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34章 欲征金川先安内

  • 异界诸天我最强
  • blue橙
  • 3511字
  • 2021-11-02 18:41:59

上回贾赦寄回家书,说在西南金川参战,虽然担任粮草官,却也数次遭遇战斗,几乎性命不保,幸亏王子腾家的老卒给力,拼命将其救下,粮草却丢失殆尽。

其实战局比他信中所说还要严重得多,朝廷上一次攻打大小金川,结果大败而回。两个主将,一个被朝廷诛杀,另一个因是皇亲,被赐自尽。

大小金川只是弹丸之地,皇帝是抱着练兵的态度来发动战争的。他重新调度将帅和军队,再次攻打大小金川,正好把贾赦给抓过去,安排了一个粮草官。贾赦这个富贵公子哥到了战场也只是凑数而已,又何尝能出一分力?

未几,金川第二次传回败讯,十万大军竟一败涂地,只剩一万多残军逃回。主帅一看形势不妙,干脆自己战死在沙场上,以保住家族富贵。

皇帝勃然大怒,下旨严查严惩,主帅已然战死,免于处罚,其余将领大多被撤职查办,营帐为之一空。贾赦因丢失了粮草,被剥夺荣国公爵,押回BJ受审。剧情再次回到原来的轨道。

再说荣国府内,张清接到皇帝旨意,宣他进宫。原来,皇帝的私生子傅康安在金川带领一只偏军混资历,不幸遭遇敌军,被射中一箭,生命危在旦夕。皇帝一边派人急速送去“寒冰酒”,一边请张清赴金川救治。张清趁机提条件,一是要西安将军的虚衔,二是要带贾府子侄去前线打仗立功,替贾赦恕罪。皇帝为救傅康安,全部应允。

张清回到贾府,向贾母等人宣布了皇帝的决定。众人商议之下,决定由贾琏、贾宝玉跟随张清前去西南为付康安治病。一则立下功劳,以赎贾赦之罪;二则傅康安目前身处后方并无危险;三则贾宝玉虽然年仅十三岁,但练习不老长春功之后内力雄厚,练习骑射百发百中,若能在傅康安面前留下好印象,日后可以加入他的麾下,贾家又能掌控部分军权了。

至于治病之事,众人都没有放在心上。有张清在,只要傅康安还没死,就能救得回来。

张清欲趁机清除贾府内的几个不守规矩的奴才,遂向贾母提出,抽调府里的人手帮忙。贾母为救大儿子贾赦,无有不依。张清点名索要刑夫人陪房王善保夫妇、王熙凤手下来旺儿一家连带儿子、迎春乳母的儿子王柱儿夫妇。

这三个夫妇皆是惯于作恶的。王善保媳妇是刑夫人陪房,贾府内斗时带人查抄大观园,凶神恶煞一般;来旺儿夫妇平日惯于作威作福,儿子长相丑陋且吃喝嫖赌,却仗着王熙凤的势力强讨彩霞为妻;王柱儿媳妇欺负迎春老实,不但把迎春的月例钱据为己有,还偷窃衣服首饰,当偷盗迎春的累金凤被发现后,居然还舔着脸说迎春用了他们的钱。

平时张清懒得搭理他们,这次有机会,一并带走,命人送到皇庄与李十等人一起干农活,严格看管,不许擅离。刑夫人和凤姐为救贾赦,也不敢吭声。

恰好刘姥姥前段时间二进大观园,依张清的吩咐把女婿王狗儿带来了。张清用之为王府护卫,把王家乐得不行。

张清带着贾蓉并倪二、王狗儿、张秦等家将,来到宁国府庄头乌进孝家里,二话不说直接抄家,搜出二十多万银子,其余房契、地契、店铺等浮财若干。立时把乌进孝一家押送皇庄,干农活去了。

当地官府并不敢管,一来贾府处置自己的奴才是理所应当,二来前方战事吃紧,谁敢招惹征西将军?一顶“贻误军机”的帽子扣下来,管教他吃不了兜着走。

荣国府庄头乌进悌见势不妙,携财逃跑,早被埋伏的人手抓住,缴获三十多万银子和若干浮财。

家事处理完毕,张清带着贾琏、贾宝玉出发奔向金川前线。

张清还带上贾蔷、贾芸二人。这二人后期曾和贾环一起拐卖王熙凤的女儿巧姐,留在这里始终是个不安定因素。赵姨娘和贾环平时没少被凤姐欺负,借机报复还在情理之中。贾蔷和贾芸在凤姐手底下讨饭吃,居然还做出这等事来,实在难以宽恕。如果不是看在同是贾氏族人的份上,早就料理了他们。贾环已经被赶出贾府,以后再无瓜葛,这二人也需赶得远一些,到时候给些钱安顿好,也算是变相为贾氏开枝散叶了。

三日后,张清的队伍已经赶了近二百里路,傍晚便投驿站歇息。用罢晚饭,张清命令张秦等十五个皇宫侍卫分三班在自己房外警戒,然后关门熄灯。

略微歇息片刻,张清换上夜行服,掏出风月宝鉴制造幻境,轻松出了驿站,施展陆地飞腾术,不过一个时辰便回到BJ城,潜入忠顺亲王府,寻到忠顺王的书房,在窗外侧耳倾听。

只听忠顺王正在和手下商议,要趁贾府人去往金川的机会,派人扮成乱军将他们杀死,出一口怨气。张清笑了,看来大家想到一块去了。

推开门,张清大摇大摆地走了进去。忠顺王怒喝道:“哪个狗奴才,擅闯本王的书房,若无正事,须仔细狗腿。”

