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32章 擒贼先擒忠顺王
  • 异界诸天我最强
  • blue橙
  • 3104字
  • 2021-11-02 18:58:00

且说贾雨村回京述职,请贾政父子和张清吃酒看戏。宴罢回府,来顺、山子野已在前院等候张清好一会子了,兴奋地汇报又从内务府接收了几处产业,张清略听了听,便吩咐他们按老规矩处理。

自上次修建大观园,张清知道山子野是个有真本事且又性情耿直的人,便向贾政要过他来,做自己的财务总管。山子野又有几个要好的朋友和徒弟,也一并进入张清的王府效力。

张清晃晃悠悠向里走,远远看见贾政和贾宝玉在前面说话。他便站住观察一会,只见贾宝玉垂手站在一旁,贾政训斥道:“方才贾雨村来了要见你,叫你半天你才出来,既出来了,全无一点慷慨挥洒谈吐,对他爱搭不理。你是又和哪个姐妹、丫环闹别扭了?你也不小了,该正经接触些人情世故了。”

忽有回事人来报:“忠顺亲王府里有人来,要见老爷。”贾政听了,心下疑惑,暗暗思忖道:“素日并不和忠顺府往来,为什么今日打发人来?”一面想一面命“快请”,急走出来看时,却是忠顺府长史官,忙接进厅上坐了献茶。张清装作刚来,也走入厅中坐下。

未及叙谈,那长史官先就说道:“下官此来,并非擅造潭府,皆因奉王命而来,有一件事相求。看王爷面上,烦请老大人作主,不但王爷领情,且连下官辈亦感谢不尽。”

贾政听了这话,抓不着头脑,忙陪笑起身问道:“大人既奉王命而来,不知有何见谕,望大人宣明,学生好遵谕承办。”

那长史官便冷笑道:“也不必承办,只用大人一句话就完了。我们府里养了一个戏班,其中有一个做小旦的琪官,一向好好在府里,如今竟三五日不见回去,各处去找,又摸不着他的道路,因此各处访察。这一城内,十停人倒有八停人都说,他近日和令郎相与甚厚。下官辈等听了,知道尊府不比别家,可以擅入索取,因此启明王爷。王爷亦云:‘若是别的戏子呢,一百个也罢了,只是这琪官随机应答,谨慎老成,甚合我老人家的心,竟断断少不得此人。’故此求老大人转谕令郎,请将琪官放回,一则可慰王爷谆谆奉恳,二则下官辈也可免操劳求觅之苦。”说毕,忙打一躬。

贾政听了这话,又惊又气,即命唤宝玉来。宝玉忙赶来时,贾政便问:“该死的畜生!你在家不读书也罢了,怎么又做出这些无法无天的事来!那琪官现是忠顺王爷驾前奉承的人,你是何等草芥,无故引逗他出来,如今祸及于我。”

宝玉不慌不忙地回道:“实在不知此事。究竟连‘琪官’两个字不知为何物,更何况加上‘引逗’二字!”

贾政未及开言,只见那长史官冷笑道:“公子也不必掩饰。或隐藏在家,或知其下落,早说了出来,我们也少受些辛苦,岂不念公子之德?”宝玉连说不知:“恐是讹传,也未见得。”

那长史官冷笑道:“现有证据,何必抵赖?必定当着老大人的面说了出来,公子岂不吃亏?既云不知此人,那红汗巾子怎么到了公子腰里?”

宝玉听了这话,笑道:“这是我上次看戏时,在宴席上捡的,正好缺根腰带,便顺手系在腰上。你想要啊?我给你啊?”

那长史官听了,气得浑身发抖,不怒反笑道:“公子竟敢戏耍于我。好啊,想必是我这个奴才没有资格来问公子。待我回去禀报忠顺王爷,让他亲自来问你。”说着,便站起身忙忙要走。

张清断喝一声:“站住!”

那长史官回身问道:“这位公子又是何人?有何指教?”

张清不理他,向外叫道:“张秦!带人进来!”张秦立时带两个皇宫侍卫小跑进来,问道:“王爷有何吩咐?”张清指着长史官道:“这个奴才狗胆包天!我与他主子忠顺亲王在朝中相遇数次,也有他在场,今日竟装作不认识我。不但不给我行礼,还当着我的面威胁我二叔和宝兄弟。是可忍孰不可忍!给我把他的狗腿打断,扔到忠顺府门口去!”

张秦等人也认得那长史官,犹豫间不敢下手。长史官见势不妙,噗通一声跪倒在地,求饶道:“下官眼拙,未认出来王爷,并非是有意怠慢。适才奉忠顺亲王谕令办事,心情急切,言语间或有冒犯之处,尚请看在忠顺亲王的面子上原谅则个!”

张清冷笑道:“混账东西!忠顺亲王有面子,我就该没面子?”转向张秦道:“你们若是下不了手,我也不难为你们,只是也不敢再用你们了。请回皇宫去吧!”

