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47章 虎牢三张战吕布
  • 异界诸天我最强
  • blue橙
  • 3158字
  • 2021-11-15 21:00:45

袁绍得了曹操矫诏,于是聚拢麾下文武,引兵三万,离开渤海来与曹操会盟。话说袁家不愧是“四世三公”的大家族,前脚刚逃出洛阳,这才几天啊,就聚拢了这么多人马。看来有个好的出身背景就是占便宜。

曹操作檄文送达诸郡,各镇诸侯皆起兵相应,凑齐了十八镇诸侯:

第一镇,左将军南阳太守刘备。第二镇,冀州刺史韩馥。第三镇,豫州刺史孔伷。第四镇,兖州刺史刘岱。第五镇,河内郡太守王匡。第六镇,陈留太守张邈。第七镇,东郡太守乔瑁。第八镇,山阳太守袁遗。第九镇,济北相袁术。第十镇,北海太守孔融。第十一镇,广陵太守张超。第十二镇,徐州刺史陶谦。第十三镇,西凉太守马腾。第十四镇,北平太守公孙瓒。第十五镇,上党太守张杨。第十六镇,乌程侯长沙太守孙坚。第十七镇,祁乡侯渤海太守袁绍。诸路军马,多少不等,有三万者,有一二万者,各领文官武将,投洛阳来。

刘备留下关羽、鲍信、高顺坐镇南阳,自己带着张飞、张辽、张清来到讨董联盟大营,刚一入帐,即被袁绍、袁术针对。因为南阳本是袁术的地盘,结果刘备持皇帝诏书和玉佩前去接管,袁术目前还不敢造反,只得乖乖让出地盘,跑到泰山当了济北相。此次见面,分外眼红。但是刘备羽翼已丰,并不怵他。互相争吵一番,被东道主曹操劝开。

曹操宰牛杀马,大会诸侯,商议进兵之策。太守王匡道:“今奉大义,必立盟主;众听约束,然后进兵。”曹操立刻说:“袁本初四世三公,门多故吏,汉朝名相之裔,可为盟主。”他自知论名望、家世都比不过袁绍,所以只得相让。而他与袁绍原本是好友,让袁绍当盟主总比便宜其他人好。

袁绍假装再三推辞,众皆言非本初不可,袁绍方才应允,其实还是占了“四世三公”的便宜。虽然在袁氏家族里,袁术才是族长,袁绍是庶长子,但是袁绍人长得帅气,又英勇善战,名气比袁术大得多,因此众人皆以袁绍为主。

次日筑台三层,遍列五方旗帜,上建白旄黄钺,兵符将印,请袁绍登坛。袁绍整衣佩剑,慨然而上,焚香再拜,宣布讨董大业开始。祭拜完天地,袁绍升帐说道:“绍虽不才,既承公等推为盟主,有功必赏,有罪必罚。国有常刑,军有纪律。各宜遵守,勿得违犯。”众皆言惟命是听。袁绍分派任务:“吾弟袁术总督粮草,应付诸营,无使有缺。更须一人为先锋,直抵汜水关挑战。余各据险要,以为接应。”

长沙太守孙坚出列道:“坚愿为前部。”袁绍点头道:“文台勇烈,可当此任。”孙坚遂引本部人马杀奔汜水关来。守关将士,差流星马往洛阳丞相府告急。董卓自专大权之后,每日饮宴。李儒接得告急文书,径来禀告。董卓大惊,急聚众将商议。

温侯吕布挺身而出:“父亲勿虑。关外诸侯,布视之如草芥;愿提虎狼之师,尽斩其首,悬于都门。”董卓大喜:“吾有奉先,高枕无忧矣!”言未绝,吕布背后一人高声叫道:“割鸡焉用牛刀?不劳温侯亲往。吾斩众诸侯首级,如探囊取物耳!”

董卓视之,其人身长九尺,虎体狼腰,豹头猿臂;关西人也,姓华,名雄。董卓闻言大喜,忘了华雄被张清两脚踢翻的旧事,加封他为骁骑校尉,率马步军五万,同李肃、胡轸、赵岑星夜赴关迎敌。

却说孙坚率领程普、黄盖、韩当、祖茂四员大将直杀至关前。孙坚披烂银铠,裹赤帻,横古锭刀,骑花鬃马,指关上而骂道:“助恶匹夫,何不早降!”华雄副将胡轸引兵五千出关迎战。程普飞马挺矛,直取胡轸。斗不数合,程普刺中胡轸咽喉,死于马下。孙坚挥军直杀至关前,关上矢石如雨。孙坚引兵回至梁东屯住,使人于袁绍处报捷,就于袁术处催粮。

有小人给袁术出坏主意:“孙坚乃江东猛虎;若打破洛阳,杀了董卓,正是除狼而得虎也。今不与粮,彼军必散。”袁术听之,不发粮草。孙坚军缺食,军中自乱,细作报上汜水关。

华雄乘夜下关,杀入孙坚寨里,鼓噪直进。孙坚军士正在饿肚子,哪有力气打仗,顿时大败。孙坚慌忙披挂上马,正遇华雄。两马相交,斗不数合,后面李肃军杀到,竟天价放起火来。孙坚军乱窜,众将各自混战。

