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36章 太虚幻境辩警幻

  • 异界诸天我最强
  • blue橙
  • 4002字
  • 2021-11-04 16:05:00

张清找来贾琏和贾宝玉一起商量,欲建此奇功。此时贾琏也因功升为试百户,从六品,正是功名心炽热之时,闻言立即赞同。贾宝玉已经恢复了神瑛侍者的记忆,对凡间的争斗根本不放在眼里。

一番商议之后,张清带领二贾来见冯唐,主动请缨先登攻山,并坦言已经耗费重金购买甲胄,建立了一支敢死队,用之攻山可收奇效。

冯唐原本不想让他们冒险,但是在参观过敢死队之后,惊讶不已。敢死队一百人,全部穿着宝甲,刀枪不入。冯唐自然也想拿下金川,为自己的军人生涯添上浓墨重彩的一笔,于是便答应了,并派出炮兵部队掩护。

冯军先派出炮兵,抬着虎蹲炮来到关卡前面,肆意放炮轰炸,然后贾琏率一百敢死队正面冲关。关卡内的沙兵被炸得稀里哗啦,仓促迎战。却不防贾宝玉施展凌波微步绕到关后突然杀出,如同天神下凡,所到之处血肉横飞。

沙兵登时大乱,贾琏趁机带人抢关。前后夹击之下,顺利占领关卡。

二贾用此计策,日抢三关,夜夺八寨,直杀上山顶。冯唐领众将官在山脚观战,见状大喜,命令大军一拥而上,在山顶大寨前扎下阵脚。

沙罗奔见大势已去,不欲被擒,在寨中四处放起火来。正值山中风大,刹时火龙腾空而起,吞噬大半个寨子,并向冯军大营漫延过来。冯唐急令下山躲避,部队如潮水般退却下来。

张清在旁看见,冷笑一声:老沙想学商纣王,问过我没有?还指望用你去换军功呢,岂能容你自裁?

当下提枪拨开寨门,也不理会四处逃散的沙兵,快速抢到中寨。看看四下无人,伸出左手一吸,将雄雄烈火尽数吸收,再伸出右手一喷,凛凛寒气冲天而起。空中的热气流遇到冷气流,凝结成水珠落下来,登时大雨倾盆。

朝廷众将士欢呼雀跃,齐称皇上洪福,降下此及时雨,使将士们得成大功。

贾宝玉早杀入敌寨,生擒沙罗奔,押送帅帐。众将打顺风仗可是高手,立刻蜂拥而上,抢夺功劳。贾琏也拿得一个头目押来报功。

冯唐大喜,此战大获全胜,生擒敌酋,占领山寨,俘虏无数,功劳不小。

写功劳簿时,冯唐将贾宝玉记为首功,众将并无异议。贾琏也跟着弄了些功劳。

冯唐收军回营,一边整理战果,一边静等旨意。后面的安抚民生、重整生产等工作竟交给贾政办理。

只是营中遍寻张清不着,有眼尖的军士报告,看见张清在山寨起火时冲入寨中,只恐已丧命在烈火中矣。

冯唐大惊,派军士将山上废墟翻遍了,附近几座山头也找遍了,并无发现,活不见人,死不见尸。只得上报朝廷,说张清被山火焚化,尸骨无存。

贾宝玉和贾琏则是根本不信,他们是知道张清的真本事的,贾宝玉只得了张清三分之一的长春珠灵气,尚且不惧水火,何况张清?只是他们无论如何也猜不到张清到底去了哪里。

很快,朝廷旨意下来,冯唐升任五军都督府都督佥事,正二品,封庆国侯,回京上任。傅康安升任都指挥使,正二品,福建将军,海兰查升任都指挥同知,从二品,福建海军都督,二人即刻转往福建抵抗倭寇。

贾宝玉和贾琏情愿舍弃功劳为贾赦赎罪。皇帝甚为嘉许,认为其情可悯,特旨免去贾赦罪责,释放回家。仍发还荣国公爵位,却由贾政承袭,再传三代。贾家在此战中的功劳就此抵销。贾琏见救得他父亲性命,也无怨言。

在傅康安的邀请下,贾宝玉和贾琏带领五百亲军跟随他去福建作战,从零开始。

太上皇另外有旨给冯唐,严令其搜索金川地区,务必找到张清。又派太监问贾宝玉和贾琏,与张清朝夕相处多年,可见其有何奇异之处?

