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44章 太平要术集三卷
  • 异界诸天我最强
  • blue橙
  • 3183字
  • 2021-11-12 00:01:27

众贼见程远志被斩,皆倒戈而走。刘备挥军追赶,投降者不计其数,大胜而回。

张清早就通知张世平和苏双在军后等着,一旦战胜,便率伴当前来收拾战场,大军不要的东西全部归他们所有。而且,所有的俘虏都卖给他们做奴隶。这一仗俘虏三万多人,二人连说吃不下。最后张清本着废物利用的原则,一文钱一个硬是塞给了他。

只此一次的收获,顶得上张世平和苏双贩马十年的收入。二人乐呵呵地表示,以后只要打仗,他们自发前来跟随,只要优先将战利品卖给他们即可。

刘备听闻张清从张世平和苏双那里挣来不少钱财,吃惊地说道:“以前打仗,都是钱山粮山地供着,方能取胜。如今却反而能挣钱。四弟真乃大材也。”

张清道:“不然。古人已有先例。西汉初年朝廷欲征伐塞北,没有军费,向长安一个富户借贷,约定打了胜仗十倍返还本息。后来果然打了胜仗,这个富户一举成为全国首富。只是此后,儒生们大肆批判,这个制度便没有坚持下来。否则,我大汉的军队早就打到西域去了。”

刘备若有所思道:“以贤弟的方法,以战养战,我们何愁不能纵横天下?”张清点头道:“不错。打仗看起来是军事行为,其实背后是经济行为和政治行为。钱财完全可以决定一场战争的胜负。”

关羽在一旁似有所悟,张飞却摇头道:“什么经济、政治,我是听不懂。以后我只管上阵厮杀,这等精细事还是交给四弟吧。”

刘焉亲自迎接,赏劳军士。次日,接得青州太守龚景牒文,言黄巾贼围城将陷,乞赐救援。刘焉便与刘备商议。

刘备想起当初在青州做了逃兵,正想一雪前耻,慷慨答道:“备愿往救之。”刘焉令邹靖将兵五千,同刘备兄弟投青州来。贼众见救军至,分兵混战。刘备力战不胜,退三十里下寨。

刘备问:“贼军势大,如之奈何?”张清道:“贼人虽众,却不懂兵法。我等出奇兵,必可取胜。”刘备乃分关羽引一千军伏山左,张飞引一千军伏山右,张清引一千军伏城外。次日,刘备与邹靖引军鼓噪而进。贼众迎战,刘备引军便退。

贼众乘势追赶,方过山岭,刘备军中一齐鸣金,左右两军齐出,刘备率军回身复杀。三路夹攻,贼众大溃。直赶至青州城下,张清趁势杀出,生擒数将,贼众皆降。

张清劝刘备道:“欲成大事,须有军权。今大哥领兵在外,幽州、青州皆不能管,何不趁机取俘虏精壮者编成强军,以为日后资本?”刘备用其计,得兵一万。太守龚景心中生惧,不欲接纳,张清率军直入城中,取粮草器械而去,无人能挡。

邹靖见势不妙,害怕被刘备吞并,欲引军回幽州。刘备已然坐大,自然不肯回去受人管辖,于是说道:“近闻中郎将卢植与贼首张角战于广宗,备昔曾师事卢植,欲往助之。”于是邹靖引军自回,刘备兄弟引一万军投广宗来。至卢植军中,入帐施礼,具道来意。卢植大喜,留在帐前听调。

时张角贼众十五万,卢植兵五万,相拒于广宗,未见胜负。张清对这种民族内战并没有兴趣,却对张角手中的《太平要术》很感兴趣。入夜后,张清假称巡营,来到两军交界处,取出黑布蒙上脸面,使出凌波微步,潜入张角营中。待张角散营回帐后,直接把刀架在他脖子上,问道:“《太平要术》何在?”

张角不愧是贼众大头领,丝毫不惧,反问道:“你是何人?欲行刺我乎?我帐中多有金银,你可随便取用,我绝不喊人。”张清手中的刀一紧:“少废话!我只要《太平要术》,既不想杀你,也不要金银。再敢拖延,一刀两段!”

张角无法,只得从怀中掏出一卷书来,道:“这是南华老仙所授仙书,你抢神仙的东西,当心遭天遣!”张清嗤笑道:“南华老仙送你仙书三卷,让你代天宣化,普救世人。你却用来造反,杀伤无数民众。南华老仙有知,当先砍尔头!”张角默然无语。

张清略翻一翻,又问道:“还有两卷呢?”张角索然无味地回答道:“在我的兄弟张梁、张宝那里。”张清冷哼一声,飘然去了。张角等候一会,见无动静,急出帐聚将,大肆搜索,哪里找得到人?

