明,各自收兵。

刘表走到城下,却不见半点动静,心中疑惑。忽听一通鼓响,城墙上竖起一无数旗帜,当中一面大旗写着“刘”字。刘备站在城头上笑道:“兄何来之晚也?备已取襄阳多时矣!”

刘表一口老血喷出。城门开处,关羽、张飞率军杀出。蒯越、蔡瑁急忙保着刘表绕城而走。关、张追了一程,恰遇蒯良、张允等将率军来援,两军混战一场,各自退去。

原来,诸葛亮趁孙坚军和刘表军互战之时,派人冒充刘表催兵的信使,占据城门,一举偷袭襄阳得手。蒯良、张允见势不妙,只得率军退出城去,恰好接上刘表,退往江夏去了。

刘备占了襄阳,不由大乐,犒赏三军。他与诸葛亮商议:“今孙坚已死,刘表吐血,正好趁势追击,一举拿下荆楚和江东,建立王霸之业。”

诸葛亮却摇头道:“荆楚易得,江东难收。孙坚久据江东,民心依附,且孙策勇猛过人,正所谓‘哀兵必胜’,急切不可得手。况且张清在洛阳虎视眈眈。我等应尽撤南阳之兵来襄阳,一鼓作气拿下荆州。日后由水道入蜀,方能站稳脚跟。”

刘备不悦道:“当初说将南阳让与张清,不过应急的推脱之词。怎能当真?虽然张清勇猛,但那吕布并不逊色于他,不也败退关中了吗?军师何必惧他?”诸葛亮道:“张清北有袁绍,东有曹操,须得有一个稳定的后方才能安心作战。所以,他一定会先打南阳。我军若与他对上,只怕两败俱伤。到那时,我军一点退路都没有了。”

刘备心有不甘,再看看关羽、张飞,二将都低头不语,便知道他们不愿与张清对敌。叹口气,说道:“派人去洛阳,先给张清交割几个县。待我打下荆州后,再把南阳给他。”

信使来到洛阳,张清接见之后,对信使说道:“你回去告诉我大哥,让他不必疑心。我一心为了苍生百姓着想,绝不愿看到战火横飞、生灵涂炭。他若是愿意为国出力,便来洛阳,我愿意将现在的位置让予他。请他记得我当初对他说过的话。”随即下令,在洛阳及周边地区实施“励商令”,商人无需再穿侮辱性的衣服,商税进一步降低,连带工匠的地位也进行了提升。

信使回复刘备后,刘备沉思良久,对诸葛亮说道:“四弟果然胸怀宽广,我不如他。”

  • 目录
  • 加入书架
  • 字号
  • 背景
  • 手机阅读
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