二贾当然不敢提及长生之事,只说张清本领非凡,手到病除,而且武艺高强、智谋超群,并非鲁莽之辈,绝不可能丧身于山火之中。此事必然另有缘由。

太上皇和皇帝见到二贾的陈述后,默然不语,只以为张清提前回到天庭了,于是加封史湘云为一品诰命,允许她继承张清的约顿海姆王府和所有产业。

贾府得信,均是大惊失色,惊慌对视,束手无策。史湘云哭得死去活来,悬起白绫,欲追随张清而去,却被众人救下。

却说张清体内原本三种能量勉强维持平衡,自从他将长春珠三分之二的灵气输给贾宝玉和林黛玉之后,已经渐渐支撑不住,全靠两股神力时刻维护着。他熄灭山火连用两种能量,顿时体内的平衡被打破,周身经脉破裂。

张清估计可能又要穿越了,为防止意外,急忙跃入山寨大厅,依靠在龙组工作的经验,轻而易举地发现墙角一个秘室。进入秘室后,关闭石门,盘膝而坐,运转两股神力护住自身,静待时空之环的出现。

忽然一道清光从天而降,笼罩住张清,将其牵引着向天上飞去,体内的能量也渐渐平息下来。

他悠悠荡荡,随了牵引清光,至一所在。但见朱栏白石,绿树清溪,真是人迹稀逢,飞尘不到。张清心中欢喜,想道:“这个去处有趣,我就在这里过一生也愿意。”正胡思乱想之间,忽听山后有女子作歌曰:

春梦随云散,飞花逐水流。

寄言众儿女,何必觅闲愁。

歌声未息,早见那边走出一个人来,蹁跹袅娜,端的与人不同,乃是一个仙姑。张清忙作揖问道:“这位仙子,请问这是何处?”

那仙姑笑道:“吾居离恨天之上、灌愁海之中,乃放春山遣香洞太虚幻境警幻仙姑是也:司人间之风情月债,掌尘世之女怨男痴。因近来风流冤孽,缠绵于此处,是以前来访察机会,布散相思。今日与尔相逢,亦非偶然。你上次所抢风月宝鉴便是我的。”

原来是失物的主人到了,张清不好意思抢女人的东西,只得从怀中拿出风月宝鉴,恋恋不舍地递过去:“原不知是仙子的宝物,得罪得罪。现在原物奉还。”

警幻仙姑拂袖道:“我制作风月宝鉴,原为警示世人,救拔沉沦。却不想世人只愿做美梦,却不愿面对现实。我观你倒是用它做了几件好事,也算物得其主。就送给你吧。”

张清大喜,连忙放回怀中,笑道:“多谢仙子。只是仙子如何知道我用风月宝鉴做了什么事?”警幻冷笑道:“你只知琢磨风月宝鉴的用途,却不知宝物里面有原主人的神识。你只要不抹掉神识,用它做的任何事情我都知道得一清二楚。而且,我随时可以召回它。否则,你以为我为何一直不去找你讨还宝物?”

张清这才想起来,确实听说过神识这么回事,连忙向警幻讨教。警幻遂将自己的神识从风月宝鉴中收回,又教他将自己的神识烙印上去,并告之风月宝鉴的操控口诀。张清依法操控一回,果然得心应手。

忽然想起一事,问道:“仙子。那茫茫大士和渺渺真人究竟是何人?为何到处都有他们搀和其中?”

警幻仙姑脸一黑,说道:“那是两个得道真修,我特意请来帮忙的。却被你这个无赖三番两次欺负。幸亏他们顾全大局,不与你争执。”张清哈哈一笑,毫不在意,已经占了大便宜了,还不许别人说两句吗?

又问道:“适才一道清光将我从下界金川山顶摄了上来,莫非是仙子所为?对我有何指教?”

警幻仙姑扬起脸来,道:“此离吾境不远,别无他物,仅有自采仙茗一盏,亲酿美酒一瓮,素练魔舞歌姬数人,新填《红楼梦》仙曲十二支,试随吾一游否?”