哈哈一笑,张清走上前拱手道:“忠顺王,别来无恙啊!”忠顺王大惊,叫道:“贾琦,你来作甚,莫非要行刺本王?”张清笑道:“忠顺王真是聪明,一下就猜出来了。”

忠顺王阴着脸道:“你可知杀我的后果?贾府须灭九族!”一边伸手向桌子上的砚台摸去。

“哚”一把小刀扎在忠顺王的手前,张清冷笑道:“忠顺王还是莫要乱动的好。我知道砚台连接着机关,但是在你的手碰到砚台之前,我就能先取你的狗命。”忠顺王吓得一哆嗦,不敢动了。

张清当初在龙组的时候,每次执行探险任务,主要职责就是破解各种机关。区区一个物理连动装置就想瞒过他,开什么玩笑。

忠顺王旁边站着的幕僚冷静地说道:“约顿海姆王,你平日仗着有神药,颇得太上皇和皇上看重,没少和忠顺王作对。岂不知,你治疗了贾府多人的病疾,早就看在忠顺王的眼中。若是我们把你的事捅出去,只怕你立刻跌落尘埃,连带贾府也没好果子吃。不如我们各让一步,就此罢手如何?”

“嗖”一把小刀扎进幕僚的喉咙,他瞪大了眼睛,不敢置信地看着张清,缓缓地倒了下去。

“你......你好大的胆子!真要拼个鱼死网破吗?”忠顺王惊怒交加,浑身控制不住地颤抖起来。

“不,不,不,不是鱼死网破,而是你死!我活!”张清从怀里掏出一包药粉,放在桌子上,“念在你是王爷的份上,赏你一个全尸。你自己服毒吧,速度很快,而且一点也不痛苦,就像睡着了一样。”

忠顺王情知今日不可能逃脱,哆嗦着手拿起药包,打开后倒进茶里,有一半药粉撒在了桌子上。他端起茶杯,想往嘴边送,却怎么也张不开嘴。

张清冷哼一声,一刀过去,身首两段,污血喷溅了一墙。他转身就走,再寻到孙绍祖,一刀枭首。然后出城赶回驿站。正所谓“十步杀一人,千里不留行”。

在原来的发展轨迹中,这忠顺王不但是贾家覆灭的元凶,而且是暗箭射死元春的幕后指使,孙绍祖则是害死迎春的凶手。除掉这二人,张清心里总算出了一口气。

这几年为了保持富贵公子的人设,只能用神药和财物来解决问题,明知道对头是谁也拿他没办法,真是憋屈。现在总算找回来一点在天龙世界快意恩仇的感觉,果然自己还是最适合当侠客吗?

张清等人先来到成都见贾政。贾政身为四川总督,负责向金川前线供应粮草和劳力。见面后,寒暄几句,张清见贾政瘦了些,知道地方大员不好当。贾政对贾赦的遭遇叹息不已,惋惜荣国公爵才传了三代,就此断绝了。

翌日,张清等人再赶往打箭炉,傅康安正在那里养伤。见面之后,发现傅康安服了皇帝送来的“寒冰酒”,病情已经大为好转,伤口不再化脓,高烧也退了下来,虽然还在沉睡,却已无大碍。看来这个私生子颇得皇帝的看重,喝一杯就增长一年寿命的“寒冰酒”也舍得拿出来给他,真正是用自己的命去换儿子的命,不是亲生骨肉是很难做到这一点的。

张清装模作样地给他把脉、开药,并命令贾宝玉使用内力给他疗伤。傅康安虽然昏迷,却是有感觉的。贾宝玉的内力输入他体内,使他感到如沐春风,身体舒泰无比,很快就睁开了眼睛。

傅康安第一眼看到的就是贾宝玉,看到他正满头大汗地给他疗伤,不禁大为感动。其实这也是张清教给贾宝玉的,否则以不老长春功的威力,何至于满头大汗?轻轻松松就把他救回来了。

看到傅康安醒来,贾宝玉赶忙说道:“傅将军莫动,小人正在给您运功疗伤,还需三十个大周天才能结束。”傅康安微微点头,闭眼休息。

半柱香过后,疗伤结束,傅康安精神大振,已然能够坐起来。他仔细打量贾宝玉,只见他面容清秀、气质出群,已是大有好感,又见他累得汗流浃背,感动地说道:“多谢这位小兄弟相救,我刚才如在空中飘浮,恍惚之间感到有春风拂过,将我吹醒过来。原来是小兄弟在为我运功疗伤,真是辛苦你了。小兄弟如何称呼?”

贾宝玉行礼毕,回道:“小人贾宝玉,乃是荣国公之后。此次随叔父贾琦、二哥贾琏来到金川前线,一是为救治傅将军,二是为加入军队作战,若能立下战功,可稍赎伯父贾赦之罪。”

傅康安听到贾赦的名字,偏头想了想,旁边的幕僚赶快上前将贾赦的情况大致说了几句。他听罢笑到:“原来是荣国公的后裔,难怪英气迫人。贾赦在军中一向小心,此次出事,其实也不能全部怪他,大局糜烂如此,人人都有罪责。你若有心替伯父脱罪,可暂在我军中栖身。皇上必定还要整大军,再度攻打金川,到时候稍微立些功劳,我也可在皇上面前替贾赦开脱。”

话已至此,贾宝玉和贾琏赶快跪下谢恩。只有张清拱手而已。

傅康安这才注意到张清,他身为宰相之子,自然是认识张清的,连忙告罪,并命人设座,请张清坐下。

  • 目录
  • 加入书架
  • 字号
  • 背景
  • 手机阅读
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