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42章 五重枷锁去三国
  • 异界诸天我最强
  • blue橙
  • 2747字
  • 2021-11-10 00:01:25

张清正准备在城市里随意散散步,眼前忽然出现了几个金色的光圈,从光圈里穿出来几个人。一个是光头老女人,穿着一袭白袍,一个是光头西装年轻人,坐着轮椅,一个是面色阴沉的中年人,穿着工装,头上却滑稽地戴着一个头盔,还有一个年轻的女孩,花样年华、容貌俊美。

几个人站在张清面前,眼睛死死地盯着他,不发一言。

张清疑惑地问道:“你们是什么人?为何挡住我的去路?”光头女人说道:“我是至尊法师古一,我们是来阻止你的。”

“阻止我?我干了什么坏事了?”

“现在还没有。但是很快,世界就将毁灭在你的手中!”

“搞错了没有?你要我为还没有发生的事情负责?”张清不禁有点好笑。

这时,光头轮椅男温和地说道:“这位先生,我们希望你回到你的世界去。你的存在对我们的世界构成了巨大的威胁。”

张清打量了他们一会,问道:“我听说过至尊法师的名头。你们又是谁?”

轮椅男耸了耸肩膀,介绍道:“我是查尔斯·弗朗西斯·泽维尔,你可以叫我X教授,他是艾瑞克·兰瑟,人们叫他万磁王,她是琴·格雷·萨默斯,外号‘凤凰女’。”

原来是X战警的几大高端战力全体出动了。

摸了摸鼻子,张清有点不爽地问道:“我似乎没有见过你们,也没有得罪过你们。你们为何要给我安上毁灭世界的罪名?”

古一说道:“我是时间的守护者。我发现时间线被严重干扰了,而干扰源就是你。我查看了所有的时间线,其中一半的时间线里,地球都因为你毁灭了。最可笑的是,每一次你都不是故意的,只是因为你控制不了自己的力量。虽然我很同情你,但是我不得不请你离开。本来我应该在更早的时间线出现,把你清理掉,可是不知为什么,我进不去。所以,只能在你刚苏醒过来时,礼貌地请你离开。”

“不是吧?”张清瞪大了眼睛,“你把武力威胁叫作‘礼貌’?我虽然不是坏人,但是我也不接受别人的威胁!”

古一低头沉思了一下:“我查看了时间线,你不是这个时空的人,而是被不知名的力量传送到这里来的。如果你能主动离开,作为回报,我可以传授你控制时间的方法,你以后再遇到这种传送就不会被动了。”

张清心下暗喜,没想到居然可以学习到控制时间的方法,不过他无法答应,因为他根本做不到主动离开,被动离开倒是有经验。

他一伸手,无数的沙尘聚起,形成数个高大的沙巨人。紧接着,火巨人、冰巨人也出现在众人周围,将他们团团围住,“想让我离开,那得看看你们有没有这个本事!”

“我就知道必须得打一场。”古一叹息道,“时间枷锁!”她的双手发出道道光线,将张清缠绕在中间,像一个光茧一样,使张清永远处于某一时间片段内凝固起来。不过可惜不太奏效,因为张清仍在好奇地观察着她的一举一动。

“精神枷锁!”看到古一动手,X教授马上用双手抵住太阳穴,全力发动他的精神控制能力,给张清的精神力套上一个无形枷锁,使其无法使用超强的意念力。

“磁力枷锁!”万磁王早就感应到了张清体内的金属,使出了他的王牌绝招,在张清身上套上了一个磁力环,备必使其动弹不得。

“凤凰枷锁!”凤凰女也发出了她的最强技能,一股强大的黑暗凤凰之力形成一道旋转的漩涡,将张清包围起来,不断侵蚀着他的身体。这招曾经干掉了天启,可惜张清拥有通灵宝玉,身体已经石化,强度超过天启何止百倍。虽然身体屡崩屡建,看上去却没有什么大事。

在四重超能力的影响下,张清即使调动了两大神力、两大能量也仅能勉强相抗而已。在双方的激烈对抗下,天地变色,风云涌动,霎时白昼变成黑夜。

沙巨人、火巨人和冰巨人发出狂暴的怒吼声。

古一大声叫道:“再这样下去,地球就要毁灭了!难道你真的想要这样的结果吗?”光茧中传来张清的声音:“要想避免这样的结果,你需要再加把劲,才能够把我送走!”