张清听说,竟随了仙姑,至一所在,有石牌横建,上书“太虚幻境”四个大字,两边一副对联,乃是:假作真时真亦假,无为有处有还无。

转过牌坊,便是一座宫门,上面横书四个大字,道是:“孽海情天”。又有一副对联,大书云:

厚地高天,堪叹古今情不尽,

痴男怨女,可怜风月债难偿。

张清看了,心下自思道:“原来如此。警幻仙姑说来此布散相思,倒是与月老有的一比。”当下随了仙姑进入二层门内,至两边配殿,皆有匾额对联,一时看不尽许多,惟见有几处写的是:“痴情司”“结怨司”“朝啼司”“夜怨司”“春感司”“秋悲司”。

张清看罢,因向仙姑道:“敢烦仙姑引我到那各司中游玩游玩,不知可使得?”仙姑道:“此各司中皆贮的是普天之下所有的女子过去未来的簿册,你未便先知的。”

张清问:“上回贾宝玉来了,也曾观看,为何我就不行?”警幻仙姑冷笑道:“那是我受荣国公和宁国公相托,故意点醒他的。你又没甚人情,如何得看?”张清想了想,伸出手来,哗哗哗往地上堆起一座金山,笑道:“如此人情可够?”

警幻仙姑惊讶地看向他,道:“你莫非是散财童子投胎转世?罢了,你也在此司内略随喜随喜。”

张清喜不自胜,抬头看这司的匾上,乃是“薄命司”三字,两边对联写的是:春恨秋悲皆自惹,花容月貌为谁妍。

进入门来,只见有十数个大橱,皆用封条封着。看那封条上,皆是各省的地名。只见一个大橱封条上有七字云:“金陵十二钗正册”。再看下首二大橱,果然写着“金陵十二钗副册”,又一个写着“金陵十二钗又副册”。

张清知道这便是宝玉上回来看的内容,遂不去看,另挑几个大橱翻看。他并不像宝玉那样细看,而是一翻一页,哗哗哗就看完一册。不多时,已经把屋里其他大橱全部看完,待要去其他屋子翻看。

那仙姑知他天分高明、性情颖慧,恐把仙机泄漏,拦住张清道:“略看两册便可,何必一直在此打闷葫芦!”

张清无奈,只得放弃,问了一个贾宝玉问过他的问题:“似此把众女的命运全部拟定了,那她们还活着有何意思?”

警幻仙姑看着他道:“这就是为什么要请你来此的原因了。”她走到标识金陵的大橱前,取出册子,撕得稀烂,扔在地上,“以前的这些批语全都作废了,只因为有你的介入,她们的命运全部改变了。你究竟是何人?为何要干涉她们的命运?”

这是要兴师问罪了,张清早有心理准备,问道:“假如你看到一只迷途的羔羊,你会否把它送回主人那里去呢?”警幻仙姑道:“举手之劳,自然如此。”张清点头道:“不错。帮助几个弱女子,对我来说也是举手之劳。为何不帮呢?”

警幻仙姑细一寻思,颇觉有理,不再追究,转而问道:“贾宝玉的通灵宝玉如何到了你手里?”

张清理直气壮地回道:“这是他自愿给我的。他不想再做‘无才补天’的补天石,更不想再回大荒山青埂峰下受那风吹日晒,情愿堕入凡尘,与林黛玉结为连理。因此将通灵宝玉送了给我。”

警幻仙姑冷笑道:“那可是女娲娘娘炼出的神物,岂是这么好拿的?”张清笑道:“我早知道,任何获得都要付出代价。你是找我算账来了!说罢,我需要付出什么代价?”警幻仙姑怜悯地看着他,道:“现在不需要,到时候你就知道了。你一定会后悔的。”

张清嘴上说:“不论什么代价,与女娲娘娘的神力相比,都不值一提。我能接受。”心里却在想,一帮傻子,过段时间我就离开这个世界了,到时候你们上哪找我去?再说了,贾宝玉的下场就是被茫茫大士和渺渺真人带走当和尚,那一僧一道加起来也不是我的对手,岂敢来惹我?

  • 目录
  • 加入书架
  • 字号
  • 背景
  • 手机阅读
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