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43章 桃园结义讨张角

  • 异界诸天我最强
  • blue橙
  • 3498字
  • 2021-11-14 18:02:03

经过与刘备的一番交谈,张清大致了解现在的时代背景。此时正是东汉末年汉桓帝时期,张举、张纯举兵叛乱,勾结塞外的乌桓人,攻打青、徐、幽、冀四州。

刘备正好在青州平原县,在刘子平的推荐下,从军前去平叛,准备博取一个出身。谁知朝廷兵马不堪一击,几乎全军覆灭。刘备装死才逃过一劫,却又遇到伏兵,幸得张清相救,才得已脱身。

如此一来,刘备算是战场逃兵,不敢回归本营,只得离了战场,潜回乡里。张清初来此地,无处可去,应邀前往刘备家中暂住。他获得了天启的“超级智慧”,很快就掌握了这个时代的语言、文字和其他信息。

张清此时所有的神通都被锁住了,魔法**教授的精神枷锁给锁住了,凭空造物被万磁王的磁力枷锁给锁住了,长春珠被凤凰女的凤凰枷锁给锁住了,吞噬能力被古一的时间枷锁给锁住了,两大神力和两大能量全力对抗黑暗能量枷锁,暂时也动用不了。

他现在除了有一个超级听力的天赋,可说与普通人并无分别,当然武力值肯定是点满的。本来只是想装13,没想到几大高手一齐出动,把自己搞得这么狼狈。

刘备家住涿县楼桑村。其家之东南,有一大桑树,高五丈余,遥望之,童童如车盖。相者云:“此家必出贵人。”因此刘备最喜此树,每日在树下编草鞋、织草席。

没办法,刘备父亲早丧,家中贫困,只得以贩屦织席为业。叔父刘元起颇有眼光,看出刘备不是池中之物,常常资助他。刘备上次从叔父那里借了钱财去投军,满以为凭着自己的武力和才学可以干出一番事业,没想到折戟沉沙。但是他胸怀大志,留张清住在家中,每日殷切相陪,颇有“及时雨”宋江的风范。

张清来到桑树下,果然看见刘备正坐在树下编草鞋。他走过去帮忙,刘备阻止道:“贤弟年纪尚幼,且在家中多睡一会,不须做此琐事。”张清笑道:“左右无事,也学门手艺。所谓技多不压身嘛!”

张清石化时正好十五岁,虽然石化了三千多年,但恢复人身时还是十五岁的相貌。刘备呼之为弟,张清也不介意。

刘备眼睛一亮,道:“技多不压身。说得好,与贤弟交谈,常能给我以意想不到的启迪。想必贤弟家中是书香门弟。”

“我家在江南,早已败落。所以才只身北上,想投军博取功名,没想到却落得一场空啊!”张清给自己编了个出身。反正刘备这辈子只在中原、西蜀打转,不可能去江南查找他的身世。

刘备真诚地说道:“我观贤弟武艺高强,还颇懂医术,以后在军中必然大有发展。只是目前没有机会,贤弟且暂时忍耐。”张清的超能力虽然被锁住了,但是治疗刘备的腿伤还是小菜一碟,这也是刘备感激他的原因之一。

“无所谓,我没什么大志向。只希望能够走遍大汉的大好河山,逍遥自在过一生。投军也只是一条出路而已。倒是兄长颇有大志,窝在这小村庄里,实在可惜了。”

“呵呵。”刘备苦笑起来,“我也曾有志做一番大事业,可惜刚出世就遇到当头一棒。虽然以前结交了几个豪杰,但是我现在这幅落魄样子,只怕人家根本不待见我。这辈子想出头,难哪!”

张清没兴趣做刘备的人生导师,跟着他只不过一时心血来潮而已。随便安慰了他几句,收拾收拾东西,一起去集市上卖草鞋去了。

来到涿县城门前,见一大堆人围在城墙角那里,好热闹是国人的天性,刘备和张清挤进去一看,原来是幽州太守刘焉发的招募义兵的榜文。上面说张角三兄弟率众作乱,领兵前来侵犯幽州地界,号召大家踊跃投军,保护家园。

刘备想起自己的逃兵经历,不禁发出一声长叹。随后一人厉声喝道:“大丈夫不与国家出力,何故长叹?”

玄德回视其人,身长八尺,豹头环眼,燕颔虎须,声若巨雷,势如奔马。玄德见他形貌异常,问其姓名。

那人道:“我姓张,名飞,字翼德。世居涿郡,颇有庄田,卖酒屠猪,专好结交天下豪杰。恰才见公看榜而叹,故此相问。”玄德道:“我本汉室宗亲,姓刘,名备,字玄德。今闻黄巾倡乱,有志破贼安民,只恨力所不能,故长叹耳。”

张飞甚喜:“我家颇有资财,当招募乡勇,与公同举大事,如何?”玄德亦大喜,遂拉着张清与张飞一起入村店中饮酒。

正饮间,见一大汉,推着一辆车子,到店门首歇了,入店坐下,便唤酒保:“快斟酒来吃,我待赶入城去投军。”玄德看其人:身长九尺,髯长二尺;面如重枣,唇若涂脂;丹凤眼,卧蚕眉,相貌堂堂,威风凛凛。

玄德就邀他同坐,问其姓名。那人道:“我姓关,名羽,字云长,河东解良人也。因本处豪强倚势凌人,我一怒将其杀了,逃难江湖,五六年矣。今闻此处招军破贼,特来应募。”