卢植谓刘备曰:“我今围贼在此,贼弟张梁、张宝在颍川,与皇甫嵩、朱儁对垒。汝可引本部人马,前去颍川打探消息,约期剿捕。”刘备领命,引军往投颍川。张清自请为先锋,星夜赶路前去。

时皇甫嵩、朱儁领军拒贼,贼战不利,退入长社,依草结营。嵩与儁计曰:“贼依草结营,当用火攻之。”遂令军士,每人束草一把,暗地埋伏。其夜大风忽起。二更以后,一齐纵火,嵩与儁各引兵攻击贼寨,火焰张天,贼众惊慌,马不及鞍,人不及甲,四散奔走。

杀到天明,张梁、张宝引败残军士,夺路而走。忽见曹操引马步军五千,前来颍川助战。拦住张梁、张宝大杀一阵,斩首万余级,夺得旗幡、金鼓、马匹极多。张梁、张宝死战得脱。

正仓皇逃窜之际,又遇一将拦路,叫道:“张梁、张宝速速下马投降!”二张欲拼个鱼死网破,挥众冲杀。那将催马上前,只一合,生擒张梁,从他怀里取走《太平要术》第二卷,然后将其扔在地上。又直取张宝,依旧轻松拿下,取走了《太平要术》第三卷,复将其扔在地上。

不多时,刘备率关张到来,贼众已降。刘备依旧取其精壮,补充己军,只得二千余人。曹操追来,见刘备已胜,与之商议:“你的老师卢植得罪宦官,已被罢官定罪,用囚车押送洛阳。你可将张梁、张宝让给我。我自托人在洛阳说情,可赦卢植之罪。并保你兄弟得一个出身。”

刘备听闻卢植被革职拿问,知道自己有功也报不上去,遂同意了曹操的提议,将张梁、张宝交给他,换得一些粮草马匹。曹操立即斩杀二张,向朝廷报捷。

刘备失了依靠,打算去投师兄公孙瓒,遂引军北行。行无二日,忽闻山后喊声大震。刘备四人纵马上高冈望之,见汉军大败,后面漫山塞野,黄巾盖地而来,旗上大书“天公将军”。刘备曰:“此张角也!可速战!”四人飞马引军而出。张角正杀败董卓,乘势赴来,忽遇四人冲杀,角军大乱,败走五十余里。

四人救了董卓回寨,刘备欣喜不已,满心以为可以得到重用,东山再起。董卓问四人现居何职。刘备回答说:“白身。”董卓是拍马屁升官上来的,闻听他们没有官职,于是表露出非常蔑视的态度,连谢字都不说。

张清上前道:“我等亲赴血战,救了将军性命。听闻将军有名马‘赤兔’,可送给我等,以为谢礼。”董卓帐下一雄伟大汉拔刀上前喝道:“汝等白身,也敢向将军索要谢礼。速速离去,否则休怪华某手中钢刀无情!”张清笑道:“谅尔等土鸡瓦狗,也敢在我面前放肆。来来来,让你见识见识真正的英雄!”

华雄大怒,挺刀上前便砍,张清一个旋身绕到他侧面,飞起一脚踢中他的膝弯,华雄立刻半跪在地,张清再一脚将其踢翻在地,挣扎不起。董卓见张清勇武,倒是有些后悔慢待他们。但是现在招揽他们,只怕寒了部下的心,遂命人牵出赤兔马来送给张清,命他们自去。

刘备率众人出帐,叹道:“本来在董将军麾下谋个出身,却得罪了他手下大将,只得再找去处。”张飞笑道:“这厮如此无礼,我本欲杀之。幸亏四弟替我等出气。”张清将赤兔马送给刘备。刘备道:“四弟亦是马上战将,可自乘之。”张清笑道:“兄长是一军之主,岂可无好马?”刘备闻言而喜,遂乘之。

几人率军来投朱儁。时张角病死,黄巾余党三人:赵弘、韩忠、孙仲,聚众数万,望风烧劫,称与张角报仇,占据宛城。朱儁率大军将城围住,欲尽杀贼众。恰逢孙坚领兵来援,朱儁大喜,遂安排孙坚攻北门,刘备攻南门,自己攻西门,留东门与贼众逃跑。

大军一齐攻城,贼人果然胆寒,奔东门而逃,宛城遂平。刘备已提前告之朱儁,将俘虏卖钱以犒劳士兵。朱儁同意,因此招降极多。

诏封朱儁为车骑将军,孙坚为别郡司马。惟刘备听候日久,不得除授,郁郁不乐。

张清对刘备说道:“昔日曹操曾说保我兄弟得一个出身,何不找他关说?”刘备猛醒,拍额道:“不是四弟提醒,差点忘了。”于是登门造访曹操,婉转提起前事。曹操倒也够意思,奏上一本,保举刘备为别部司马、平原县令。刘备来到平原,颇有钱粮兵马,重整旧日气象,图谋大事。

忽闻大将军何进暗差使者,赍密诏往各镇,召天下兵马共诛宦官。张清劝刘备道:“何进无谋,擅自召集天下兵马进入洛阳,如此大的动静,其谋必泄,朝廷必乱。大哥身为县令,何日能够出头?不若趁此机会,率军前去勤王,必有所获。”刘备深以为然,遂点军往洛阳而来。

  • 目录
  • 加入书架
  • 字号
  • 背景
  • 手机阅读
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