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3章 淮扬初遇贾雨村
  • 异界诸天我最强
  • blue橙
  • 2906字
  • 2021-10-14 17:31:16

张清站在一处竹林前面,愣神半晌。究竟是怎么回事,为何又穿越了呢?

仔细回想一下,上次在天龙世界,吸收了逍遥子五百多年的真气,眼看能量失控,时空之环自动显现,穿越到了阿斯加德。

这次是吸收了永恒之火和寒冰之匣,能量过大,全身经脉寸断,幸亏体内长春珠散发灵气护住身体,外加饮用永恒之井魔法水灌输了庞大的魔力,使体内的能量勉强维持平衡。估计是能量有失控的趋势,所以时空之环又自动显现,穿越到了这里。

每次穿越都消耗很多能量,正好趁机把暴躁的能量用掉,这算是另一种解决问题的办法?

真是太可惜了,自己太急躁了,如果再苟两年,估计还能得到不少好处,这下可算白费了。

既来之,则安之。张清摇摇头,信步前行,准备先找个人打听一下这是什么地界。

走到一山环水旋、茂林深竹之处,隐隐看到有座庙宇,门巷倾颓,墙垣朽败。门前有匾,题着“智通寺”三字。

走入看时,只有一个龙钟老僧在那里煮粥。张清问他两句话,那老僧既聋且昏,齿落舌钝,所答非所问。张清正不耐烦时,老僧指了指一个水盆,示意他过去看一看。

张清疑惑地走到水盆前,正好照见自己的影子,还是阿斯加德的高鼻深目模样。张清猛然醒悟,自己忘了变回原来的模样了。

为感谢老僧的提醒,他拿出一锭银子给老僧,那老僧合什谢过。看来是穿越到古代了,最起码银子仍然通用。

不要问银子从哪里来,神王奥丁所赐神力何等了得?既然能凭空变出神剑,自然也能变出金银。不用像雷神索尔那样,被发配到地球,只得去快餐店打工挣钱。

张清出了寺庙,找到一个无人处,把脸一抹,变回自己原来的模样。回忆一下从弗丽嘉那里学来的小法术,在掌心变出一面小镜子,左右照了照,还是那么帅,颇为满意地点了点头。

又走了一会,看到一个山村,村头有一个酒肆,心想这里南来北往的人多,当可问到有用的消息,便走了进去。

刚入肆门,店小二迎了上来,问道:“这位小公子,来小店是吃饭还是沽酒?你家大人呢?”

张清拿出一块银子,在手上抛了抛,问道:“在你们这吃饭,还看年龄吗?莫非银子不好使?”

店小二看他穿着打扮富贵非常,本不敢怠慢,又见他掏出银子,不禁喜上眉稍,说道:“好使,好使。小公子您请这边坐。”

张清将银子扔给他,道:“捡你们拿手的菜上两个,再上壶好茶。”店小二点头哈腰的去了,不一时端上几样菜蔬和一壶茶水。张清一边慢悠悠地吃喝,一边四处打量。

过了一会,只见门帘一掀,进来一个身穿青衫、面带长须的中年人。座上吃酒之客有一人起身大笑,迎了过去,口内说:“奇遇,奇遇!”

青衫人忙笑问:“老兄何日到此?弟竟不知。今日偶遇,真奇缘也!”

那客人道:“去年岁底到家,今因还要入都,在此顺路找个朋友说说话,承他之情,留我多住两日。我也无甚要紧事,且盘桓两日。今日敝友有事,我因闲步至此,且歇歇脚,不期这样巧遇!”

一面说,一面让青衫人同席坐了,另整上酒肴来。二人闲谈漫饮,叙些别后之事。

张清本来想上前去询问,又恐唐突,于是在旁边听了一会他们的谈话。他外号叫做“蝙蝠”,超常听力是与生俱来的天赋。虽然经脉已经寸断,但是天赋还在。纵然离得稍远些,也听得一清二楚。

原来那二人分别是贾雨村和冷子兴,谈话内容围绕着宁国府和荣国府。贾雨村又说他在林如海家当教书先生,学生就是林黛玉。这几日林黛玉便要上BJ去投奔荣国府的贾母。

张清笑了,知道这便是红楼梦世界了。他穿越过天龙和阿斯加德两个世界,假借身份融入社会已经是驾轻就熟。心中仔细盘算一会,已然有了主意。

走上前去,拱手道:“请恕在下冒昧,这位先生可是林如海老爷家的西席贾先生吗?”