古一无可奈何地回答道:“好吧!如你所愿!黑暗枷锁!”她抽出一只手来,在空中用力划了一个金色的圆圈,圈中是一片黑暗的维度,射出来无穷黑色能量,缠绕在张清的身上。白色的光茧变成了黑白色,如同道家的黑白鱼图案。

“黑暗能量!我终于见识到了,真是不枉此行!我还会再回来的!”张清哈哈大笑,膻中穴的时空之环再次出现,悬在空中,嗖地一声,将张清吸了进去,消失不见。同时,沙巨人、火巨人、冰巨人也散落在空气中化为尘埃。

看着渐渐恢复正常的天空,X教授问古一法师:“我们这算是成功了吗?”

古一再次叹口气道:“他本来就没打算和我们战斗,他只是想要点好处而已。现在他拿到了五大能量的样本,所以主动离去了。如果他想要毁灭地球,刚才的任何一个巨人都可以轻易做到。”

X教授、万磁王和凤凰女都倒吸了一口凉气。

漆黑的原野上,到处是血肉模糊的尸体倒伏在地,几只红眼的野狼正在大快朵颐。忽然,两具尸身被掀开,一个小将钻了出来,四处张望一下,发现没有人,小心翼翼地站起身来,拄着一杆长枪,悄悄地离去。

忽然,从黑暗处跳出来五个士兵,拦住他的去路。一位头领模样的人狂笑道:“哈哈,果然有漏网之鱼。幸亏主公吩咐我们在这里守株待兔,否则还真让你给跑了!”

那小将先是大吃一惊,然后迅速恢复镇定,从怀里掏出一块玉佩,扔在头领前面的地上,说道:“几位兄弟,我身上只有这只玉佩还值点钱,就送给你们买酒喝吧。还请放我一条生路,否则我拼死也要拉两个垫背的。你们当兵也不过为了糊口而已,何必玩命呢?”

“糊涂!”那个头领喝斥道,“杀了你,玉佩还是我的!”说罢一挥手,“放箭!”

两个士兵立刻拉弓射箭,头领带着两个士兵拿着盾牌弯腰站在弓箭兵前面,作为防御,一看就是训练有素的精兵。

那小将见状不妙,纵身一跃,扑在路边杂草中,两只箭嗖嗖地从他身边射过。还未等他起身,三个盾牌兵已经杀了过来。小将虚晃一枪,爬起来就跑。五个精兵在后面猛追。

那小将跑得飞快,不多时已将追兵落下了十多米,正当他暗自庆幸之时,忽听得弓弦声响。小将急忙向旁边跃去,避开了一去箭,可是另一只箭却插在了他的腿上。他痛呼一声,跌倒在地,勉强站起身来,用枪对准敌兵,打算拼死一搏。

五个精兵见他受伤,慢慢地逼上前来,在他身前五米处站定。两个弓箭手再次弯弓搭箭,瞄准了他,根本不和他短兵相接,竟是要直接射死他。

正在小将绝望之时,忽见天上落下一个人,直直地向地面掉落,正砸在两个弓箭手身上,“噗通”一声将他们砸翻在地,没了声息。

三个盾牌手闻声吃了一惊,转身看去,小将抓住时机,忍着伤痛冲上前去,一枪戳翻了一个。头领和另一个盾牌手连忙用盾牌护住身体,上前和小将厮杀起来。

单个长枪兵碰上盾牌兵很吃亏,根本无用武之地。不过两三个回合,小将的长枪已经被打落在地。他赶快抽出腰间长剑,勉强抵挡。

这时,在三人后方,站起一个人影。头领命另一个盾牌手去战小将,自己挺刀持盾向人影扑来。

头领一刀刺去,眼前一花,人影不见了,脖颈一凉,脑袋飞了起来。

另一个盾牌手见头领被杀,心惊之下露出破绽,被小将一剑刺中心窝。

小将一瘸一拐地向那个人影走去,行礼道:“多谢兄台相救。在下刘备,敢问兄台大名?”

“我叫张清。”

  • 目录
  • 加入书架
  • 字号
  • 背景
  • 手机阅读
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