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4章 林府认亲救黛玉
  • 异界诸天我最强
  • blue橙
  • 2989字
  • 2021-10-14 21:30:23

片刻之后,冷子兴便牵着两匹马过来,接上张清和贾雨村,亲自送到林如海府上。张清又赏他一锭银子,喜得冷子兴眉飞色舞,直接给他磕头谢赏,他伺候张清这一趟,顶他挣半年的钱了。

贾雨村带路进入府中,问了小厮,说今日并没有姓贾的亲戚来投。贾雨村皱着眉头,感觉有点上当了。但是事已至此,又收了一锭金子,岂能回头?

又问小厮,得知林如海在书房,便径直走了过去。却不料,林如海同僚来访,贾雨村只得和张清在外面等候。

过了片刻,贾雨村说要如厕,招呼一个小厮给张清倒茶,自己告声罪,先离开了。

张清问小厮道:“你叫什么名字?”小厮回道:“回少爷的话,小的叫来顺。”张清从怀里掏出一锭银子,赏给来顺,喜得来顺连连作揖,殷勤伺候。张清提出来要在院子里转转,来顺高高兴兴地领着他满院子走。

林如海的院子占地颇广,江南风格浓郁,假山流水,小亭曲廊,极富情趣。张清慢悠悠地边走边看,随口问几句,来顺恭恭敬敬地给他介绍。路上遇到别的小厮和丫环,但凡过来行礼的,张清都赏一块碎银子。

林府的下人们互相传信,说来了一个手松的小少爷,见人就赏银子,赶快去领赏吧,晚了就没了。于是前院后院的下人们都赶着来给他见礼,张清仍然是见人就赏一块碎银子,引起了一场小轰动。

林府的大管家和内院的女管家听说了,怕怠慢了客人,赶快专门跑来看看是谁家的公子。张清直接赏他们每人一颗金豆子,乐得两个管家屁颠屁颠地跟在他身边伺候,各种好话如滔滔江水、连绵不绝地送上。

这一下,阖府上下所有的人都知道府里来了一个阔亲戚,浑身上下向外淌钱。连林如海的几房姬妾和林黛玉的丫环也过来向张清见礼,两个管家连忙向他着重介绍。张清也一人赏一颗金豆子,众人皆大欢喜。根本没有一人想过,张清的小小身子,如何装得下这许多金银?

林府的下人们簇拥着张清在院子里慢慢溜达,有人捧着茶壶,有人捧着毛巾,还有人捧着水果,如同观光旅行团一样。

外面喧闹声太大,把林如海给惊动了,叫道:“何事如此喧哗?还有没有点规矩?”却无人答应,林如海纳闷了,门口伺候的来顺等仆人呢?

亲自出门一看,好嘛,一个人没有!把林如海气得,胡子都颤抖了。我这边招待同僚,这帮仆人居然都偷懒溜走了。

他走到厅门口,大声叫道:“人呢?都死哪里去了?”

恰好有一个小厮刚刚从张清那里讨了赏,喜滋滋地跑回来。正碰上林如海发火,赶忙上前跪下。

林如海骂道:“你这个偷懒的憨货,跑哪里撒野去了?”

那小厮怕挨打,忙解释道:“回老爷,小的不曾偷懒。是老爷的亲戚来了,说要在院里走走,小人刚陪着转了一圈。因记挂着老爷这边需要伺候,就赶快回来了。”

林如海疑惑地问道:“我的亲戚?我怎么不知道?”

他的同僚走出门来,道:“如海兄,既然贵府有亲戚来访,我们不妨改日再聊,先告辞了。”林如海连忙告罪,并亲自送出门去。

管家一直派人查看林如海的动静,听说客人走了,连忙向张清汇报。因此,当林如海回来时,张清已经在书房等着他了。

张清向下人们拱手道:“劳烦诸位哥哥、姐姐相陪,改日摆酒相谢。且请回去,我与林老爷说话。”众人告退,只留了一个丫环倒茶。

林如海都被气乐了,道:“你倒是比我更像主人呢!”张清回道:“不敢。只是诸位哥哥、姐姐见我年纪小,所以宠着我。”又对那个丫环道:“这位姐姐刚才一直在房里伺候,不曾得见。多谢姐姐给我倒茶,这是一点心意,姐姐拿去买胭脂吧。”又从怀里掏出一锭银子递过去。

那丫环怯生生地看着林如海,不敢拿银子。林如海心头烦恼,挥挥手道:“既然赏你了,就拿着吧。”那丫环高兴地接过去,给张清福了一福,退到一边。

林如海这才明白,张清为何能笼络这许多下人。他没好气地问道:“你是哪家的公子,父母是谁,为何说是我的亲戚?找我究竟何事?”

