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38章 十里红妆进王府
  • 异界诸天我最强
  • blue橙
  • 3471字
  • 2021-11-06 13:33:09

回想太虚幻境之行,如在梦里。张清内视身体,赫然发现长春珠能量增长两倍,维系平衡已经不是问题。在太虚幻境饮下的“千红一窟”和“万艳同杯”,补充了许多能量,不亏是仙界奇物,可与永恒之井的魔法水相媲美。

再一看身上,落满灰尘,头上都有蜘蛛网了。张清随便收拾一番,欲推开秘室门出去,却发现秘室门已然被堵死。手一伸,拿出一把利剑,直接将石门劈开,向外望支,看到门外堆满了碎石焦木,想必是当日大厅坍塌了。

用力再挥几剑,劈开一个出口,钻了出来,也不看秘室中的藏宝,就此离去了。

山寨中并没有一个人影,到处是残垣断壁。张清料得朝廷必定不会留此处隐患,拆除山寨建筑乃是应有之义。慢慢走下山来,直行出两三里地,才遇到人烟。

张清找了一户人家,用银子换了一身衣服,洗漱一番,再往军营方向赶来。此时战争早已结束,冯唐正在组织清剿残余抵抗势力,而四川总督贾政也已经赶到这里,正在安排吏员建立官府,收拢流民,恢复生产。

一队巡逻士兵发现了张清,问明他的身份后,都是大喜过望。队长连忙将坐骑让与张清,护送着他一路来到军营。

冯唐、傅康安、贾宝玉、贾琏等人闻讯赶来,嘘寒问暖。张清只说自己当日莽撞出击中了埋伏,被敌军一路追杀,误入深山之中,直到近日才找到出山的路。众人听罢皆唏嘘不已。冯唐转达了太上皇的旨意,请张清尽早回京。

翌日,贾政也赶到军营,见到张清平安无事,心里一块石头落了地。张清可是贾家目前最大的依靠,绝不能倒。

张清和贾政商量了一下,把贾蔷和贾芸各自安插在金川地区做第一批流官。

“流官”是相对于“土官”而言。“土官”是封建王朝封赐的独霸一方、能世袭的官员或统治者,也叫土司,主要在四川、云南、广西等省少数民族集居地区。朝廷在没有力量干掉所有的地方武装势力时,允许土官的存在,只要他们承认朝廷的统治地位。

朝廷在当地安置的地方官就叫“流官”,有一定的任期。因为要面对当地的土皇帝:土司,有一定的危险性,所以提拔速度和待遇都很好。

但是当朝廷军事实力强大时,就会毫不犹豫地干掉土官,安置自己的官员统揽大权。这就叫“改土归流“。

金川虽然战争结束,但是仍不太平,当地零星反抗此起彼伏,朝廷中根本没有人愿意来这里当流官。贾政利用这个机会,推荐贾蔷和贾芸走上仕途,同时也能帮助他们快速积累财富。

朝廷的政策是鼓励流官在当地扎根,扶持忠于朝廷的势力。但凡愿意留下来的流官,不但官衔可以提高,而且允许在当地占有大批土地,以便于吸附当地的农民,从而快速扩充势力。

贾蔷和贾芸直接担任了七品县令,如果在任期结束之后愿意留下来再干一届,可以升为从六品县令,干满三届就可以升为六品县令。这在朝廷中也是很快的升迁速度了。

并且,每人可以在当地直接划拨一万亩的土地。至于在任期内能占有多少土地,朝廷根本不管,暗地里甚至是鼓励官员多占土地,挤压当地人的生存空间,逼迫他们依附。

贾政已经写信给荣府,安排把二人的家眷都送到这里来,顺带连贾赦也要返回金川,从此在这里扎根。以后贾环长大后,如果没有发展前途,说不定也会来这里当个大地主。

皇帝对贾家的态度非常满意,派出自己家族的子弟,放弃了富贵悠闲的生活,来到遍地盗匪的荒蛮之地,荜露蓝簬、披襟斩棘,为朝廷换来当地的稳定。遂以贾政在战争期间征集粮晌有功为由,晋升贾政为太子太保,从一品。这也标志着贾家由先废太子一系转为皇帝一系,前途无量。

贾宝玉和贾琏不打算回京了,而是跟随傅康安和海兰察直接转往福建。他们已经看清了,在贾府当富贵公子太危险了,说不定哪天皇帝不高兴,就找个借口收拾了你。只有不断为朝廷出力,体现自己的价值,才能保住家族的富贵。

宁国公府只有贾蓉一个人,承担不了风险,只能守家。荣国公府人口多,正应该出来建功立业。等以后贾琮和贾兰长大出仕,在朝中也可以有个依靠。

至于那些旁支的亲戚,老一辈的贾代儒、贾代修先不说,步入中年的贾效、贾敦也可不考虑,年轻些的贾㻞、贾珩、贾珖、贾琛、贾琼、贾璘,下一辈的贾菖、贾菱、贾芹、贾蓁、贾萍、贾藻、贾蘅、贾芬、贾芳、贾菌、贾芝等人如果愿意努力来换功名,尽可以来金川或去福建,至于安于享受的人,就随他们去吧。

张清看到贾宝玉和贾琏的表现,非常欣慰,总算是把贾府的势头又给扳过来了。贾宝玉和林黛玉再也不会经历悲惨故事了,自己长久以来的心愿总算实现了。

在一百骑兵的护送下,张清骑着高头大马,顺道押送贾政等人送回贾府的礼物,晃晃悠悠地回BJ。一路上只当是游山玩水,看到绝妙风景就欣赏半天,遇到清溪、平湖就钓钓鱼,日子过得不再太自在。一个多月后终于回到BJ。