张秦几人听说要赶他们走,立时慌了神,他们奉皇命来监视张清,如今被赶回去,前途自然是没有了,还得受罚。况且往日张清赏赐颇厚,却很少吩咐他们办事,以后再想找这样的主子可就难了。张秦等人单膝跪下,大声道:“请王爷息怒!下官谨遵王命!”

张秦站起身来,命两名皇宫侍卫架起长史官,自己解下腰间佩刀,用刀鞘狠狠地敲在他的膝盖上。只听“咔”“咔”两声,两个膝盖骨已碎,长史官发出杀猪似的嚎叫声,大声道:“贾琦!我是忠顺亲王府的长史官,你今日辱我,就是辱忠顺亲王!亲王不会放过你的!”

张清面无表情地说道:“你打着忠顺亲王的旗号干了多少坏事?赖家贪墨了我贾家的银子,盖了一个大园子。我虽惩罚了他们,但也说了把园子留给赖嬷嬷住。你竟敢假借忠顺亲王的名义,强占了赖家园子。这是在打我的脸!今日是给你一个教训,以后不要再狐假虎威!”

那长史官膝盖处流下血来,顺着小腿和脚尖滴到地上,他强撑着叫道:“那是忠顺亲王赏我的园子,不是我强占的!”

“说话更加混账了!那园子又不是忠顺亲王的,他如何赏给你?他怎么不把御花园赏给你呀?还敢往忠顺亲王身上泼脏水!”张清不待那长史官再回话,向张秦一偏脑袋。

张秦会意,一刀鞘打在长史官的嘴上,打掉了几颗牙齿。那长史官呜呜叫唤,却再也说不出一句话来。张秦等人拖着他出去了,地上留下一条长长的血迹。

旁边站着的贾政已经看傻了眼,他是空谈书生,何曾见过当面抡刀,血流满地?

张清向贾政道:“二叔,那忠顺亲王执掌朝廷权柄,早就把你们四王八公看作眼中钉、肉中刺。就算没有宝兄弟这事,他也会找其他借口来打击贾府的。现在是箭在弦上,不得不发。必须给他个厉害,把他打疼了,让他以后不敢再轻举妄动。否则,四王八公就等着一个个被拆解干掉,退出朝堂,任人鱼肉。”

贾政这才缓过神来,长叹一口气,道:“我何尝看不出来?只是那忠顺亲王是皇上的宠臣,大权在握,咱们斗不过他呀。”

张清哈哈一笑,道:“放心吧,二叔。皇帝指望我给他炼制长生药,亦不敢得罪我。那忠顺亲王在我的眼里,不过是土鸡瓦狗耳。还有,宝兄弟,你是神仙中人,何必对这种奴才这么客气?改日我传你两套武功,包你从此扬眉吐气!”说罢转身自去了。

贾宝玉叹道:“琦二哥这杀伐决断的办了一场,我倒真相信他做过国王了。刚才那气势,直如要杀人一般,竟将我也唬住了。若不是国王时,哪来的这般威势?”

贾政怒喝一声:“造孽的畜生!这都是你惹出来的祸事,若不是琦哥接过去,你免不了一顿好打!还不回去反省!”面对父亲的怒火,贾宝玉也是无可奈何,只得进内院去了。

话说贾母、贾政和王夫人自饮下神药后,也是精神焕发、身体康健,又似年轻几岁。尤其是贾母,头发全都变黑了。但是他们很默契地闭嘴不说。

且说自张清和史湘云订了亲,送去许多彩礼,史湘云的日子好过了许多,再也不必日夜赶做针线活了,史府上下都敬着她。张清时不时地托贾母的名义接她来大观园住几日,又用大马车带她去BJ城里兜风,再不然就去他的王府里转一圈。

史湘云自是开心不已,觉得从地狱到了天堂。她倒是想长住在王府里面,只是尚未成亲,怕别人笑话,于是时常来大观园游玩,也不好久住。

八月二十日,贾政外放四川总督,贾府举家欢庆。

张清记得贾政的下属李十等人“自己做起威福,钩连内外一气的哄着贾政办事”,欺凌属员,重征赋税,克虐百姓,勒索钱财,致使贾政被参回。还是做了亲戚的节度使,看贾政属下闹得忒不像话,恐将来弄出大祸,避重就轻之举,不然也是抄家之罪。

于是张清命赵虎等五名皇宫侍卫同行,嘱咐有属下要挟贾政贪墨的,打断双腿,送回京来。又命山子野的五名学生作为参赞加入贾政团队,不图他们做事干练,只用他们赤诚之心。又命醉金刚倪二等五名王府仆人伺候贾政日常杂事。细想一回,已经十分周到,这才放心。

  • 目录
  • 加入书架
  • 字号
  • 背景
  • 手机阅读
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