张清笑道:“我是来给林老爷送礼的。”

林如海疑惑道:“你来给本官送礼?莫不是哪个盐商让你来的?是想贿赂我这个巡盐御使?”

张清道:“林老爷稍安勿躁。”从腰间掏出一小撮白色粉末,放到一个空茶盏里,然后往茶盏里倒了半盏茶水。端起茶盏送到林如海面前,道:“林老爷,这便是我送给您的礼物。”

林如海并不知他底细,岂肯随便喝下?皱眉道:“此是何物?为何要给本官喝?”忽然闻到了一丝灵动气息,顿时感觉到浑身舒泰,当下顾不得礼仪,抢过茶盏就喝了下去。

这盏茶水真正起作用的,是张清偷偷渗入里面的长春珠的灵气。那一小撮白色粉末,其实就是张清平时带在身上的调料而已,掩人耳目用的。但是仙宫的调料对于凡人来说也有莫大的好处。

林如海喝下去之后,顿时感觉一股暖流爆炸一般涌遍全身,把所有的病痛、所有的暗伤全部驱除,整个人充满了青春活力,似乎回到了十八岁的年纪,有着用不完的精力。

他出了一身大汗,全是黝黑、恶臭的黏液,把身体内的毒素和有害物质都排出来了。但他并没有马上去清洗,而是站起身来,深深一揖,道:“多谢公子赐我神药,除我病痛。大恩大德,林如海没齿难忘。”

张清摆摆手,道:“林老爷何必客气,你我本是亲戚啊。”他把忽悠贾雨村和冷子兴的那套家谱又说了一遍,“船只在海上遇到暴风雨,只得往回走,不料我一不小心落入水中,幸而漂流上岸。早先听说林老爷是贾家亲戚,故来相投。若论起来,你还是我的姑父呢。侄子给姑父治病,那还不是天经地义?”

林如海点头,道:“多谢世侄。如果你能把我小女黛玉也治好,从此以后姑父唯世侄马首是瞻。”

张清顿时明白了,林如海这个探花郎非常聪明,已经看出来自己的不同凡响。只要自己能够再治好他的女儿,他就准备把命卖给自己了。至于自己的身份,根本就无所谓。就算自己说是宁国公贾演再世,他也相信。

本来就是做买卖嘛,讨价还价很正常。张清二话不说,又调制了一盏“神药”。林如海命人请林黛玉过来,当场喝下。林黛玉平时常犯的心痛、头晕等毛病立刻就好了,同样出了一身臭汗。她脸皮薄,赶快告退回去洗澡了。

林如海真是欣喜若狂啊。之前他已经感觉自己大限将到,担心体弱多病的林黛玉无人照顾,常常半夜难眠。现在张清一出手,不但把林黛玉治好了,而且还救了他一命。此等恩情何以报答?

林如海打开门,叫道:“来人,传我的话,从今天起,侄少爷就是这个家里的主子。他的话,就是我的话。你们都要好好伺候着,谁敢忤逆侄少爷,当场打死!”下人们一叠声的答应着。

张清对他说道:“姑父,要不然您也沐浴更衣?”他高兴地答应着:“好,好,好。姑父现在就去沐浴。世侄,今晚就委屈你先去我房里休息,明日你我再叙。那个来顺,还有倒茶的丫环彩娟,就送给你做下人,若有不顺心的地方尽管责罚。”

张清点点头,林如海这才去了。

彩娟红着脸过来,请张清去休息。出了房门,来顺很自觉地跟在后面。

迎面正碰到贾雨村,他先看看彩娟和来顺的恭顺态度,然后问张清道:“贾公子,和林老爷交谈得如何?可把亲戚认下了?”

张清回道:“多谢贾先生关心。亲戚已经认下了,以后你我同住林府,免不了要搅扰先生。”

贾雨村一听果然是贾氏族人,态度立刻热情许多。他刚才去找查看邸报,果然查到朝廷有起复旧员的旨意,匆匆赶来想求林如海帮忙,却遇上张清成功认亲。既然都是贾氏族人,想必以后也能多加关照,因此刻意结交。

对贾雨村,张清可是太了解了,就是一个薄情小人。想当初,甄士隐出钱助其上京赶考,他当官之后正赶上甄士隐女儿英莲被拐卖一案,他不但不帮恩人追回女儿,反而助纣为虐,将英莲判给了买家。葫芦僧助其断案,他却将葫芦僧发配充军。贾政帮他谋取官职,他却告发贾府的隐秘罪行,还亲自带人查抄贾府。这等白眼狼,当然不能深交,有机会还是除去为好。

  • 目录
  • 加入书架
  • 字号
  • 背景
  • 手机阅读
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