之前,史湘云已经以张清的“遗孀”的名义住进了约顿海姆王府,闻听张清居然死里逃生,几番在梦中笑醒。打听得张清抵京日期,亲自带着家人到BJ城门口迎接。张清与她携手回到府中,只见到处披红挂彩,一幅新婚大喜的布置。

史湘云道:“原听说王爷殁在战场,便把王府上下布置成缟素道场。今日王爷既然安全回来,须得赔我一个洞房花烛。”湘云的丫环翠缕在旁边讲述了湘云欲为张清殉情的事情。

面对如此多情多义的湘云,张清怎能不感动?郑重其事地对其做出承诺,要办一个隆重的迎亲仪式,向大家宣告她正式成为王府女主人。因二人尚未正式举办婚礼,张清先派人将其送回史家暂住,约定三日后来娶。

张清发动所有的亲戚和人手,大肆采办结婚礼品送到史府。史家仓库放不下,在院子里堆成了小山。

翌日,张清进宫会见太上皇和皇帝,只说到海外仙山会道友去了。将太虚幻境的风景一一叙说,引得两代皇帝羡慕不已。又取出“群芳髓”一人分了一点,更是令他们欣喜若狂,因为这证实了有神仙的存在,也就说明他们将来要回天庭的真实性。张清把配方也给他们一份,请他们帮助搜集材料。两代皇帝自然应允。

听说张清要结婚,两代皇帝各自慷慨地送了很多礼物。

皇帝还提起了忠顺亲王的事情,对丧失了这一位抗衡四王八公的先锋大将表示惋惜。但是当初调查了大半年,也没找到凶手,只得胡乱处罚了几个办事不利的官员了事。

事发时,张清远离BJ二百多里,并有皇宫侍卫作证,皇帝并未怀疑到他头上。至于孙绍祖,皇帝压根没提,可能是没注意到这个小官。

三日后,一支数百人的迎亲队伍从约顿海姆王府出发,一路吹吹打打、穿街过巷,张清亲自骑着高头大马,穿红袍、披红花来到史府,迎接史湘云过门。

史府早已有数百人的送亲队伍在等待。走完迎亲流程后,两队伍会合,凑成一支足足有上千人的庞大送亲队伍,从史府出发,绕着BJ城小半圈前往约顿海姆王府。这个礼节称为十里红妆,乃是最为隆重的成亲仪式。

除大件家具外,所有的嫁妆都盛放在红扛箱内,由两人抬着。一担担、一杠杠都朱漆鎏金,流光溢彩。金银首饰、绫罗绸缎、床桌器具箱笼被褥等一应俱全,日常所需无所不包。蜿蜒十里的红妆队伍从史府一直延伸到约顿海姆王府,一路上浩浩荡荡,鞭炮锣鼓满天响,满眼望去仿佛是一条披着红袍的金龙,洋溢着吉祥喜庆,炫耀家产的富足。

史湘云并没有坐轿子,而是坐王府安装了单向透视玻璃的马车。她就是想亲眼看看自己的成亲仪式,结果一路上乐得没有合拢嘴。

进门之后,史太君作为张清的长辈坐在堂上喝了湘云敬上的茶,司仪宣布新人入洞房。张清挑了红盖头,与湘云喝了合卺酒,便出来陪宾客,直到晚间才回到新房。四目相对,说不尽的温柔体贴。

蜜月刚过,宁国府贾敬带着贾蓉来访,张清让至客厅就座。贾敬是个传奇人物,生在富贵乡中,却发奋读书,考中进士。然后弃官不做,连宁国公爵也不继承,出家修行去了。只是修行不得其法,自己炼制金丹,把自己给毒死了。

但是在这个时空里,他的运气比较好。在贾蓉的请求下,张清送给他一份神药。贾敬饮下神药后,立觉身轻如燕,感慨这些年的金丹都白炼了,当天就还俗回家了。恰好贾珍在西北边关,贾敬便接管宁国府大权,在他的治理下,宁国府蒸蒸日上。

贾敬此次来,主要是求张清帮忙把贾珍从边关弄回来。听完他的来意,张清转头对贾蓉道:“明儿我准备摆酒唱戏,管家来顺太蠢笨,办事不利索,你去照看一下。”贾蓉知道这是故意把他支走,只得答应了起身出去。

张清把贾珍惦记秦可卿的事向贾敬和盘托出,道:“看在同宗的份上,我未取贾珍性命,只想法把他赶到边关,已经仁至义尽。把他接回来是不可能的,我劝您还是用心把贾蓉培养好是正经。”

贾敬气得胡子乱颤,猛地一拍桌子,骂道:“畜生!畜生!竟有如此邪淫念头。幸亏琦哥把他赶走,否则必然死在我的手上。从此我权当没生过这个儿子。琦哥,多谢你给我们宁国府留了脸面。”说罢一拱手,起身自去了。

贾蓉正侯在院子里,见祖父气愤不已,忙上来问道:“老祖宗,事情谈得如何了?”贾敬怒喝道:“别再提那个畜生,从今日起,你竟当他死了。”贾蓉吃了一惊,不敢吭声,跟着去了。

  • 目录
  • 加入书架
  • 字号
  • 背景
  • 手机阅读
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