贾雨村愣了一下,上下打量他一番,回道:“我就是。这位小友,找我有什么事吗?”

张清笑道:“我是林老爷家的亲戚,正要去往林老爷家做客。刚才贪玩,与家人走散了,正不知该如何是好,恰巧遇到先生。请先生领我去林老爷家,家人自有答谢。”

又叫过店小二来,扔给他一块银子,道:“有好酒好菜尽管摆上来,我今日请两位先生吃酒。”

贾雨村和冷子兴对视一眼,有些狐疑,但是见他衣着华贵,款式衣料乃生平未见,而且出手大方,乃是豪门子弟做派,这才相信他的话。

当下贾雨村让他坐在桌前,问道:“这位小友,是何称呼?请问和林老爷家是何亲戚?”

张清笑道:“我本是贾氏族人,叫贾琦。此次随家人欲往京城去探亲,顺便看看林老爷,虽然关系有些远,却也算是一门亲戚。”

冷子兴惊讶道:“这位公子也是贾氏族人?不瞒公子说,我岳母乃是荣国公府王夫人陪房周大娘,贾府中人我都是认得的。连上几辈人也大都知晓,却从未听说过公子这一支。”

张清心中已经打好草稿,开口说道:“我祖父讳‘代佑’,乃是曾祖宁国公讳“演”的第二子。因当时生下来有异相,曾祖恐给贾氏一族带来灾祸,故托人送往海外。数十年来发展得颇不错,也算是富贵满门。我父亲单字讳‘敕’,一直有心回来认祖归宗,只是海路险阻,难以成行。此次专门造了一艘大船来我朝通商,顺便探亲。之后还是要回去的。”

贾雨村有些犹豫,生怕带一个小骗子到林府,坏了名声。

冷子兴劝道:“看这位小公子的穿着打扮和言行举止,确是富贵人家出身。反正就是带个路嘛,到了林老爷面前自然分辨清楚。若真是亲戚,岂不也是一件美事?”贾雨村这才慢慢点头。

这时,店小二已经把酒菜都端上来了。但是三人心中有事,哪顾得上吃喝,因此匆匆用过,便即起身。

张清对冷子兴说道:“这位冷先生是往BJ去吧?不妨带个信给宁国公府,我过几日便要前去认亲,叫他们做好准备。但是也不必太过麻烦,我认亲之后便即离去,不会在BJ逗留。这有些许银两,就当作是先生的路费吧。”

说着,从怀里掏出两锭银子,塞到冷子兴手里。冷子兴乃是古董商人,最重利益,眼看白花花的银子到手,哪管张清是真是假?忙躬身接过去,道:“小人一定把话带到,少爷您就擎好儿吧!”

张清又招手叫过店小二,拿出一锭银子,道:“去租两匹马来,我和这位贾老爷要去城里林大人府上。”

冷子兴赶快把银子抢过去,道:“小爷,这等事情交给小人去做就行了,必定给您办得妥妥当当的。”说罢,小跑着出去了。

贾雨村见张清这花钱不心疼的模样,比甄家、林家还要阔气,于是态度客气了许多,问道:“贾公子,若果然如你所说,令尊要去林老爷府上拜访,你可先令人去林府报信,免得令尊担心,顺便安排车马来接你。”

“这倒不必。我打小野惯了,颇有自保之力,家人根本不管。若无这点本事,将来如何继承家业?”

“原来如此。”贾雨村被咽得说不出话来,心想这位小爷果然够野。

忽然有人叫道:“雨村兄,恭喜了!特来报个喜信的。”原来是贾雨村以前的同僚张如圭,当初一起被革职的,听说朝廷要起复旧员,特来报信。

贾雨村听说,亦是非常欢喜。张如圭献计,令雨村去求林如海,转向BJ去求贾政。雨村领其意,又向张如圭介绍道:“这位公子自称贾琦,是林府的亲戚。我今日初次得见,正要领他去林老爷府上认亲。”

张如圭连忙上前见礼,贾琦见他有礼貌,便送他一锭金子,道:“张先生谋求起复,必定不少花费。些许心意,为先生添点行囊吧。”顺手又送贾雨村一锭金子。

张如圭和贾雨村见他出手如此大方,连忙共同谢过。张如圭奉承了两句,自去了。

贾雨村方才见张清小小的身子居然藏了这许多金银,怀疑是障眼法,颇有防备。现在既然得了实打实的好处,已不再怀疑他的身份,这点小事自然也抛诸脑后了。

  • 目录
  • 加入书架
  • 字号
  • 背景
  • 手机阅读
举报