玄德遂以己志告之,云长大喜,几人同到张飞庄上,共议大事。

翼德提议:“我庄后有一桃园,花开正盛;明日当于园中祭告天地,我三人结为兄弟,协力同心,然后可图大事。”云长应道:“如此甚好。”

玄德却说:“若要结拜,须带上我那兄弟。他本领高强,是个好帮手。”翼德看着张清皱眉道:“此番投军杀敌,颇有危险。小兄弟还是回家养几年,长成之后再来吧。”张清笑道:“别看我小,本事却大。你虽身强力壮,未必是我对手。”

翼德哈哈大笑:“你若能从我手下走上十个回合,我就同你结拜。”玄德欲阻止时,张飞已经走出屋去,在外面拉开架势。云长不说话,也走出屋去旁观。玄德无奈,只得向张清说道:“贤弟看我面上,不要伤了翼德。”

张清笑吟吟地说道:“放心,只教训他一番便是。”云长听他说大话,冷哼一声,别过头去。翼德大怒:“来,来,来,与我战上几个回合,看是谁教训谁!”

刘备见状,不好再劝,只以眼神看向张清。张清点点头,走到张飞面前站定,问道:“你准备好了吗?”张飞傲然道:“我先让你三招。”张清使出少林罗汉拳,一招黑虎掏心打过去,张飞架起胳膊来挡,被震得生疼,叫道:“好力气!”用心招架。二人你来我往战了十余个回合,张清飞起一脚,将他踹出去五六米远。张飞趴在地上,还没反应过来,叫道:“咦?我怎么到这里来了?”张清使的是巧劲,这一招有个名称叫“水脚”,踢人却不伤人。

关羽在旁边看得清楚,惊讶道:“小兄弟果然有本事。让某来会会你。”走下场来,站在张清面前,道:“请!”张清使出天山六阳掌与他缠斗,关羽比起张飞身手要高明一些,招架了二十余招。张清运起降龙十八掌,一招“飞龙在天”拍了过去,关羽不敢大意,架起双手来迎,依然被一掌拍飞五六米,却是轻轻落在地上,毫发无伤。

刘备连忙上前拉住二人,道:“二位兄弟,我说我那贤弟本领高强,你们这番可信了?”

云长和翼德对视一眼,齐齐走上前来,向张清拱手道:“某等有眼不识泰山,还望见谅。”张清亦拱手笑道:“二位兄长承让了。我只是侥幸胜了两招罢了,还请兄长多多带挈。”

次日,于桃园中,备下乌牛、白马祭礼等项,四人焚香再拜而说誓曰:“念刘备、关羽、张飞、张清,今日结为兄弟,同心协力,救困扶危;上报国家,下安黎庶。不求同年同月同日生,只愿同年同月同日死。皇天后土,实鉴此心,背义忘恩,天人共戮!”誓毕,拜玄德为兄,关羽次之,张飞再次,张清为弟。

玄德道:“四弟,今日我等结拜,明日便要上阵杀敌。你年纪十五,也到了冠礼的时候。索性今日哥哥一并给你办了,再给你取字:德渊。”张清连忙谢过。

祭罢天地,复宰牛设酒,聚乡中勇士,得三百余人,就桃园中痛饮一醉。翼德醉醺醺地问张清:“四弟,你口齿忒不清楚,我刚才听你发誓时说‘同年同月同日吃’,却不成了吃货了?”张清哈哈大笑,自罚一碗了事。

来日收拾军器,但恨无马匹可乘。正思虑间,人报有两个客人,引一伙伴当,赶一群马,投庄上来。玄德曰:“此天佑我也!”

四人出庄迎接。原来二客乃中山大商:一名张世平,一名苏双,每年往北贩马,近因寇发而回。玄德请二人到庄,置酒管待,诉说欲讨贼安民之意。二客大喜,愿将良马五十匹相送;又赠金银五百两,镔铁一千斤,以资器用。

张清拱手谢道:“今日愧领二位厚礼,来日必有厚报。”

玄德谢别二客,便命良匠打造双股剑。云长造青龙偃月刀,又名“冷艳锯”,重八十二斤。张飞造丈八点钢矛。张清造一杆长枪。各置全身铠甲。共聚乡勇五百余人,来见邹靖。邹靖引见太守刘焉。

四人参见毕,各通姓名。玄德说起宗派,刘焉大喜,遂认玄德为侄。不数日,人报黄巾贼将程远志统兵五万来犯涿郡。刘焉令邹靖引玄德等四人,统兵五百,前去破敌。

玄德等欣然领军前进,直至大兴山下,与贼相见。贼众皆披发,以黄巾抹额。当下两军相对,玄德出马,扬鞭大骂:“反国逆贼,何不早降!”

程远志大怒,遣副将邓茂出战。张飞挺丈八蛇矛直出,手起处,刺中邓茂心窝,翻身落马。程远志就马上披发仗剑,作起妖法。只见风雷大作,一股黑气从天而降,黑气中似有无限人马杀来。刘备军中大乱。

张清读了《太平要术》第一卷,正记载有破解之法,遂向西北方吸一口气,暗自运转法术,向东南方吹去。但见空中纸人草马,纷纷坠地;风雷顿息,砂石不飞。

程远志见破了法术,弃了长剑,拍马舞刀,率军杀来。云长舞动大刀,纵马飞迎。程远志见了,早吃一惊,措手不及,被云长刀起处,挥为两段。

  • 目录
  • 加入书架
  • 字号
  • 背景
  • 手机阅读
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