华雄趁乱将祖茂一刀砍于马下。杀至天明,方引兵上关。程普、黄盖、韩当都来寻见孙坚,再收拾军马屯扎。孙坚为折了祖茂,伤感不已,星夜遣人报知袁绍。

袁绍大惊:“不想孙文台败于华雄之手!”便聚众诸侯商议。忽探子来报:“华雄引铁骑下关,用长竿挑着孙太守赤帻,来寨前大骂搦战。”袁绍问:“谁敢去战?”袁术背后转出骁将俞涉道:“小将愿往。”

张清出列道:“且慢。华雄乃我手下败将,待我前去,不需交战,华雄自退。”众人皆不信。曹操命人烫酒一杯,与张清饮了上马。张清笑道:“酒且斟下,某去便来。”径直出帐上马而去,众诸侯听得关外鼓声大振,喊声大举,如天摧地塌,岳撼山崩,众皆失惊。正欲探听,鸾铃响处,马到中军,张清生擒华雄,掷于地上。其酒尚温。

袁绍欲斩华雄为祖茂报仇,张清道:“此人为我所擒,待我问之,不降则斩。”华雄连忙答道:“两番被将军击败,焉敢不降?”刘备大喜,道:“华将军弃暗投明,诚为可喜。”袁绍虽不悦,亦不便多说。

却说华雄手下败军,报上关来。李肃慌忙写告急文书,申闻董卓。董卓急聚李儒、吕布等商议。李儒道:“今失了上将华雄,贼势浩大。袁绍为盟主,绍叔袁隗,现为太傅;可先杀袁隗,以乱袁绍之心。”董卓深然其说,唤李催、郭汜领兵五百,围住太傅袁隗家,不分老幼,尽皆诛绝,先将袁隗首级去关前号令。

董卓遂起兵二十万,分为两路而来:一路先令李傕、郭汜引兵五万,把住汜水关;董卓自将十五万,同李儒、吕布、樊稠、张济等守虎牢关。这关离洛阳五十里。军马到关,董卓令吕布领三万军,去关前扎住大寨。董卓自在关上屯住。

流星马探听得,报入袁绍大寨里来。袁绍听闻叔父袁隗全家被杀,痛哭流涕,发誓要杀董卓报仇。于是击鼓聚众商议。

曹操出主意说:“董卓屯兵虎牢,截俺诸侯中路,今可勒兵一半迎敌。”袁绍乃分刘备、王匡、乔瑁、袁遗、孙融、张杨、陶谦、公孙瓒八路诸侯,往虎牢关迎敌。曹操引军往来救应。

八路诸侯,各自起兵。河内太守王匡,引兵先到。吕布带铁骑三千,飞奔来迎。王匡将军马列成阵势,勒马门旗下看时,见吕布出阵:头戴三叉束发紫金冠,体挂西川红锦百花袍,身披兽面吞头连环铠,腰系勒甲玲珑狮蛮带;弓箭随身,手持画戟;果然是人中豪杰!

王匡回头问道:“谁敢出战?”后面一将,纵马挺枪而出。匡视之,乃河内名将方悦。两马相交,无五合,方悦枪法散乱,吕布正待一戟将其刺于马下,忽闻一声暴喝:“吕布休得猖狂!”却是张清赶了过来,一场混战,张清暗自赞叹:果然武艺娴熟。

此时乔瑁、袁遗两军皆至,吕布方退。八路诸侯都至,距虎牢关三十里下寨。

翌日,小校报来:“吕布搦战。”八路诸侯,一齐上马。军分八队,布在高冈。遥望吕布一簇军马,绣旗招飐,先来冲阵。

上党太守张杨部将穆顺,出马挺枪迎战,被吕布手起一戟,刺于马下。张清来不及相救,甚觉可惜。

北海太守孔融部将武安国,使铁锤飞马而出。吕布挥戟拍马来迎。战到十余合,眼见武安国不敌,张清飞马而出,拦截吕布。八路军兵齐出,吕布退回去了。众诸侯回寨商议。曹操曰:“吕布英勇无敌,可会十八路诸侯,共议良策。若擒了吕布,董卓易诛耳。”

刘备道:“有我四弟在,吕布不足为虑。”众皆晒之,张清也不言语,心想:谁和你们一般见识,只顾内斗,争权夺利。

正议间,吕布复引兵搦战。八路诸侯齐出。公孙瓒挥槊亲战吕布。战不数合,瓒败走。吕布纵马赶来,看看赶上,举画戟望瓒后心便刺。傍边一将,圆睁环眼,倒竖虎须,挺丈八蛇矛,飞马大叫:“三姓家奴休走!燕人张飞在此!”

吕布见了,弃了公孙瓒,便战张飞。飞抖擞精神,酣战吕布。连斗五十余合,不分胜负。张辽见了,把马一拍,舞刀来夹攻吕布。三匹马丁字儿厮杀。战到三十合,吕布骂张辽:“背主之贼,有何面目见我!”张辽羞惭不已,刀法散乱。

张清骤黄鬃马,刺斜里也来助战。这三个围住吕布。转灯儿般厮杀。八路人马,都看得呆了。吕布架隔遮拦不定,看着张辽面上,虚刺一戟,张辽急闪。吕布荡开阵角,倒拖画戟,飞马便回。八路诸侯一齐追来。

  • 目录
  • 加入书架
  • 字号
  • 背景
  • 手机阅读
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